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寻找上海高跟鞋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寻找上海高跟鞋全文阅读

寻找上海高跟鞋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寻找上海高跟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夏榆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寻找上海高跟鞋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二OO二年上海

    “各位,这里就是虹桥国际机场,请各位跟着我,我们先坐游览车,待会儿再带各位流览这个美丽的传奇地区。“

    一下飞机,田雅各便背着重重的行李,张望着导游嘴里的虹桥国际机场。

    这里的大厅十分宽敞,新颖而气派,而更教田雅各有些吃惊的是,这些“******”看起来很平常嘛!

    “好,别走丢了,请往这边来。”导游耐心的引领着大众。

    田雅各闻声跟着大伙随着导游走,昨天才为了来不来上海而考虑很久的她,这会儿却一眼便爱上了上海。

    从机场一直到饭店的路途上,田雅各见识了上海姑娘的美丽,也瞧见了与课本上不符的贫穷与落后,映人眼帘的,全是摩登的都市与新潮的建筑物。举凡百货商店或是精品名店,这一切与她想像中落后的上海有着严重的落差。

    当她抵达饭店的时候,竟有种重游旧地的感觉。

    “我们已经到了饭店,请各位下车,并拿好行李,先回房休息。”

    导游的声音似乎离她很远,反而有一种悠美的音乐声仿

    佛在她的耳边贸绕着,但却听得模模糊糊,隐隐约约。

    “我们约半个小时后,在这个大厅集合,然后我会带各位到上海的夜总会逛逛,想要休息的人,也可以不参加…”

    田雅各想细听音乐来源时却被导游打断,她在一种难以抗拒的念头下举起手高喊,“我不去。”

    说完之后,田雅各没再理会导游的一脸不耐烦,径自回到已准备好的三o八号房。

    “这里看来好旧哟!”

    与田雅各同房的女孩看起来土土肥肥的,但她的可爱眼眸涸旗的博得田雅各的好感。

    “你好漂亮,好像清末时,上海的上流名门之女。”

    她一说,田雅各差点没笑得跌倒,上海的上流名门?自己一身T恤、牛仔裤,像吗?

    田雅各抿唇一笑,“谢谢你的赞美,我想,不用这些赞美的话,我们仍然可以处得很好。”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我好喜欢清末时的上海,很诡异的中西交流,让人好想生在那个时代。”

    “是吗?那么,你可以坐个时光机回去呀!”

    “哈哈,如果可以的话…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

    提到这个问题,田雅各整理衣裳的动作停了下来,该死的杰洛米,说好要一起来这里,却临时变卦的跑回英国,害她一个人独自前来人生地不熟的上海。

    “说起来话长,本来我是想到其他国家的,不过我的一个好朋友杰洛米说他喜欢上海,坚持要我陪着来,结果他却有要事得回英国,最后我就一个人来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杰洛米是…”

    田雅各继续整理衣裳,“哦,他是英国人。”

    “你男朋友吗?”

    “不,不,别误会,是纯粹的好朋友。”

    见她似乎不太相信的眼神,田雅各在心里感到有点好笑。

    “你呢?怎么自己一个人?”

    “我呀,没办法!”她耸耸肩。

    “怎么样?”

    “被人给逼来。”

    “谁?

    “我死去的爸爸。”

    死去的爸爸叫她来上海?多么诡异的一种说词;还挺吓人的,田雅各一脸惊异。

    “你别误会,还不是为了双高跟鞋。”

    田雅各疑惑的望着她,“一双高跟鞋?

    “是呀,清末年代的一个凄美爱情…算了,我是听我爸讲了几百次,从第一次的感动一直到最后的麻木,反正我是来带回一双高跟鞋的。”

    “高跟鞋?”田雅各仍是不解。

    “嗯,不过反正我都要来了,干脆找个旅行团一起来玩玩,有人陪着我,何乐而不为?你说对不对?”

    她点点头,“也对一我就是这几天要陪你的人,我叫田雅各。”

    “我叫福妹。我爷爷老说我长得很像他爷爷,他爷爷就叫阿福,所以我变了福妹。”

    “是吗?好有趣。”田雅各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埃妹痴迷的望着她,“你笑起来好美…”

    又来了,福妹该不是有同性恋倾向吧!田雅各胡思乱想着。

    疑迟了会,福妹问道:“你待会儿有事吗?”

