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一见你就爱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一见你就爱全文阅读

一见你就爱  尾声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一见你就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葵子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一见你就爱全集阅读  尾声,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桃园中正机场…

    结束了台湾的一切,打算归根意大利的秦惟岑,默默地携着逸杰待在头等舱候机厅,等候这场滂沱如注的大雨放晴。

    一早还是秋高气爽、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谁知才登机不久就天色丕变,灰蒙蒙的下起突如其来的豪大雨;他和逸杰所搭乘的班机虽已滑入跑道,但经塔台指示后仍转回停机坪。

    雨滴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窗上,贵宾厅的气氛显得静谧沉重,秦惟岑冷漠的表情显得格外难以亲近。

    他无神的瞳眸静静瞧着落地窗台上,滑落奔流的雨水洗涤着琥珀色玻璃,教他忆起那晚夏云毫不掩藏的泪痕。

    这一巴掌是你该受的,从此以后我俩永不相欠!

    那时夏云冷一言冷语的音容及心如刀割的模样,时光恍若又回到七年前,他又看到那个受尽委屈无助地伫足公车站前、泪流不止的夏云。

    恍若夏云的泪雨就从未停过一样,不断地在秦惟岑心坎里流着…

    …七年前,初夏

    秦惟岑带着父母的回忆来到台湾,他好奇地搭上公车,没想到公车上窒间难闻的气味,让他难受到了极点。

    正当秦惟岑闷得发昏时,一股幽香及时解救了他。当时的夏云简直就是他的救星,清新得让他忘却身处公车里的不舒服感受。

    然而,接下来一连串的意外竟教夏云对他产生了莫大的误会,随着渐行渐远的公车,秦惟岑眼睁睁地看着她泪如泉涌地伫立在公车站牌。

    发觉事态严重的他,举手拉铃想要下车向她解释时,竟发现他左腕上的手表链竟卡着一条红丝绳,红丝绳中还系着一颗心形粉晶。

    秦惟岑握着粉晶,急如星火地奔回前一站,但是,他环顾四周梭巡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却都找不到夏云的踪迹…她消失了!

    为了寻觅夏云,秦惟岑放弃设计威尼斯海港造景计划,留在台北。每天同一时间就会出现在她搭乘公车的附近,徘徊不去。

    滞留台湾期间,他开始向叶梅学习中文,因而得到叶老的青睐转战广告界。

    秦惟岑就这样心如悬钟、束手无策地枯等了她整整一年。

    正当他心灰意冷时,在参加叶兰黛绿年华的生日舞会上,他喝得七、八分醉,远远地瞧见一个粉雕玉琢,有着一头波浪卷发的美人,令秦惟岑心底猛然一阵悸动,以为他寻芳许久的小美人,终于出现了!

    没想到美人原是叶梅,原是一头黑直长发的她,为了参加宴会而将头发吹整成大波浪,没想到竟教秦惟岑误会了!

    一场春梦后,秦惟岑懵懵懂懂地苏醒,赫然无法相信眸底的景象,一丝不挂睡在他怀里的不是他的小美人,竟是叶梅?!

    椎心震惊的秦惟岑,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他唾弃自己借酒浇愁后,所带来难以弥补的错误。

    叶梅明知他口口声声喊的小美人不是自己,还不求名分心甘情愿地默默守候着他,并隐瞒病情冒死为他生下子嗣,希望为自己留下爱的见证。

    而秦惟岑却无颜承受她的无怨无悔,将所有心力完全投注在广告事业上,直到叶梅临盆之际,他身处夏威夷接获她因心脏衰竭,导致难产摔死的噩耗,直教他自责不已。

    叶梅摔然辞世对叶老的打击相当大,为了叶梅的情深意重,为了叶老对他的厚望,更为了未出世就失去母亲的逸杰,秦惟岑决然扛下效世广告总监的重任,暂代叶兰的职务,让叶老能够安享晚年,但却不敢面对逸杰失母的愧疚。

