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大侠很霸道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大侠很霸道全文阅读

大侠很霸道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大侠很霸道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楼采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大侠很霸道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翌日一早,上官狩和胡蝶还是离开了漠北。

    版别原野、告别石庄,两人坐上马车,愉快的回中原了。

    “狩,我们来的时候怎么不坐马车呢?这样舒服多了。”她透过圆窗看向外头,与那些牧童挥手道别。

    “来时我必须确定刘荧是真的被挟持到这里,所以只得放缓速度沿路探查,总不能贸然直接跑了来。”他眯眼看著她,“后不后悔跟我来?这一路是这么辛苦、危险。”

    “才不呢!要我留在麒麟宫瞎等那才苦呢!”她回头笑睨著他,说不出心口那股因他而生的安全感。

    “老实告诉我,在连苜山上你救我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对我动了心?”他目光似火,直锁住她的视线。

    “怎…怎么可能!”她瞠大眼,“那时候我根本还不认识你。”

    “尽避不认识,但总会有第一印象,不是吗?”他抿唇一笑,浑身散发著一股非凡的魅力。

    胡蝶心忖,他说的对,或许就是对他的第一印象让她著迷,才令她升起一定要救活他的信念。

    “莫非你要我说你长得俊,让我意乱情迷吗?”她托著腮,不做正面的回答。

    “难道不是?”他俊脸一皱,好像有点失望。

    胡蝶掩嘴一笑,这才问:“那你呢?那时候真的把我当成仙子了?传说中仙子都是很美的。”

    “这个嘛!我那时伤重,奄奄一息,眼睛可能出了问题。”他仰靠在椅上,抠抠眉毛道。

    “什么?!你居然说是眼睛出问题,那表示我很丑啰?!”她鼓起腮帮子,摸摸自己的脸蛋,“我知道我不漂亮,那你会不会有天厌烦了我,而…”

    瞧她那张故作悲情的小脸,上官狩一把将她拉到身上,“你还真会装,如果你真不美,我又怎会情不自禁要了你?”

    “你…你是因为烧坏脑袋,如果来只母猪,或许你也就…”

    “你这丫头!不要把我当成笨蛋,还母猪咧!”他瞪大一双厉眸,本想挖苦她的,却反倒被她给扳倒了。

    “怎么?生气了呀?人家说生气的时候会吹胡子瞪眼,你没胡子,能不能表演白发飘飘给我看?”她调皮地偷觑他的表情。

    “白发飘飘!”她那张小脸展露风情,他灼灼的目光紧盯著可爱佳人,“看来我好像还不太了解你。”

    “是因为我很神秘吗?”她倚在他怀里,轻轻眨动著双眼。

    “原来你是这么顽皮。”

    他俯身注视著她绝美的俏脸,说实话,如果她这样还不算美的话,他已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美女吗?

    胡蝶眼中的笑意未减,“你不喜欢?”

    回忆成长的这些年,她好像从没这么开心、轻松过,或许她的本性就是如此,而他的出现才让她表现出来。

    “我…当然喜欢。”

    他展露一抹魅惑的笑意,继而压下唇,吻住她迷人的檀口,细细品尝她口中的芳津,让两人的心更加贴近。

    *******

    时光匆匆,经过大半个月的路程,他们终于抵达泰山麒麟宫。

    当柳凊与宫内弟兄一见宫主回来,大伙这才放下心。

    柳凊笑望著他们,“宫主,我估算你早在三天前就该抵达,怎么拖上这么久?”

    “咦?听你的口气,好像知道我何时会回来?”上官狩半眯起眸,疑惑地看著他那张笑脸。

    “我除了会医术还会掐指一算,难道你忘了吗?”柳凊故意不明说,反正好戏即将上演。

    “呿,听你鬼扯。”上官狩望著胡蝶,“我知道你想赶紧回杏春葯庄,但一连数天赶路相信你也累了,歇个一天,明天咱们再前往连苜山吧!”

    “我知道。”她神情有点紧绷,一想到要回去面对师父,她的心情就忐忑不安。

    “对了。”柳凊忙不迭地道。“前些天有客人上门来,说要见宫主和胡姑娘。”

    “谁?”胡蝶心下一惊,该不会是师父?

