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花脸新人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花脸新人全文阅读

花脸新人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花脸新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刘芝妏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花脸新人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嗨!”

    听到这熟悉的男声,陆小戎自埋头大啖的冰淇淋上抬起眼,惊异的瞪大了眼瞧着愈走愈近的人。

    “钱立岩!”

    “嗨。”高大的身躯一屁股坐到她身边的躺椅。

    “嗨什么嗨。”颦着眉峰,陆小戎疑惑不解的瞪着他。“你来做什么?”迟早,她会联络他的,既然人都到了这儿,这就已经不再是一只劳力士可以打发的了,起码得拗到一对对表来。这一趟旅程花了她不少银两,不找机会补回来怎么成。

    可是,她原本是想再跟以静聚个一、两天,下一站才找上他呀,他干么眼巴巴的自动送上门?难不成真的嫌钱太多了?

    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耸了耸肩,“你的小钱哥哥通知我的。”回答归回答,钱立岩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老样子。

    “钱立封知道我的下落了?”是谁告的密?陆小戎咬牙切齿的一跃而起,双手在身侧握紧,一副要找人拚命的狠样。

    “嗯。”见她似乎没心情吃冰淇淋了,钱立岩自动自发的将它移到自己身前。“味道不错。”

    “你来做什么?”现在是非常时期,她哪还有那种荷兰时间去捍卫食物。先搞清楚钱立岩出现的目的再说。

    “奉旨来盯牢你。”钱立岩享受着冰淇淋的美味,想到小戎在见着他后的瞬间谨戒和愤怒、弟弟气急败坏的通知…他的嘴角扬了起来。

    …哥,你先飞过去把她搞定,我马上赶过来!电话那端的钱立封是这么交代的。钱立岩愣了好几秒,不自觉地勾起嘴角,然后才回过神的哈哈狂笑。

    “搞”定!哇塞,看来小戎这回一定是将他惹得很火大了。

    抱着凑热闹的悠哉心情,将话筒丢回桌上,他拉开抽屉,将桌上的东西一古脑儿的全扫进去,砰一声将它推上,便听命出发盯人了。起身时,他还撞开了腿际的椅子。

    …搞定!啧啧啧,真稀奇,若是平常的小封一定是使用“处理”一词,可这回他用的是斩钉截铁的“搞定!”太阳要从西边出来喽。

    “盯牢我?”这是什么怪话?还有…“奉谁的旨?”怪哉,她可不记得有将这次偷溜的行踪透露给任何人知道。结果呢,钱立封知道了、钱立岩知道了,说不定连老爸、老妈都大流羡慕的口水在咒骂着她的谎话。

    临出国前,她只轻描淡写的告诉他们,她要到花莲、台东去散散心,不管他们扯破了嗓门的追问与命令便收线了,这下子可全都露了馅儿啦。

    是谁?究竟是谁干出这么天理不容的事!恨恨的眼珠子转来转去,陆小戎没浪费半秒钟,马上就过滤出一个嫌疑犯。这一大串泄密过程,铁定跟简雍那没血性、没义气的家伙脱不了关系。

    “谁叫你来的?”其实不必钱立岩说,她几乎可以画出告密的过程图。

    一定是简雍的火气烧回台湾,然后钱立封将怒火发扬光大的渲染到瑞士,应该在瑞士的钱立岩才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谁。”推开被舔干净的盘子,钱立岩慵懒的在躺椅上伸直腰。“你这下可惨了。”

    小俩口闹别扭,结果牵拖一大堆无辜的善良百姓。唉,女人这玩意儿果真是不能随便乱沾。

    惨了!钱立岩虽然向来跟她不对盘,可是他的个性也向来是直言不讳,他说自己惨了,那岂不是代表…

    “钱立封不会正往这儿来的途中吧?”陆小戎不耻下问的向他求证。

    “你说呢?”

    气死人的回答,可是,陆小戎也聪明的寻到了话中的蹊跷。那就是“钱立封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出现在她眼前了。”我的妈呀,他现在不能出现在这里,千万不要呀!

