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阴阳噬天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阴阳噬天全文阅读

阴阳噬天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邀战天下)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阴阳噬天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摸石头过河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阴阳噬天全集阅读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邀战天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叔叔…就在穆浩暗暗想着,测才那酒店中拥有着峰阶位少女的时候,小乞丐的声音自穆浩身后响起。( 流氓手打)b

    穆浩有些好奇回头看了一眼,紧跑过来,连气息都没有太多变化的小乞丐:“你怎么追我来了,难道那个姐姐没有让你吃东西吗?。虽然穆浩对于刚刚的女修者有些好奇,不过穆浩直觉还是相信她会信守承诺,对于小乞丐追上自己,穆浩有些奇怪。

    “大叔让我拜你为师,那姐姐说你会照顾我。”小乞丐弱弱的说道。

    听到小乞丐的话,穆浩一双灵目微微闪过隐晦的精光,似是透过街道,看向远处的酒店。

    过了好半响,穆浩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喃喃道:“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只是不知道我会给你带来什么命运!希望不要到头来都是一场空才好!”

    “轰就在小乞丐看着穆浩有些不明所以之时,整个地魂城地面突然出现了一阵抖动。

    看着天际上泛起的白色光霞,穆浩右手微带,将在地面上立身不稳的小乞丐,柔和敛在怀中。

    数道霞光从内城涌起,直向地魂城城墙射去,就连那酒店之中的少女也不例外。

    “没想到光明神殿那些家伙来的还真是快”。穆浩感叹一声,抱着小乞丐缓缓在慌乱的人群中向魔法公会行去。

    不同于天奇帝国的军队以及修者,魔法公会作对地魂城出现的变化有些震惊,不过却依然为从地魂城迁移到它处的贵族,提供着传送服务。

    进入到魔法公会之中,看到魔法公会的传送阵白光几乎是在不间断的闪动,以及等待传送那些贵族的焦急神色,穆浩抱着小乞丐走到偌大魔法公会的酒吧之中。

    相比大多数天奇帝国的贵族,在酒吧中的多数魔法师并没有任何的慌乱,都悠闲的喝着酒,等待着贵族的邀请,特价而沽。

    穆浩一双灵目在酒吧中微微一扫,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向酒吧角落中一张不显眼的酒桌走去。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小穆浩看着酒桌前的苍老法师,笑着问道。

    老者一身灰色的法师袍洗的有些泛白,目光显得有些浑浊,脸上满是皱纹,像是老的走不动路一样。

    听到穆浩的话,老者微微抬头,浑浊的眼神,竟然渐渐变得清晰起来,隐隐有戒备的精光在眼底泛动:“阁下应该不是无缘无故找到我吧?。老者的声音有些低沉。

    穆浩抱着小乞丐,坐在了老者的对面:“呵魔法公会向来都对大陆上的消息非常灵通,我找到你是想向你打听一下大陆近几年发生的事,和凌霄宗的具体情况。”头发有些枯黄的老魔法师,脸上露出谨慎之色:“阁下凭什么会认为,能在我这里打听到你想知道的事呢?。

    穆浩从乾坤囊中拿出一节仙笋尖,递给怀中满是好奇之色的小乞丐:“既然你已经认出我的身份,那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在你这里得不到我所想要的消息,我不但会杀了你,还会将地魂城的魔法公会彻底抹去,这个答案你认为满意吗?穆浩的话语显得风轻云淡,好像是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样。

    然而,当老魔法师听到穆浩的话后,那苍老脸上的惊怒之意却再也掩饰不住,一身澎湃的魔力,竟然隐隐之间透出体外。

    这一刻,穆浩的双眼仿佛泛着繁星的精光,一千零八十道迷与悟的烦恼,几乎是同一时间作用在老者身形之上。硬生生的将老者将要爆发的澎湃魔力压下。

    除了老者一人有种被禁锢在虚空中之感,酒吧中其他的魔法师,包括欢喜吃着笋尖的小乞丐在内,都对穆浩和老者爆发的力量一无所觉。

    “呵我还以为人活得久了会聪明一点,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呢!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自己找答案好了。”穆浩和老者相对而坐一动不动,不过穆浩的身形,却出现在了老者的感知世界之中。

