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你把我灌醉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你把我灌醉全文阅读

你把我灌醉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你把我灌醉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林晓筠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你把我灌醉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她实在是有点搞不懂,明明裘修平看起来挺健康的,既不咳也不烧,精神方面也很好,可他却坚持要她请一天假在他家陪伴他,虽然纳闷,但是假请都请了,而且反正最近她到公司,被辛杰那样盯着瞧,整个人就浑身不自在,所以可以偶尔一逃阢在家里喘口气也不错。

    “你要不要去躺着休息?”江宝儿建议。

    “不用,我……还好。”裘修平有些内心不安,毕竟他做的事非常的不光荣。

    “那我去一趟超市,买些鸡肉帮你炖鸡汤。”

    “不用麻烦了。”

    “那么…”总是要找些事来做,不然她请假待在这里做什么,和他对看吗?“我帮你洗洗衣服,收拾家里。”

    “江宝儿,你又不是钟点佣人。”

    “可是你人不舒服,我该帮你的啊!”

    他这会真替自己觉得可耻,宝儿一定还没有发现她那个猫女眼罩已经失踪,如果她发现了,想必无法如此心平气和,而且温柔体贴的对待他,他真的是鬼迷心窍才会这样背叛她。

    “宝儿,有件事…”他决定勇于认错,哪怕这辈子没有和宝儿做情人或夫妻的缘份,他也不能这么自私。

    “我在听。”她早发现蹊跷了。

    “我…没生病。”

    “看得出来。”

    “我只是要缠住你。”

    “为什么?”

    “辛杰的前任未婚妻郭筱萱,已经带着你那个猫女眼罩去找他了。”说出来之后,裘修平总算好过一些。“我拿了你放在我这的钥匙。开了你家的门,拿走了眼罩,交给她。”

    应该有隐私被侵犯的愤怒,但江宝儿只是朝他伸出手,掌心向上。

    “宝儿,这是…”

    “钥匙还我。”她轻轻的一句。

    裘修平马上去拿自己的那串铡匙,然后从其中找出江宝儿家的钥匙。他把钥匙取了出来.默默的将钥匙放在她的手心上。

    “我该死!”他自我咒骂。

    “不!你只是被嫉妒给冲昏头。”

    “前天郭筱萱来找你,你不在,她和我聊了些她的心情,所以我决定帮她,明知自己的行为卑鄙又不值得原谅,但是…”裘修平非常惭愧的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我还是要向你坦白一切。”

    “我可以谅解。”

    “宝儿,你知道我对你…”

    “我知道!”她柔柔的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对我的那份心,但是我也跟你讲得很明白,我们俩不可能。”

    “郭筱萱拿走猫女眼罩,她一定会逼辛杰娶她!”裘修平居然后悔了。

    “如果他们有做夫妻的缘份…”

    “宝儿,你爱辛杰,既然他对你也有意思,你为什么不努力看看?”

    “裘修平,一夜和一辈子是两回事。”

    “你怕辛杰只是玩玩?”

    “不管他是不是玩玩,如果真要和他在一起,那我的日子不会再平静,我也无法再做我自己,何必呢?”她的心当然会抽痛,可是长痛不如短痛。

    “那下一步…”

    “辞职吧!”其实在万圣节隔天她就该离开的,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那她还眷恋什么?怪她自己放不下,才惹出后面的风波。

    “你恨不恨我?”

    “不,裘修平,我不恨你。”

    “但我毕竟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裘修平懊悔不已。“我背叛了你!”

    “没这么严重啦!”反而是江宝儿回头安慰他,“你只是帮我处理掉一样我不该留下来的东西,那个眼罩,只会提醒我一些根本不该发生的事。”

    “宝儿…抱歉!”

    “别这么说!”她故作轻松的一笑,“不过,既然你没生病,那我回去了。”

    “你要一个人待着吗?我可以陪你。”

    “不要了,我要一个人!”

    *********

    冰筱萱硬是要辛杰兑现承诺,公开宣布她就是他的巫婆,而且他准备要和她结婚。

    辛杰当然不理,他拿出手机要连络江宝儿,可她的手机根本没开,摆明了是在躲他,他愤怒的将手机往他身后的大型玻璃窗一砸,什么后果都不顾了,而他的动作叫郭筱萱傻眼。

    还好只是手机完蛋了,玻璃窗没有出现一丝裂痕。

    只是看到这样的情形,郭筱萱除了傻眼,还有更深的一股怒意与不甘心。他竟然对那个刻板的秘书有这么浓烈的感情?

