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宠爱狮子女人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宠爱狮子女人全文阅读

宠爱狮子女人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宠爱狮子女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梵容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宠爱狮子女人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一听到开门的声音,殷云柔马上飞奔迎来。

    冷肃的邵烨在看到她灿烂的笑容时有些讶异,她正想开口时门铃又响了。

    上回那个金发美女神情慌张的进来,邵烨眉毛一挑,默默带着她往书房走。

    殷云柔瞪着他们越过她走进书房,然后关上门。

    可恶!殷云柔在外面火冒三丈,几次想要冲进去,却又担心闹笑话。

    那个女的是谁?为什么跟邵烨好像很熟?

    她是他的朋友吗?多熟的朋友?

    为什么不作介绍?有什么话不能当她的面说?

    上次因为还没发现邵烨的心意,缺乏自信的她只好吃闷亏,这回说什么也要问个清楚!

    殷云柔吸气再吸气,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太恼火,有什么问题待会儿再说。

    想起他默默搜集她的照片,这份深情是假不了的!

    勉强压下的火气在看到餐桌上的菜时再度燃起,她忿忿的倒掉所有的莱。

    哼!既然不吃就拉倒!

    ######

    邵烨一进书房就眯起眼睛,凝肃的表情令人生畏。

    茱莉马上跪下,“请少主息怒!”她忙不迭地接下去说:“威廉跟罗伯特都死了!”

    乍听到威战五个菁英中的两人遇难的消息,邵烨寒着脸没有吭声。

    “是死于飞弹攻击,他们驾驶的飞机被击落了。”茱莉急着说。

    他仍然没有反应。

    “少主!请回威战,我们真的需要你的统领!”

    终究有过十年情谊,邵烨能够体谅茱莉彷徨无措的心情,“回去吧!剩下你们三个也可以处理得很好,”

    至于威廉和罗伯特…身在威战的每个人,都有随时会舍命的心理准备。

    茱莉不可置信的喊:“少主…”

    邵烨举起手,“从离开威战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再回去了。”

    “可是…那是你的心血呀!”

    邵烨摇头,“不!当初进威战是不得不的决定,我从来没有心甘情愿的待过威战。”

    茱莉跌坐在地上,“怎么会?是为了她吗?”

    破天荒的,邵烨回答了她僭越的问题。“战争向来是我父亲的狂热,而我只希望活得自由。”他的视线落在门外,“如果不是我父亲过世,她早就会是我的妻子。”

    当初让他毅然决然离开威战的缘由是云柔,即使现在婚姻触礁了,依然不会改变他卸任的决定。

    他拍拍茱莉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威战的未来是继续存在或是解散,都由你们三个决定。仔细想清楚,你真的喜欢过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吗?”

    趁着这次的事件,邵烨希望他们能够深思这个问题。

    茱莉的世界崩塌了。从进入威战开始,邵烨就是她的偶像、她的天!原来他只是“不得不”接续父志,才付出十年的光阴。

    战争…迷人的权力欲底下堆砌着的,是满满的尸骨啊!当她站在权力的顶端,却是靠踩着一条一条的人命爬上去的。

    想想敌方战线后无辜的妇孺,企望儿归的老母;战争…真是必要的吗?扪心自问,有多少场战事纯粹为了展现实力,却牺牲了许多性命!

    茱莉踉跄的起身,走到门口,朝他深深的行礼。

    别了,少主!祝你幸福!她在心里默默念着。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

    茱莉前脚一走,殷云柔便再也克制不住地冲进书房。

    “她是谁?”十成十的大老婆口气。

    心情不好的邵烨仅瞄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一起冲锋陷阵过的兄弟,对于他们的阵亡,他没有表面上的不在乎。

    殷云柔没被他冷厉的脸色吓退,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她是谁?”

    金发美女连着两次登堂人室,母狮子矢志捍卫所爱,绝不容人觊觎!

    邵烨真的受够了!他用力一拍桌子,站起来。

    “关你什么事?出去!”

    即使震怒的他站在眼前,殷云柔依然不畏不惧,有深厚的情感为后盾,她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

    她扬起下巴,“我是你的妻子,有权利关切我丈夫的女性友人!”

