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炽焰天使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炽焰天使全文阅读

炽焰天使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炽焰天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晓昀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炽焰天使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殷耀人非常生气,甚至是气炸了。

    她走了,竟然在他离开后一天就走了。亏他拼了命的处理所有的事,赶在五天内回来。可是迎接他的是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舞梦走了,却没人告诉我?”殷耀人的眸子里漾着可怕的绿色火焰。

    他手底下没一个人敢出声。

    “看来我在这里可真是个大人物了。”竟然会有人敢背着他做这样的事。想着,他只想到那个人。“尚炎。”

    尚炎从一旁走了出来。

    “去找我妈,这件事一定是她做的。”殷耀人冷冷的道。

    “为什么你认为是我?”殷碧儿的声音传来,她是来看看她的儿子变成了什么模样的,可是她根本没料到,她儿子竟然一口就认定这是她做的坏事。

    殷耀人看着母亲和她身边站着的男人…那是他许久都没见过的色鬼老爸炎岛岛主高默。

    见状,殷耀人什么都明白了。“如果不是你,你为什么要带老爸来?”那明明就是心虚。

    “什么话,难不成你有证据?”

    “哼!证据是没有,可是我实在不知道。在这个炎岛上竟然有谁会这么大胆、这么无聊、怎么讨人厌,竟然敢动我殷耀人的人!”

    “我是你妈耶!你怎么可以…”说着,殷碧儿住了口。她在殷耀人的注视下低头。“反正是舞梦执意要走的,是她不想留在这里的嘛!我…我只是帮她而已。”这可是真话啊!

    “很好。”殷耀人点头。她想走,所以他的母亲就帮她离开他。真是太好了!一个是生他的人,一个是他一心所爱的女人,真是太好了!

    “高默…”殷碧儿躲在丈夫身后。谁都看得出殷耀人在强忍着怒气。她当然也看得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碧儿!”高默叹气,这个碧儿就是爱惹麻烦,经过了二十多年,她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你说吧!你把人送到哪里去了?”

    “我…”殷碧儿支吾着。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殷耀人冷然的道。“从今以后,你们谁也别想过问我的事。尚炎,我们走!”

    殷耀人气冲冲的带人离开,见状,殷碧儿好后悔。“高默…”

    “你啊!懊检讨了。”高默用手指敲敲她的脑袋瓜。

    “连你也认为我不好?”殷碧儿气鼓了脸。

    看着她的脸,高默摇头。“不是不好,是太笨了。”竟然有母亲这么不了解儿子的心思的。

    “高默!”殷碧儿气得大叫。

    但是高默只是看着儿子的背影,保持沉默。

    他的儿子到底像谁呢?轩昂、耀人,还有戚杰…这三个孩子的个性迥异,跟他的感情也不好,他们简直就不像是父子一般;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孩子们都是那么优秀。也许,他真的老了。

    司徒舞梦伸了伸懒腰,回到新加坡后的一个礼拜后,她的眼睛竟奇迹似的复明了。可是这却不是她所惊讶的。

    因为在她回新加坡的前三天,她的母亲被救了出来。而且又过了没多久,司徒企业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财团吞并,她那无情无义的坏蛋爷爷就这么气得中风了。所有的人回归原位,各自过着美好的生活,人人都是成双成对的,除了她。

    “这就是大事?”她斜眼看着罗冰,什么嘛!不跟她说清楚,害她差点吓去了半条命。

    罗冰耸耸肩。“这当然是大事!”她用力的拍了一下好友的背。“难道你不高兴吗?所有的事都结束了。”

    “是啊!”这些日子来,她一直在期待这样的结局。可是现在结束了,她却有着一种落寞的感觉。

    “你很奇怪喔!难道你不高兴!”罗冰皱眉。“想想看,我们有三十亿美元耶!”再怎么说,有三十亿也算是有钱人了吧?

    “那些钱都给你。”司徒舞梦笑道。对她来说,那并不是她应得的钱,所以她一点也不想要。

    “你发什么神经!”罗冰怪叫道。这个舞梦真是让人弄不懂,就好像她在加拿大的时候出了事也不跟她说一声,竟然跑去躲了起来。太过分了!

