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苦恋公式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苦恋公式全文阅读

苦恋公式  第八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苦恋公式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惜之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苦恋公式全集阅读  第八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才留在他身边三十天,他就养成她若干习惯。

    她习惯赖在他身上说话,习惯他环着她的腰弹琴,习惯有他的微笑陪她人餐饭,习惯他在床边说话,伴她入眠…

    她放纵自己习惯这些习惯,放纵自己幻想起他爱她,她的尽情放纵让她享受了此生难得的幸福,让她觉得不枉一遭。

    她是快乐的!打心底真正快乐。

    “哥,我想过一个问题,假设当年我妈妈没嫁给储伯,假设我们没在那个时空碰上,假设我们在另一个地方初见,会不会、有可能你爱上我?”

    “不需假设,我会爱上你,你是一个太可爱的女子。”没有思索,纯粹的意识反应。“你说得太快,没用心思多想想,显得不真心也太敷衍。”

    “爱情不需要思考,只需要凭感觉。”

    “感觉可让人快乐,却没办法让人幸福终老,想谈一场持久、有结局的爱情,就要用到智慧。”

    有人抱怨爱情离开太快、有人的爱情左右逢源,是不是差别在于智慧?“在感情上,我缺乏智慧。”所以,他让她的爱从手边溜走,想反手去抓时.只存空虚。看着于优,这些日子以来,他时刻懊悔,气自己的无知恨意。

    “那么你要认真学习。”她建议。

    “如果生命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学习好好珍惜起你的爱情。”

    他的话温暖她的心,虽然一切都已来不及,但他说,他会珍惜。

    她的爱情呵!总算有了价值、意义。

    偎在他怀里,甜甜地笑开,回想千千万万遍,他说他会珍惜。“哥,知不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心里想到什么?”

    “想到什么?”拥着她,想起那两年,他的心没这般踏实过。

    若能这样拥她一辈子…笑扬上他的面容。

    想像力永远在满足人类不能被满足的部分。

    “王子!城堡里英勇的王子,带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骑着一匹白马,穿着胄甲,四处拯救落难公主,然后用琴声安抚公主的恐惧不安,用低沉的嗓音对公主说,不要怕,我会保护你,不让恶龙来侵犯。”

    “我并没有保护你。”甚至于,他根本就是那只恶龙,一点一点吞噬掉她的快乐。

    “有,你忘记我们一起走路回家的时候吗?我还记得,有一个爱欺侮我的男生,老是从我后面推过,你用球狠狠K他一下,还警告他,要是再欺侮我,就去告诉我们老师,请他的家长来。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屠龙英雄。”

    “要是时间一直停留在那段,不知道有多好!”抚着她的头发,又细又绵密的头发,握在手中,沁鼻的清雅香味传来。他喜欢长头发的女孩,一直都喜欢!

    “是啊!不过,要是真停留在那段,这个世界就要损失惨重,损失了你的音乐、损失了你的才华,有多少女孩子、爱乐人,都要掬起眼泪。”

    “你说得太夸张。”

    “不夸张,这几年,我剪下每一篇有关你的报导,组织、贴起、珍藏,那里面的每个乐评人对仍;都有很高的评价,哥!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

    “为什么去搜集那些?”他问,想问出一份真心。

    “因为…”能说因为爱吗?不行了,他的感情已经标上专属标志,再不出售。“因为你是我哥.啊!我可以跟每个朋友很骄傲地说上一声,你看!这是我的哥哥,全世界最年轻、最有成就的小提琴家。”

    “傻瓜!”这时候,他多希望自己不是她的哥哥。拥着她软软的身子,她就在他的怀里,一不小心就成了他的一部分。

    拂开她的头发,在她肩颈交接处看见一块美丽的蝴蝶红斑。

    “小优,你有一块很特殊的蝴蝶胎记,以前,我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在斑纹上轻轻搔刮,酥麻轻颤在她身体蔓延开。

    又严重了?医生已经下通牒令,要她去住院,可是…怎舍得离开他?“哥…不要,好痒…”抓起他的手,笑倒在他怀中,她和他靠得好近好近。这回,他们不止身体相近,心灵也是相依的。

    “我信了你那句话。”英丰突如其来说。

    “哪一句?”