    随着穆浩在老者感知世界中的身形,双手结出九字真言中的内缚印,一阵黑色梵光从穆浩身形涌出,在黑色梵光之下,老者识海之中的无尽绿色感知世界,竟然向冰雪消融一样。缓缓崩溃,化为阵阵绿色感知清流,被穆浩的身形所吸收。

    “不,你不能这样,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无尽绿色感知世界微微涌动之际,一股犹如云朵的感知之力,飘到穆浩身前。被穆浩身上的黑色梵光所化。

    直到将感知云团化为的清流纳入体内之后,穆浩在老者感知世界中身形所泛动的黑色梵光,终于开始缓缓收敛。

    随着穆浩双目中那内敛的繁星精芒消失,坐在他对面的老者,身形巨震之中,不住的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珠,不断从老者那苍老的脸颊流下,一副异常辛苦的模样。

    穆浩瞥了一眼老者,起身抱着小乞丐向着酒吧门口走去,再也没有和老魔法师说一句话。

    直到穆浩的身形完全消失在酒吧门口,一名中年魔法师才发现了酒吧角落中老魔法师的异常,连忙走到老魔法师身旁。

    看到老魔法师额头上密集的汗珠,一身木系法袍的中年魔法师显得有些惊慌:“会长,你怎么了?”

    中年魔法师十分清楚老魔法师拥有着神行阶个的力量,断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如此辛苦的模样。

    “刚刚那个人是穆浩,切不可得罪于他。如今天奇帝国皇室已经在没有强大的修者,光明神殿接管地魂城只是时间的问题,让公会中的长老做好准备吧”老者深吸一口气说话显得有些吃力。

    听到老者提到穆浩,中年人刚刚回想起坐在老者对面的男子。心中忍不住一紧,立刻将寻早穆浩的想法压下。

    出了魔法公会,穆浩眼中微微显出凝重之色,对于凌霄宗被灭的事情,穆浩已经从老者的感知世界中了解引”如果不是老者在关键时刻。(逝去手打 )将穆浩想了解的事情利用颍四”离出来,就连他的魂力,都逃不过被穆浩吞噬的下场。

    随着穆浩通过佛门神通感悟分享之后,穆浩一身佛门神通比起之前要强大了不少,这也是穆浩能够利用灵目那十界之力和内缚印强行进入老者感知空间的原因所在。

    不过从老者那里得到凌霄宗被毁的信息,却是有些出乎穆浩的预料,如果不是知道本森将安菲亚的灵魂和肉身带走,穆浩说不得此时已经心急的赶往凌霄宗了。

    看着阵阵光明魔法元素犹如霞瑞一般涌进地魂城,穆浩心中不由暗暗思索道:“本森究竟会带安菲亚的肉身、灵魂去哪里呢?现在奥普雷斯大陆乱世已现,如果想要到本森,恐怕还真不容易!”

    “”就在穆浩犹豫之时,地魂城外天际,随着一股强大力量的涌动,突然降下一道巨大的光柱。

    一阵澎湃的威压从光柱中透出,通过灵目,穆浩此时已经看到了先,柱中,一个身穿神甲的人影。

    柔和的力量气势微微从穆浩身匕荡出,将那滂湃的威压抵挡在自己和小乞丐的体外,看到小乞丐花黑的小脸透出好奇之色不断向城外的天际看去,穆浩身体中微微泛动起掌控霸意。

    下一刻,四色霞蕴从穆浩所在的空间中映出,将穆浩和小乞丐的身形一同化为虚幻,消失在魔法公会的正门前。

    石塔一层之中,看着穆浩怀中的小乞丐,温莎从星芒水潭边站起,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意。

    “呼!呼!呼!”个肉球在温莎怀中呼呼了几声。

    看到小肉球的样子,穆浩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温莎,这孩子也算是和我有缘,以后就让她在石塔一层修炼吧,待到她灵根稳固,懂事之后,我自会传她神通技艺。”

    “你要收她为徒?”温莎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敢相信之色,在温莎看来,穆浩所抱的小乞丐除了身体中被穆浩种下了一丝本源之力后,似乎再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穆浩摇了摇头:“这个孩子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她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觉醒,而且我也算是和她有缘,你先代我照顾她一下吧。”

    听到穆浩的话,温莎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有些惊慌的小乞丐:“放心吧,以后我会教导她的,不过外面的事情。