    明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讲理,但殷云柔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不该在她下定决心解决误会的时候,又丢出问题!

    她的话让邵烨勃然大怒,咆哮着:“我的妻子?哈!你还知道是我的妻子?那你跟于百郗开房间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我?你们恩爱的时候,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妻子吗!

    殷云柔诧异的捂住嘴,原来他真的误会了她跟于百郗见面的那次!

    她急忙解释:“你误会了,我…”

    “够了!”邵烨打断她的话,“我亲眼看见你跟他站在饭店的房间门口,假得了吗?我亲眼看见你收下他送的钻戒,假得了吗?”

    他鄙夷的冷哼:“还是你要强辞夺理的说你们‘只’站在房间门口?然后那枚钻戒是你自己买的,只是拿出来让他欣赏?”

    懊死的误会!殷云柔急得直转圈。

    突然,她不顾邵烨责怒的眼神,自顾自的拨了通电话…

    “喂?乐乐?我在美国,嗯!找到邵烨了。”对方好像叽哩呱啦扯了一大堆,殷云柔无奈地柔打断她的话。“等一下,我有话问你。”

    她先按下扩音键…

    “那天你有陪我到统宾饭店找于百郗,对不?”

    “没错呀!”

    邵烨清楚听到乐乐乐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他怔怔的盯着殷云柔。

    她瞪他一眼之后,继续对着电话说:“于百郗住哪一间房你还记得吗?”

    “一O五呀!吧嘛?那天不是说好以后了无瓜葛的吗?他还敢再找你?他明明知道你不可能私底下跟他碰面还这样!说!什么时间、地点?我要揍得他满地找牙,这次你别再拦我!”

    不理会表情错综复杂的邵烨,殷云柔说:“没有啦!你不要紧张,他不敢再找我的。”

    “那就好!喂!我可是跟你说喔,上次你要还他的那个钻戒,已经被我捐出去了,不能后悔了唷!”

    “不会啦!都说由你作主了呀!”殷云柔突然想起最关键的问题,“乐乐,你还记得那天于百郗送我们出来时,你站在哪里吗?”

    “电梯边边呀!你痴呆啦?不是有趟电梯没看到我站在角落,还直接关门下去,让我骂了几句吗?”

    所有的误会都理清了!

    邵烨复杂的望着殷云柔,心里充满了歉意。他竟然因为这样而残忍的伤害了她!

    想起这段时间以来她莫名承受的一切…心头顿时涌出千百万个对不起!,

    他环住殷云柔更形纤细的腰,怜惜她无辜承受的委屈。

    邵烨在她耳边轻声说:“对不起!”简单一句道歉承载着满满的后悔。

    不管在威战或研究室,邵烨都拥有足以睥睨天下的狂妄自信。道歉,是他不曾说过的语汇,但在最不忍伤害、偏偏伤得最深的她面前,区区一句抱歉哪里能够表达他悔恨的万分之一?

    鼻间的酸意让殷云柔吸吸鼻子。

    乐乐乐耳尖的听到她的异样,急忙问:“云柔,你在哭吗?”

    “没有,只是喉咙有点不舒服。”殷云柔赶忙安抚她。

    “真的?都怪我要口试了,不能陪你去找邵烨。”乐乐乐懊恼的说。

    殷云柔转头望着邵烨,微笑说:“没关系!我已经找到他了。”

    邵烨的手一接触到她背后细致的肌肤,便不由自主地游移。

    殷云柔打掉让她分心的手,专心听乐乐乐说的话。

    “你们和好了吗?他发什么神经说走就走?你有没有告诉他你是怎样不吃不喝的到处找他?有没有狠狠的打他一顿?”

    乐乐乐每说一句,尖锐的话就不容情的挞伐着邵烨血淋淋的心,他一声声的在她耳边说着:“SorryI‘msosorry!”

    他的懊恼、自责让她动容,就算她原谅他了,只怕他也不会原谅自己。

    平心而论,换作是她,恐怕无法像他这么宽怀以对吧!

    对他的爱深深超过对于百郗的感情,所以作不来坦然以对。如果易地而处,是她看见他跟金发美女一起出现在饭店房间门口,只怕会火冒三丈,同归于尽!