    “我没有发神经,我只是不想得我不应得的东西。”司徒舞梦看着远方。

    “怎么了?你在等谁吗?”罗冰打趣道。谁不知道司徒舞梦是标准的独行侠,怎么可能在等什么人呢?然而,最近她总觉得她变了,原本傲慢的眼神染上了一层之前没有的色彩,更迷人,也更眩目,但那之中却似乎存着某种期待…

    闻言,司徒舞梦毫不隐瞒的说道:“是啊!我是在等人,一个很特别的人。”几天前,他就该回到炎岛了,所以他早就知道她在这里了吧?为什么他却不来找她?要知道炎岛所在地是那么隐密,她根本无从得知它真正的方位,而且,那时她的眼睛看不见,她根本无法独自回到炎岛。她只能等他来了,但是他竟然不来!

    想着,司徒舞梦就有气,她拾起了一颗石子往河里丢去。

    当它落入水中时,激起了好大的水花,那一刻,司徒舞梦忍不住大吼着:“大笨蛋!”殷耀人真是个大笨蛋。

    “舞梦!”罗冰呆住了,在她失踪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吗?“你还好吧?”

    司徒舞梦折了折手指头。“我很好。”她说着,从牙中迸出的声音任谁听了都知道她在生气。

    “我们回去了好吧?”罗冰问着。“你的眼睛才刚好,还是多休养比较好。”

    司徒舞梦摇头。“不,我还有一个约会。”那是一个不得不去的约会。“你先回去吧!”

    罗冰点点头,当她和司徒舞梦分手时,一辆黑色的大轿车驶了过来。

    “少主…”尚炎看着车窗外的司徒舞梦,也看着殷耀人。

    车里的殷耀人始终沉默着,他已经跟了她两天了,他看着她笑、她跑、她看着天空,甚至刚才她生气的拿起石子乱丢…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是那么灵动,看来她似乎已经复明了。

    所以,她以为她再也不用倚靠他了,是不是?

    “少主…”肖炎实在不明白殷耀人的心意。他一直跟着司徒舞梦干什么?为什么他不冲出去,把一切都说清楚呢?

    “闭上你的嘴。”殷耀人说着。那副不可一世的态度让尚炎闭紧了嘴巴。他不是不知道尚炎的意思,可是,他就是拉不下脸去找司徒舞梦。

    临行前一次又一次的叮咛,她也承诺要等他的,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样,光是想,他就无法消去心头的怒火。

    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她啊…看着手上有如火焰旋舞的戒指,他的表情是那么凝重。

    当他抬起头,他看见司徒舞梦开心的跟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了一家饭店里。

    她竟然跟男人到饭店里去!想着,他气得大吼:“停车!”

    殷耀人的语气是那么恐怖。尚炎看着他冲出车子,他知道他的少主终于忍不住了。这一回到底会是谁遭殃呢?这真是很难说啊!

    在饭店的大厅里,一男一女正对坐着喝咖啡。

    “司徒嘉先生,请你不要这么无聊好吗?”司徒舞梦坐在背着门的位置上。那张美丽的脸全无耐心。

    “舞梦,我是你爸爸耶!”竟然叫他先生?“再说,爸爸和女儿吃饭聊天难道不行吗?”况且,他就要回巴黎了,如果不趁现在多和四个女儿亲近亲近,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不是说不行,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要在外面吃呢?我们在家里不就好了?”司徒舞梦皱眉。干什么到这里来?而且还选了有名饭店的西餐厅,真是说有多怪就有怪。

    “那怎么行?爸爸想跟你们说贴心话啊!”司徒嘉说着。

    “老爸!”司徒舞梦大叫。她都已经二十四岁了,这种年纪的人谁会跟自己的爸爸说什么贴心话?“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我才烦恼啊!都这么大了,还没有男朋友…”司徒嘉正想数落女儿,却发现司徒舞梦动也不动了。

    他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好看极了的男人。一头微卷不驯的短发,一双墨绿得令人害怕的碧眼、饱满的宽额、挺直的鼻梁、刚毅的下巴…他那副王者的姿态让司徒嘉呆愣,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就像能够喷出火花,那副表情让司徒嘉想起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正动也不动的坐着。

    “舞梦…”司徒嘉知道那个好看的男人正用着一种可怕的眼光注视他和女儿。他那张白净的书生脸庞有着惊恐。他直觉认为这个男人是朝着舞梦来的。

    司徒舞梦没有说话,她知道谁正站在她的背后。她闭上了眼,只有那个男人才会用这样灼热的眼神看她。他终于来了,真是慢啊!她想着,沉积已久的怨气全涌了上来。

    “舞梦…”司徒嘉的话里有着抖音,因为那个可怕的男人正招手要他过去,这一刻,他的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可是胆小的他又不敢不从。因此他不得不向女儿求救,可是司徒舞梦却依然不语。见状,司徒嘉也只能怕死的走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司徒舞梦在心里默数着,然后她听见了他的脚步声,那么轻,那么细小,就像是一只凶狠想要逮住猎物的暹罗猫。