    “和手机过不去做什么?”她低问一句。“你知道巫婆是谁了?”既然她能拿到这个眼罩,那么她就一定知道眼罩的主人是谁。

    “你还不知道吗?“她挖苦。

    “我当然知道。”

    “但是眼罩在我手上,辛杰,你已经这么敲锣打鼓的昭告天下,说什么你都不能食言而肥,男子汉大丈夫,说得出就要做得到。”郭筱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郭筱萱,一定要搞得这么难看吗?”

    “我就是要嫁给你。”

    “我不会娶你!”

    “我就是那个巫婆!”

    “那你可以描述一下万圣节那一夜我们俩发生了什么事吗?”辛皆萍她,敢用自己的生命来豪赌,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上床了。”郭筱萱倒是说得肯定,她才不相信两人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

    “你只能说出上床这回事吗?”他嘲弄她。

    “当然还有别的!”

    “郭筱萱,那个巫婆顶多一百六十公分,你呢?你起码一百七十,虽然当时有点醉意,但我还分得出娇小和身高手长的区别,你不要以为你拿到眼罩,就可以张冠李戴!”他斥责她。

    冰筱萱的脸色一阵青又一阵白的,感觉起来她好像真的很无耻。

    “勉强来的婚姻真的能给你带来幸福吗?”辛杰不懂他身边的女人怎么都这么执着。“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会不知道?”

    “辛杰,那个江宝儿…她只是个平凡的女人!”郭筱萱气不过。论家世、论外表,她是哪一点输给那个不起眼女秘书?

    “你没有看到她不平凡的一面。”

    “我当你是一时被迷惑了,吃惯了大鱼大肉,偶尔总会想换吃清淡的小菜,不过涸旗你就会发现那太乏味了,然后又回头过你游戏人间的生活,不如选我吧,至少我连你花心的个性都愿意包容。”她恶意的说着。

    “郭筱萱,你就非得这么唱衰我们吗?”

    “唱衰?”将眼罩收到自己的大包包里,这可是她的“幸福兑换物”。“辛杰,我倒觉得自己还给了你过多的希望,否则,如果江宝儿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为什么她不站出来承认她就是那个巫婆?”

    辛杰没有搭腔。

    “怎么,我说中了?”

    “我和江宝儿之间还有事要乔。”

    “是吗?那你们就慢慢乔。”郭筱萱拍了拍自己的大包包。“辛杰,我可没有给你选择,我是来告诉你,你得娶我,因为我带着眼罩又是巫婆打扮前来,除非你要我抖出你们这段一夜情,依我看,那个古板的江秘书,应该会羞愧的想一头撞墙吧。”

    辛杰眼睛一眯,表情非常狠戾。

    “以为我不敢吗?”

    “我不怀疑你敢,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如果我得不到你,那么江宝儿也别想得到。”郭筱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

    “我从来不知道你的心会这么恶毒。”他真的很庆幸他们之间早解除了婚约。

    “是你逼我的!”她还执迷不悟。

    “如果你伤害了我,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的!”他狠狠警告。

    “你以为我还会在乎吗?”冷笑一声,郭筱萱扬长而去。

    *********

    确认了辛杰的坚定之后,郭筱萱没有迟疑,在将那个猫女眼罩寄给某水果日报的同时,也发了些不具名的新闻稿给一些电子媒体,既然这阵子这条新闻最热,那就让江宝儿尝尝走红的滋味好了。

    当江宝儿看到报纸上有她的相片,那个万能秘书的刻板形象相片时,她差一点连脸上的黑框眼镜都要掉下来。

    她上报了?!她真的上报了!

