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除了你,我谁都不爱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除了你,我谁都不爱全文阅读

除了你,我谁都不爱  第九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除了你,我谁都不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乔楚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除了你,我谁都不爱全集阅读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斑文颖满心愧疚,握着何梦汝纤弱的手,不断地吻着她的手背,好似在对她做最深的忏悔。

    叶采云骂得没错!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糊涂蛋,怎可只凭一卷录音带和几张照片就定了何梦汝的罪?让她连申诉的机会也没有!

    幸亏叶采云及时“骂”醒他,否则他恐怕将要后悔一辈子。

    何梦汝慢慢的睁开眼睛,恰巧望进他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温柔。

    “梦汝!”他小心翼翼的哄着她,深怕一个不小心又伤了她的心。

    弟弟死亡的消息又清晰地浮现她脑海,泪水再度无声无息的落下。

    “梦汝,”凝视着她,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油然而生,他紧紧握住她那轻盈纤柔的手。“原谅我,原谅我对你的误解,我也不愿意事情演变成这样,只是被一时而来的愤怒和嫉妒冲昏了理智,才会不明是非的相信文凤的阴谋。”

    “一切都过去了,我什么都不想再听。”她的眼神空洞,幽幽的说:“阿弟死了,连他也弃我于不顾了。”

    “你还有我,你并不孤独,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他不停地为她拭去粒粒像晶莹珍珠的泪水。如果哀愁可以分担,他愿意为她负荷所有的一切伤痛。

    他见她沉默下语,只是一直淌着泪,恐惧的说:“不要否定我的爱,不要拒绝我于你心扉之外,如果问我为什么失去控制,那也是因为我太爱你,当时如果你肯对我解释,我就不会误会你。”

    他真心的告白令她心中一恸,睁开了双眼。

    斑文颖凝视她的眼神是那么认真,认真得令她心疼。

    “你真的相信我了?”她哽咽的问。

    “我相信,我相信!”他盯着她那份酸涩的柔情,不禁落下泪来。“嫁给我,让我照顾你。我们离开这个是非地,我们一起到美国去过完完全全的新生活。”

    如同绝地逢生,原本哭湿了一张脸的何梦汝破涕为笑。

    忘了身子的虚弱,她投入高文颖的怀中,紧紧的靠着他,聆听他的心跳,一声声,仿佛在诉说着对她绵绵不绝的爱意。

    斑文颖和何梦汝要结婚的消息一传开,高文凤和林开平之间的感情已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他们新婚的别墅内更如同第三次世界大战过后一般狼藉,没有一样东西是完整的。

    “好了!别再摔东西了!”林开平伸手将高文凤握在手中的花瓶抢了过来。

    “我摔的是我家出钱买的东西,你凭什么阻止我!”她抢过花瓶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花瓶瞬间碎了一地。

    而他们之间的婚姻也如同这碎片一样再也无法复合了。

    “我要跟你离婚!”

    “我不会答应的!”在他还没有得到一切之前,他绝下会轻易放手的。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发生了这件事,我爸不可能再让你留在高家。”

    “你别忘了这件事你也有份。”

    她气得全身发抖;林开平的指责,她竟无话反驳。

    “我劝你冷静冷静,事情并没有如你想像得那么糟。”

    “你以为发生了这种事后,我会再相信你?我看不如找个人把何梦汝作了还干脆。”真是最毒妇人心!

    一听到高文凤要对何梦汝不利,林开平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警告你,别想碰梦汝一根寒毛,否则我也不会让高文颖好过的。”

    斑文凤冷哼了一声。“大情圣,可惜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她要嫁给高文颖,与他共结连理,而你算哪根葱?”

    “哈!半斤笑八两,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她扬手想给他一巴掌,却被他在半空中截了下来。

    “高文凤,收敛一下你的脾气!”他用力将她的手一挥,令她骤然失去重心,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

    “林开平!我要和你离婚!”

    “要离婚可以,但是你得把“非?’的股份全过给我,还有这幢别墅,外加现金五千万。”

    “你简直是痴人说梦话,我什么都不会留给你的!”

    “好,那我是不可能答应离婚的。”他也跟她耍狠。

    “我会教爸给我作主,这个婚我是离定了!”

    “是吗?高文凤,”他突然阴狠狠的大笑。“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辈子我会让你活在痛苦的深渊中。”

    “你想怎样?”她并不怕他对付她,而是怕他对付高文颖。

    “我得不到何梦汝,又得不到钱,这笔帐我会跟高文颖算个清楚。”

    “你敢,你敢对文颖不利?”