    “没事呀!”

    “真的吗?那你可以陪我到一个地方吗?”

    她看向福妹,“一个地方?什么地方?”

    “那得间间计程车司机。”

    张着美丽的大眼睛,田雅各思忖着,反正夜总会她没兴趣…点点头,她决定和福妹一同去看看。

    ***

    “是这里吗?”

    “我也不清楚…”

    躲在田雅各的身后,福妹颤抖的身驱让田雅各添上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她不禁怀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住在这里,这么荒凉…

    “有人在吗?”

    田雅各叫了好几声,但都没有人回应,天色已经很晚了,这个窄瘦的高楼,古老而冷清的透出幽暗气息,把福妹吓得直想打道回府。

    埃妹抖着声音答道:“我们走吧…”

    “可是你不用取回高跟鞋吗?”她回头看着福妹。

    “以后再说。”

    “要是你老爸又来托梦…”

    “别讲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好恐怖…”

    田雅各见她害怕得不得了,自己又瞧了瞧周遭也感到有些不寒而粟,于是搂着福妹准备离家,但两人才回头,就看见一个驼背身影站在她们眼前,差点让她们吓破胆。

    “你们找谁?”

    “找…找…找…”福妹已吓得说不出完整句子。

    “你好,我们想找一个叫根叔的人。”

    虽没有福妹紧张得结巴,但田雅各自觉自己颤抖声音也比福妹好不到哪里去。

    谤叔一脸冷淡,“我就是,谁要找我?”

    “她,福妹。”

    田雅各接着说明来意后,根叔严肃而恐怖的神情,却突然染上一个慈祥的笑容,而他笑容明显的并非针对福妹。

    “跟我来。”

    田雅各拉着福妹的手,跟了上前,当她们跟随他走出窄楼之后,田雅各有些怀疑的问:“那个根叔是谁?”

    埃妹扁起嘴,“谁知道?我爸爸临死前交代要来跟他要一件东西,而且说,只要我说明我是福妹,他就会把东西拿给我。”

    愈知道事情的缘由,田雅各愈是不明白,但她愈是不懂,却愈想知道这件事的本末。

    “高跟鞋吗?”

    “谁知道?我拖了这么久才来,他大概不高兴。”

    田雅各喃喃自语,‘’不会吧,他的笑容很慈祥。“

    “那是你,他看我的时候,可没那么…”

    埃妹才想说他对自己不友善,根叔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到了吗?”田雅各止住脚步。

    谤叔忽然问道:“她是福妹,你是谁?”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差点答不出话,润了润喉,她还是大胆的回道:“我叫田雅各。”

    ‘’你知道贝青洛这个人吗?“

    “贝青洛?黄金鞋的女主角吗?”福妹终于大声开口,这故事她听多了。但惟有此刻最教她震惊。根叔为什么突然冲着田雅各问,她认识贝青洛吗?

    谤叔没有回答福妹,只对田雅各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你长得跟她很像。

    不止福妹愣住了,就连一直保持镇定的田雅各也愕然的怔着。

    ***

    埃妹喃喃念道:“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真的好像,除了衣服与发型之外简直一模一样。”

    走进窄楼不远处的小屋里,除了几张保存甚好的照片外,最显眼的就是那双福妹要寻找的高跟鞋。田雅各相信它一定所费不贷,光是在这昏黄的灯光下,那鞋子被蒙上的灰尘一扫时,整个金黄亮度马上让人知道,它是珍贵的黄金打造。

    田雅各拍着众多人头中的一个,“他就是卓甫瑞吗?”

    “没错,你的眼光很好。”根叔点点头。

    没人告诉她那是谁,但她一眼便从卓家全家福的照片里,准确无误的指出来。

    “雅各,你真神耶!”福妹惊怪的吃着。

    “我只是随便猜猜…福妹,在饭店时你说的凄美爱情…”

    “就是他与贝青洛。”

    细看两张照片,田雅各被卓甫瑞那双带着强烈电流的眼神所吸引,这么俊的男人…别说是贝青洛,连只看了照片几眼的她都差点忍不住心动。

    “你想试试高跟鞋吗?”