    仿佛这还不够恐怖,连电视上的新闻也播出她的相片,还打上“辛大总裁的巫婆”这样的标题,然后她红了,走在路上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媒体像嗅到血昧的鲨鱼蜂拥而至的守在她公寓楼下。

    本来还想回辛氏去办离职手续,这下她是连踏出家门也不敢。拔掉电话线、关上手机,她连灯都不敢开。她想她是真的完了…

    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她感觉好无助好害怕。

    突然,有人猛力的拍着她家大门,她不想理,只要她不理,对方会以为根本没有人在,那么她就安全了。

    “江宝儿,开门!”辛杰急切韵声音传来。江宝儿动都不想动。

    “我知道你在家!”他的低吼又传来。

    他把她害得还不够惨吗?还来做什么?江宝儿不平的想着。

    “你不来开门,我就一直拍门下去!”他撂话,语带威胁。

    她仍是相应不理。

    “再给你三秒钟,不然我找锁匠来。”江宝儿动了动身体。

    “三秒、两秒…”江宝儿起身了。她现在已经够红了,不需要再加一条辛杰想要破门而人她家的新闻,真的够了!她原本平淡的人生因为这个男人有了这么大的波折,她应该要离他愈远愈好,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

    辛杰在她打开门的同时也用力的推着门,所以江宝儿一个不小心险些跌倒。他及时拉住她,“你还好吧?”她没好气的甩开他手,“你来做什么?”

    “我能不来吗?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不管。”他马上求婚,“结婚吧,只要我们一结婚,这条新闻就不会再被放大,我可以顺理成章的保护你。”

    江宝儿不以为然的摇头,“因为这条理由结婚?辛杰难道你不知道婚姻是件很神圣的事,还是你觉得反正不合,离婚就是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在这件事爆发之前,我就求过婚的,是你不肯点头,你以为我是这么容易就对女人许下结婚的承诺?当我两年的秘书,你听说过我向我哪个女伴求过婚吗?”

    “是没有,不过你曾跟郭筱萱论及婚嫁的,后来婚事还是告吹,原因是她受不了你订婚后还继续拈花惹草。”

    辛杰皱眉,不得不为自己辩白,“当时是我父母逼婚逼得紧,在订婚前,我也跟筱萱说得很清楚,我还没有准备收心,所以我才先跟她订婚,如果到时我准备好了我才会真的跟她进礼堂,也许在你的高标准听起来,仍觉得我自私,但我从来没给过我的女伴任何幻想,一切都是你情我愿。”

    看了他一会,当了他的秘书两年,江宝儿当然清楚他的为人,只是她很迷惑自己又是哪一点吸引了他,她必须弄清楚。

    “那给我一个理由,你选择我的理由。”

    他先是叹了一口气,才娓娓道来,“我想,我是太习惯你在身边.所以我没有刻意注意到你的存在,直到万圣节那一夜发生了那一件事,因为对方给我的感觉太熟悉,我开始注意起身边的人,然后我发现你总是默默帮我处理好大小事情,让我无后顾之忧…”

    听到这里,她忍不住打断他,“所以是因为习惯或是…依赖?”

    “不,那并不是全部,只能说是契机。总之,我变得愈来愈渴望了解你,甚至等到我自己发现时,我的目光已经不由自主会跟随着你打转,到后来,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那个巫婆了,我想在一起的人就只有你。”

    心底有些感动,但她还是要搞清楚,“所以就算后来那个巫婆冲到你面前要你负责,你也不会理睬?”

    他有点为难的看着她,觉得她在出难题考也,“如果她是我注意到你的存在时出现在我面前,也许我会考虑跟她交往吧!”

    “为什么?就因为她是处女?”她大感不解,想来想去,都觉得只有这个可能了。

    “说是也对,但我在乎的,其实是她背后的动机,当我想通对方为什么要瞒着身份跟我上床,老实说,我被感动到了。”

    “为什么?难道你不会觉得她随便、不知羞耻吗?”她还记得当时裘修平对她说的话。

    “不!”他深情的看着她,“我只感受到,你真的很爱我。”

    “像是心结被打开了,江宝儿红着眼眶看他。

    辛杰拥过她的肩,再次开口求婚,“宝儿,嫁给我,我保证绝对会尊重我们的婚姻。”

    她用力摇摇头,“不行,不能是现在。”

    “为什么?”其实原因他猜得到,江宝儿低调惯了,如果他们现在宣布结婚,等于是把他们的一夜情摊开阳光下,那太折磨她了,所以他想了想,改口道:“不然,告诉我你需要多久的时间。”