    “喏,他们来了!”柳凊朝他们背后一指。

    胡蝶和上官狩同时转身,就见李福星和彩凤站在门口,笑眯眯地望著她。

    “师父、师姐…”胡蝶马上冲过去,跪地向师父请安,“徒儿拜见师父。”

    “小蝶,别这么多礼,我们现在可是在麒麟宫的地盘上呢!”李福星笑意盎然地扶起她。

    “是呀!为了来找你,我和师父才有机会在这里小住几天,欣赏泰山的美景。”彩凤也开口道。

    “李庄主远道而来,晚辈有失远迎!”上官狩睨了柳凊一眼后,便快步趋前说道:“只怪本宫的师爷爱卖关子,让我怠慢了二位。”

    “上官宫主,你这么客气,让突然造访的我们反倒不好意思了。”李福星捻须笑道,“我和令尊以往有过数面之缘,他为人正直,是我敬重的对象。”

    上官狩看看胡蝶,开口道:“冲著这层渊源,晚辈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李庄主成全。”

    “你说说看,只要我办得到的,一定答应。”李福星笑说。

    “我要娶小蝶,请李庄主将小蝶嫁给我。”上官狩直言不讳地说。

    “哈…好、好,我就等你这句话呢!”李福星闻言,欣慰地笑说。

    “师父!”胡蝶倒是呆住了,师父为何会答应得这么快,而且看不出有任何不悦?

    “小蝶是个善良又乖巧的孩子,你可要好好地善待她。”李福星补充道。

    “李庄主,本该由我带著小蝶前往杏春葯庄向您提亲,现在您亲自前来,晚辈已是荣幸不已。在此,我郑重地向您发誓,定会好好爱护小蝶,用我的性命去爱她。”上官狩朝李福星跪下,以示自己的决心。

    “快起来吧!”李福星已是笑得合不拢嘴。

    “其实我们早已知道你是怎么用性命去爱小蝶的。”彩凤偷偷看著胡蝶那张满是幸福的小脸,“小蝶,你真是好福气呢!”

    “师姐…你知道什么了?”胡蝶直觉道。

    “漠北的流沙…可是有人拚了命才把你救回来的。”见胡蝶故意和上官狩保持一段距离,彩凤马上将她往上官狩身上推去,“别站得离这么远嘛!我想师父是喜欢见你们恩爱的模样。”

    胡蝶抬头看看上官狩,又看看李福星,“师父,你们会过来,我猜是刘荧告诉你们的吧?”

    “没错,那小子跑来葯庄,开口就说他与你已完全不可能了,那副憔悴的样子可吓了我一大跳。”李福星笑了笑,“在我追问过后,才知道整件事的发展。”

    “师父,徒儿对不起您,我没有完成您的心愿。”胡蝶朝他跪下。

    “咦?你这是做什么?”李福星赶紧将她扶起来。

    “我没有顾念刘家对您的恩情,我…”胡蝶心中万分歉疚。

    “这份恩情就让我替您回报,但万万不要用小蝶的幸福交换。”上官狩也上前。

    “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当初我并不知道小蝶有心上人,若知道绝对不会乱点鸳鸯谱。”李福星上前扶住胡蝶,“天,你这傻孩子!”

    “师父!”听他老人家这么说,胡蝶终于放宽心了。

    “好了好了,婚事既已决定,咱们是不是该好好吃一顿庆祝庆祝?”彩凤上前拉住胡蝶的手,“我们师姐妹已好久没好好聊聊了,上官宫主,能将她借给我一下吗?”

    “姑娘言重了。”上官狩拱手道。

    “那我就将她带走啰!”彩凤说著便兴奋地和胡蝶离开,直往后面房间,说著属于女儿家的小秘密。

    厅堂里,上官狩与李庄主畅快地聊著,麒麟宫内洋溢著一片喜气,准备迎接宫主大喜之日的到来。

    *******

    “狩,我师父歇息了吧?”胡蝶倚在上官狩身畔,低声问道。

    “跟他下了数十盘棋,最后他终于心满意足地去歇息了。”上官狩伸了下懒腰,还打了个呵欠。

    她不禁掩嘴一笑,“看来我师父很喜欢你。”

    “怎么说?”他转首望著她。

    “以前在葯庄时,我几位师兄知道师父喜欢下棋,想陪他下几盘,可都被师父拒绝。”回忆起过往,她嘴角缓缓勾起一道弧。

    “为什么?”眉一勾,他好奇地问。

    “他嫌他们棋艺太差…”她偏著脑袋望著他,“可见你在这方面让他很满意。”

    “人家说丈母娘看女婿是愈看愈有趣,就不知道令师看我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揉揉她的小脑袋。

    “当然是愈看愈满意了。”说著,她便垂下脑袋,万分不舍地说:“不过明天我就要和师父、师姐一块儿离开了。”

    胡蝶毕竟是杏春葯庄的人,还是得回去,之后再等他上门迎娶进麒麟宫。

    “放心,等日子一到,我就会上山把你正式迎娶进门。”他点点她的鼻尖,“别一副离情依依的样子,否则我真会舍不得让你走了。”

    “好,我一定会笑著离开,但你可不要让人家等太久喔!”她收起不舍的心情,笑著从躺椅中起身,“那我回房去了。”

    “你今天要回房睡?”他拉住她的小手。

    她点头轻笑,“我师父在这儿,我们得规矩点。”

    才刚走到门边,她的小手就被他给抓住,“你都要嫁给我了,还管什么规矩呢?”