    “你是让天神谪贬的仙子,滚滚红尘数十年,谁能有幸握有你的幸福?”这句话是感慨,也是后悔。

    “曾经…我把它交到你手上,可是你不要…”

    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大,却握不住她的命运。细细画着他的掌纹,清晰干净的纹路,诉说着他的婚姻会美满。

    于优祝福他的美满,也祝福他的幸福。

    “现在?还有机会吗?”只要她给他一分分可能,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去争取。

    “现在你要不起、我也给不起了…哥,好好珍惜你手中的幸福,嫂嫂是个好女人,值得你一生付出。”

    蜜秋勾引出他的罪恶感,为什么总是小优在,他就将蜜秋彻底遗忘?

    “又赖在哥哥身上?真受不了,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爱撒娇的小泵!”

    蜜秋的声音传来,于优忙挺身坐直,笑眼对人。

    梦停在刚刚、感觉捏在心中,不释放!

    “嫂嫂,你坐。”于优招呼。

    “坐哪里?我老公身边,还是你们对面。真是的,还没嫁进门,就要和小泵抢老公。”她笑说,女人特有的敏锐,嗅出他们兄妹间的不寻常。

    “小气,不然以后我老公身体借你赖好了。”挪挪身子,于优作戏。

    “老公?你连男朋友都缺货,哪里来的老公?”英丰拍拍她的后脑勺。

    “那可说不定,这次出远门,我去勾引一个金发帅哥,来个闪电结婚,到时,我比嫂嫂更快成为‘已婚妇女’。”

    “你啊!别多想,安分点儿,先乖乖当我的伴娘再说。”蜜秋眼光调向英丰。“我妈咪和爹地说,中国人有个习俗…父母去世百日内要赶紧结婚,不然就要再等三年,他们的意思是希望…

    “我懂!”英丰截下她的话,不想在小优面前讨论这些。

    “哥,嫂嫂,我先进房整理行李,你们继续谈论,不过别指望我当伴娘,要我当,得等我站得起来再说。”

    深呼吸,藏起失意,她把自己挪进轮椅里,几个推动,她对着花园唤人。“阿强哥,麻烦你送我上楼。”

    “等等,你要整什么行李,想搬回公寓?”英丰从话中嗅出离别,心一惊,他快步走到于优面前,拉住她问。

    “我说过,我要出国工作一段时间。”她说谎。

    蜜秋的出现提醒她时光匆匆,早该下戏。

    “去多久?”他问得咄咄逼人。

    “不确定,看工作进度,哥…我会尽快回来参加你的婚礼。”又骗人。

    “能不去吗?”他皱起眉。“推掉它。”

    “不行,工作是我的成就。十年前你执意要出国念书,我没拦你是不是?我还帮你整理行李,送你到机场。你要公平些,支持我、鼓励我,不要阻碍我。”

    她还代替他挨撞。他记得,记的很清楚。吐口长气,他没权利反对。

    “什么时候的飞机?我送你!”

    抱起她,他主动送小优上楼、帮她整理行李,全然忘记客厅里还有一个等着他商议婚礼的未婚妻。

    命令夸

    二OOO年初秋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他三十一岁·她二十七岁

    交出曲子,于优累坏了,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这几年,她的独立让人刮目相看,她练琴、她作曲、她卖歌,她成了演艺界的红人。人人都知道“余忧”是个多产的名作曲家,但除开和她合作的制作公司外,没有人知道,她是一个美丽清灵,却不良于行的女孩子。

    五年前,她搬出储家后,就停止复健,因导演临时取消戏分,不让她在“他”面前出演,所以,她不再排戏,不再为自己努力。

    其实,她可以柱起拐杖一步步走得很稳,但她不走,一部轮椅,她欺骗自己最好的状态就是这样。

    童听取笑她,说她是个完美主义者,非要自己能在人群中走得优雅从容,像个一流的芭蕾舞者,才肯抛弃轮椅…她没反对。

    也许吧!她一生的努力都在求完美、求登峰造极,所以学什么都是卯足全力去做,功课是、钢琴是、舞蹈是,连学走路都是,她只要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小时候是怕挨打,长大了,怕什么?不清楚!