    察觉到温莎眼中的担心,穆浩叹了口气将他所知凌霄宗的事情和温莎说了一遍。

    “这么说来,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到本森了?”温莎这时多少已经明白了穆浩的难处。

    虽然穆浩此时已经有真仙之阶,不过相对于广阔无边的奥普雷斯大陆来说,想找寻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想要找本森可能会有些困难,在那之前,我还是要亲自去一趟凌霄山脉,将玛索和吕灵带回来,这些年来,为了穆家,他们所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会让他们退出俗世,安心在石塔中修炼,待到我将外界的所有牵绊都解决,就可以找一处清静的修炼之地,让他们过上安静的修炼生活了。”穆浩想了一下说道。

    听到穆浩的话,温莎思索了一下说道:“找回灵儿和玛索他们是要做的,你找本森不容易,并不代表他找你困难,如果本森知道你现世的消息,应该会主动来寻你,菲儿灵魂和肉身的事情非同小可,必须要尽快的找回,要不然恐怕会再生变故,照你说,本森现在也不过是刚刚进入圣者阶个没有多久,以现在奥普雷斯大陆的形势来个圣阶强者根本就不算什。

    明白了温莎的意思,穆浩脸色也不由有些凝重起来:“宝凡,以后你就跟着姐姐吧,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温莎微微拂了拂小乞丐的头,直到看着穆浩身形渐渐消失在石塔之中,穆浩所存身的地面上留下一只拳头大小的天晶牛蚁,温莎眼中才微微显出了一丝忧色。

    “”穆浩身形刚刚出现在魔法公会的门前,就看到地魂城的天际爆出一行强大的力量波纹。

    这时穆浩已经发现,地魂城外战斗的两名强者,正是之前酒店中的少女,和那白色光柱中身穿神甲的中年修者。

    少女虽有灵修巅峰的力量,可是面对身穿神甲的中年修者举手投足带出的荡天伟力,却是完全处于下风,眼看着已经渐渐不支。

    巨大的力量波动让地魂城不停的颤动,仿佛整座雄城随时都会被两人交手的力量波动涌碎一样,青岩街道上不停泛起裂纹,城中所有人眼中都透着惊恐之色。

    看着身穿神甲的中年修者,穆浩眼中微微露出一丝奇意,早在中年修者透过光柱降临,穆浩就已经知道,这中年修者并不是什么人修,只是一枚金甲神魂符罢了。

    穆浩修炼上古符咒,虽然此时已穆浩的力量还炼制不出这金甲神魂符,不过他却知道这金甲神魂符的力量。

    作为神阶符篆,这金甲神魂符乃是由神石等诸多至宝,配合古神的神魂之力炼制而成,虽然没有古神之威,却也在墓葬位面这样的低等个面中,拥有着难以抵御的力量。

    如果不是穆浩修炼上古符篆,很难相信。这种神阶个面的符篆,会在奥普雷斯大陆出现,直到这时,穆浩才对神启大陆上的神殿上了心思。

    “”随着身穿神甲的中年修者右手对着天际上的少女压下。磅礴的力量竟然将地魂城都带入其中,所有人看向神甲中年修者都有一种只手遮天之感。

    似乎是察觉到地魂城被卷入了中年修者的力量中,少女迫于无奈之下,身形在天际双臂交叉,硬生生承受中年修者右手下压之势。

    “”地魂城中很多建筑都承受不住中年修者那只手遮天之力,纷纷垮塌,一时之间,平民更是被少女承受

    就连穆浩看到地魂城的惨象,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还没等中年修者右手下压的手掌拍在少女身上,一蓬血雾从地魂城外天际少女的身体中涌出。似乎是少女的再也承受不住中年修者掌势的力量一样。

    劲风滚滚,巨大的空间裂缝犹如白色闪电一样,从天际向地魂城蔓延而下。就在少女眼中微微显出绝望之际,一股强横狂放的力量,急速从地魂城中涌出。

    “闪开,不想死的话就滚远点。”黑色霞雾涌动之中,同样是一只右手,从少女身际带着强横的力量,直向中年修者下压的掌势推去。

    阵阵气浪犹如瀑布到流天际,强行将地魂城受到的力量重压,封在天际之上。

    巨大的空间裂纹被阻,天际上的空间轰然爆碎,透出了天宇虚空之景。

    只手遮天之势,被穆浩一身强横的力量气息完全扭转。

    “”只见穆浩右掌与中年修者那右掌相印,一道刺眼的精芒星爆自虚空中扩散而出。

    待到力量星爆从虚空散去,虚空之外的众人,才看到穆浩与中年修者在虚空中的身影。

    “是他!”老牧师站在地魂城外遥望虚空,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惊恐。

    此时穆浩一身黑雾涌动,微微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右臂,看着中年修者眼中内敛的彩色神魂之芒,穆浩心中不由有些凝重。