    那个人…都已经来晚了,竟然还走得那么慢,想着,司徒舞梦就一肚子火。

    殷耀人在司徒舞梦的身畔坐了下来,那一刻,她收起了手,用眼角余光瞥见了他手上那枚漂亮的火焰。为此,她满腔的怒火稍减。

    然而,她还是不打算轻易原谅他,所以她刻意想和他保持距离,但殷耀人误会了。当他看到她向旁边挪的时候,他再也不能忍受的出口:“如果你胆敢再消失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叫她消失?她留了字条的啊!司徒舞梦气恼的抬起头。“你在说什么啊?”她说着,迎上了他的目光。那双碧色的眼眸,那张俊美的脸…这是她的耀人吗?虽然她从来都不记得他的模样,可是他绝对不该是这样的憔悴,他的眼睛里也不该是满满的哀伤…她抚着他凹陷的脸,那满是胡渣,不曾修剪的容貌…她再怎么傻也知道,他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耀人,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他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

    “你说呢?”殷耀人咬着牙。她很厉害嘛!竟然可以若无其事的在这里跟别的男人喝茶吃饭,看到他,还能够马上变了脸色,对他虚情假意,真是好可怕的演技。

    司徒舞梦为他兴师问罪的口吻发怒。他可好了,她都没生气了,他竟然敢跟她发火?好,要算帐,大家一起来,谁也别软手。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她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多久?”每次看着别人成双入对,她就觉得好难受。结果呢?她每天每天盼着他来,可是他一来就给她气受。她招谁惹谁了?“如果你不想来就别来,我不稀罕!”

    她的话让他吃惊。“你在等我?”一直在等他?

    “我当然在等你,我家里出了事,我不得不回来啊!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回炎岛去,我当然只能等你来啊!”司徒舞梦怒手插腰。“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我给了你联络的电话、住址,不是吗?”

    联络的电话和住址?真是好极了,殷耀人的眼眯了起来。他一听就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他不会放过她的,即使她是生他的女人。

    “喂!”司徒舞梦见他不言不语,她干脆附在他耳边大叫。“说话!殷耀人!”

    殷耀人猛然的抱住了她。他忽来的举动让她安静了一秒。

    “我好想你。想得心都痛了。”

    “耀人…”她环抱着他。“我也是,我一直想着你,可是你却一直不来。”

    “对不起。”是他太笨了,才会被那女人给耍了。他放开她,用大手抚着她的脸。“别生我的气。”

    司徒舞梦看着他手上的伤痕,那是为了她留下的标记,虽然已经结痂,可是她却记得清清楚楚。因此她是很想生气,可是…她吻了下他的手心。“我不生气了…”看了这个,她要再生气,就太过分了。“只是,你要给我一个很好很好的解释。”

    她的追问让殷耀人发窘,为了那种莫虚有的事伤心失意,实在太丢脸了。这种事,他绝不可能说得出口的。因此他刻意的转移了话题。“我要送你一个东西。”

    “是什么?”司徒舞梦很好奇。

    “我把司徒企业买下来了。”这就是他离开的最大原因。虽然他并没帮她救出母亲,可是他却毁了司徒竞云。

    “原来是你…”他竟然…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帮她完成了她最大的愿望。“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所有你的一切,我全部都知道…”殷耀人吻住了她的唇瓣。

    即使陶醉在他的柔情里,司徒舞梦仍然忍不住回嘴。“不,你根本就不知道。下次跟我爸爸见面的时候,请你客气一点好吗?”司徒舞梦很了解她老爸没用软弱的个性,他肯定是跟他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抛下她就溜回家了。

    “那是你爸爸?”殷耀人扬眉。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她是在跟她爸爸吃饭啊!他还以为…

    “当然,你以为是谁?”她没好气的说。

    说得也是,普通男人想和司徒舞梦一起吃饭恐怕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凭她那副凶狠的模样。

    “对了,你到底跟我爸说了什么?”司徒舞梦好奇的问。

    殷耀人微笑。“没说什么。”他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他怎么能告诉她,他对他未来的岳父说,如果他再多看司徒舞梦一眼,他就要杀光他全家呢?