    小语分析她这种争取掌声、注目的行为,解释为缺乏自信。

    自信?她有过这东西吗?闭起眼睛,想睡又怕睡,这些年,她常在夜里被恶梦惊醒,她梦见失速车子撞来,高高飞起、重重落下的是哥哥不是自己,她尖叫着送哥哥就医,谁知,一整个医院里几十个染血小孩从四面八方聚来,指责她,怪她不小心、怒斥她害人…一声声责难在她脑中回荡…她是凶手、是凶手…

    缠起棉被,她将自己紧密包裹,她想反驳、想告诉他们,她不是凶手,但她的声音是那样薄弱而缺乏说服力。

    电话铃响,她挣扎起身,童昕、辛穗上班去了,赶一夜稿子的小语好梦正酣,绝听不见铃声。

    接起电话,轻轻一声喂,电话那头传来储伯的声音。

    “小优,你还好吗?工作累不累?”他慈蔼的声音温着她的心。

    “刚忙完,我正想休息几天。”

    “上次…我跟你提过,英丰下一年度的工作计划在台湾。”

    “我知道,他回来,您一定很高兴。”他要回来了,这个想法让她好快乐,纵使不见面,她知道他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知道储伯会常常捎来他的讯息。

    “小优,英丰回来,你愿意回家住一段日子吗?你妈妈希望一家团圆。”

    一家团圆?他承认过她是他的“家人”吗?她在电话这头沉默。

    “你想躲他一辈子?”

    一辈子…她的一辈子所剩不多,几个闪躲就能痹篇。

    “储伯,我想…”

    “英丰不会住在家里,他另外找了房子,如果你不想回来住,就回来吃顿饭吧!见见面、说说话,说不定他已经和以前不同,不再冷漠、不再拒人千里。”

    见见面、说说话?她已经五年没排戏,再上场,她只会僵立在舞台之上。

    “就一顿饭好吗?回来吃个饭,不然你妈妈会怀疑,好几次她问我…”

    “储伯,我回去,什么时候?”阻下他的话,也阻下她心中的纷乱不安。

    “星期天晚上,我们在家里替他接风。”

    “我六点到。”切断电话,她全身都在发抖。

    他要回来了,想过多少年、盼过多少日子,他终于要回来…他是一个事业有成、万众瞩目的音乐家,她却是一个不良于行的残障人士,再见面,要她情何以堪…

    命令令

    一家人见面客客气气,倒是英丰的未婚妻康蜜秋显得热络。

    她是个细心体贴的好女人,光是第一眼,淑娟就能确定。

    “小优真是的,说六点到,都快七点了还不见人,真不好意思,要不,我们先吃饭,不等她了。”淑娟提议。

    她又逃开了吗?储睿哲在心里暗忖。“没关系,反正还不饿,我们再等等。”蜜秋一脸笑,这家人很好相处。

    “应该让阿强去接。”睿哲自喃,这趟路对不常出门的小优来讲是件大工程。

    “我在美国听妈咪说,小优是个很棒的舞者,她现在在哪里工作?”她的无心撞出淑娟一脸挫败。

    “小优很久没跳舞…”叹过气,她忙笑开,不冷淡客人。“她现在作词曲为生。”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吗?”蜜秋看看突然愁眉的睿哲和淑娟。

    “没有,你不要多心…”当淑娟正要解释时,客厅门开,于优推轮椅进来。“小优,你回来了?”

    “储伯、妈妈、哥…嫂嫂…对不起,我来晚了。”

    再见她,英丰的心被重棰敲过,痛!他痛得皱眉。怎么会?一样的不食烟火、一样美得赛过精灵、一样的轻愁染眉…可是,她却…

    很想一把抱她入怀,但他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在国外一待多年,就是为了躲开她,不教自己心系于她、不让爱情毁掉自己对妈咪的忠诚,他不容许自己才见上一面就此沉沦…脸是冷的、目光是寒的…心头却是热烈澎湃…

    全身都在发抖,她牢牢按住脸上笑得温婉的面皮,不让它掉落。她的王子就站在面前,教她魂萦梦系的脸…仍面无表情、仍吝啬对她一笑,他还是厌她,尽避经过多年。

    看见于优,蜜秋立即知道自己说错什么话,她寻来新话题。

    “你就是小优,我听妈咪说过好几次,她说你是个对音乐很敏锐的女孩子,她还常对学生说,你是她教过最有天分的女孩子呢!”