    她迟疑了会,给了他一个模糊答案,“至少等这条新闻被人遗忘吧!这段期间我想到国外去走一走,也算是给我们彼此一段时间沉淀心情,我真的还是觉得太快了。”辛

    杰注视着她,眼神非常的执着,“好!就让你好好沉淀自己的心情再回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至于他自己的心意,根本完全不用再确认。

    *********

    半年后。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又到了,辛杰却没有往年那种狂欢的心情,他只想着去年的万圣节…

    江宝儿跑到了新加坡游学,因为语言能通,而且又能把英文学得更好,她修了些商业课程,是真的完全没有浪费时间,而少了万能秘书的辛杰,聘请了个五十出头的女人来当他的秘书,这下总没有任何问题了吧。

    今年辛氏依惯例包下饭店的一个大会议厅,辛杰没有装扮成任何人物,因为他早已决定就坐在吧台喝酒,时间到就回家。

    他打过电话问江宝儿要不要回来过节,毕竟这对他们而言算是有意义的一夜,但她告诉他不行,因为她有事要忙,想想,他就觉得心里不平衡,他为她戒掉夜夜笙歌的生活,过着像苦行僧的日子,她却半年来也不曾回来过一趟,他们的新闻早就退烧,她到底还要他等多久?

    “一杯血腥玛丽。”一声娃娃音在辛杰耳边响起,他整个人猛地精神全来了,抬头看向身旁。

    不是巫婆装、没有猫女眼罩,而是兔宝宝打扮,头上还罩着一个兔子头套,幸好是十月底,天气还不是那么热,不然肯定中暑。

    是江宝儿吗?

    因为整张脸都看不到,所以辛杰没有把握,就连体型也无从判断。

    “嗨!”兔宝宝跟他打招呼。

    “嗨!”辛杰礼貌的回应。

    “没有伴?”很甜的娃娃音。

    “一个人也很好。”

    “今天是万圣节,可是,你完全没有打扮。”兔宝宝继续找话题。

    “再喝一杯酒,我就要回家了。”

    “这么快?”

    “对,因为我等不到要等的人。”辛杰怀疑对方就是江宝儿,但只凭娃娃音,好像太冒险了.所以他故意这么说。

    “哦?”兔宝宝像是兴趣被勾起,马上追问:“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是个…”他又在打量她,“抛弃我,说要去国外走一走,就忘了回家的女人。

    “这样啊…”兔宝宝故作沉吟,“老实说,我也在等一个人,那个男人出乎我意外的老实,这半年来什么花边新闻也没有,然后我就开始好奇了,那个去年扮成俊美吸血鬼引诱巫婆吃不禁果的男人,在今年的万圣节不知又会扮成什么迷人模样引人犯罪,我太不安了,所以决定回来看住他。”

    “江宝儿!”辛杰又惊又喜,伸手拿掉她头上的兔子头套,当望进那双执着而慧赔的双眸时,他心底的激动难以言喻。

    “对!是我,我回来!”她伸手拥住了他。

    “这代表你已经想清楚了?”被她拒绝过太多次,在爱情的面前,这个男人总是需要她肯定的答复才能安心。

    “嗯,不然在困外过得乐小思蜀的我,怎么会记得回家。”

    “你这个折磨人的巫婆。”他心有感感的咕哝。

    “不,是兔宝宝。”

    “一点都不性感的兔宝宝。”他故作失望。

    “既然有人这么嫌弃,那兔宝宝还是去找扮成南瓜还是其他童话人物的人作伴好了。”

    “宝儿,别再折磨我了,你明知道我等你等得有多难熬。”他马上拉住她,像上一次一样,推掉那杯她点的血腥玛丽。“跟我回家!”

    “我就是在等你这一句,不过为了低调点,我还是戴上这个好了。”说着又把兔子头套戴上。

    不意外的,辛杰跟个兔宝宝装扮的人离场,再度令辛氏员工傻眼。

    而握有第一手消息的陶雅珉,只是神秘的表示,“佛曰,不可说。”她决定偶尔尽尽当朋友的道义。

    正当会场闹烘烘的时候,两位当事人早已坐上计程车扬长而去,他们已等待彼此太久,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全书完】



  Tags:你把我灌醉  第十章
欢迎各位你把我灌醉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你把我灌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你把我灌醉》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