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老师拒绝往来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老师拒绝往来全文阅读

老师拒绝往来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老师拒绝往来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叶霓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老师拒绝往来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就如同珊珊所说的,笨女人也有很执着的。从此之后,她每逃诩来,每逃诩带了很多点心,就怕自以为聪明的翟彻会认为自己不吃东西也不会死,

    “都已经半个月了,你天天这样坐车来又坐车回去,累不累?”早知道她这么爱坐公车,当初就不用住他那儿,改通车就行了。

    “不累。”珊珊笑着打开塑胶袋,“你看,将!”

    “这是什么?”他看着一个铁盒子。

    “我帮你做的晚餐,底层还有综合水果喔!”她开心地张大眼睛,“打开看看嘛,快呀…”

    “你又动了厨房?”翟彻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你不要大惊小敝好不好?我现在可是很谨慎呢,厨艺更是精进不少,你不要只会怀疑,快吃。”她努力期待着。

    翟彻还真是服了这个小妮子,这半个月来不能说没被她的爱与关切打动,只是他仍会担心,担心又一次被不信任伤痛。

    打开餐盒,里头的菜色还真是不错,拿起筷子,他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咬了口…

    “怎么样?”瞧他没反应地定在那儿,珊珊好担心。

    “嗯…”他闭上眼,跟着大叹一声,“唉!”

    “唉什么呀?”珊珊拧起眉毛也拧起了心,“真的这么难吃?”

    “哇塞,实在是太好吃了!”翟彻对她用力眨眨眼,“什么时候你的厨艺变得这么好,还真是让人跌破眼镜。”

    “真是这样吗?”珊珊开心不已,“可见我过去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过去的努力?”他扯开笑痕,“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嗯…之前我参加了学校的烹饪教学,刚开始我很笨,常闹笑话,但我发誓总有一天要让你对我刮目相看。”她俏皮的吐吐舌头。

    望着她那可爱的神情,翟彻也绽开笑容,“不过我希望以后你不要这么辛苦,或许老师当久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为课业努力一些。”

    “那你搬回去,我就可以专心在课业上,遇上我最头痛的英文朗读,也有免费家教可以询问。”她张着一双期待的杏眸,多希望他能点头应允。

    “再等一阵子吧,过两天就是鱼季,这一带会有满多的海鱼,我想碰碰运气。”他勾起嘴角。

    “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不肯回去吗?”不知为什么,珊珊总觉得他不愿意回去的主因是她。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他俯身偷望着她。

    “希望这只是我乱想。”深吸口气,她笑望着他,“无论如何,我都会天天来烦你,绝不,绝不放弃!饭菜都凉了,快吃吧!”

    她也拿起自己的饭盒,跟他一块儿吃了起来。

    “对了,你最近有和翟伯父联络吗?”

    “没有,怎么了?”

    “我是听我妈说的,翟伯伯决定送翟倩到外国治疗,翟倩她希望能在出国前再见你一面,想向你当面道歉。”珊珊瞧着他那突变冷漠的神情。

    “不用了,他们过得好就好。”他用力扒着饭,有意痹篇这个话题。

    “彻,你还恨她?”珊珊小心翼翼地问。

    “也不算恨,只是不愿想起而已。”翟彻知道,自从父亲娶了后母之后,心底摆着的都是她,他也一直以为自己无所谓,因为他已经大了,不再去计较那些,但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在父亲心里或许什么都不是。

    “就跟你对我一样,不算恨,却也不愿再提及。”她吸吸鼻子,可以想见,这件事在他内心造成的影响。

    “没这回事。”翟彻起身,拿着饭盒到外头的水龙头下清洗。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她噘唇赌气地跟在他身后,望着他蹲在面前的冷然背影。

    “好啦,珊珊,别钻牛角尖了,天色不早,快回去吧!”他拍拍她的小脸,笑着为她拂去留在嘴角的饭粒。

    “好,我明天还会来,每天、每逃诩会来。”她对他皱皱鼻子后,这才蹲下洗着自己的饭盒,待一切弄好后便打包回家了。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雀跃身影愈来愈渺小,翟彻的眼神不禁变得愈来愈深邃,他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是不是过分沉溺在她为他付出的喜悦中,这才让他不敢回去?怕这一回去后,什么都不存在了?

    ******——***

    糟糕了!