    “你也听过狗急跳墙!当一个人被逼急的时候,没有什么事不敢做的。”他的神情变得狰拧。“高文凤,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林开平,你休想威胁我!”她怒吼着冲向他,对他又捶又打的。

    林开平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推向墙壁。

    “不只是威胁你,我还要你做我真正的老婆!”他竟伸手撕碎她身上的衣服。

    “林开平,你是禽兽,你忘记你曾说过的话了吗?”她惊愕得无法动弹。

    他冷冷的狂笑,笑声让她颈背上的寒毛全部惊颤地竖直了起来,他竟用她撕碎的衣服绑住她的双手,全然无视于她的求饶、哀嚎,像头没有人性的野兽占有了她。

    参加过阿弟的丧礼之后,何梦汝憔悴的模样令高文颖更加忧心忡忡,只得寸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

    这些日子也幸好有他的支持和帮忙,尤其他又把阿弟的丧礼办得简单而隆重,这一点着实令何梦汝感动不已。

    这几天,他又得忙公司的事,又忙着替阿弟办丧事,太多的事情也使他因疲惫而变得憔悴。

    那副几乎心力交瘁的模样看得何梦汝好不心疼。

    “文颖,不用再陪我了,你回去休息吧!”

    “该休息的人是你,不是我。”他伸手抚摩她削瘦了的双颊,眉宇间净是怜惜。“快乐起来吧,我相信阿弟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见你如此悲伤。”

    听着他体贴的劝慰,许久不见的微笑终于在何梦汝的嘴角再度扬起,虽然双眸仍含着哀伤的泪水,但也叫高文颖宽心不少了。

    “文颖,你先回去吧!”

    “我要在这儿陪你。”他坚持的说。

    “你在这儿,我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

    “为什么?”他还在明知故问。

    “文颖!”她娇嗔的。

    “好吧!”他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我先回公司一趟,看看有没有别的事。这些日子林开平突然没来上班,就连文凤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真不知道他们又在耍什么阴谋!”

    “也许他们出国去玩了。”

    “他们还有心情玩吗?做出这么令人不齿、愤慨的事,怕他们是不好意思来见我!”

    “文颖,过去的事就算了,怎么说,以后大家都还是一家人…”她察觉到她说错话了,想收回却已来不及。

    他促狭的眼光几乎令她羞红了脸。

    “梦汝,我已经征求爸的同意,我们举行婚礼后,就到美国定居,做一对神仙眷侣。”

    “那公司…”她知道高非十分器重这个儿子。

    “公司的事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他又乘机吻住她微启的双唇。

    他的吻既缠绵又温柔,勾动了彼此难以抗拒的情愫。

    “再不走,我怕我会走不了了。”焚烧而起的欲望教他猛喘着气,几乎不能自已。

    她羞红了脸。“那你还不快走!”

    他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小孩,有些沮丧的离去。

    不到三分钟,门铃又响了。

    何梦汝瞄到桌上的大哥大,以为是文颖回头拿电话,没有仔细询问是谁在门外就贸然打开门。

    但门外的人竟是高文凤,而不是高文颖。

    斑文凤像个失心疯般地用力将她往后一推,然后用自己的脚将门带上。

    斑文凤恍如变了一个人,原本意气风发、骄纵的外貌竟被一抹阴森的气息给取代,尤其她眼眸中闪动着狂乱的光芒,竟教何梦汝惊骇得不寒而栗。

    “你…你该死!要不是你,文颖会是我一个人的!要不是你,我不会让林开平那个畜牲给蹂躏!我今天要你偿还我所失去的一切!”她将针筒由口袋取了出来,将针头对准了何梦汝。

    何梦汝惊慌地想逃开,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被逼入死角。

    “林开平他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只要让你死,就足够折磨他了!只要你死,文颖才会回到我身边。你放心,我会让你死得很痛快,这葯剂的毒性十分强烈,不会令你痛苦太久。”说着,就对准她颈子上的动脉戳去。

    “不要!”何梦汝抓住斑文凤的手,恐惧顿时淹没了她。

    “害怕了?”高文凤用力的甩开她的手,力道大得令何梦汝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情绪失去控制的人,力量通常比一般人还要大出三、四倍,更何况纤细的何梦汝根本不会是她的对手。

    “既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怪就怪林开平吧!”

    当何梦汝正感到绝望时,高文颖的声音突然传来。

    “文凤!放开梦汝!”

    他几乎被眼前这一景象吓坏了,要不是他记起他的大哥大没拿,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文凤,你疯了!”