    这几天光顾着享受良辰美景加美食,她根本不让自己的脑子空下来去想他、想那天的事,她还没想到要拿哪种态度对他耶!

    那…再逃!不假思索的,陆小戎站起身。

    “别浪费时间了。”钱立岩凉凉的劝告打她身后传过来。

    “什么意思?”

    “不管你再怎么逃,你的小钱哥哥一定会找到你。”更凉、更淡的,他下一句话一针见血的砍断了她的求生索。“这应该是你的吧?”

    又惊又怒的看着他扬在手中的小册子,陆小戎当场被人给一脚踢进了地狱。

    “你想怎样?”护照、签证、美金、信用卡…她的全身家当。

    这些全都借放在以静他们在柜台的保险箱,以静是绝对不会背叛她,她相信以静那么,嫌疑犯就只剩下一个人。简雍,她跟他没完没了定了。

    “坐下来吧。”一弹指,神出鬼没的侍者就这么平空冒了出来,钱立岩替两人各点了一客冰淇淋。“乖乖的等他来吧。”

    钱立岩向来不是个会虐待自己的男人,既然来了,那就顺便放自己几天假吧,反正他也好久没休假了。

    苦塌着委屈的表情,陆小戎气馁的缩回躺椅,双臂环抱住杯起的腿。钱立封会先向她的哪个部位下手?呜…

    “她在哪里?”脸色灰败的站在哥哥前面,钱立封忧郁的眼神像雷达似的扫描着四周。

    “哟,还真快呢。”行事向来中规中矩的弟弟该不会是一路劫机赶来的吧?

    “她呢?她在哪里?”钱立封没心情理会哥哥的促狭。那逃家的小泥鳅呢?他必须要亲眼见到她。马上、现在、马上。

    “她呀,说不定还关在房间里哭得死去活来。”钱立岩表情严肃的说。

    基本上,他并没说谎。小戎她的确是心情不佳的将自己关在房里一整个上午了,不但早餐没吃,连午餐也没见她下来吃。

    可是,她难过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钱立封即将要赶过来将她挫骨扬灰,也不是想到两人见面时可能会有火爆场面。她难过,是因为满心期待的痴心妄想被人毫不留情的打了回票。

    一对镶满了钻石的劳力士!不必花脑子想,钱立岩就完全能猜出她那一肚子坏水装的是什么鬼主意,面对着期盼的眼神,眼也没眨的,他直截了当的送了两个字给她。“作梦!”

    虽然他的确是买了只雅致且价值不菲的女表要送她。但是,礼物曝光的时间还没到,那么急呼呼的将它拱出来作啥呀。

    至于眼泪嘛,钱立岩也的确有瞧见小戎颊上的泪光了。可惜的是,她的手还没离开眼角,沾在指头上的水珠就映人他精明的鹰眼。啧啧,那水珠跟桌上那饮料杯外的冰透雾水颇有“亲戚关系”哟。

    厚着脸皮讨不到、凶着嘴脸威胁不成、可怜兮兮也不奏效,小戎嘟着嘴,跑回房里生闷气了。

    “她很难过。”钱立岩意有所指的暗示着。

    “什么?”刷的一声,钱立封的脸色全白了。

    都已经是那么多天的事了,小戎她真那么伤心?懊悔心疼,懊悔心疼,懊悔心疼…纷扰的两种心情在钱立封胸口刷上一层又一层的痛。

    “光想到你会怎么修理她,她就伤心难过的吃不下饭。”这话也不是钱立岩瞎掰的,真的是小戎昨儿个恍惚中喃声自怜的嘟哝。

    可是事实上,她吃得还真是不少呢,以一个逃家或即将被处决的“落难少女”…这是小戎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儿,她的胃口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哩。

    “她究竟该死的在哪里?”钱立封忧忡的没察觉到哥哥脸上贼兮兮的嘲弄。

    “呃,我刚刚才…”

    劈哩啪啦,急促的脚步声朝他们冲过来。

    “钱立岩,你叫我下来干什…呃,钱立封?”僵硬的停下脚步,陆小戎低抽了口气。“你…呃…你来了!”骗子、骗子,钱立岩是个大骗子。

    明明叫人通知她,她的愿望即将成真,她还以为他终于善心大发的决定带她飞回瑞士去逃难兼选焙钻石手表呢。害她还蠢蠢的冲这么快,自寻死路来了!

