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独占狠心郎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独占狠心郎全文阅读

独占狠心郎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独占狠心郎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向芽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独占狠心郎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啧啧啧!你这个人当我是专职救人的吗?净挑我会出现的地方,也不看看那是几丈高的悬崖,万一你没护好,樊情这会儿怕是香消玉殒了。”嘴巴虽然抱怨了老半天,但霍青颜替樊天上葯的动作却没那么怨恨。

    “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有万全的准备,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樊天任由霍青颜唠叨,视线则环绕着这个独特的山水所在地,心里有些打算。

    “你想都别想!这里是我先相中的。”朋友多年,霍青颜用不着等这个家伙讲出来,就晓得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樊天睇他一眼,“既然你说是你先相中的,那么容我提醒你—点,要不是我叫『那家伙』把你的青梅竹马带来这里,你又怎么会相中这里呢?”

    “一提到这个我就有气!”霍青颜霍地坐下来指着樊天,“你老早就已经把我算计进来了,难道你都不怕我会不理那丫头?”

    般什么东西啊!就这么肯定他一定对那没长大的丫头没辙吗?

    “这就要问你自个儿了,我只是在睹一把,赌输了,大不了另找生路,赌赢了,为你赢得一位美娇娘,难道不好?”

    “什么美娇娘啊!”霍青颜突然跳起来,激动的开口,“那个矮冬瓜叫美娇娘?你眼睛是忘了带出门吗?”

    偌大的音量间接吵醒了昏迷中的樊情,她慢慢的睁开眼,便对上一双水汪汪、圆滚滚的大眼睛。

    原本安安静静,一直观看樊情的小女孩一见她张开眼,便马上起身冲出去大叫,“都是你这个大嗓门把姐姐吵醒了啦!”

    因为门开了,樊天也才看见缓缓坐起身的樊情,他走进来关上门,来到她身边。

    “觉得如何?”

    樊情没回话,反倒盯着他胸前裹着的布巾而皱眉,“你受伤了?”

    樊天也没奢望她回答,迳自替她检查了一下,确定她身上毫无外伤的情况下,他才稍稍安心了许多。

    瞥见她皱眉,他伸手抚平安慰道:“一点小伤罢了。”

    他三言两语就带开了话题,樊情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睇见窗边那双圆滚滚的眼睛直盯着自己瞧,她好奇的问:“那孩子是…”

    “丫头,进来。”

    小女孩笑咪咪的跑进来,丝毫忘了霍青颜千叮咛、万嘱咐要离樊天远一点的警告。

    “她是我女儿呢!可爱吧?”樊天带笑的眼直望着樊情,等着她会有什么反应。

    倒是小女孩沉不住气了,“庄主,我爹不姓樊,你是不是头撞到了?”

    小女孩的童言童语,笑死了在外偷听的霍青颜。

    “没错!樊庄主的脑子似乎撞到了,要不然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咧?”霍青颜端着晚膳进来,然后对着樊情笑道:“你好啊!大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救了我们?”对于樊天的玩笑话,她没放在心上,她面无表情的问。

    “是啊!又是我!要不是樊庄主设计我,我…喂喂!丫头,你推我出去做什么?”霍青颜的假眼泪还没掉下来,就被翻白眼的丫头给推了出去。

    看见他们离开房间,樊情才收回视线,“你要女儿?”

    “呵!我可没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表情罢了。”

    他夹菜放进她的碗里,却因她的话,一手停在半空中,愣愣的望着她。

    “那如果我有身孕了呢?”

    樊情被他这难得一见的表情给逗笑了。

    樊天瞪着她依然平坦的小肮问:“你有身孕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你救我回庄的那天,我才发现的。”心情愉快的樊情拿起自个儿的瓷碗吃起饭菜来,还不忘回答他的问话。

    樊天眯起眼,停下欲吃饭的念头,“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你现在才跟我说…你就不怕因为我这一跳而发生什么事?”