    “不行!就因为如此,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胡蝶笑著挣脱他的手。

    在他颊上印上一吻后,她便羞赧地奔了出去。

    世事还真是难料呀!想想之前她才跟著刘荧来到泰山,可转眼间,一切情况都不同了。

    回房收拾好包袱后,她便躺上床,但或许是因离别在即,她怎么也睡不著,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窗外的天色渐渐明朗,她干脆起身梳洗换衣。

    叩叩…

    天方亮,彩凤就来敲她的房门,“小蝶,醒了吗?”

    “我醒了,师姐。”她走到门边将门拉开,也庆幸自己昨晚没留在上官狩房里,否则可尴尬了。

    “师父和上官宫主正在外头等著我们呢!”彩凤笑眯眯地端来早膳,“我们都吃过了,你快吃吧!”

    “你们起得还真早。”胡蝶很讶异地说。

    “师父因为开心而睡不著,我是为你开心而睡不著。”彩凤笑望著她,“见你这么幸福,我真为你感到高兴。”

    “师姐,谢谢你。”胡蝶感动地握住她的手,“我相信你一定也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归宿。”

    “嗯。”彩凤见她已将热粥喝了,于是说:“那快走吧!免得让师父久等了。”

    “好。”胡蝶赶紧将餐盘收好,又拿来包袱,“可以走了。”

    师姐妹一块儿走出大门,就见上官狩与师父正站在马车边聊天,一见胡蝶过来,上官狩的目光马上转为深邃,其中当然还包含了暂别的不舍。

    胡蝶走近上官狩,直睇著他,“好好保重,我等你。”

    他紧紧的抱住她,久久舍不得放开。

    良久后,她强迫自己离开他的怀抱,马上步上马车,和他挥手道别。

    不一会儿,师父和彩凤师姐也都上来了,马车也慢慢往前行驶,离开了麒麟宫、离开了泰山。

    *******

    回到杏春葯庄后,胡蝶恢复每天上山采葯的日子,但闲暇之余,她特地跟著彩凤学了她最想学的…骑马。

    一开始,她还无法克服心头的恐惧,尤其是马儿倏然加速时所带给她的骇意,不过她很努力的学习,就为了给上官狩一个惊喜。

    十天过去,她非但克服了惧意,也已可以驯服马儿,唯独速度是她较弱的部分;不过彩凤已经夸她很棒了,假以时日定会骑得更稳、更快。

    时光流逝,上官狩前来葯庄迎亲的日子就在今日,一早采完葯后,胡蝶便回房刻意妆点了下自己,打算前往半山腰处等他。

    “小蝶,瞧你心急的,呵呵!师父已命厨娘备妥酒菜等著上官狩来呢!”彩凤正要去研葯房,却见胡蝶穿了一身粉紫新衣,正准备去接情郎。

    “师姐,你看我这样打扮好看吗?”她轻盈地在彩凤面前转了一圈。

    “好看好看,我如果是男人一定被你迷得团团转。”彩凤眼睛一亮。

    “师姐,你又在逗我了,不多说了,他应该快到了。”胡蝶脸上满是幸福的笑。

    “那快去吧!”

    胡蝶用力点点头,迅速奔出葯庄大门,直往山下而行。

    约莫半个时辰后,她已到达山腰处,站在一棵大树下等著。

    不一会儿,一道骑著马儿的身影远远的从山下而来,胡蝶激动又开心地等待著,可当那身影渐渐靠近后,她脸上的笑容倏然退去。

    “宄釜…”她的身子开始颤抖,凌乱的脚步不停住后退,直退到崖边。

    “别怕,我们好好的谈谈。”宄釜跳下马,很明显的看出受伤后,体力已大不如前。

    “你想谈什么?”胡蝶的声音不住发抖,小手抓著身旁的树干,直躲著他凌厉的目光。

    “我方才看见上官狩了,只要你答应帮助我除掉他,我就放过你,否则…”宄釜牵著马徐徐走近她,一把拽住她的衣襟,惨白的脸色让他看来更加骇人。

    “不,你干脆杀了我吧!我绝不会害他的。”她闭上眼,深提口气。

    宄釜利目一瞠,忽然听见后头传来声响,马上转过身…

    当上官狩慢慢爬上山腰,看见眼前的一幕,顿时背脊一僵,原本带笑的眼神绽出锐利的剑芒。

    “宄釜?”上官狩眯起眸,望著宄釜身旁因害怕而颤抖的胡蝶,心头的怒意更炽,“想杀我就直接冲著我来,何必老是拿无辜之人来威胁我,你还是不是君子!”