    都是胡阿姨在跟她谈她吗?他从来就不提、不说她这个“妹妹”?是彻底忘记她,或是压根就不承认她和他有过关系…

    “嫂嫂你好,你比照片上更漂亮。胡阿姨还好吗?”她客套虚应,心全落在那张不见表情的脸上。

    他还好吗?想过她吗?忘记他们之间…肯定是忘了!否则怎会有一个体贴的“嫂嫂”站在眼前…

    “嫂嫂”吐在嘴里,痛在心里,利刃一刀一刀切、一分一分割,她和痛苦在比赛,看谁僵持的久。

    “她很好,就是想念你们、想念台湾。”

    “有话大家到餐桌上讲。”淑娟招呼众人。

    餐桌上,他保持静默,对于父亲的问话,他一概用简单句型回过;于优也是安静的,惶惶然的心教她食不知味,人口的全是对他的思念。

    想他、念他…他就在她眼前了,她仍然触不到他。苦笑,是她的心在坚持,告诉过自己几千次,他早就不属于她,只不过,痴心在,人不能不蠢…她的暗恋,早该沉人大海,任波浪撕碎。

    停下着,她抬眼看每个人的表情。

    储伯、妈妈是热情而欣慰的,嫂嫂是愉快喜悦的,他呢…

    她探不到他的心思,一如多年之前…

    有好一阵子,她几乎以为他已经不再恨自己,以为冷漠是他的性格习惯,并不是专针对她,现下有些些明白…他仍是衔恨的,不过年纪渐长,他不再口口声声将恨挂在嘴边,他选择用冷淡来阻隔她的关怀。

    他的眼神对上她的,微微一颤,于优的碗差点滑落桌面。

    蜜秋在他碗里布菜,亲昵相依的身形刺痛着她的心,他们是相衬的一对,自信大方、事业有成,他们都是音乐人,心相同、灵魂相通,这种婚姻没有不幸的机率。

    垂下眉,长发覆盖脸庞,掩护了不该掉下的珍珠。水滴在米饭上,一摇晃,在缝隙间窜人碗底,她…没有伤心。

    “对不起,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笑挂得太勉强,一不注意就要掉落。

    “小优,你吃得好少,你在节食吗?”蜜秋说。

    摸摸自己的月亮脸,这阵子类固醇吃太多,水肿得厉害,不过,医生说病情控制住了,下回剂量会减少一点,到时就会回复。

    “是啊!我去院子走走。”推起轮椅,将自己推离众人眼前。她需要空间平复心情。

    令命令

    桑树长高,人在树下,任她怎样伸长手,都勾不到枝枝节节。

    月亮在树稍头懒懒挂起,清清冷冷的光线把她的影子在地上拖出好长一道。

    必节又犯痛,不死心的免疫系统对她发动攻击。长期的葯剂让于优严重的失眠、郁闷,水肿和胃出血,她知道接下来还会并发糖尿病、高血压、骨质疏松…最后死于肾衰竭。

    死…其实已经不觉得恐怖,患病之初她还恐慌过,几年拖下来,太多的疼痛折磨,早把她的求生意志一点点消磨掉。死,不过是停下心跳、停下和这世界的所有关连,但可以换得舒服、平静和…不痛。

    没生病时,不知道光是不痛,就是一种幸福,现在学会了,只要不痛、不用害怕下一波疼痛在哪个时间、哪个空间跳出来折腾,就是幸福。

    她不怕死,却要争取活的机会,她的心还有牵挂,牵挂着母亲白发送黑发的伤痛,牵挂储伯、张爸张妈的疼惜,牵挂…那根早该断的爱情线…

    所以,她和疾病搏斗,再痛她都不倒下、不喊输,就算现在,爱情城墙在她面前倾颓瓦解,她也不哭不喊。挫折,她受得太多,早练就出一副铜墙铁壁身。

    “他们说,那场车祸中,你没事。”英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心跳得飞快,那段在一起的日子从记忆中跃出,那时,她爱他!

    肺喘得厉害,异乡游子的孤寂不安,在见到她的沉淀安定。

    那时,他爱她!

    再见面,他不确定,她还爱他?但他肯定,他不能爱她!

    理由?很简单,他不要输!他输了父亲、输了家庭,他不要再输掉自己的爱情。

    她怔愣住。是他,他来了,为寻她而来?或是寻怨而来?转过轮椅,她让自己和他面对面。他还是她记忆中那个男人,只不过,时间把他洗链得更成熟稳重,年轻时的霸气让沉稳取代。

    “在那场车祸中我没事的。”面对他,她没打算说实话。她习惯了当他的糖衣锭,报喜不报忧,甜的给他,苦的留下自己尝。

    “你的腿…”

    “在另一场倒楣中造成的。哥…我没事,即使不走路,我也过得很好。”扬脸,她又在笑。“你这几年在国外很好,为什么突然回来?”

