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狂掠芳心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狂掠芳心全文阅读

狂掠芳心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狂掠芳心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棠芯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狂掠芳心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苏宛月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说,可她还是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情。反正她已经彻底绝望,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我和文静间的事与你无关。”卫世杰僵硬的嘴角忽地牵动了一下。

    “我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很熟悉,可我却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

    她看着他,是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吗?不,她心里很清楚,接下来要说的话不可能让他回心转意,不可能唤醒他过去对她的感情,只会让他更加厌恶自己。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当他背转过身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的爱,已没有任何价值。既然这样,她苏宛月还有什么好在意的?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

    “她很像我,像过去那个我。那个在人前假装乖巧,住人后任性跋扈,那个喜欢麻烦卫世杰,喜欢和卫世杰抬杠,喜欢和卫世杰倾吐心事,什么事都喜欢依靠卫世杰的我。”苏宛月坚定的说着。“你要娶一个和我如此相似的女子,是因为你可以把她当作过去的我来疼爱吗?是因为她也同样爱你,你就可以把她当成我,当作我也爱着你,是不是?”

    “苏宛月,你少自以为是!”他猛地转身,刚才还冷漠无比的眼里进射出愤怒的光芒。“文静她是和你截然不同的女人,她有她的独特和可爱之处,她完全与你不同!”

    “是吗?原来你知道她和我不同,那你是因为真的爱她而娶她吗?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是爱上宁义静,而不是她身上的我的影子!”张着盈满泪水的大眼,她提高分贝控诉着,几乎像在质问他!

    卫世杰拧起浓眉,他就知道自己不应该来,不应该来这里听她胡说八道,不应该再与她苏宛月有任何牵扯!

    “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什么,我会娶宁文静,更会让她一辈子幸福。比起你,她才是那个值得我付出真心的女子!”他冷冽着双眼,声音坚定而严肃。

    “是啊,她是比我更值得你付出,可这是爱情,不是商场上做生意,或者在商店里买东西,可以讲究公平交易、你不爱她而娶她,对她更加不公平。难道你不觉得吗?”她要逼他看清事实。人在绝望到极点的时候,是不是会忽然感到什么都可以不必在乎?

    此刻的苏宛月已经完全豁出去了,再也不想斟酌自己的一字一句,再也不想有任何隐瞒和犹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他要怎么看不起她,要怎么认定她,她都不在乎了。

    “苏宛月,你果然还是那么自私。”看着她那双渐渐恢复生气的眼,听着她如此咄咄逼人的话语,他反而觉得自己的心情渐渐明朗。

    但这样的她,才是他认识的苏宛月,是他过去所爱的那个女人。她适合这样富有生气,而不是楚楚可怜,柔弱无助。

    “没错,我还是苏宛月。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她咬了咬自己已经发白的嘴唇,语气坚定的说着。“就是你说过你爱着的那个苏宛月,也是那个一直爱着你,却愚蠢得不知道自己真正心意的苏宛月。卫世杰,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吗,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向你证明我是真心爱你的吗?”

    她用专注的眼神看着他,泪水停在眼眶,此刻的她不再需要泪水.只需要他的回答。下一刻是天堂还是地狱?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如果你愿意,可以来参加我明天的婚礼。”卫世杰没有思考,他以同样专注的表情看着她,表情冷硬的说出这句话。

    苏宛月的眼前一阵发黑,而他却在瞬间转身,向门口走去。

    他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苏宛月,离开刚才那些震动他心灵的话语。即使他表面看起来依然冷静,其实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她竟可以那样轻易的看穿他,那些关于宁文静的话,哪一句不是说到他的心坎里?只不过这些感觉一直被他深埋着,被他所忽略,被他所漠视。

    可是,她只是那样望着他,就揭穿了他所有的伪装和掩饰,难道他真的无法逃脱苏宛月的魔咒?

    他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他早已决定把对她的爱埋藏起来,也已经找到宁文静这样可以让他真正疼爱一辈子的女人,他现在应该想着文静,而不是苏宛月!

    “世杰.就算你现在离开我,就算你永远不再见我,你也会一直在我心里永远永远。”她哀戚的声音在遥远的一方响起,卫世杰则更加快自己的脚步。

    他要离开她,他下定决心,不走不行!

    “我爱你,世杰,我会一直这样爱你…不论你相不相信,不论你是否还爱着我…”她闭起双眼,任由泪水滑落,起码现在,她还脑妻,还能用眼泪来表示自-己的真感情。

    她要尽情哭泣,因为她已经失去整个世界。这美好的世界曾绽放在她眼前,如此唾手可得,但她却不知把握。

    她的身体渐渐朝地上倒去,她眼前成了一片漆黑,或者从这一刻起,她的世界注定要变成一片黑暗!

