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文阅读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正文 (三)准爸爸准妈妈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愿落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集阅读 正文 (三)准爸爸准妈妈,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小说书更新超快 www.xiaoshuoshu.org)

    快到十月份的时候,凌雁基本快要临产了,两人的怀孕症状终于皆不药而愈,全力以赴准备起了新生命的降临。小说书 XIAOSHUOSHU.ORG此书更多,更快,更全的章节,请访问 www.xiaoshuoshu.org

    近日,硕塞开始有意的多将公务派给手下去做,自己则腾出时间,多陪陪凌雁。

    这日午后,硕塞陪着凌雁散了会儿步之后,便小心翼翼得扶着她回了房间坐下,抓着她的手说起话来。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无非是对她说说最近骥远又得了皇上夸奖了,或者博果铎拿了军功了,抑或珞琳、岚烟、娴语家的几宗小事。都是些凌雁爱听的事情,硕塞也会只拣高兴的说。

    九月秋高气爽的天气,凌雁懒懒得靠在硕塞怀中,双手搭在腹上;硕塞一手揽着凌雁,一手按在凌雁交握的双手上。明媚的阳光洒在二人身上,暖暖得让人心安。

    窗外菊花绚烂,金桂飘香,凌雁嗅着花香,突然心中一动,温柔对硕塞道:“还记得上次说,没准儿会儿女双全么?”

    硕塞抚着凌雁那看起来的确比较硕大浑圆的腹部,温声道:“记得。怎么?”

    凌雁微微侧,有些困难得回看着硕塞:“前日大嫂来看我,提起了堂叔家的一位妹妹,听说她前些年生的就是双生子,儿女双全呢!”

    硕塞听后,促狭得笑笑:“雁姬也想么?一次生两个,的确是省下不少时间呢。嗯,是不错。若此次真是一胎双生,一子一女,咱就再也不生了,省得咱们两个得辛苦这么久。”

    “去!”凌雁轻轻捶了硕塞一下,没好气的笑道,“谁跟你说以后生不生的事情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赫舍里家的女儿,真是有生双生子的本事的呢,说不定……”

    硕塞仍旧笑着:“说不定也是一子一女呢,是不是?”

    凌雁点头:“是呀,是呀。”说完她重新坐好靠回硕塞怀里,喃喃得接着道:“如果是一子一女,我还是希望儿子是哥哥,女儿是妹妹,像博果铎和岚烟,骥远和珞琳,有哥哥照顾的妹妹会很幸福……”

    “嗯,都依你的……”

    两人就这么喃喃着,好似生儿生女全赖他们今日定下似的。你一言,我一语,乐此不彼,好似到了地老天荒。

    半月后,凌雁顺利产子,竟果真生下一对龙凤胎。男孩先一刻出生,取名和昀,女孩取名卓诗。

    番外之努达海之死

    康熙十二年秋,年已五十四岁的努达海夜染风寒,凉毒侵体,月余不治而亡。

    努达海的后事是骥远操办的,虽然不至于风光大葬,但该有的该办的,骥远一样也没落下。

    曾经的事情,如今已过去十几年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骥远他们也都渐渐平息了曾经的愤怒。虽然过去造成的裂痕仍然无法弥补,但他们总算能平平静静得面对努达海和新月了。

    逢年过节,该尽的礼节不缺;在努达海生活困难、捉襟见肘时,亦能提供一些帮助。较之子女众多,家大业大的家族,骥远他们所做,尚不知要好出多少;只不过对于只有一个儿子又年事渐长的努达海来说,他心中难免渴求亲情,悲痛伤怀。只是骥远做到这样,他也已无话可说。

    于是直至努达海辞世,这些年也就这么过去了。

    努达海留下的府邸、家产等等,骥远并没有收回,仍旧留给了新月。后事完全办好之后,骥远、塞雅、珞琳以及他们的家人孩子,便都离开冷清凄寂的老府邸,各自回家。

    新月丧服未除,穿着有些单薄的素服麻衣,送骥远他们出门。骥远和珞琳他们走在前面正在交谈,新月讷讷得跟随其后。

    秋日晚凉风急,一阵疾风扫起一旁小径上的枯叶纸钱黄土,低低的卷着地面扫过,萧瑟无边。

    新月扯了扯衣襟,打了一个冷战,不自禁得抬眼向前面几人望去。

    珞琳比新月还大了几个月,今年也三十岁了,可是看上去,已是两个孩子妈的她却仍然只像二十出头,显得那样的年轻美丽。xiaoshuoSHU.ORG当初只是王府侍卫出身的凌柱,如今已是从三品的王府一等护卫,官职不高,但他对珞琳的情意却是有目共睹,成亲十几年来也不曾纳妾,夫妻始终亲昵如初。如此的深情,就是高官厚禄恐怕也没有女子肯换。