    刚刚那一击,穆浩天武之体已经施展出全力,可是让穆浩没有想到的是,他那强横的力量非但没有对金甲神魂符造成一丝损坏,自己反倒是被震得气血翻涌。

    这时穆浩不由暗暗感叹,这金甲神魂符炼制材料的坚韧。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还请你罢手吧,这地魂城中修者已经不多,剩下的大多都只是平民百姓,如果你在驱动金甲神魂符的力量,恐怕会将城中的凡人殃及到。”穆浩看着中年修者眼中闪动的彩色神魂之芒,对着中年修者说道。

    “哈哈竟然知道金甲神魂符,没想到奥普雷斯大陆上,竟然还有力量如此强大的修仙者!你如此年纪就能在低等个面之中成就真仙之位,想必是获得了不少机缘吧。”中年修者开口说话之际,双眼中的彩芒,盯着穆浩右手腕上的佩珠笑道。

    “前辈的魂力也非同小可,本尊未现的情况下就能驱动神符发挥如此力量,想必也是上古在墓葬位面存留的古神吧?普通的仙阶强者,根本就制不出这金甲神魂符。”穆浩看着中年修者平静道。

    “我是什么人,你没有必要知道小子,把你手腕上那佩珠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中年人眼中七彩魂芒涌动,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让所有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穆浩身形微微一震之际虚空中穆浩的身形,犹如无数重叠的幻影。

    眼看着数十个穆浩的身影,从穆浩原本那震动的身形中走出,虚空之外的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惊容。

    “空宇大挪移的幻影神通!”站在虚空之外,从中年修者掌下逃过一劫的少女,用手将眼中的淡淡血迹抹去,忍不住惊骇出声。

    除了灵修数峰的少女,一部分天奇帝国王家修者,脸上也显出了浓浓的复杂之色。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杀死天奇帝国王家老祖宗,夺走空宇大挪移神通的穆浩,会在天奇帝国皇室势弱的时候,挽救地魂城的危机。

    虚空之中,数十穆浩的身形缓缓向着中年修者走去,每一个穆浩的身影,都透着实质的气息,如果说穆浩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穆浩右手腕上的佩珠,已经在所有穆浩身形中消失不见。

    “不过是一个神魂驱动的金甲神魂符,也敢向我索要至宝,不要说你这金甲神魂符,就是你本尊神魂亲自降临,也奈何我不得。”穆浩对着中年修者说话之际,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眼看着各种佛门结印从穆浩不同身形双手上结出,道道黑色梵光犹如繁花似锦虚空之外的所有修者,脸上都出现了一丝震惊之色。

    且不说外人眼中着着穆浩这数十分身的神通,就是穆浩那些身形上结出的不同佛门神通,也不是寻常修者能够掌握的。

    梵陀宗就在天奇帝国之中,很多天奇帝国的修者,对佛门神通都不陌生。

    听到穆浩那张狂的话,中年修者双眼透出神魂彩霞,看着穆浩众多身影,带着微微的凝重之色。

    在虚空之外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穆浩那结着不同佛门神通的数十身影,竟然化为道道梵光,向着中年修者搅去。