    “宛月。”卫世杰朝着她冲了过去,他不应该回头,但还是回头了。他知道他正要走向地狱,正要背叛另一个深爱自己的女子,可就他无法不回头,无法全然放下!

    卫世杰冲到她的身边,抱起她完全瘫软的身体,用一种异常焦躁和关切的目光注视着她的脸,她是如此消瘦,如此憔悴,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吗?——

    苏宛月在他呼唤的同时即从黑暗里醒来。她依然感觉无力,思绪依然混乱,她的脑袋仍是一片空白…可是她的心却如明镜般清澈。

    她知道抱着她的人是卫世杰,那个她深爱的男人…泪水开始疯狂落下,悲痛在刹那间上升到最高点。

    苏宛月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用力抱紧,再也不愿松开手。

    他回来了,他没有真的走掉…

    “世杰,你抱紧我,再也不要松开手!”她无助的喊着,尽情发泄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卫世杰那张深具男人味的脸庞掠过一种心痛和绝望,他在她的声音里听到绝望和惊喜,也感受到她的颤抖

    他拥着她,如她所愿将她紧搂在胸口。他的表情坚硬如铁,目光坚定如矩,他想要拥抱的一直都是苏宛月,无论怎样压抑,怎样遗忘,她还是住在他心里,一直都不曾离开。

    欢快的泪水落下她的脸颊,她将脸紧紧埋在他怀里,贪婪的汲取他的温暖,还有他熟悉的气息,宽阔的胸膛。

    “世杰,你是不是不走了?是不是愿意原谅我过去的任性和愚蠢,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世杰,你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如果你真的走了。我会受不了的,我真的会撑不下去。”

    她说的都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只要一想到,未来将永远失去他,她就痛不欲生。

    失落的痛苦扎在心底深处,每一次呼吸,都比上一次更加难受。

    卫世杰的脸上满是怜惜与不舍,压抑已久的感情瞬间爆发出来,照亮他那双明亮而坚毅的眼。

    他对她的爱是这样顽强,他对她的爱也是如此强烈。可以这样将她拥在怀里,和她共度一生,也是他衷心所愿。

    可是,已经不能了,再也不能了…

    他狠下心,语带沙哑的说:“不,不可以。宛月,我不能留下来,也无法永远留在你身边。”

    “为什么?”惊恐马上染上眉梢,她更加用力搂紧他,心里闪过真实的恐惧。

    “为什么不可以?你爱我,对不对?世杰,我也爱你,我们是相爱的,相爱就应该在一起,难道不是吗?”

    卫世杰紧抱她的娇躯,心里也掠过一种绝望般的疼痛。可是他是男人,无论何时都无法让自己显得软弱。

    他用深沉的声音说:“明天还有一个婚礼必须举行我不能对不起文静,我也不能背叛自己许下的诺言。”他抿紧嘴唇,语气坚决如铁。

    “不…”她在他怀里绝望的低喊,那样悲痛欲绝的声音回荡在他心里,变成挥之不去的回音。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她哭得肝肠寸断,而他只是默默无言,用力的抱住她。

    这个时候,除了让她发泄悲恸,他再不能给她任何安慰。他已经给不起,也不能给。

    他不想去追究谁对准错,命运也好,他们俩的错误也好,事实已演变至此,还有什么好追究的呢?

    “世杰,我知道我这样很坏,可我不想失去你…”她失声痛哭,那哭声哀恸得让人心碎。“_那我去求宁小姐原谅我,我去向大家道歉,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我让她惩罚我,我让她骂我,打我…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要…”苏宛月已经哭得无法呼吸,她的心好痛,怎么办?

    她要永远失去他了,她明明已经知道他还爱着自己,她怎么可以失去他呢?

    “宛月,你知道这不可能。”他的声音平静里带着颤抖,听到她这样伤心欲绝的声音,他怎么会不受到震撼?

    “我不能那么自私,不能对不起她,在我们的故事里,她是全然无辜的,她更不应该受到伤害。”

    苏宛月松开他的手,心如死灰般的抬起头,被泪水洗涤得无比清澈的眼眸直直注视着他“不可以吗?我们不能够自私一次吗?”