    对于叶梅的死,秦惟岑一直耿耿于怀。谁知,已心如止水的他竟会再度遇见教他难以释怀的夏云,而夏云的介入也化解了他与逸杰不少距离,也将他平静多年的心湖搅乱成一池春水。

    如今一切终究还是化为乌有,夏云自那晚宴会离去后,就再没出现过。

    秦惟岑将她还差一个月的离职同意书补上,并汇入两千万到她的户头,本以为还可以再见她兴师问罪的怒容,可是她却只是默默地将钱全数汇还。

    失去夏云的他骤然迷失了方向,生活变得索然无味;以前的他对工作总是兴致勃勃、热心投入,而今他却茫然无绪的激不出一丝火花。

    台湾再也没有值得他留恋了,于是,他在完成了丽水堂最后一季的口红广告后,就携着逸杰返回米兰,重拾他建造峻宇雕墙的梦想。

    叶兰原以为夏云走后秦惟岑就是她一个人的,却万万想不到他竟拒她更远,连起初接任创意总监所立下的效忠条约,都遏止不了他求去的决心。

    “对不起,天气逐渐好转,等机舱准备就绪后,我们会引领您前往登机。”贵宾厅的女侍笑容可掬地说着,并出示手上的刊物询问:“要看份晚报或衷漂吗?”

    “谢谢。”机场必闭五小时后终于再度开放,秦惟岑的心却意外地沉重,他礼貌地接过其中一份报纸。

    “哎呀!对不起!”秦惟岑并未完全接好,女侍不小心双手一滑,将夹在内页的副刊散落在他脚下。

    “没关系,我整理就行了,你忙你的吧!”他挥挥手表示不在意。

    他俯身捡起散落一地的报纸,无巧不巧地斗大的标题牵引着秦惟岑如炬的眸光。

    安海诺百分百新娘就是她

    一万两千人见证爱的表白

    晚报头条报导着,昨晚安海诺世界巡回演唱最终一站的香港演唱会中,语重心长地表示他好想有个家,有个能和他祸福与共的妻子,一同分享彼此喜怒哀乐的人,最后安海诺特别感谢他的新助理,并在一万两千名歌迷面前希望他的心上人能勇于接受他的爱。

    “爸,站在安海诺旁边的,是不是云阿姨?!”逸杰瞪大眼,不可思议地指着照片叫着,而秦惟岑则是看得整个人傻掉了!

    “爸,你不能就这样把萎阿姨拱手让人,你明明知道云阿姨喜欢的是你,你不能让她糊里糊涂的嫁给安海诺,她是你的,爸…”逸皆拼着父亲竟愣愣得无动于衷,都快把他给急死了。“不行!我们不要回意大利,我们现在就去香港,走啊!”逸杰使劲地拉着秦惟岑。

    “逸杰别再闹了!夏云如果能得到幸福的话,我们应该祝福她。”秦惟岑淡淡地笑着,心却很沉。“你再跟她说一次,如果她真的不要你了,我要你!爸…”逸杰的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他努力地不让它掉下来。

    秦逸杰打从娘胎出世以来,第一次为他红了眼眶;这会儿,真如当头棒喝打醒了他,他岂能一错再错地蹉跎光阴?

    对!他该好好地和夏云说分明,倘若他们的未来还是无结果,他也就可以了无遗憾了。

    “你知道夏云现在人在哪?”秦惟岑万分急切地以电话联络上裴蕾。“她还在不在香港?或者告诉我怎样才可以见到她?”

    “秦惟岑引你不是已经飞走了?”乍听到他的声音令裴蕾难以置信,但她惊喜不已的声音仅维持一秒,就被感叹的情绪给淹没了。

    “你怎么不早点打来,曹蕾怕你看到报纸误会她,一早就飞回台北跑去‘傲世’找你,哪知道你竟然默不作声悄悄地回意大利?你不晓得她刚刚在我这里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看得我好心疼!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无情无义?你不是已经不要她了,干嘛还特地打电话来问她在哪!”

    想到夏云惴惴无主的模样,裴蕾是越讲越气愤,越想越心疼,忍不住数落了秦惟岑一番。

    “她回来了?报纸说她昨天还在香港,怎么会…”

    知悉夏云的心里仍有他的存在,秦惟岑激动得几乎乱了方寸,但此时高兴似乎还稍嫌太早,他命令自己必须先和缓心绪。

    “裴蕾你先听我说,我现在还在机场,我不回意大利了。请你告诉我她在哪里,我要见她,我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请你告诉我吧!”