    再看向骥远,当初莽撞青涩的大男孩,如今已是从一品的大员内大臣,又深受皇上宠信,正是春风得意,前途无可限量。而骥远唯一的妻子塞雅也封了诰命,膝下一双儿女聪明可爱,腹中更又怀有五月的身孕。当日只是小小的固山格格,如今富贵尊荣早非往日可知。

    不论是珞琳,还是塞雅,那些幸福都非她新月所能企及的,更不要说承泽亲王的福晋雁姬了。

    曾经的年轻子弟成长为了新的大将军;曾经的大将军,却躺在了冰冷的棺木里。

    从来幸福和美满,即使唾手可及,她却永远望尘莫及。

    心中思绪纠缠来去,大家已走到了门口。简单的一句“走了”,那美满和睦的两家大大小小便各自上车离开了。新月目送车马渐远,便着人关了府门,一个人凄然得往回走。

    凉阶朽木,枯叶素幔。溜达-论坛

    空旷的庭院里,未及打扫的白纸钱,打着圈儿的随风低低飘着。

    新月陡然觉得,努达海去了,这偌大的一个府邸,竟顿时空空荡荡的。

    人,是越来越少了。溜-达-玲-儿

    不知是从老夫人去了之后开始;还是从多罗格格与努达海大婚失踪闹得沸沸扬扬开始;抑或者,从努达海打了败仗带着和硕格格自战场而回开始;甚至更早,从将军夫人在太皇太后面前自请和离开始——这个府,就已经散了。

    府里的主人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去,府里的下人们也一个接一个请辞。如今,这府里真正的主人努达海,也去了。徒留了几个老弱家奴以及她这个侍妾而已。

    是骥远心善,没有收回这所宅院,亦没有将她赶走,以致流落街头。

    过去生了那样多的事情,如今骥远便是真的要她为努达海殉葬,就像当初温布哈的大夫人要甘珠陪葬一样,她又能说什么、做什么?

    克善在康熙九年的时候封了郡王,被皇上又派回了荆州,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得过他的消息了。太皇太后当真没有再管过她一丝一毫的事情。而她嫁给努达海这些年,又未曾生得一子半女,无所依傍。试想起来,当真是凄凉无助。

    若不是骥远宅心仁厚,仍然把努达海留下的这府以及这里的一切留给她,她连一个容身之处都没有。

    只是就算有这府,她也知道自己的日子并不好过。如今府中人丁稀少,进项也少,没了努达海,骥远他们还愿接济她收容她,当真仁至义尽。

    当然,骥远他们那样仁慈,绝不会逼她殉葬。只是,若是真的要她为努达海殉情,她会怎么做?

    同努达海成婚十三年来,开始的几年,他们虽然再无法坦诚相待、浓情蜜意,至少还能维持表面风平浪静。而后的几年,她一直未曾为努达海生子,努达海又年纪渐长,开始有心无力,两人越的疏远起来。

    最后的这一两年里,远离朝堂的孤寂,骥远以礼相待而非以情相待的缺憾,每每传来的亲王府里、珞琳那里等等的好消息,越得让努达海性情阴晴不定起来。她劝也劝过,忍也忍过,却终是受不了他的臭脾气,索性也甚少理他。

    什么真爱?

    他们那爱,不过是一时的刺激,一时的情动,根本不是足以维系两个人相伴一生的一切。

    如今,那爱早就千疮百孔,连努达海都去了。

    什么都没有了,她还何必苟活于世?留在这世上,还要忍受这千般万般的苦痛。不如,就随着努达海去了又怎样。

    新月被心中的想法稍稍惊住了,堪堪止住脚步,她有些茫然而缓慢得四下望去:左侧有个小水塘,前面廊下有几根石柱。溜-达-整-理

    不论是沉去那水塘里,抑或狠心一头撞向那石柱,只要片刻她便可以去追随努达海的足迹了。她甚至可以想到,骥远他们还会因此感慨一番,再将她好生的同努达海葬在一起。小说书 www.xiaoshuoshu.org

    那么,当真就这样去了么?