    樊情听见他压抑怒气的口吻,对上他的眼,“我不晓得你打算跳崖。”

    “但你依然不打算告诉我?”怒火在爆发的边缘,樊天起身,视她的回答选择欲走欲留。

    “我找不到适当的时机。”

    樊情此话一出,就见樊天拂袖而去,而她也放下碗筷。

    来到窗边,她看着樊天头也不回的直往湖边而去,不禁苦笑。

    是她太自以为是了吗?

    苞他相处至今,她从没想过会怀有他的骨肉,也一直以为他应该不太在乎是否有孩子来传宗接代,但现在看见他如此气愤…

    她是不是错了?

    樊情陷入自己的思绪中,等她回过神,赫然感受到冷冷寒意侵身而来,她这才晓得时间已经很晚了。

    尽避已是初春的季节,但愈接近子时时分,那透入的寒意依然冻得樊情全身发抖,直到被人紧紧拥住,热烫的高温顿时令她的四肢百骸都暖和了起来,她这才安心的闭上眼,不再发抖。

    樊天和衣躺在她身旁,等到她就快睡着之际,他才启口。

    “明天我送你去另一个地方居住,你好好在那里待产。”

    樊天的话今樊情睁开眼,“我明白了。”

    看样子…她当真错了。

    ************

    樊天将樊情带到北方一处叫“撩理”的地方,据说这里是樊天的故乡。

    樊天将她托付给—位大姐后就离开了,他像是巴不得逃离她身边的举动,第一次令她觉得难过,她本以为自己不会因为这个男人再掉泪的…

    时至今日,五个月过去了,度过了炎热的夏季后,凉爽的秋季慢慢转变而来。轻抚愈来愈重的肚子,樊情站在港口旁,静静的观看遥远的另一头,那里,是樊天居住的地方。

    听大姐说,樊天现在正在重新创业,似乎打算再辟一个新的生意,因为如此,才会忙到没时间来看她。

    她知道,这只是大姐不忍她伤心才编的借口。

    那个男人是个狂人,就算做了生意,怕也是不会太过认真的一个人,要他一个有能力的男人重新创业,根本用不着花那么多的时间。

    他在痹篇她,藉此惩罚她的不说。

    凉风吹拂而过,吹起依然没做妇人打扮的乌丝,黑发透露而出的面容,总教待在港口工作的男人们看得流口水。

    “喂喂喂!把你的口水擦一擦,真难看!”一道豪爽的女声加入男人的视线里叫着。

    “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口水流下来了?”被发现的年轻人反驳回去。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再继续盯着她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免得你被她的男人杀得不明不白的。”女人也就是照顾樊情的大姐,拿着小刀威胁的说着。

    年轻人痹篇大姐推来的小刀,嗤笑道:“大姐,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在这里这么久了,到现在都没看到那个女人的男人出现过,我看,她八成是被人抛弃了哟!”

    大姐不怀好意的拿着刀子,抵住来不及反应的年轻人的脖子,笑道:“我问你,要是你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怀了你的孩子,你会抛弃她吗?”

    “嘿嘿!当然不会啊!早就赶紧娶回家供着了,还抛弃咧!又不是不长眼睛的,哪会那么蠢?”

    “知道就好。我警告你,可别不长眼想对她做什么,小心你这条命被人拿了去。快去干活!”大姐收回刀子,再跟其他流口水的工人们吆喝,“你们也是!别想给我混水摸鱼,小心我扣你们薪饷,让你们不能去喝酒。”

    一听到不能喝酒,大伙儿赶紧做鸟兽散,统统干活去了。

    大姐确定他们又开始工作了,这才走到樊情的身后。

    不等来人开口,樊情就先声明,“大姐,我不冷。”

    “嘿!你的听力真好,我都已经走路没声音了呢!”收起原本欲披到她身上的披风,大姐晃她又站在这里看着另一头,不禁开口,“要不要我代你写封信给他?”