    他没回答,定定地望住她,想在她眼中寻找欺骗的蛛丝马迹。

    他失望了,这些年,她说过太多谎,一身坦荡荡的无欺模样并不难装,不仅仅骗得过别人,连自己也欺得上。

    “胡阿姨好吗?很久没跟她联络上,我想她很忙。”她自顾自说开,习惯他的不理会。

    “嫂嫂长得很漂亮,你们是很合适的一对,你们结婚是乐坛大事呢!将来你的宝宝…”

    宝宝…曾经,她也有一个宝宝,要不是她粗心,也上国小了呢!她会拼命赚钱,让他学小提琴,说不定有机会,父子成师生,说不定同台表演,说不定…好多的“说不定”,都因为她的疏忽消灭…

    “不会再好了吗?”

    “什么?我没听懂。”突然一句,问得于优满头雾水。

    “你的腿。”

    他在关心?不!他的表情没有关心、他的声音没有关心、他的心没关心过她,她逼自己停止想像他正关心她。

    “能不能走,我不在乎,我过得非常非常好!”清清柔柔两句话,她抗拒起他的探索。

    推开轮椅,她往外走。她很好,非常好,有没有腿她都好、活不活得下去她还是很好,在他身上她不要同情怜悯,她只要爱,既然给不起她爱情,就别再制造关心假象,害她认不清楚事实。

    “小优。”他阻下她的轮椅,立在她面前。

    一声呼唤,唤出她泪湿栏杆。

    “哥…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好吗?我好不容易适应没有你的生活,好不容易忘记我们的过去,好不容易让自己过得好,不要你一出现,我的辛苦全成泡影。”

    “你恨我。”

    “不!是你恨我。不管你再克制,眼底仍会流泄出对我和妈妈的恨意。不管时光过去多久,我们都是夺去胡阿姨幸福、破坏你美满家庭的坏女人。我欠你的,眼前是还不起了,如果你有耐心等待,就等我有能力时再还债好吗?”

    “我没向你索债。”隐隐地,他知道她不同了,从前唯唯诺诺的小优也敢站在面前对他长篇大论。毕竟,九年了!他躲避她、躲避自己的心,整整九年…

    “那么就放开心胸,不要再恨,感情是无从解释的。放过我们,你才能放过自己。”侧过脸,刷去泪,她又问:“不再见面,好吗?”

    她已经不要他,在他躲开九年后,她也要躲起他?也好!这样子他们扯平。

    “好!不见面。”他跨开长脚往屋里走。

    这句话,让他们在未来一年中,没有交集,直到储睿哲和于淑娟死亡…

    命令令

    三十天的幸福,一下子就被他们用光光,才一眨眼,时间就从洪流中跳出来告诉她…CAMEOVER!结束了,他们之间要在这里真正划下旬点。

    不过,庆幸的是,这次,他们谈开说开,两人再无恨无怨无遗憾。

    然,遗憾…真的没有了吗?英丰推着于优,他们来到飞机场。

    “一到美国,记得打电话回来,还有,记得跟妈咪联络。”

    英丰的叮咛反复过十几遍,于优不觉得烦琐,她在他话中,温习起被担心关怀的宠爱。

    担心?是的,他把她担在心上了,她知道这一离去再无相见日,但是想到自己就在他心上…她的心淋上蜜…

    握住他的手,请容许她再撒娇一回合。“哥,抱我好不好?”高高伸出两手,她笑得好畅意。

    “好。”俯下身,他将她抱起、紧紧圈住,无视于来来往往人潮的眼光,他要将她锁在自己心里。

    嗅着她的发香,汲取她身上暖暖的体温,他多希望她成为他生命中的全部。“小优。”

    “嗯…”陶醉在他怀中、陶醉在他胸怀,她知道在他心底一角,他爱她!这个认知对于一个将亡女子,是恩惠。

    “再问一次,我们能从头来过吗?”不想死心,尽避背负着道德良知谴责。

    “我们还能不能回到童时?我八岁、你十二岁;你教我拉琴,我帮你背书包;你拉我的辫子,我骑在你背上…能不能?能不能再回去?”她再追问。

    “不能。”对光阴,除了小叮当,谁都束手无策。

    “对了,有很多事,过去就再回不来,就算重头,也不会有相同的感觉。我们只好学会珍惜眼前,过去的,只能凭吊。哥,我们来打勾勾好吗?”

    “要约定什么?”