    只是,若是真的随着努达海去了,努达海他来世,还会愿意同她再续前缘么?

    新月眼神有些迷离得瞧着碧澄澄得水面,许久,喟叹一声:“罢了,罢了。他不愿,我也不愿。那又何必随他而去,与他来世再成怨偶……”

    碧澄澄得水面一阵风过,泛起几层涟漪。

    摇着头,甩掉脑中思绪,新月终于再度举步离去。

    当初一心追随努达海至战场,誓与他同生共死,是何等的坚定不移。

    前尘往事,恍如隔世。

    繁华落尽,云烟消散。

    番外之很多人的后来

    康熙三十三年秋某日,领侍卫内大臣骥远府中张灯结彩,鼓乐暄天,一派喜庆。和硕柔嘉公主娴语同丈夫太子太保耿聚忠一同坐在马车里,向骥远府中驶去。

    今日是骥远新添的麟孙满月之日,府中大摆宴席,招待亲朋好友,以如今骥远的身份地位,以及他背后错综复杂的背景关系,京城以内所有王公大臣几乎没有不曾前来祝贺之人。

    不过娴语夫妻前去,除了探望骥远新孙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探望今日的大功臣,骥远塞雅的二儿媳,娴语夫妻的宝贝幺女耿筱筱。

    马车在骥远府门前停下之时,门外街上的车马已经排起长龙。耿聚忠小心得扶着娴语下了车,冲着娴语爽朗得笑着道:“人不少。”看得出他对亲家很是满意。

    娴语左右瞧了瞧,但笑不语。

    骥远和塞雅这时已得了消息,带着两个儿子亲自出了门来迎接他们。耿聚忠说完那句,等着娴语的丫鬟随后跟上搀着她走到了他的身边,他才回转了身,同她并肩朝骥远他们步去。

    两对夫妻和小辈儿站到了一起,寒暄了几句便进府了。骥远带耿聚忠去前院参席,会见一众嘉宾,两个儿子随同,塞雅则领着娴语向内院而去。

    娴语和塞雅一般大,到这一年也都近五十了,孙子孙女亦不是一个两个了,都可算是老人家了。不过,因为塞雅上面还有凌雁这个婆婆,自然是不敢托大的,娴语到了这里,也顿觉年轻了不少,仿佛回到了三十多年前,几个年轻小辈儿缠着凌雁讲故事的时光。

    年纪大了走路也有些慢,丫鬟们后面跟着,两人携着手边走边谈,更是走不快。

    聊了聊产妇耿筱筱和新生儿的情况,之后便闲谈起来。这么多年了,珞琳、娴语、塞雅和岚烟,甚至稍微小些现在却身份最为尊贵的芳儿,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间的关系依然很好。虽说这么些年间,也生了不少的事情,也曾起起伏伏,但大家互相帮持着,到了老来,总算也都称得上是圆圆满满了。

    塞雅拉着娴语的手,悠悠得道:“娴语,今日还就数你来得晚了呢,大家可是都到了。珞琳和卓诗还把她们那两个小丫头带来了,如今房里可是热闹的不得了。”

    娴语闻言笑道:“珞琳家的婉湄和卓诗家的簟晴?那可真是两个惹人疼的小姑娘,我可是有好久没见到她们了。”

    塞雅年纪不小了,自也有了当家主母的稳重大样,但在亲人朋友面前还是常常会露出少时的天真直快,这时她便忍不住就接着娴语话道:“没错没错,这两个丫头,上上下下都把她们当宝贝,就连皇后都对她们喜爱不已,将来定是最有福气的。”

    “是么。”娴语倒不知道这一些,想了想又继续笑着说,“这么说起来,婉湄倒是颇有皇后娘娘当年的书卷气呢。”

    “可不是么。”塞雅仍旧拉着娴语的手走着,“婉湄倒真真是个爱读书的聪明丫头,这也是因为额娘常教导她的缘故吧。只可惜她那个爱玩爱闹的机灵性子,就真是随了珞琳了,比起皇后娘娘当年来,可是差多了。”

    娴语轻轻摇头,笑着说:“爱玩爱闹未必不好,五婶不就常说,叫小姑娘们多多活动,别总闷在房里么。皇后娘娘不也说,若不是五婶自她幼时便劝她多多散步活动,兴许生二阿哥时就挺不过来了。听说那次把婶子给吓坏了,硬是抛下五叔搬去宫里照顾了皇后娘娘半年多呢。”