    他坚定的摇头,显然没有再商榷的余地。

    苏宛月闭上双眼,只要知道她爱他,她就应该知足了。

    “我是不是不该继续贪心下去?我是不是不该自私的要求你离开文静?三年前,我做了不可原谅的决定,因为我只是想到自己,而忽略了你的感受。所以现在,我理应受到惩罚,我不配得到你的爱,不配得到你一辈子的呵护”她再一次哭着扑进他怀抱,泪水疯狂、无声的流下,她的心一样在淌血。

    他抱紧她,眼里闪过一抹犹疑。“不能完全责怪你,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能坚持自己的真心,如果我没有负气的决定永远忘记你,如果我没有违心的以为文静可以代替心中的你…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我们只能面对现实。””是啊,只能面对现实。”她靠在他肩头,泪水沾湿他的肩膀。“世杰。在明天米临以前,你可以就这样抱着我吗?”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恳求,她已经不再期待什么,也不再奢望什么。

    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尝!她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这样与他依偎在一起,直到天明,直到最终时刻的到来。

    卫世杰的胸口仿佛快要窒息。“在明天天明以前,我不会放开你。”

    她哭着闭上眼,哽咽着点头。“我们这样,也算真正相爱过,是不是?曾经拥有过彼此,曾经互相拥抱在一起。明天我就把你还给她,我也不会再求你爱我。

    明天起,你就属于另一个女人了,今晚,你可以只属于我吗?”

    听着她卑微的哀求,他将她抱起来坐到沙发上。

    “世杰,只要知道你相信我的爱,我就心满意足了。”地依靠在他的胸膛上,缓缓闭上双眼,这个怀抱就是她最渴望的地方,她曾经可以拥有,现在却要永远失去。

    “宛月,我爱你,过去和现在,都只爱你。”他在她耳边低语,然后吻住她的嘴唇。

    那是个热烈却让人心碎的吻,他们彼此都知道没有未来,因此吻得无比投入。

    可是,注定要分手的未来,也让他们吻得无比伤痛。

    当他们终于分开,却依然彼此依偎,在天亮以前,他们是可以相互拥有的!

    “宛月,你还记得你曾经给过我一个许诺吗?我可以对你有个要求,无论是什么,你都必须达成。”卫世杰提醒着她。

    “我记得,我还给过你一个发夹。”她抱住他的腰,贪婪的汲取着他身上的味道。

    “就是这个。”他淡淡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那个粉红色的发夹。

    “你居然还留着?”她眼里写着惊喜和伤痛,她忽地献上一吻,再一次深深吻住他的唇。

    “那是我好不容易讨来的,怎么可以不留着?”他对着她微笑,想要挂上过去一贯玩世不恭的笑容,可是嘴角却显得僵硬。

    “你想要我做什么?”仿佛明白他的意思般,她握住他的手,他们十指相缠,彼此的目光皆定定的锁住对方。

    “答应我,从明天起要做一个开朗的苏宛月,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也要活得快乐幸福。每天要按时吃饭,不准再这样消瘦憔悴,要保证每逃诩有充足的睡眠,不准因失眠而整夜不睡。如果将来,身边出现爱你的男人,不要轻易拒绝,要给对方相处的机会,这样才不会错过幸福。要努力忘记我和你对我的爱,别再让自己痛苦,别再这样流泪不止…”他说得缓慢而深情,每一句话都打在她的心上。

    “等一下。”再度泪流满面的苏宛月轻声打断他的话。“你不可以这样霸道,我只答应给你一个要求,你怎么可以苛求我这么多事?我只答应你,即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会好好过日子,不会消沉颓废,不会怨天尤人。至于其他的我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忘了你?怎么可能还去爱上其他男人?”

    “不行…”

    “你听我说。”她握紧他的手,坚定的看着他。“我会让自己快乐起来,也让自己过得很好。我是苏宛月啊,你不是说过我诡计多端吗?我不会让自己吃亏,所以你不要为我操心。你也不能对我有过分的要求,有些事你知道我根本做不到,又何必强求于我?”

    他静静的看着她,然后俯身上前,吻住她眼角的泪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过得很好,我就满足。”他不会强求她任何事,卫世杰知道,自己这一生也无法强求她什么。

    只有今晚,只有今晚他们可以相依偎,她不要让无谓的谈话打断他们,她只想安静的享受他的气息,并且记住这个感觉,记住这份安定与温暖,她就可以依靠这份回忆活下去,尽避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卫世杰搂紧她,对于他来说,他们拥有的也只剩这晚。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如此,他还记得他曾经有过那样的雄心壮志,要让苏宛月一辈子幸福,要她一生一世只爱他!

    可是现在,他却只能让她哭泣。

    苏宛月,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但此刻他却无力挽救什么?

    这一晚,卫世杰一直紧紧抱着自己深爱的女子,直到天明的那一刻,直到他们必须分别的那一刻——

    苏宛月看着收拾完的行李,露出淡淡的笑容。

    她知道现在应该就是婚礼进行式,悠扬的婚礼进行曲,满室祝福的宾客,以及新郎和新娘相互注视的目光

    她合上行李箱,她要去法国和父母小住一段日子,她答应世杰要好好生活,要快乐…虽然她现在无法微笑以对,可她还是会努力让自己走出阴霾。

    昨夜,世杰说了他爱她,这就够了…她的目光望向窗外的碧空,是一片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啊,这样的好天气适合远行,适合别离。

    她刚想提起箱子,房门就忽然被推开。

    苏宛月的皮箱倏地摔落在地,她怔怔的望着来人。

    卫世杰左眼红肿,衬衫的领口被撕开,右边脸颊也红肿着,一条血丝还挂在嘴角,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狼狈,仿佛遭到洗劫一般。

    “宛月,我回来了。”他努力眨着酸痛的左眼,向她微笑着,那笑容如往常一样带着些玩世不恭。

    苏宛月捂住嘴,她害怕自己会惊呼出声,也害怕自己的心会进出胸口。怎么回事?世杰,他出了什么事?