    谤叔的提议简直没让福妹兴奋到极点。

    埃妹大力赞同,“好哇!好哇,雅各,既然你长得很像贝青洛,那么她的鞋你也许可以穿上。”

    “怎么可能?”

    田雅各有一点排拒,要是她穿上了,那又代表了什么样的讯息?

    “试试无妨。这些东西都是要让福妹带走的,也许将来你没这个机会了。”

    谤叔建议道。

    “对呀,对呀,我一带回去就要捐出去了,还不如在没带走前让你试试!”

    田雅各一怔,“捐出去?”

    “是呀,这是我老爸的意思,说要送到什么博物馆一我也不清楚,反正要送走便是,你穿穿看嘛!”

    禁不起福妹的鼓吹,田雅各翻翻白眼耸耸肩,反正不过是穿双鞋,有什么了不起?

    她将脚上的NIKE跑鞋与袜子脱下,将脚伸进鞋里。

    “怎么样?”

    田雅各感到很不可思议,她居然穿上了!

    “不急,我的右脚比较小,也许会穿不上…”

    本以为只要试试左脚,所以田雅各并没有把右脚的袜子给脱下来,但为了要证明自己跟贝青洛的巧合仅止于此,这下子她只好继续尝试。

    但不知不觉地,她居然穿进去了。

    埃妹一见到她双脚都已穿人黄金鞋里,不禁惊讶的低前,“刚刚好,太神奇了。”

    田雅各讷讷的说;‘“这只是巧合…“

    “不,那不是巧合。”根叔拿了一面长镜放置在田雅各眼前,声音带着磁性,这令站在镜前的田雅各错觉了自己的时代背景。

    埃妹紧瞅着她镜中的身影,‘如果再换上她的衣服…“

    “不,别闹了,我才不做这种傻事,这东西是你要拿回去的。”她轻斥,抑下心中莫名的激动。

    “你就穿上嘛,我好想看看见青洛的样子,她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

    “拜托,穿上又如何,又没有卓甫瑞。”田雅各不认同的华道。

    埃妹自言自语的动起手,“哎呀,反正好玩嘛,来,我帮你穿上!‘这简直是强人所难嘛!

    田雅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换上那身衣服,当她穿着那件贝青洛被截去裙摆的礼服从房里走出来时,福妹发现根叔那双不敢相信的眼神里,添加了几分仿佛看到神话的惊讶。

    “怎么了?”再度重新站回镜前,田雅各有些不自然,然而当她无意间看到镜中的自己时,在一瞬间竟仿佛看到了老旧照片中的贝青洛…

    “我是你吗?”她喃喃自语的对着镜面问,内心突然澎湃了起来,而眼角莫名其妙的滑下眼泪,然后,她眼前一抹光亮忽然一闪而过…

    埃妹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雅各,你怎么了?雅各,别吓我呀…雅各…“

    ***

    “冷吗?

    摇摇头,贝青洛脸色苍白地偎在卓甫瑞的怀里,却一点也不感觉冷。

    卓甫瑞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思绪回到船失火前的那一刻。这如果是一份贝行止给的礼物,就是一份不容易还清的人情债。

    当贝行止扣上扳机时,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那颗子弹,射中的却是电器线路,船只因此着火。

    难怪他要问自己谙水性吗?

    要不是及时跳下水,而阿福又受命备船在外海徘徊,他就算有通天本领也逃不过大海吞噬。

    “你沉默得教我手足无措。”

    搂住她,卓甫瑞担心她的悲伤会伤了她的身子,连忙抓起旁边的毛毯,将她重重的包裹起来。

    “我只是害怕…”贝青洛细语喃喃。

    “害怕别离?”

    “那是以前。”

    他凝瞄着她,‘那现在…”

    “我害怕死亡,害怕只能相守短短几十年,害怕我们的缘分只有这么一辈子,害怕在水里的一刹那,你松放了我的手…”

    他深情的承诺永远,“你不用担心,不用怕,也不用怀疑,我是你的,生生世世都是你的,就算我们死了,下辈子,除非有你,否则我不会投胎转世,你懂我对你有多在乎,多重视吗?你不该因为害怕而疑惑。”

    两人拥在一块儿,这情形连掌舵的阿福也感到鼻酸。这条船随着?艘绞裁吹胤剑恐挥欣酥?br>

    ***

    “从鬼门关走口来了吗?”