    塞雅点点头,这时也有些严肃道:“那倒是,大舅母去得早,额娘是皇后娘娘嫡亲的姑姑,又是婶子,自是要多照应些的。不过额娘是真的厉害,后来皇后娘娘再生四阿哥时就顺利的多了。”

    娴语也跟着点头。

    说完了这些,两人就已经走进了内院。早有丫鬟前去禀报,所以珞琳和岚烟已然一同迎了出来。

    塞雅瞧着珞琳出门,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改之前严肃的面容,抿嘴对着娴语笑了起来:“说爱玩爱闹的姑娘身体好,那可真是不假,如今可不就有个现成的例子么。”

    娴语看看塞雅,又看看珞琳和岚烟,会心得掩嘴笑了起来:“可不是么,我们可都及不上珞琳和岚烟。”

    几个人走到了一起,岚烟倒没什么,珞琳却觉塞雅和一向沉静的娴语都促狭得瞧着她哂笑,不由得斜眼一瞧塞雅,柳眉微竖,仍同年轻时一样调皮活泼,佯作生气问道:“娴语,是不是我嫂嫂又说我坏话了!”

    塞雅丝毫不怕的笑着不语,娴语也仍旧笑着道:“没有,我和塞雅不过是在讨论小姑娘要不要多玩玩闹闹养好身体的事情。”

    珞琳不信,疑惑的看向娴语:“真的?”

    “是啊!”塞雅接话道,“叫咱们家的小姑娘们都好好玩闹,将来才能和珞琳一样,多子多孙啊!”

    塞雅边说还边冲着大家使眼色,说得岚烟和娴语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塞雅的话里,虽说听着没什么别的意思,其实却在调笑着珞琳。珞琳的夫婿凌柱官位不高,但两人却过得最是平淡快乐,五十岁的人了,夫妻间感情还似三十年前那般亲昵,前几年珞琳居然还又生了孩子,便是比卓诗的女儿簟晴还小几个月的婉湄。

    从那时起,珞琳就成了姐妹几个打趣的对象,尤其是以往总被珞琳调笑的塞雅,得了这个话题,便总是抓着机会便要说上一说。

    珞琳一把年纪了,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略带羞恼指了指塞雅道:“好你个塞雅,你们又一起取笑我!”

    珞琳这话一说,大家反而笑得更开怀了。

    正笑着,却突然有个小丫鬟匆匆而来,冲塞雅福了福便道:“夫人,少夫人遣奴婢来回报,皇后娘娘和四阿哥与承泽亲王一起来府上了,大少爷和少夫人正陪着前来,随后就到,请您和众位夫人准备迎接!”

    这下大家都有些惊讶了。平日里,她们几个常聚聚并不难,倒是没有想到芳儿这次会过来骥远府里。

    岚烟先反应了过来,笑着道:“皇后来了可真是太好了,咱们几个可是有好久没能私下聚聚了。”

    塞雅也紧接着道:“是呀是呀,今儿这可是来得太齐全了,咱们大大小小欢聚一堂,得好好热闹一番。”说着,塞雅忙遣了身后丫鬟去房里把人都叫出来。

    这时,却听不远处传来芳儿温婉的声音:“大家都在呢?”

    皇后到了来,众人连忙就要行礼。

    芳儿边走上前搀起了离得最近的娴语,边已很快继续道:“快都平身吧,我可是悄悄跟着胤禛来的,再则咱们之间也不必行这些虚礼,还是快些进去看看姑姑和筱筱吧。”

    大家都起了身,珞琳开口对芳儿道:“额娘她带着簟晴和婉湄去园子里玩了,只和昀家的良妩同卓诗陪着筱筱在房中。”

    芳儿一派端庄稳重,依旧温婉笑着:“姑姑还是那么喜欢小姑娘。不过姑姑不在,我们也得去看看小阿哥。走吧,去房里等姑姑好了。”照理芳儿当了皇后,也该叫凌雁五婶,可这么多年了,她却还是习惯姑姑的称呼,便也一直没有改口。

    皇后这么说了,大家也便都听着,一群人们齐齐转了身要往房中走去的时候,却听到门外传来几声清清脆脆的童音。

    “额娘,额娘,饭饭回来啦!”

    “饭饭,你等等我啦!”

    “晴儿,你快点啊!”