    “我的左眼是被文静打的,然后还狠狠吃了他父亲一拳。”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然后“呵呵”一笑。“他们说,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我,再不要和我有任何关系。”

    宛月用力眨了眨眼,再瞪大眼瞧,眼里开始泛起泪光。在她眼里,此刻的卫世杰是全世界最英俊的男人。

    “你…你…”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心却在剧烈颤抖。

    “我在婚礼上告诉文静,我不能娶她,因为我不爱她。”他向着她走去,眼里流露出一种温情。“你告诉过我,如果我不爱她而娶她,才是对她最大的不公平。我没办法在上帝面前撒谎,不能在不爱她的情况不许下诺言,所以我只能对她说抱歉。”

    泪水滑下眼眶,苏宛月却努力让自己微笑,世杰最喜欢的就是她微笑的样子,她要笑得很灿烂,笑得足以配得上他为她所做的一切。

    “所以,我就成了这副样子。”他开朗的笑着。“这也算是我应得的报应,是不是?只是,真的很痛。”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连眨眼都很困难。”

    “你这个笨蛋,他们打你,你不会躲开吗?”苏宛月向他跑了过去,又一次听到他带着调侃的声音,她感到无比幸福。

    “我不能躲开,这是我应得的惩罚。他们再怎么打我,也是应该。”他接住她飞扑而来的身躯,目光变得柔和。

    “等一下我替你擦葯。”泪止不住的狂落,迟钝的心思开始明白此刻的意义。

    “宛月,你不只要替我擦葯,也得为我的受伤负责,你知道吗?”搂紧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他嘴角的笑容促狭里带着深情。

    “负责?”她吸了吸鼻子,一种狂喜般的情绪开始在心底泛滥。

    “是啊,负一辈子的责。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身边,一辈子要爱我,陪着我。

    饼去,我陪伴你度过许多日子,现在你必须三倍四倍…无数倍的还给我。”他的语气霸道而坚定,却声声温暖她的心。

    “我不会再离开你永远…也不会。”她哽咽着,心却飞扬起来,阴霾散去了,阳光照人她干涸已久的心灵,只要在他身边,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可以伤感的事。

    即使未来会有争吵,会有摩擦,也可能会有误会,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没什么可以担心的。

    “那就先不要哭了,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丑。”他想要微笑,却无意间扯动嘴角的伤口。这就是他不负责任付出的代价苦

    卫世杰原本以为,宁家不会那样轻易原谅他,本来就做好承受一切刁难和漫骂的准备,因为,在走进礼堂的那一刻,他就做好这个决定。

    无爱的婚姻,欺骗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他爱的是苏宛月,一直都是,让文静去做宛月的替身是他的错误,他已经犯了一个错,不能一错再错。

    如果他当时不果断做出决定,如果真的步入礼堂举行婚礼,将来的痛苦可能会无边无际,对文静也会是更大的伤害。

    “丑就丑,我才不怕。”她噘着嘴,眼里含着热泪,也饱含着欣喜与深情。

    “丑也好,美也好,我跟定你一辈子了,你休想把我甩开,或者再离我而去。”

    “一辈子很长的,苏宛月,你知道一辈子的意思吗?”他拉开她,他们四目而视,两人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天亮时,他们还以为今生会永远分开,谁会想到,现在居然又能相互拥抱,并且许诺一生一世?

    “一辈子,当然就是赖定你的意思。”她努力绽开笑颜。“我爱你,世杰,你一定要相信我。”

    他缓缓点头。“我也爱你,宛月,所以我也一样要定你了。”低下头吻住她的笑颜,那灿烂的笑容原来一直停留在他心里,未曾消失。

    就为了这个笑容,他会一辈子用心握住她的手,再也不放开永生永世。

    阴霾真的已过去,只剩下一片阳光灿烂。

    苏宛月在沉浸于卫世杰甜蜜的亲吻前,忽然想起十六岁那年关于爱情的梦想和期待,她记得自己在一张纸上写下这样的话语:

    爱情,我虽然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子,但请你赐给我无限的勇气和幸运,让我可以一辈子赖定那个爱我的男人!

    她深深回吻卫世杰,梦想,终于实现。

    一完一



  Tags:狂掠芳心  第十章
欢迎各位狂掠芳心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狂掠芳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狂掠芳心》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