    最后一堂课老师特别爱牵拖,居然晚了二十分下课,她又要忙着买菜、做饭盒,弄好之后逃诩黑了。

    本想搭计程车去找翟彻的,但是前阵子她才告诉自己,要改掉那种奢侈生活的习惯,所以不论再远一定要搭公车,但是时间一蹉跎,她已不知该搭哪班车才对。

    好不容易搭上一辆公车,结果它竟然没到八斗子,有好长的一段距离得靠她搭“11号公车”慢慢走过去。

    而在木屋里擦着钓竿的翟彻,总会不由自主地看向窗外,随着天色渐渐暗下,他的心情也跟着七上八下。

    忍不住,他打了珊珊的手机,怎知她因为一忙给忘在家里,此时它正在家里的厨房高唱着杨丞琳的“暧昧”呢!

    “真是的,她到底跑哪儿去了?手机居然也没回应。”他挂了电话,心想,她会不会已经厌烦了这种天天赶来这里的无趣生活,不再来了?可是昨天她仍信誓旦旦的告诉他,她不会放弃呀!

    再也耗不住了,他马上穿上外套,锁上门就奔了出去,然后沿着往公车站牌的路线一直走、一直找…

    直至来到公车站牌前,他看着上面的时间,天!早就过去了!难道她今天来不及赶上,或者…再怎么样她也该来通电话吧?

    “她放弃了?她没放弃?她放弃了?她没放弃…”

    他一边踢着石子、一边念着,已习惯她到来的生活却因为少了她突然变调,如今翟彻才知道他根本少不了她。

    正打算回木屋整理一下东西再去找她,好确定她安然无恙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是珊珊吗?”他急促地问。

    “你是翟先生?”是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嗓音。

    “没错。”

    “是这样的,有一位小姐昏倒在路上,我叫醒她,她却只念出这一串号码又昏了过去。”那人似乎也很着急。

    翟彻心一提,“一定是珊珊!她在哪儿?快告诉我,她在哪儿?”

    “在基隆市立医院。”那人又说。

    “请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赶到。”翟彻这下子连东西都没空整理了,直接坐上自己的车子,迅速朝医院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他不停地想,珊珊怎会昏倒?她怎么会昏倒在路边呢?

    ******——***

    开着快车,翟彻涸旗地来到医院,走到里头问过服务台,才知道她现在人在急诊室。

    “请问,我姓翟,你就是打电话给我的人吗?”见珊珊身旁坐着一位中年男人,翟彻马上上前客气询问。

    “没错,是这样的,她可能是下错公车,打算用走的到八斗子,但是太远了…就这么昏了过去,医生做了检查,但结果还没出来。”他一见翟彻到来也松了口气,“既然你来了就好,我先回去了。”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翟彻不停向对方鞠躬道谢。直到他离开后,翟彻又回到珊珊身旁,握着她的手轻喊着:“珊珊,珊珊…”

    她这才张开眼,笑得很歉然,“对不起,我真的很没用,怎么才走一点路就昏过去了,真的好差劲,人家还准备了饭盒给你呢!”

    翟彻笑着说:“饭盒还好好在桌上,我等一下就吃,只要你好好的。”

    “我很好,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吧?”她实在不喜欢躺在医院,那扑鼻而来的葯水味让她闻得想吐。

    “不行,医生还没说你能离开,何况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呢!”他将她压回床上,笑望着她,“等你好了,我就跟你回去。”

    “真的?”她咧开嘴。

    “当然是真的啰!我看呀,没有我的照顾,根本不知道你过的是什么生活,搞不好家里像垃圾山、你房间像猪窝呢!”

    珊珊可爱的吐吐舌尖,“还真被你猜中了。”

    “什么?!”他作势要掐她,吓得她笑声不断。

    这时候医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检查报告。“嗯…她是你的…”

    “我是他的女朋友。”见翟彻不知如何回答,珊珊先替他说了,说完后还对他眨眨眼,取笑他胆子小。

    “这样就好,是这样的,你女朋友已经怀孕了,所以在体力上比较弱些,可能还会孕吐,你要多多照顾她。”医生说完后,便笑着拍拍翟彻的肩。

    而翟彻只是傻愣愣地瞪着医生,半晌说不出话来。倒是珊珊很勇敢地说:“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肚里的宝宝。”