    “”彩色霞芒和数十道黑色梵光在天宇虚空之中化为一团巨大的光球,众人可以明显的看到,光球表面环绕的数十道黑色梵光,正与那彩色霞芒,激烈的纠缠。

    一股浓郁的毁灭之力自光球上传出,即使在虚空之外,众多修者也能感受得到。

    眼看着光球渐渐扭曲,光明神殿众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惊恐之色。

    虽然一早很多人就知道穆浩极为可怕,可是众人却万万想不到,穆浩已经强大到可以和神降争锋的地步。

    “”虚空中扭曲的光球荡出无尽波纹之际,巨大的光球为之溃散。

    一瞬间,星星点点的彩霞与梵光,犹如天宇中的霞纱,迷人视线。

    虽然虚空中天象缥缈殉丽,不过站在虚空之外的所有人却是气都不敢轻喘一下,众人十分清楚,虚空中爆出那殉丽的霞纱背后,将预示着穆浩与神降争锋的结果。

    待到霞纱缓缓消失,众人看着穆浩一脸木然,手中拿个一块巴掌大小的彩色符篆,都已经猜测到了穆浩与中年男子交锋的结果。

    “神将符!”光明神殿阵营中那白巾遮面的金发圣女,看到穆浩手拿着彩色符篆

    这时穆浩那众多的身形早已消失不见。一股鲜血从穆浩口中印出,然而,穆浩那泛着暗红色霞芒的黑袍,却没有一丝的裂纹。

    翻手之间,彩色石符已经消失在穆浩的右手上,一身力量微微收敛,穆浩从虚空之中缓步走出。

    看到穆浩出现在天际之上,光明神殿的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惊容。

    在黑袍那暗红色霞芒的映衬下,此刻穆浩带给众人的感觉,就像是从天宇降临的魔头,让人心生惊恐。

    清冷的目光向着地魂城外所有人扫视。感受到天奇帝国皇室王家修者,那隐藏在内心中的仇恨,穆浩淡淡的话语在天地之间响起:“想杀我穆浩的人不计其数,被我杀死的人也有不少,十日之后。我会在凌霄宗了去所有的仇怨,如果想要为死在我手中的人找我报仇,那是你们唯一的机会。至于荡灭我穆家大陆上各大宗门主事人,也必须要来,否则我必将与穆家有仇怨的宗门,满门屠尽。

    听到穆浩那阴寒的话语。地魂城夕小的所有修者,心中都不由微微震颤,虽然圣战已经在大陆上开启,不过两大陆之间的修者,还都是处于试探性的阶段。牵扯的宗门势力并不是太多。

    可是穆浩的出现,让很多人心中都有了一个预感,那就是夫陆上最大的风暴,很可能将会在凌霄宗刮起了。

    当年各大宗门死在穆浩手中的至强者不在少数,穆家更是被各大宗门联合剿灭,就连秋娜和安菲亚两大主母也没能幸免。

    伴随着穆浩现世,双方的仇怨必定是不死不休,从穆嘉的话语中,众人就已经听出,如果各大宗门不能有强者为穆家的人陪葬,说不得就连不相干的低阶修者,也会被双方之间的仇怨殃及。

    很多人在暗暗猜测,穆浩邀战天下各大宗门、势力强者结果的冉时,又不由为穆浩的强大而暗暗震惊。

    可以想象,十日之后的凌霄山脉,势必会迎来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

    中年乞丐站在地魂城中,看着城外天际穆浩一身霸意慑人,中年乞丐有些不敢想象,那天际上的青年,就是之前对他脸上挂着柔和微笑的人。

    地魂城外的修者没有人敢说一句话,直到穆浩身形消失于天际,光明神殿的一众修者,才感觉到这次捡回了一条命。

    眼看着地魂城中突然出现的灵修数峰少女,光明神殿没有再掀起双方之间的杀戮,在老牧师布兰特的命令之下,光明神殿一众骑士、魔法师,纷纷撤离了地魂城外。

    然而,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在意光明神殿的举动,所有人心里想的都是十日之后,凌霄鼻的生死邀约。

    直到光明神殿的人全部撤走,几名天奇帝国皇室的修者,才走到一脸苍白的少女面前,为首的一名黑发中年人微微对少女躬身:“水千兰前辈,这次多亏你帮助,才让我们王家躲过了一劫,刚刚”

    察觉到黑发中年人眼中的担心,黑发少女微微摇了摇头:“我没什么事,眼下圣战已经开启,单单一个光明神殿,我都已经难以应付,如果你们王家知进退的话,还是早早让出俗世权利,退隐得好,要不只怕早晚会被大陆上的权利争夺掩埋,就算是我与你们老祖宗王天奇有过约定,不过我现在的力量,也不足以保住你们王家了!”