    “哈哈哈…我并不想做什么君子,我都病成这副样子了,现在只想找个人陪我一起下黄泉,在九泉之下好做伴。”宄釜咬著牙,冷笑道。

    “好,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上官狩瞪著他激狂的表情,额上的青筋开始暴跳。

    “简单,你只要在我面前自戕,我就放过她。”宄釜眯起眸,发出可怕的笑声。

    “不,不要…”胡蝶好难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如果我真这么做,你就会放了她?”上官狩不相信,却也没办法。

    “当然,我跟她又无冤无仇。”宄釜一张惨白的脸上挂著残酷的笑意,准备眼睁睁看著他死在面前。

    “不!”胡蝶见上官狩已拔出腰间长剑,忍不住尖声喊道。

    突然,她看见宄釜的那匹马,再也顾不得许多,猛然跳上马背,双腿一夹,马上甩开宄釜的钳制,并对上官狩大喊,“这次不要再饶过他了。”

    上官狩双眼一眯,运足十成的内力,朝宄釜猛地击出一掌,身患怪病的宄釜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力,就这么往后一退,掉下悬崖。

    胡蝶见了,这才拉住缰绳,跳下马背,哭著奔向上官狩,“天,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我…呜…”

    “对不起,我该早点来的,让你受惊了!”他内心澎湃不已,双臂紧锁住她的腰,“我更意外的是你居然学会骑马。”

    “等待你的日子好难熬,只好靠别的事物来转移注意力,而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呀!只是没想到居然派上用场了。”她带笑的小脸还挂著泪水。

    “你放心,宄釜再也无法威胁我们了,我们快上山去吧!”他温柔一笑。

    胡蝶用力抹去泪水,边走边说:“我师父已准备好多酒菜等著你呢!另外他还多准备了一样东西喔…”她对他一笑,故意卖著关子。

    “什么东西?”他挑眉问道。

    “你猜猜看?”胡蝶抿紧唇,俏皮地对他眨眨眼。

    “该不会是什么壮阳补葯吧?”他半开著玩笑,“葯庄里不是什么葯都有?”

    “你又来了,人家是说正经的。”她噘唇睨了他一眼,偏著脑袋望著他甜笑,“再给你一次机会。”

    “呃…”他抓耳挠腮的,突地击掌大喊,“对了,嫁妆!嫁女儿不都会附带嫁妆吗?说不定他老人家有这份心意。”

    “都不对,那东西是…”胡蝶故弄玄虚地慢慢吐出两个字,“棋盘。”

    “棋盘!老天,饶了我吧!”只要一想起上回和李福星连下三十盘棋的痛苦经验,上官狩便忍不住呻吟。

    “所以你得要有心理准备啰!”她看他一副悲鸣状,忍不住蹦著腮说:“如果不想再下棋,你可以现在回去,我没有意见。”

    “真的?我真的可以离开?”一抹笑藏在上官狩的唇角。

    “嗯。”她转身背对著他,重重点点头,心里一阵刺痛,没想到光是如此就让他打退堂鼓了。

    “那…”他像是犹豫般思考著。

    “你到底考虑得怎么样了?要走就快走。”胡蝶静静等著,可等了老半天却没听见他的回应,猛然旋身问道:“你到底…”

    咦?他人呢?胡蝶四处张望著,却不见他的人,甚至连个影子都看不到。讨厌,原来他对她根本虚情假意,只一个棋盘便推翻了他要娶她的决心。

    “上官狩,我讨厌你…”扁著小子邬,她觉得好丢脸,等一下她要怎么回去跟师父说去?

    愈想愈难过,她低首嘟囔著,“你就这么无情、这么可恨吗?”

    突地,她的腰被一双铁臂紧紧环住,“我才舍不得让你恨、让你讨厌。”

    “你…你没走?”她张著双泪眼。

    “爱哭鬼。”说著,他从身后拿出一束刚才摘来的花儿,“送你,表示我爱你的心。”

    “狩…”她抱住他,“我以为…以为你真被棋盘吓跑了。”

    “傻瓜,告诉你吧!这次我还特地带了一副上好的桧木棋盘来,打算好好的再跟李庄主大战个几回合呢!”他露出绝魅的笑容。全本小说

    “真的?”胡蝶这才破涕而笑。

    “当然。”他牵来坐骑,说道:“既然你已学会骑马,就让你送我一程,可以吗?”

    “可它好高大。”她迟疑地说。

    “却也很温驯。”

    “好,那我试试。”胡蝶俐落地跨上马背,上官狩随之跃上。

    晌午的凉风拂过脸颊,吹起两人的发丝,一黑一白的发丝亲腻地交缠著,两个有情人共乘一骑,直往连苜山顶而去,迈向幸福之路。

    辈谱结发缘。

    【全书完】

    编注:敬请期待《姑娘别任性》、《公子爱耍酷》。



  Tags:大侠很霸道  第十章
欢迎各位大侠很霸道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大侠很霸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大侠很霸道》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