    “那就好,你再躺一会儿,这瓶点滴打完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医生说完后,就旋身走到另一位病人床前。

    “你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珊珊望着他愣愣的表情。

    “不,我只是很诧异,我居然要当爸爸了!”他激动地抓住她的肩,“我竟然要当爸爸了…”

    “我也是,到现在心脏还跳个不停。”她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坎上,“彻,我想办休学,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这样好吗?”翟辙瞇起眸,“这可是关系到你的前途。”

    “我只是休学,又不是不念了。”珊珊甜甜一笑,“何况这一念就是四年,现在有了孩子是绝对办不到的,除非你不喜欢孩子。”

    “谁说的!坦白说,我已经老大不小了,是希望有个孩子。倒是你,还这么年轻就当妈妈,可有心理准备?”他只是心疼她还是个孩子,就要担起照顾小孩的责任。

    “这种事不需要心理准备,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珊珊的观念倒是挺豁达的,因为她相信只要有爱,其他都不是难题。

    “你呀,想法永远这么天真。”

    “本来嘛!何况孩子还有外公、外婆疼,所以我一点都不怕。”原来是因为有很多人的爱可以帮她,她才这么有自信。

    “这是喜事,不论你的父母还是我的家人,都会涸篇心的。要不要睡一下?”他轻轻抚过她的发,

    “你会告诉翟伯父吗?”她好希望他能和自己的父亲联络。

    “当然。”他怎会不知道她在恼什么?

    “那就好。”像是终于安了心,睡意也袭上身,“那我睡一会儿,你饿了的话就先吃饭盒里的东西。我今天因为时间不够,做的是梅子饭团,冷了也可以吃的。”

    “好,我等会儿就吃,你先睡会儿。”见她闭上眼,呼吸也渐呈平稳后,他这才打开饭盒。

    吃着那已冷的饭团,他的心却是分外温热。

    ******——***

    珊珊怀孕的消息马上传回两家人耳中。

    当然,最开心的莫过于两家长辈了,翟家康也因为这个消息,特地从南部的老家赶来台北见翟彻和珊珊。

    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陆家,陆家顿时笑声满溢,可谓一片和乐融融。

    “翟彻、珊珊,什么时候结婚,我好回去准备喜事?”翟家康急急地问。

    “爸,你…你真的替我们开心?”翟彻望着父亲那急促的神情,显然有点意外。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我当然开心了,这样我就可以上香跟你母亲说,让她安心、让她开心。”翟家康笑着笑着竟哭了。

    “爸…”第一次,他第一次看见爸谈论妈时,脸上洋溢着快乐和满足。

    “那就尽快吧,我可不要珊珊顶个大肚子上礼堂。”陆道庆也道出自己的想法,“家康,你觉得怎么样?”

    “我完全没意见,只要愈快愈好。”翟家康笑道。

    “那就好,我们一定要把珊珊风风光光地嫁出去。”陆母虽然满心不舍,但听说他们以后还是住在台北的老地方,也就安心不少。

    “翟伯伯,翟倩现在怎么了?”大家都不愿开口提及的人,珊珊却问道。

    “再过几天她就要去纽约接受治疗,在这之前她一直想见见翟彻,想亲口对他说声抱歉。”翟家康知道翟彻恨她,是不可能再见她的。

    “亲口道歉倒不必了,告诉她,事过境迁,我不会再恨她了。”翟彻并没打算去见她一面。

    “翟彻,别这样子,去见见她,这样比口头上的传达要有用多了。”珊珊微笑地望着他,“好不好?”

    “我…”他一阵犹豫。

    “我可以跟你一块儿去。”她扬起了笑容,“这样你一路上就不会无聊了,怎么样?”

    “好吧,你说什么就什么。”遇到这个小女人,他还真是没辙了呢!

    “好好,既然翟彻愿意回去与翟倩见一面,我想家康的心愿已了,那今晚可得好好喝一杯。”陆道庆示意妻子,“拿几个酒杯,还有将那瓶陈年老酒拿出来,今晚我可要好好的和他们喝两杯。”

    “我这就去拿杯子。”陆母马上说。

    “那我去帮忙端菜。”珊珊也加入。

    酒酣耳热后,陆道庆和翟家康双双醉瘫了,分别由陆母和翟彻将他们扛回自己的房间。

    翟彻也在沐浴饼后,偷偷溜进了珊珊房里。

    她一看见他,马上笑出一抹甜味,“我就知道你会过来。”她紧紧抱住他,“嗯,有着香皂味道,你洗过澡了?”