    几名天奇帝国皇室修者为中年人,正是当下天奇帝国的大帝王齐轩,早在王家老祖宗没有身死幻之森林之前,天奇帝国不只是在大陆上十大宗门,就是在大陆所有帝国之中,都举足轻重。

    可是就是这当年不可一世的庞大家族,却在王天奇身死之后缓缓崩溃,就连无数修者,都忍不住感叹修者世界的残酷与现实。

    此时大陆日渐混乱,以王齐轩那神行者的阶位,根本就不足以应对如今天奇帝国被众多势力窥伺的危机,要不是有灵修数峰的水千兰帮忙支撑,恐怕以往拥有大陆上无尽权势的天奇帝国皇室,会在顷刻之间就土崩瓦解。

    听到少女的提醒,所有王家修者都陷入了沉静。半响过后,天奇帝国大帝王齐轩眼中露出了一丝恨色:“水千兰前辈,那穆浩对大陆各大宗门强者邀约,决战凌霄山脉,说不定这是我们王家报仇的大好机会

    少女略微疲倦的叹了口气:“如果你们想让王家在乱世中生存下去,我劝你们还是放弃为你老祖宗报仇的好!当年虽然我不清楚你们老祖宗死于穆浩手中的个中详情,不过我想如果不是你们老祖宗心生贪婪,也不会损落于幻之森林。虽然穆浩这个人亦正亦邪、视人命如草芥,不过死在他手中的修者,多少都是因为贪图他身上利益,与其有生死冲突的原因,很少有枉死之人。”

    “水千兰前”黑发中年人显得有些不甘。

    少女微微转身打断了黑发中年的话:“其实刚才在地魂城中。我就已经发现他了,如果他没有一定的把握,又怎么会毫无顾忌的现身?刚才你应该已经看到了,能够抵御神将符的,普通的仙阶修者,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时隔五年。不但是你们,就算是大陆各大宗门的绝世强者,也与他的差距越来越远,你认为凭你们此时的力量能够将他杀死吗?。

    “仙阶强者!”不只是王齐轩,就连跟在他身后的一众修者,都忍不住露出了震惊之色,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阶个实在是离他们太过遥远了。

    “如果日后再见到他,不要对他露出杀意,否则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们。这次他提出生死邀约,在我看来绝对非同寻常,或许这其中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不过这次不管怎么样,我想他都已经做出将所有仇敌一网打尽的准备了!”少女面色凝重,对着王齐轩等人提醒道。

    “杀光所有的仇敌吗?,小虽然知道穆浩提出的十日邀约不会善了

    少女缓步向地魂城走去:“血的仇恨就要用鲜血来了结,虽然不知道哪方会生存到最后,不过一定是强者为王,希望经过这次风暴过后,奥普雷斯大陆能够恢复平静

    短短三日的时间,穆浩邀战大陆各大宗门势力绝世强者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奥普雷斯大陆。

    很多修者听到穆浩重现于世的消息,都不由心生惊讶,直到现在,很多修者依然忘不了当年穆家在大陆上急速崛起、穆浩杀戮紫云山脉等事情。

    很多修者更没有想到的是,穆浩不仅没有在虚空乱流中身死,反而再次现身之后,拥有了不可抵挡的力量。

    在得知光明神殿的神将符也被其破掉之后,大陆上很多宗门、势力与穆浩有仇怨的强者,心中都不由对穆浩的生死邀战有些忐忑。

    除了天魔上人飞升、凌霄师太身死之外,当年跟多与穆浩有着仇怨的宗门强者,几乎都在各大宗门中存留。

    有人是为了积累足够的机缘,有人是为了福泽后世,不过这个时候无一例外,所有与穆家有仇怨,得知穆浩现世的强者,心中都不由暗暗忐忑不安。

    塔罗帝国主城擎天城,擎天之塔依然高高耸立,辽阔无边的土地依然是由爱伦家族在掌权。不过在经过幕帕拍企图一统大陆的失败,以及穆家毁灭之后,爱伦家族在大陆上的地位,已经是名存实亡。