    “你在机场?!”裴蕾不由得燃起一线曙光,她心急如焚地从座椅上跃起。“快、你快去国泰柜台查,她说她要搭四点多的班机回香港,不管怎样你都要找到她,要不然你别想我会再透露她的行踪。”

    取消米兰的航程后,秦惟岑和逸杰气喘吁吁地冲到国泰航空柜抬,查寻旅客名单。果不其然,夏云的名字真出现在正在登机的四点零五分班机上,他央求柜台小姐帮他订和她同一班机的机位。

    然而一场暴雨教航班秩序大乱,机位更是一票难求。眼看手表滴答滴答无情的转动,地勤人员给的答案终究还是抱歉一词。

    秦惟岑父子俩如同热锅上蚂蚁般焦急,此刻秦惟岑真希望自己有隐形的能力,可以毫无阻拦的穿墙走壁,将夏云擒下飞机,与他拴在一起!

    而今,他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夏云,一点一滴从生命中溜走…

    为了挥别秦惟岑,夏云一口答应齐奂的邀约,承接处理安海诺演唱方面的经纪工作。

    两个月以来,夏云带着安海诺一行人完成欧美、东南亚的巡回演唱会,她每天将自己累得人仰马翻,这样才能让她筋疲力尽,无法胡思乱想地睡去。

    可是最后几场亚洲之行,安海诺的演唱曲目大多与台北雷同,尤其是最后一首“我只在乎你”更令夏云不自觉地鼻酸泪流,她对秦惟岑的思念不减反增。

    经记者友人事先告知,昨晚安海诺对她有感而发的谏言,被有心媒体不实地扩大报导后,夏云心乱如麻,不顾一切向安海诺告假飞奔回来。

    可是,当她鼓起勇气去找秦惟岑时,他已选择放弃台湾一切,就如同放弃她一样!

    坐在机舱内的夏云本该是热泪盈眶的,如今却麻木地呆若木鸡,她不会再为这个男人多流一滴泪,她会将他由心底连根拔除。

    “对不起小姐,我能核对一下你的登机证吗?”空少深怕得罪了客户,笑容格外可掬。

    夏云微笑地取出登机证给服务人员。

    “谢谢。”空少归还登机证后,并递交一只精致的礼盒。“小姐,有位先生要我转交给你,他说希望能与你见一面。”

    “这、这…”打开礼盒后,久违了的心形粉晶教夏云诧异,而被红线环环相扣的手表,更令她心慌手颤。“请问那位先生尊姓大名?他在机上吗?”

    “抱歉,他不搭这班飞机,是地勤柜相传达过来的,所以我们不知道他的姓名。不过…”空少仔细地想了一下。“不过我刚刚接过纸盒时有看到他,他长得瘦高、斯文有礼,还有一双与众不同的蓝色眼睛…”

    蓝色眼睛!会是秦惟岑?怎会是他?“他在哪?”

    “贵宾候机室。”夏云紧随地勤人员身后,高跟鞋急切的响声仿佛提醒她将要面临尘封已久的窘境,每一步都令她踏得好不实在。

    真的是他吗?不,不可能!他已经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如果不是他,她该怎么办?夏云一颗脑袋乱烘烘的什么都想不了!

    正当夏云思潮起伏不定之际,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相仿的身影让她伫立原地,动弹不得。

    “夏云…”秦惟岑轻唤她的名字,眼睛里满是激切的情感。

    “这个…”夏云神色凝重地站在那里,并且示出手上的水晶和手表,屏息地对他说:“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场误会,事情并非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怕你会一不小心掉下楼梯,所以我才一直抱着你不放。我…”

    虽然,夏云无法详知真相的来龙去脉,但此刻心口大石已然落下,令她感到无比轻松。

    “没关系,就算你把我当作是叶梅或是任何人,我都无所谓!只要你心里有我,只要你要我,我什么都不在乎了!”看到他的人,夏云宛若服下一颗定心丸一样,再听见他极力澄清的话语,更让她痴心不悔地奔向他,扑进他为她敞开的怀抱里。“别说,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抱我,紧紧地抱着我!惟岑。”

    “好,我现在什么都不说,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跟你说。”

    秦惟岑终于可以实实在在地拥着夏云,让两人之间不留丁点的空隙,就像手表牢牢地纠缠着心形粉晶,如同她的心早已被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擒勒住,一生一世分都分不开了!

    —全书完—



  Tags:一见你就爱  尾声
欢迎各位一见你就爱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一见你就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一见你就爱》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