    “钱立…呃,小钱哥哥,你,咳咳,呃,什么时候到的?”

    钱立封没有说话,一双闪着凶光的黑晶石瞪得她绷起了全身的神经。

    哦哦,天堂之门关闭,地狱之门开启,看来,她真的会不得善终了。谨谨慎慎的觑了他一眼后,陆小戎在心里悲怜着自己。

    在确定她真的就在眼前,毫发无伤,而且,悠哉休闲的仿佛伤心这玩意儿跟她八竿子也沾不到边,钱立封的气忿原封不动的浮上了脸。

    “你真行。”冷咻咻的气息自他口中直冰冻到她的眼皮上。

    “我…咳咳咳。”她真行什么?暗暗的向后退了一步,陆小戎意图将安全距离先画出来。“你这是…以静!”瞄到了自电梯跨出来的何以静,她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欢呼。

    以静是女人国的一员,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她一定会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她一定会…

    “你要干什么?”猝不及防,钱立封的长臂环上了她的腰。

    “我们需要谈一谈。”

    “谈一谈?”陆小戎惊慌失措的手脚齐发的四下乱窜。“不用,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是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哎呀,你在干什么?就说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放手啦。”陆小戎气急败坏的在他掌中扭着身躯。她还没准备好面对他,或是谈论让她逃家的原因。

    “如果你答应不再痹篇我,我就放手。”

    “我什么都不答应,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我们又不熟,你是谁?我不认识你。”陆小戎胡乱喊着话,左拍拍、右打打,就是打不掉那双钳制在腰部的大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你给我放手啦。”

    “先答应不再痹篇我。”

    “不要、不要…”

    这边的一对纠纠缠缠的斗了几分钟后,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葯,忽地停住了动作,换作眼神的缠斗。那儿,简雍跟何以静却续起了拉扯动作。

    颦起了忧心忡忡的眉儿,何以静想也不想的,抬脚就往他们走去,预备自荐起调解委员的责任,不由分说的,简雍飞快的制住了她的行动。

    “小鸡婆。”简雍的眉峰拧得比她还紧。

    “可是小戎…”小戎对钱立封的特意疏远与拒绝,她全都看在眼底,不自禁的,她揣起心来了。

    如果钱立封真的很恼火小戎这次的偷溜呢?尽避他对她很好,可是,瞧眼前有些一触即发的紧张情势,他的炽烈怒气颇有将小戎生吞活剥的热度。

    “戎什么戎,她是钱立封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你鸡婆个什么劲?”有些吃味的咆哮着,简雍不由分说的扯开她。

    “可是…”

    “少啰唆,你给我乖乖的缝好嘴巴!”嘟哝着要她闭嘴,简雍不让任何可能阻挡他们离去的事情发生。

    罢刚一见到钱立封的身影,他第一个动作是冲到柜台,退了房,取回夫妻俩的证件,行李是早就搁进停在外头的车里了,大手搭上何以静的肩将她转了个一八○度的半圆方向,简雍的态度是不容置喙的坚定。

    好不容易腾出来的一个月已经过了快一半,他得好好的把握剩下的一半。这次,他可不准再有不识相的人闯进来打搅他跟小稚鸭的卿卿我我。

    “喂,我们走了。”他朝着像在玩木头人的三个人喊。

    一个怕怕、一个恨恨、另一个是快快乐乐的杵在那里看热闹。

    听到他的宣告,三个人全都将视线移向他们。

    “以静…”陆小戎像是快淹死的人游向浮木般,脚步艰辛又哀求的抬了起来。

    钱立封一个闪身,硬生生的将她给踢回无边无尽的大海中浮沉。

    “你要上哪儿?”她还敢企图逃离他身边?