    “这一轮,我当你的乖妹妹,你当我的好哥哥;下一次,再碰上,我就当你的妻子,你当我的丈夫。到时,我们中间不准有嫌隙,只许有包容和爱。”

    “好!那我也要跟你说定。不要恋栈国外,不要让高鼻子帅哥迷昏头,工作一忙完就回来,回到好哥哥身边,让我宠你、保护你。”

    “到时,你身边会有个嫂嫂吗?”

    “你要一个嫂嫂吗?”

    “我要!我要你幸福平安,我要有人专心对你,我要有人爱你、疼你,像你爱我、疼我一样。”

    “好!你一回来,就会有个嫂嫂在家等你。”

    “说定了!”一击掌,她握住他的幸福和安心。

    “小优,有个问题问你。”

    “请问。”偎在他身上,有些不舍得…不舍得放手…逼她放手的不是心,是命啊!

    “在国外那几年,我回国数次,为什么你总是不在家?”

    “我自惭形秽躲起来了,本想把脚练好,等你回来,娉娉婷婷站在你面前,哪里知道,天不从人愿。你呢?我也要问你,为什么那些年,你都不向人问起我?”

    “我想,你恨我。”他实说,毕竟,他的行为太可恨。

    “你看,我们都让自己的盔甲,挡住了自己的视野和对方的真心意。”

    “下次再见,让我们把盔甲都扔弃了吧!”

    “好!一言为定。”他们勾勾小指头。

    一声呼唤打搅他们谈话,回头,一个二十来岁的小男生站在他们身旁。“于姐,我来了。”

    “他是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我要过去和他们集合,哥,你回去吧!再见。”于优对他挥手。

    “我送你过去。”他说。

    “不!你先走,我要看你的背影。”她拉拉他的衣服软声哀求。

    “这次你将就我,下次,我再迁就你好不好?”

    叹口气,他又宠她一回。站起身,挥挥手,他的背影有道灼热眼光追随。

    半晌,大男孩问:“于姐,我们要去哪里?”

    “阿杰,麻烦你送我回公寓。”闭起眼睛,于优叹息。永别了…亲爱的“哥哥”…

    命令令

    当夜,公寓里四个女子喝了一肚子伤心酒,隔天剪去长发、远走垦丁。

    总以为,这趟旅程结束后,要断该断的都能断得干净,谁知情事纠葛,心仍放不下、情仍断不净。

    必上公寓大门,结束五年的同居生涯,挥别她们的单恋公寓,互道一声珍重再见。

    笔事开始、故事终场…她们在彼此脸上看到情伤…

    “小语,在国外安定下后,打电话给我们,不可以断了联系。”童昕叮咛。

    “我知道,等我找好住处就打手机给你们。”独自远走他乡,小语需要她们很多的支持和鼓励。

    “我和辛穗会先找个地方住在一起,要是联络不上,你有我和辛穗老家的电话。”童昕再叮,对这个年纪最小的天真小语,她有太多的不放心。

    “如果在国外住不惯,就回来找我们,到时我们再组一个多情女子公寓。”辛穗一路说一路笑,眼泪在角落处偷渡。

    “不要再说,你一说我都不想走了,还没出发,我就幻想起我们的小宝贝,他一定涸粕爱、很漂亮,我要当他干妈。”

    小语指的小宝贝,是躲在童昕肚子里的小小生命,还没出生,他就负担了四个女人的心情期望。

    “不想走就别走了,我不也说要当修女,还不是改变主意。留下来吧!”辛穗娇声恳求,小语脸上有着为难。

    “辛穗,别勉强她吧!让她出去飞上一圈,要是她觉得窝穴比外面的天空诱人,她会回来的。”一直静默的于优出声替小语说话。

    “没错,单飞得不顺利,我会回来。”小语指天指地,发誓。

    “好吧!于优你呢?你一直不告诉我们以后要做什么,你有新计划吗?”

    “我…计划?”她的计划…操在老天爷手里吧!

    “要是一切顺利,我会和你们联络。”叹口气,她将钥匙放人填好住址的牛皮纸袋,递给辛穗。“麻烦你帮我寄出去。”

    “好!我们一起下楼!”推着于优进入电梯,四个多年相处的女子,紧紧交握双手。别了…

    坐入计程车内,于优轻轻一声:“麻烦,华大医院。”这次入院,出不来了…



  Tags:苦恋公式  第八章
欢迎各位苦恋公式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苦恋公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苦恋公式》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