    最后跟着得是凌雁有些苍老舒缓,但依然温婉平和的叮嘱:“你们两个,都慢点跑,看着脚下……”

    这几句话传来,众人都停住了脚步,朝门外瞧去。

    先进入大家视线的,是一身粉嫩旗装口中喊着“额娘”蹦蹦跳跳得跑来的婉湄,也就是饭饭。饭饭是凌雁给婉湄取的小名,乃是因她特别爱吃,学会说的第一个字居然是饭。凌雁觉得能吃能玩也没什么不好,身体健康方能长命百岁,便给她取了小名叫饭饭,家中自然无人反对,饭饭的小名也就这么叫了起来。

    这时饭饭已经走到了门前,簟晴也跟了过来。饭饭小心得迈过相对她的小腿来说有些高的门槛,好奇得看向院子里的一众大人,最终视线落在了站在珞琳身边、被众人簇拥着的芳儿身上。目光一亮,饭饭很是开心得甜甜喊道:“皇后姨娘!”喊完便迈开小腿跑了过来。

    众人都乐呵呵得瞧着饭饭同她后面的簟晴,饭饭却因见到许久没见过的芳儿太开心,没有注意脚下,下台阶时不小心踩空了。

    摇晃了好几步,饭饭终于还是没有站稳,眼看着就要趴在地上了,众人都被吓得惊叫出声。

    这时,站在台阶附近的四阿哥胤禛已反应过来,大步上前俯身欲扶住饭饭;而饭饭的表现却更出人意料,她见有个身影过来,几乎摔倒得同时便朝着那个方向伸出了短短的胳膊。

    最终,四阿哥拉住了饭饭的胳膊,饭饭自己也扑在了四阿哥身上,抱住了他的衣衫下摆,免去了摔在地上的危险,栽到了四阿哥身上。

    虚惊一场的小饭饭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被四阿哥扶着站好,甜甜得向四阿哥道谢:“谢谢四哥哥。”

    四阿哥冲这个看似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笑笑,摸摸她的头,心道:难怪皇额娘总是夸赞婉湄……

    众人终于都松了口气。

    凌雁这时也已领着另一个和饭饭年纪相仿却是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走进了门来,饭饭的表现她看在眼中,又看看一旁似乎若有所思的四阿哥胤禛,她心中暗自开怀。

    芳儿看到凌雁瞧着四阿哥同饭饭,笑容带着满意,心中也自有了主意。

    饭饭和簟晴都乖乖走上前来向皇后、四阿哥行了礼,便站回了各自的额娘身边,凌雁却仍然牵着那个小丫鬟,步履缓慢得走了过来。

    芳儿抢在凌雁行礼前,先开口道:“姑姑,你领的这是?”

    凌雁看了一眼自己牵着这个小丫头,机灵的大眼睛,白嫩的肌肤,乌黑的双髻,坠两根绿头绳,一身葱绿的旗装,真是水嫩嫩青翠翠的小丫鬟一名。她即便只是站在那里,却任谁也不会忽视她。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小丫鬟身上,小丫鬟好似有些怯怯得微微低下了头,牵着她手的凌雁却知道她绝对不是胆怯。笑了笑,凌雁对芳儿道:“她叫青容,是戏班子里新买的小青衣。我瞧着喜欢,就要来了,以后叫她陪着晴儿和饭饭。”

    凌雁买个小丫头,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儿,这么着说了,大家知道也就罢了。

    这个时候,房内的卓诗、良妩和筱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便带着房内的孩子们出来迎接皇后和四阿哥了。硕塞也走到了凌雁身旁,两人相视一笑,关心和牵挂已不必多言。

    热闹得说笑了半天,众人才又一起向房间走去。

    硕塞苍老的右手习惯性得牵起凌雁有些枯瘦的左手,塞雅和良妩一左一右的虚扶着,两人一同步履缓慢得走向房内。

    皇后和四阿哥在最前,硕塞和凌雁居中,后面跟着娴语、岚烟、珞琳、卓诗还有小一辈小两辈的孩子们。

    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

    历史此时已大大改变,芳儿和皇上少年夫妻,几十年来的互相扶持,深厚感情自然无人能比。四阿哥胤禛是芳儿的儿子,二阿哥也没有被封为太子,再到将来,兴许历史还会再回到原来的轨道上。

    不过,凌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将来是孩子们的事情,要看他们自己的作为。再说还有青容……

    而她的这一世,已经很幸福很完满了。

    【完结】



  Tags: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 正文 (三)准爸爸准妈妈
欢迎各位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穿越新月格格之鸿雁于飞》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