    “没有…呀…我要…以静!”完了,钱立封的眼神好恐怕,好吓人。“以静!”

    “简雍,小戎她…”接收到好友的求援眼光、何以静无法放任自己抽身。可简雍哪容得她放肆,搭在她肩头的手往下移到腰际,一把将她揽腾在半空。

    “简雍!”

    “钱立封!”

    两道完全女性化的惊呼甫出,就见两个耐性尽失的男人各自扛起了一个女人。一个往外大步疾走,一个则有条不紊的踱向厅侧的电梯。

    留下来的,是有些不快的钱立岩。去,都走光了,他还看什么热闹呢!

    不顾陆小戊的挣扎,钱立封将她拉到房间,她的房间。

    “放手啦。”沿路又踢又打的,偏他像个没事人般的我素我行,而且竟然能无误的寻进了她的房间,陆小戎既惊且惧的急喘起气来。“你怎么知道我住几号房!”

    钱立封没有理会她的话,甫进门,长脚一甩,将门给踢上,走了几步,怀中佳人被他扔上了床。

    “唉哟。”哀号一声,陆小戎翻正身体,怒目瞪视着他。“钱立封,你想杀我也不必这么绝吧?”万一她扭断了脖子怎么办?

    忿忿地哼了声,钱立封没有回嘴,迳自解起了衬衫的扣子。

    连声诅咒了好几句,咦,没反应?纳闷的坐起身,她瞪着他的动作傻了眼。钱立封在脱衣服耶?他要做什么!

    从小到大,他打死也不肯在她面前露出半点珍肉,除了国中时,他冷着脸替她拒绝了男同学的好心,亲自教她游泳的那个暑假,她才得以一窥他那总是包裹在衣服底下的珍肉,可那时候的他还是男孩子的瘦长体型。

    真没想到,成天坐在办公桌后的他,身材还挺一流的嘛。啧啧啧,闲闲没事做也不懂得偶尔露出来炫炫光,简直是太暴殄天物了!

    “你在干什么?”忍了忍,但陆小戎还是忍不下心头的疑惑。

    “干什么?我决定一劳永逸的将事情给解决。”

    一劳永逸?“你要解决什么事情?”这个钱立封不是她所熟悉的钱立封,陆小戎睁大了眼瞧他。他,不会预备想做她心里萌生的那个念头吧。

    钱立封没什么心情多作解释,反正当生米煮成熟饭后,所有的解释都是多余的。气势万钧的朝她走去,钱立封的上半身裸露着,裤子的拉炼被拉了下来,她甚至可以看见里头的小裤裤。

    “钱立封?”陆小戎惊骇的在床上一退再退?咸欤娴南耄克娴亩运⒘饲椋?br>

    “你今天晚上休想再逃。”双臂疾伸的揽紧她的退缩,钱立封誓达目的的决心写在脸上。

    今晚之后,她就是他的人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随随便便率性而为,还四处乱逃窜,这种事再来个几次,他的胆子铁定是千疮百孔。

    “啊?”他在说什么?她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

    仰起脸,陆小戎想发问,却见他的脸庞不由分说的落下、逼近,热烫的呼吸直拂向她颊际的每个毛细孔,强悍的唇瓣惩罚似的重咬下她圆润的耳垂,慢慢的,火热的焦灼感自耳际蔓向她的唇。

    狠狠的、热热的、甚至于有些粗暴的,他滚烫的唇辗转轻滑,却又大胆强霸的肆虐着她的唇。

    一次又一次,彻底的封死了她的气息,一回又一回的唇畔流转,闷闷痒痒的騒动自他毫不害臊的舌尖送进了她口中、她的胸口。

    他在吻她?钱立封真的在吻她?他真的吻了她!