    如果不是爱伦家族已经不把持塔罗帝国境内的奇地,以及修炼资源,说不得爱伦家族在塔罗帝国的皇室地位,早已经被取代。

    距离擎天城不远的翠霞山,天际那丝丝的淡云,画着风的诉说。一头绿发的乌帕拍,闭目盘坐在孟秋柔坟前玉碑的不远处,仿佛伴着晚霞的日月天华睡去。

    微风轻轻荡过山峰,将孟秋柔坟前飘零的野花吹起,似是带走孟秋柔那凋零尘世思念的记忆。

    银色空间裂缝在孟秋柔坟前一闪即逝,走出了玛尔罗和凡斯滕的身形。

    “老祖”两人微微躬身,对着一头绿发,一脸年轻的乌帕拍轻唤道。

    “我知道你们过来所为何事。大陆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想不知道,恐怕也很难!”苍老的声音自乌帕拍口中响起,随着乌帕拍缓缓睁开双眼,以往那霸气已经消失不见,此时乌帕拍的眼神,更像是一介,风烛残年的老人。

    听到乌帕拍的话,玛尔罗和凡斯腾脸上不约而同露出了复杂之色。

    “玛尔罗,这些年来你虽然一直没有说,不过你心里是不是一直责怪我当初做出的决定?”乌帕拍眼中显出一丝悔意,对玛尔罗问道。玛尔罗看了乌帕拍半响,没有说话?

    对于乌帕拍当初与大陆各大宗门合作,毁灭穆家的事直到现在,玛尔罗依然不能释怀。

    虽然穆浩的强大,威胁到了爱伦家族在塔罗帝国的统治地个。不过自从穆浩与安菲亚、秋娜成亲之后,玛尔罗却一直把穆浩当成晚辈来看待,远没有乌帕拍利用穆家的野心。

    在玛尔罗看来,乌帕拍算计穆家,最后导致穆家被各大宗门荡灭,可谓是把自己的后人推进了绝路。穆家几乎满门被各大宗门屠尽,秋娜更是魂飞魄散,就连安菲亚也被凌霄宗抽魂,这都是发生在穆家倾其全力,解救爱伦家族被米诺思帝国灭亡的算计之下。

    这几年中,乌帕拍屡次到凌霄宗索要安菲亚的肉身、灵魂,甚至不惜和凌云动手,可依然是无功而返。

    虽然这些玛尔罗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依然不能原谅乌帕拍之前的所作所为。

    看到玛尔罗的样子,乌帕拍轻叹一声:“唉是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到处被人追杀的小子,如今已经拥有了邀战天下的力量!如果不是当初我野心勃勃,没有容人之量,如今我们爱伦家族断然不会这个样子!看来这一切也该到了结的时候了!”

    “老祖宗,难道你要去凌霄宗吗?如果穆浩看到你的话,恐怕会。凡斯滕一脸担心之色。

    “呵如果不是当年凌霄师太等众多大修士追杀的他走投无路,我想他在五年前就已经找来了!算起来,我还多活了五年时间。”乌帕拍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听到乌帕拍的话,就连凡斯滕都沉默了。穆浩杀死了孟秋柔,乌帕拍也和各大宗门算计的穆家家破人亡,不过在秋娜和安菲亚的事情上,乌帕拍却必须要给穆浩一个交代。这一点就连凡斯滕也非常清楚。

    以穆浩如今的力量,乌帕拍如果到凌霄宗,结果注定不容乐观,这一点不只是乌帕拍,就连很多与穆家有仇的宗门、势力掌权者都非常清楚。

    “老祖宗,不如再等等,如果菲儿的肉身和灵魂能够平安被穆浩找回,事情说不定会有转机。”沉默了好半响,凡斯滕对着乌帕拍说道。

    乌帕拍摇了摇头:“不会有什么转机了!穆浩邀战天下此举。一则是他想凭借强大的力量,将大陆上有仇怨的人尽数剿灭,二则是想现身找寻菲儿**和灵魂的下落,据说凌霄宗被灭之前,曾经有一个穆家的家将,将菲儿的**和灵魂带走,我想穆浩应该是在找他。”

    听到乌帕拍的话,玛尔罗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意:“老祖宗,既然你能够想到,那其他人岂不是也会想到?”

    “呵呵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你认为会有人能够抢在穆浩前面吗?虽然不太清晰,不过我还是能够隐隐感受到凌霄山脉有一股强大的意志,在不断的发散,向着整个天奇帝国查探。”乌帕拍笑了笑说道。

    “查探整个天奇帝国?就算是灵修者,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吧!”凡斯滕惊讶道。



  Tags:阴阳噬天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邀战天下)
欢迎各位阴阳噬天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阴阳噬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阴阳噬天》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