    “你也是,香得很,也洗好了?”他搂住她的纤腰,抚着她还平坦的小肮,“已经准备周全,就等着我来找你?”

    “你一猜就中。”她轻舞旋身,凝睇着他的眼,“我妈刚刚跟我说,既然要办休学,以后就暂时住在家里。”

    “有你父母照顾,我也安心。”他瞇起眸,想了想。

    “你说得好简单,但是我会想你耶!”她拉着他来到窗边的小桌旁,并从房间里的小冰箱拿出一罐冰咖啡递给他,她则拿了瓶果汁。

    “才分开几逃邙已,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小别胜新婚?”

    “但愿我真能想得开。”她噘着小嘴。

    两人在窗边望着外头的月亮,这时翟彻又说:“你房间不错,还有这个角落,像是琉璃打造的。”这里是扩充出去的小阳台,四周除了地板之外全是透明的。

    “是我向爸、妈要求的,我喜欢这样看星星,好像它们就在头顶上,但我又不想住顶楼,太热了,我怕热。”她笑瞇了眼。

    “那我答应你,以后有钱的话,我会换间别墅,打造一间专属于珊珊的琉璃屋。”翟彻谜样的眼直凝着她那张亮丽的容颜。

    “嗯,我会很期待的。”她相信翟彻,只要他说得出口,就一定办得到。

    “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我去见翟倩?我真的不恨她了,只是见了面又能说什么?”自从发现翟倩对他怀着一种不正常的畸恋后,他便不知道要怎么对她说话,又该说什么她才听得进去。

    “随便说什么都好,让她感受到你当真不生气了,这样对她的病情才有好处,她也脑旗点解开心里的结。”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因为我是女人,如果我爱你,最希望原谅自己的人也是你。”珊珊耸耸肩,“这只是我的感觉,也不知道准不准。”

    “好,那就听你一次,但是你答应我,要陪我一起去。”他拿起咖啡罐,与她的果汁碰了下,双双干了它们。“不知道为什么,你喝的明明是果汁,为什么双腮会这么红润呢?”他粗糙的大掌轻抚她的双腮。

    “大概里头有维他命C吧!”珊珊笑得好甜。

    “不,是因为你心底有爱的因子。”他拉她站起,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样的高度正好她的双峰抵在他的唇上。

    闻着她的乳香,他的热唇轻滑过她的乳沟,带给她一种无法形容的战栗,仰首轻呼着他的名字,“彻…”

    “你真香,完了,这下换我会想你了。”这样甜美的佳人,即便才几天不见,都会让他难耐不已。

    “那就赶紧将我娶回去。”说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彻,你已经辞职了,如今还要养我和孩子,你--”

    “怕我养不起?”他轻轻一哂。

    “也不是,只是怕造成你的负担。”她怔怔地说。

    “放心吧,我在一个月前寄出履历表,以为没消息,没想到对方早在等我的回应,只是那阵子我都不在家,没接到通知。”他笑说。

    “是哪家补习班?”她瞪大眼。

    “不是补习班。”他朝她卖着关子,“你猜猜看。”

    “那么是学校啰?”珊珊早就希望他能返校教书,只是不知哪间学校可以不计前嫌的接纳他?

    “宾果!是一所私立大学,离家里不远,这下你放心了吧?”

    “真的?那太好了!”她开心的抱住他,“这样就可以圆你教学的心愿了。”而她也不用再内疚了。

    “那是不是该奖励我一下?”他有目的地邪笑着。

    “你要什么样的奖励?”她明知故问。

    “你说呢?”俐落地抱起她,轻放在她的粉色双人床上,柔柔地说:“我会温柔点的,绝不会伤了你和孩子。”

    “嗯,我相信你。”她双腮一直红到颈部,随着他爱抚的动作,一路羞涩不已,

    伸手拉掉床头灯,让窗外的星光点点洒落在彼此紧贴的身躯上,形成一道道属于爱的光图…

    围绕在翟彻肩上的蓝粉色心形记号上。

    【全书完】



  Tags:老师拒绝往来  第十章
欢迎各位老师拒绝往来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老师拒绝往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老师拒绝往来》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