    原本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陆小戎紧闭着眼,两行清泪顺着颊边滑了下来。沉浸在激情欲望中的钱立封几乎是马上就感应到她的不对劲。

    停下充斥着情欲的逼近动作,他将委靡不振的小身躯揽进怀中,沙沙哑哑的嗓子透着欲求不满的愤慨。

    “怎么啦?”该死,他应该一鼓作气的先将她给吃了。然后再轻声细语的哄得她应允下嫁的。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又闹起别扭来了?钱立封又开始有挫败的不满了。计画,感觉上又要生变了。

    “我…”扁着嘴,抽噎的动作没有停顿,陆小戎的脸整个涨红了,而且拚命的磨擦、吃咬着自己泛红肿胀的唇瓣。

    “小戎,我刚刚有咬到你?”不会呀,他明明是轻轻柔柔的吻着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子而已呀。

    好吧、好吧,或许动作有些过于急切、有些过于冲动、有些过于激情难捺,可是,不至于会痛得让她难过成这般吧!

    他不沾到那充满情色的话题,陆小戎还能勉强控制自己的伤心与激动,谁知他偏捡了个致命的话题讲。当下,陆小戎的伤心剧增,又浓又烫的羞涩泪水重新盈满了发红的眼眶。

    “究竟是怎么了?小戎,你倒是说话呀。”尽是在喉咙里呜呜咽咽,偏一句话都不吭,她不讲,他怎么知道又怎么了?

    老天,钱立封快没辙了。“你究竟又怎么啦?”

    “钱立封…我可是警告你哟,你已经吻了我,如果你敢推卸责任不认帐的话,我一定…我一定…阉了你。”话一脱口,陆小戎整个人红得像尾煮熟的虾子。可是没半秒钟,刚自她口中冲出来的威胁马上引出了她的泪水。

    “呜…我不要活了啦,竟然抖出这么没格的威胁,呜…”老天,如果给阿忠他们那些人听到她竟然这么没面子的强迫人家对她负责任,铁定会讥笑得她这辈子休想翻身了。呜…她不要活了啦!

    可是钱立封压根就没听到她的警告与威胁,也没时间去安慰她的自艾自怜,他的精神完全被她的前项宣言给震慑得死死的。

    因为他吻了她,所以他必须要负责任;因为他吻了她,所以他必须要认帐!

    …因…为…他…吻…了…她…

    原来,老天爷!一个吻、只要一个吻、一个微不足道的吻就可以搞定她了!

    挫败的望着又哭又咒的泪人儿,钱立封不想咒骂的。但是,他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的狠狠咒出声。

    “Shit!”

    若早知道只需一个该死的吻就万事OK,他早八百年前就将她吻进钱家了。

    Shit!

    Shit!

    Shit!

    …终于…

    拧着浓眉,钱立封不改沉稳的跟着何以静踱进新娘休息室,就见到岳母大人一脸莫可奈何,还有,哭得梨花带泪般惹人怜爱的漂亮新娘子。

    当然,她脸上令人发噱的斑斑红点…

    “小戎,怎么啦?”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他实在是很想笑。

    昨天就听岳父大人提过小戎的脸因为长德国麻疹而花了一大片,却没料到,还真是花得有够吓人。

    斑斑点点的红彩、哭得红咚咚的酡红,小戎那张脸活生生的就像颗过熟的番茄。缀上了瑕疵的劣质番茄!

    “呜…钱立封,怎么办?”一见到他,陆小戎的委屈全都出了笼。“你看我的脸啦…呜…我不要结婚了啦…你一定会嫌弃我的,呜…我不要嫁人啦…”

    望着她水汪汪的红眼眶,钱立封的思绪在恍恍惚惚中不自觉地荡回了从前,在二十年前的那一天。

    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在哭喊、嫌弃着他。“我不要啦,他有张好丑的花猫脸…”

    时序幕曲渐渐自回忆拉回到眼前的这一幕,忍俊不住的他终于轻笑出声。

    呵呵,报应、报应。真的是活生生的现世报哪!

    *欲知何以静和简雍的爱情史,请翻阅新月浪漫情怀398《惹火上身》。

    《全书完》



  Tags:花脸新人  第十章
欢迎各位花脸新人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花脸新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花脸新人》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