    知道大姐指的人是谁,樊倩摇摇头,“不了,他忙他的,我没事。”

    “唉!怎么会没事呢?你每天不论风雨都站在这儿,搞得我那群工人成天看着你流口水。以前叫他们上工都推三阻四晚得很,嘿!这会儿有你站在这里,连腿瘸的都可以上工了,真不知道我该哭还是该笑?”大姐摇摇头,一副很头痛的说着,

    樊情淡笑,“大姐该笑的,他们肯上工,对他们自己也好,总不能老是教大姐担心他们的生活家计才是。”

    “嘿!就只有你这个丫头晓得我心里的烦恼。唉!那个浑小子还真舍得你一个人待在这儿。”

    提到樊天,樊情的笑容又没了,她只是回过头去,静静的看着另一头。

    见她如此,大姐也不好再打搅她,便悄悄退开了。

    ************

    站在港口旁,樊情一动也不动的身影令樊天站定,不再往前。

    冷落了她这么久,本以为她应该会学着和这里的人们打成一片,这样对她和孩子的将来都好,却在大姐传来的信上发现,她愈渐孤独。

    他原本是打算将她带在身边,陪他一起开创新的事业,但听说她有身孕,那时的愤怒大于惊愕,才会像个小毛头般把她带来这里委托大姐照顾。

    他以为她会轻易的忘了他这个人的存在,却在此刻发现自己的愚昧。

    她爱他一如他爱她,只是他们两人都不擅长将这个词挂在嘴边,才会造成许多的误会。明明心里都明白对方的想法与感情,却像个小孩一样的认为,只要不说出口,就不会失去太多…

    樊天悄然无息的来到樊情的身后,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樊情并没有察觉,直到有人大叫?

    “喂喂喂!你这个登徒子离她远一点!”

    原本在卸货的年轻人突然拿着一把大刀冲过来大喊,他的叫声也让其他工人们停下动作,纷纷抄起家伙准备英雄救美。

    樊情因这声突来的叫喝回了神,一回头,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就站在身后,她一时之间倒是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反应。

    反观樊天则是老神在在的等着那个年轻人杀到自己的面前,还对着她取笑,“有你在的地方,多的是这种爱当英雄的小伙子。”

    “喂喂喂!你是耳聋了是不是?我叫你离她远一点,要不然啊!我这一刀砍下去,势必要见血的,我一见血啊!连我自己都怕呢!”

    年轻人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倒是知情的大姐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樊天打量眼前的小伙子一眼,才悠哉的启口,“你是她的…”

    “保护者!要是她不介意,我还想当她丈大后补第—号!”

    年轻人的大嗓门说出来的话,当场令大姐笑到快岔气了。

    樊天含笑,“是吗?那么你恐怕要失望了,我就是她的丈夫,要想当她丈夫的后补,你可以从现在开始祈祷我的命活不长。”

    此话一出,全港口的工人们都大笑了起来,还有人大声叫着,“小狈子,你还不回来?还想丢人现眼到什么地步?”

    年轻人一听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这才回过神赶紧旁篇。

    樊情有些同情那个可爱的小伙子,“你用不着这样的。”

    “哦?敢情你又同情那些自己不认识的人了?”樊天挑眉。虽然晓得她心里只有自己,但发现她看别的异性,还是令他吃醋。

    “你忙完了?”樊情对上他的眼,轻声询问。

    樊天走近她身边,撩起她一缕发丝,“你觉得我会忙什么?”

    这么亲近他,他身上与自己同样气息的香味,还是不小心引发了她的泪水,但想起他不准自己哭,于是她的眼半垂而下,赶紧眨掉突生的泪珠,偏偏,再一次,他又接住了那落下的泪水。

    他将接到的眼泪抹到唇上吸吮,“你一直都在哭吗?”