    “我疯了?!炳哈,我会发疯,也是你逼我的!文颖,为什么你不爱我,为什么?”她伸手要抱住斑文颖,却被他痹篇。

    “文凤!你可不可以清醒一点?我爱的人是梦汝。”

    又是致命的一击!但是她仍不甘心将高文颖白白让给何梦汝,心中顿时燃起漫天的恨意,她夺门而出,并且撂下一句:

    “何梦汝,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同是女人,高文凤的心情何梦汝可以体会。

    “梦汝,你没事吧?!”高文颖关心的将她仔细察看了一番。

    “我没事,你快跟着文凤去看看,我怕她会出意外。”她就是如此善良,只顾着关心别人的安危,却忘了刚才高文凤几乎夺走她的生命。

    “她不会有事的!”对高文凤,他真的是彻底寒了心了。

    “文颖…”

    “我该担心的不是她,而是你!”他知道高文凤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为了怕高文凤再度对何梦汝不利,高非决定让他们早一点举行婚礼。

    虽然婚礼简单而隆重,但是仍引来大批道贺的宾客和记者。

    穿上白纱的何梦汝美得令人目不转睛,在叶采云的陪伴下,缓缓走向英俊挺拔的高文颖。

    在牧师为他们之间的爱情作最佳见证时,突然有一个人冲向他们,手中还持着一把左轮手枪,枪口对准高文颖。

    尖叫声此起彼落,所有来宾纷纷走避。

    “高文颖,你的死期到了。”林开平的声音和冰一样的冷硬。

    何梦汝想也没想地用自己的身子挡在高文颖的前面,护卫着他。

    “开平,你不要杀文颖,要杀就杀我吧!”

    “梦汝,你走开!”林开平用枪口朝她挥了挥。

    斑文颖也想拉开何梦汝,但她却一动也不动地坚持护着他。

    “梦汝,你别管我,他是冲着我来的,你退到一旁去。”他担心枪枝要是有个闪失,恐怕会伤及她。

    “不!不!我不会走的!”

    “高文颖,你若是英雄好汉,就不该让梦汝为你出头,你给我站出来!”

    “开平,我求求你,看在我们过去的情份上,求你别伤害文颖。”

    “梦汝,不必求他!”高文颖挺直胸膛、毫不畏惧的说:“这事情迟早要解决的!林开平,有什么事我们到外面解决,我不希望伤及无辜。”

    “可以!”他爽快的答应。

    “放开我,叶姨,我要救文颖。”

    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向教堂外,何梦汝想追上去,却被叶采云拉住。

    “梦汝,你别太冲动,我们已经报警了。”她话语方落,警车声已由远渐近。

    林开平一听到警车声,火攻心房,对准高文颖扣下扳机,在子弹射出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个人影急速地冲过来将高文颖推开,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去这一枪。

    “文凤…”

    斑非、吴莉萍、高文颖同时尖声叫了出来。

    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及时被高文颖接住。

    林开平握着枪柄,看着高文凤胸口的血像水柱般喷了出来,竟转身想跑,却被赶到的警察及时逮捕。

    “文凤,你怎么这么傻!”高非看着受伤的女儿,痛心的流下泪。

    “我是心甘情愿的,可以死在文颖的怀中,我已是无怨无悔。文颖,我爱你,今生我无法与你厮守,但求来生,但求来生…”

    “文凤!”高文颖抱住她,对她的痴情感到悲痛。他的泪水滴滴滚滑了下来,滴在高文凤的脸上。

    仿佛得到最大的幸福,她带着满足的笑容闭上双眼。

    “文凤!文凤!”

    所有人的呼唤却再也无法唤回香消玉陨的高文凤。

    林开平接受法律的制裁了。

    斑非在痛失爱女的悲恸下,毅然将自己的财产分为两份,一份留给高文颖,另一份则以高文凤的名义捐给慈善机构。

    斑文颖决定带着高非、吴莉萍和何梦汝离开台湾,离开这块伤心地。

    在临走之前,他带着何梦汝再度来到高文凤的墓碑前向她作最后的告别。

    何梦汝将佩戴在胸前的玉佩取下,交给高文颖,他接过后把项链连玉佩放到墓碑前。

    “文凤,好好的安息吧!我会好好孝顺爸爸的,虽然我们都即将远行,但不管在何处、何时,你永远是爸爸最疼爱的宝贝,我心中最爱的妹妹。”

    天空缓缓飘下雨丝,轻轻地落在镶嵌在墓碑上的高文凤的照片上。照片中的高文凤,双眸因雨丝而变得迷迷蒙蒙,仿佛像她爱的泪珠,一滴一滴痴痴迷迷地诉说着永世不渝的柔情…

    —完—



  Tags:除了你,我谁都不爱  第九章
欢迎各位除了你,我谁都不爱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除了你,我谁都不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除了你,我谁都不爱》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