    “耀人…”她总觉得他的笑好怪异。“对了,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们不能这样啦!”司徒舞梦看了看四周,奇了,人怎么都不见了?

    “根本就没有别人啊!”殷耀人大方的说着。事实上当她一踏入这家饭店没多久,他便要尚炎把这里买下了,也就是这个原因,他才能把坐在这里的所有顾客都赶跑。

    “好奇怪…”司徒舞梦柳眉深锁。“你好像瞒了我很多事。”她挽住他的颈项。

    “怎么会呢?”殷耀人嗅着她的香味。当他放肆的舔了下她的耳垂时,司徒舞梦叫了出来。

    “耀人…你不能这样子…你不能在这里这样子…”司徒舞梦说着。

    “那你想在哪里?”殷耀人轻邪的笑着。他抱着她走入了直达顶楼的电梯。

    “我们要去哪里?”司徒舞梦狐疑的问。

    “猜猜看。”殷耀人说着。

    司徒舞梦皱着眉,当电梯打开时上个华丽高贵的房间出现在她眼前。司徒舞梦看着殷耀人纯熟的将房门一锁。“你好像对这里很熟嘛…”

    “你在吃醋吗?”事实上,他来新加坡的时候都是住在这里,不过他并没有把女人带回他住处的习惯,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让人弄脏他的地方。可是她不同,她是他终极的情人。

    司徒舞梦扭着身子挣脱他的怀抱。“我才不会吃醋!”她怒道。

    “真的?”殷耀人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告诉你好了,你是第一个。”

    查觉他正在努力的把她的衬衫从长裤里抽出来,司徒舞梦拍打他的手。“我才不信呢!像你这样的人…”他的风流史想必一定相当吓人。

    殷耀人将她旋了过来。他看着她说:“你了解我的,我没必要说谎…”过去的他,他从未隐瞒。

    他认真的眼神真让她害怕,司徒舞梦故意嘟起小嘴。“我说过我不在乎了,不是吗?”

    殷耀人扳正了她的头。“你当然有权利可以在乎,可以生气…”因为在遇见她时,他已经不是一张白纸,但是她却纯真得令他不可思议。“可是,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只有你。”不论现在、未来…

    “耀人…”司徒舞梦轻咬朱唇。她承认他的话让她的醋意消了大半。可是…

    殷耀人看着她犹有含意的眼睛。他知道有时候承诺并无法代表什么,因此,他只能在日后用行动来向她证明他对她的真心。

    闻言,他火速的除去两人的遮蔽,之后,他们再也不能等待的合而为了…

    许久,当司徒舞梦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殷耀人说话了。

    “我们结婚吧!”他再也不要让她有机会逃开他。他要把她名正言顺的绑在身边。

    “嗯?”司徒舞梦掀了掀沉重的眼皮。

    “明天,我们明天就结婚。”殷耀人轻吻着她的脸。

    “明天?”他是说结婚吗?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候谈这种事呢?司徒舞梦皱眉,摇头道:“不要。”

    “为什么?”殷耀人急忙追问。

    “因为现在的你好丑…所以,再等等吧…”司徒舞梦懒懒的说着。等他变帅再结婚也不迟。

    “司徒舞梦!”殷耀人气得大叫,她竟敢嫌他难看!“不准你睡!傍我醒过来!”他气急攻心的猛摇着她,可是她就是不为所动,然而就在他放弃的那一刻,她突然翻身压住了他。

    她坐起身,斜昵殷耀人。“你真是好吵好吵好吵…”吵得她都不能睡了。“你知不知道,一场婚礼里,人们最在意的是新娘吗?”谁关心新郎长什么德性啊!

    “舞梦…”她会这样说是不是代表她同意了呢?

    他看着她软软的趴回他的身上。“只要你让我睡觉,什么事我都答应你…”说真的,这些天为了他一直迟迟不来,她气得根本睡不着觉。

    他看着她淡淡的黑眼圈。“真的?”

    司徒舞梦点点头,反正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现在的她只想睡觉。

    不知道她想法的殷耀人开心的将她搂紧。

    明天,他一定要她当他的新娘。

    如此想着的两人,就这么睡着了…

    然而,明天,又会如何呢?

    反正,只要相爱的话,无论是什么事都会解决的。

    —本书完—



  Tags:炽焰天使  第十章
欢迎各位炽焰天使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炽焰天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炽焰天使》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