    埃妹的一句话,险些让初醒的田雅各笑到抽筋。

    “还敢笑,你没把我吓死不甘愿吗?”

    虽然在责骂,但福妹带着浓厚的关切之意,田雅各一听便感受得到。

    她坐起身子,“我怎么了?”

    “我也不懂,你突然‘砰’一声昏倒,我和根叔差点没叫公安来处理。”

    田雅各只是浅笑,对于与福妹的相识之缘,她觉得十分珍惜,刚才不省人事的片刻,她经历一场让她难以释怀的梦境,那梦是如此真实,真教她心里产生阵阵悸动。

    “怎么样?你还没还魂吗?会不会是贝青洛的灵魂附在那衣服上,所以你才…”

    田雅各打断她,“你还没告诉我她的故事。”

    埃妹叹口气,“除非你想流眼泪,否则别听这悲哀的故事。”

    “为什么?他们并没有在一起吗?”

    埃妹无奈的看着她,“是在一起了呀,可惜两人都葬身火海”连她爷爷的爷爷也在那之后失踪了,据家人的说法是,他愧对主人才英勇的随着他的小姐“走了。”

    “是吗?如果他们葬身火海,那根叔为什么还完整地留有贝青洛的礼服、照片,你难道没发现,照片里的卓哺瑞少了一串项链?”田雅各不自觉的反驳。

    “这…”福妹虽搞不清楚田雅各的话意,但她却很清楚一件事,“你怎么知道项链的事?我并没向你提起啊!”

    田雅各缓缓的望向她,半晌才开口道:“他出现了…”

    田雅各口气平稳,“我看见他们在海上飘流,他们并没有死在?锒潜宦饭纳檀绕穑詈笏侵绽显谟⒐!?br>

    埃妹瞪大眼睛望着她,她窜改了自己从小听到大一个最难以忘怀的爱情故事结局。

    “你没事吧!”

    摸摸她有没有发烧,福妹简直被这样的事给搞糊涂了。

    她不理福妹的一头露水,仍径自说下去,“然后,我在醒来前看到他握着贝青洛的手,脸上布满皱纹,平静而缓慢的说,我会找到你,我会找到你。”

    埃妹听了差点昏倒。这一切都太难以令人置信了。

    ***

    英国

    “他们为人很好,而且在一起上天堂时,把这个偌大的地方捐给地方做为儿童?行模砗笏涿涣粝乱欢肱簧降倚腋!?br>

    这下福妹要不信田雅各说的都不行了。

    这是历史的见证;卓甫瑞与贝青洛伉俪的名字,正洋洋洒洒的刻在墓碑上,而她爷爷的爷爷阿福的墓也在旁边,这下终于解开他真正的下落之谜。

    没想到这一切都巧合得教人咋舌。

    原本要送至博物馆的高跟鞋,现在正放在儿童?行牡拇筇希庖磺醒罢业氖氯加商镅鸥魇г嫉挠⒐讶私苈迕姿帧?br>

    看着由儿童?行恼依吹恼掌掌心且欢苑蚱薅靼哪Q镅鸥鞑挥傻眯纳勰剑姓饷聪喟囊欢粤等耍挂淌廊巳己煤眉焯肿约旱纳盍恕?br>

    “怎么样?看过贝青洛和卓甫瑞的墓碑后,还要到什么地方吗?我可以当你们的向导。”杰洛米询问着田雅各与福妹。

    埃妹叹口气。“我是不知道雅各怎样,但我累了,而且沮丧极了,我自小至今的梦碎了,我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是吗?那雅各…”杰洛米转向田雅各。

    “杰洛米,你先送福妹回去,我到处看一看再走,反正时间还早。”

    “不用我陪吗?”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你不是小孩子,但你美得让英国男人垂涎三尺,我可不很放心。“

    她微微一笑,“好了,别逗我开心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杰洛米报以微笑,她说的没错,她又不是第一次来,更何况她住在这里好几年。“好吧,别太晚回来,让我穷操心。”

    “知道了。

    三个人在墓碑前分道扬镳。

    田雅各并没有待太久,她只是什么也没想的呆望着眼前的墓碑,然后在阳光愈来愈烈的时候,缓步离开。

    回到饭店时,田雅各先到大厅的餐厅喝了杯咖啡,而后才至柜台拿取和在上海饭店时相同的房间号码钥匙准备回房整理东西。

    在她离开餐厅没多久,有个男人突然一直在她身后吼着,“嘿、嘿,那个女孩!”