    “我没有。”樊情摇头,别过身去,不愿他见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转过她的脸,他替她拂掉愈流愈多的泪珠,低喃道:“那很好,你的眼泪只有我才脑拼见,只属于我的。”

    他的话惹笑了她,这男人霸道得连她的眼泪都要占有。

    伸手环住她的肩膀,樊天因她偌大的肚子而挑眉,“你的肚子倒是不小。”

    “大姐天逃诩煮一堆东西要我吃下,说是要给小孩子吃的。”

    轻抚她圆滚滚的肚子,他喃喃的道:“头一胎,是该吃多一点。”

    突然,一个小小的踢动,令搂住樊情的樊天低头看去。

    见他那么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肚子,樊情问:“怎么了?”

    “应该是个壮小子,而且是个不爱我这个爹亲亲近娘亲的壮小子。”

    “孩子还没出生呢!你这次要待多久?”

    “听你的口气,你似乎不认为我会住在这里?”

    觉得有些热意,樊情退开他的怀抱,迳自转身吹着风回答,“你还在生气,不是吗?”

    “何以见得?”

    樊情突然想到易风元,所以她脱口而出,“你是因为我这身皮相吗?”

    樊天停住欲转回她身体的动作,瞪着她飘扬的发丝反问:“你的皮相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她转身对他说:“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时说了什么?你说我很美。”

    原本他还搞不清楚她怎么忽然扯到这上头,后来才发现她似乎是在不安了,而那个原因不就是那个该死的易风元惹起的。

    “你的皮相之于我没太大的感觉,易风元会那么执着于你,只是为了他自己的收藏,等到他发现还有人比你更美的时候,他照样会如此痴狂的要得到对方。”感觉风渐渐大了,他一边牵起她的手往回走,一边说道。

    “但对我来说,我倒希望你脸上能多条伤疤,免得我走到哪,都要从别的男人手中救走你,这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毕竟,难保不会再有像易风元那样的疯子对你疯狂。”

    樊情静静的听着他的话,心里不踏实的感觉慢慢的稳定了。

    一直以为,对他来说,她不过就是个美丽的女人罢了,尽避他曾经问过要给她名分,但对当时的她而言,她只认为那是他想羞辱自己的方式,怎么也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怀了他的孩子…

    “你是故意让我受孕的吗?”

    樊天微笑的低头,轻啄了她红唇一下,“你够了解我,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绝非玩玩而已。”

    “喂喂!扁天化日之下,你们俩当众卿卿我我,你们不觉得恶心,我看了都起鸡皮疙瘩了。麻烦你们行行好,不要欺负我这个孤家寡人。”霍青颜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家门前,调侃道。

    话才刚说完,就见他身后冒出一颗绑着两个窝窝头的小小头,好奇的开口,“什么叫做孤家寡人啊?”

    霍青颜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没结婚的人就叫孤家寡人。”

    真是孽缘!怎么他走到哪,就必须带着这个丫头不可?

    小丫头皱着布满疑惑的小脸,“不对啊!我记得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你成亲了啊!怎么会是孤家寡人咧?”

    一提到这个大大的鸟笼,霍青颜当场真想搂个地洞钻进去别出来了,他当时到底是不是眼睛忘了睁开,才会向只有三岁的她求婚?

    啊!天要亡他啊!

    听见这么一件大八卦,令很少惊讶的樊情小小震惊了一下下,她侧首对身旁的男人开口。

    “三岁?”

    “嗯!”樊天点点头。

    “你当时也在场?”

    “对。”

    “那你怎么没阻止他?”

    “这句话问得好,我也想知道。兄弟,咱们认识这么久,当时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向这丫头求婚?”原本在抓头发,一脸悔不当初的霍青颜听见樊情的问话,他也赶紧趁此机会把这个深藏心里已久的疑惑问出。

    樊天梳理樊情的发丝,慢条斯理的启口,“你就像发情的野马一样冲去跟她求婚了,我要怎么阻止你?更何况,难得你这个和尚动了凡心,我如果阻止你,就太不够朋友了,是不?”

    樊天的回答令霍青颜当场昏厌。

    这是什么烂答案!

    老天爷,祢就把我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吧!

    【全文完】



  Tags:独占狠心郎  第十章
欢迎各位独占狠心郎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独占狠心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独占狠心郎》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