    在没有别人回头的情况下,田雅各有点怀疑的看看旁人,再看看自己,但仍不以为意的朝电梯走去。

    当她踏进电梯时,那个人刚巧追到电梯门口,大气直喘的急着想说话,但却在两人四目相交的那一瞬间呆得住,时间仿佛在两人交缠的视线中静止了。

    电梯里的其他人看不出他到底搭不搭电梯,有人便直接问:“先生,你要搭这一班电梯吗?”

    “呃,好。

    他才应着,整个身子便挤入电梯,而他锁紧田雅各的眼神,一刻也没放松过。

    由雅各因他的眼神而紊乱了呼吸,让她不由自主的屏住气息,但他的反应却比她还激烈,直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就要停住。

    清了清喉咙,他朝她开口,“你…独自一人吗?”

    田雅各直觉地点点头,眼前的男人像极了卓甫瑞,田雅各发现自己竟无法将视线由他脸上移开。

    “我见过你吗?”他一口流利的英文,不确定的问着。

    摇摇头,她微笑着没开口。

    “我想一我一定见过你…”他讷讷地说。

    “没有。”这点她可以确定。

    “真的吗?”

    田雅各肯定的点点头,“是真的。”虽然他和照片中的卓甫瑞那么相像,可现实生活中他们的确没见过面。

    这时,电梯的门开了,田雅各依依不舍的走出电梯,但他也跟了出来,这让她感到心跳加快。

    “我不曾这样…但,你确定我们不认识吗?”他口气中充满疑惑。

    田雅各因这句话而停住脚步,觉得自己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才转过身面向他时,他却激动的捉住她的手,发狂的指着房门上的三0八号码牌道:“我找到了你。”

    “你…”她也十分震惊。

    他的激动突然消失,反而从容的露出灿烂的笑容。

    田雅各心神不宁,他长得那么像卓甫瑞,连语意都若有所指…“

    “我理想的伴侣,我不该这么说吗?”

    他说的话听在田雅各的耳里,一点也不觉奇怪,反而觉得自己懂得他话里的含意,就是那么容易的清楚他的话,她绽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望了三0八号房一眼,心情激动着难以平复。

    “我不曾这么唐突,但我对你一见钟情。”他缓了口气,深情的望着她。

    “你认识卓甫瑞吗?”

    “什么?”他浓眉一皱。

    田雅各摇摇头,“不,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是中国人吗?”

    “是呀,我来自中国大陆。”

    她望着他,“是吗?那么,你应该会说中文?”

    “会听一些,”接着他马上用着上海话说:“侬很美…”

    不知为什么,田雅各的眼角泛起泪光,心中有一抹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动。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从小就自上海移民英国,会说的上海话有限…”

    “不需要抱歉,我只是…”

    他仍定定的凝视着她,“你的表,对了,你的表,你遗落在咖啡厅的表。”

    看着他手上紧握着的表,田雅各突然有股拥紧他的冲动,一种莫名的澎湃情绪在她心中翻腾着,如狂风暴雨般朝她汹涌而来。

    “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他鼓起勇气邀请,眼前的女子虽是初见面却像是有着魔力地的牵引着他的心。

    “不,我才刚喝了一杯呢。”

    田雅各顿了顿,微微一笑,“但是你可以请我别的。”

    听到她的回答,他的表情十分的失望。

    这句话让他笑得十分灿烂,大大的松了口气,“现在吗?”

    她忘情的凝视着他,“任何时间都可以。”

    他牵起她的手,两人相视而笑,这种好像比一辈子还长的熟悉感,像根线似的牢牢绑住两人的手。

    当年卓甫瑞说的那句,“我会找到你”而今,似乎印证了,他果真找到了贝青洛,让相爱可以不只一世的缠绵下去…



  Tags:寻找上海高跟鞋  第十章
欢迎各位寻找上海高跟鞋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寻找上海高跟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寻找上海高跟鞋》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