    小小的误会已经掀起轩然大波,何苦再让区区的不甘心禁锢彼此呢?

    一想到这里,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殷云柔轻轻抚上他的头,“没关系,都过去了。”她用唇语说道。

    原谅他,让彼此得到救赎。

    好半晌没有得到回答,乐乐乐急得直喊:“云柔?”

    “没事,我们和好了。真的!”

    “真的?”乐乐乐狐疑的问。

    “真的!”殷云柔肯定的答,感觉到身后传来释怀的喟叹。

    乐乐乐轻松了,“没事就好!夫妻嘛!床头吵床尾和。”她继续鼓吹她的论调。

    “我跟你说喔!前两天我逛街时,看到比大象裤裤更炫的,这次是袋鼠造型的唷!呵呵…保证邵烨会穿得很舒服唷!空间更大嘛!”

    殷云柔不敢回头看丈夫的表情,“乐乐!别说啦!”

    “你就是这样。像上次要不是我逼你买,你还不肯买大象呢!事实证明邵烨真的会喜欢吧!甭谢我了,这次我学聪明了,直接买下来,就当送你们的复合礼物罗!嘿嘿嘿…”乐乐乐发生—串奸笑。“到时候别忘了要跟我说心得喔!啧啧!扁是想像邵冰冰那种样子…就够值回票价!”

    “乐乐!我们下次再聊。”殷云柔的脸已经快要贴到电话上了,她实在没有勇气想像身后邵烨的表情…

    她也不敢让乐乐乐知道,邵烨一字不漏的听全了!

    “好呀!等我口试完,就可以回台湾了。”乐乐乐终于抱怨:“喂!不是我爱念,你们那支电话杂音真的好多!”

    在邵烨爆出笑声之前,殷云柔火速道了再见然后按掉电话。如果让乐乐乐知道…她会先砍了她再绝交!

    邵烨一只手越过她挂掉电话,一只手转过羞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殷云柔,在她耳边第无数次的呢喃…

    “对不起…”

    殷云柔纤手抵住他的唇,“不!别这么说,我不怪你,真的!”

    不可否认地,一得知真相,她确实觉得满腹委屈。但静下心一想,却能够理解他的想法。

    像她才见到金发美女跟他状似熟稔,便呛得火冒三丈,几乎难以克制地胡思乱想起来,更别说以他所看到的情况,会猜测成偷情也是无可厚非的。

    嫉妒是最负面的情绪反应,燎起的熊熊怒火足以让人看不清事实!

    对于他因为不愿伤害她,宁可独自生闷气也不挑开所认定的事实,却反而形成误会的行为,殷云柔不晓得该感动还是生气。‘

    设身处地想想,邵烨处于绿帽阴影之下,却依然厚道的没有戳破;直到终于受不住了,还付出优厚的离婚条件,这种情意…确实让她不忍再计较之前无辜承受的一切误解。

    殷云柔故作随意的问:“你愿意告诉我那个金发美女是谁了吗?”

    邵烨低笑,他喜欢她话里佯装不在乎的酸意。

    “茱莉?只是一个再也不必见面的旧同事。”

    殷云柔眼波一转,马上猜到茱莉必定是代表威战来说服他回去的。而从她离开时充满惆怅的表情看来,邵烨应该是拒绝了。

    她扬起头,“你们讨论了些什么?”

    邵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来是不想让她知道,再来是…他真的压抑不住从乐乐乐一理清误会之后,就偾张的狂烈欲火。

    他要她!

    想得几乎发狂!如今再也没有任何问题可以阻止他了!

    来自幽暗黑瞳深层的浓浓欲望,让殷云柔期待地轻启朱唇。

    邵烨没有迟疑地吻住这段时间来深深眷恋的芳香,他的舌猛烈的索求,炙热的情再也无所遁藏。

    抵住下方的火热明白的表示需要,殷云柔喘吁吁的说:“不!我们不能在这里…”嘴里这么说,但实际上她的身体同样迫切的渴求。

    他们像久旱的人们乍获甘霖,渴望对方的解救!

    殷云柔紧密的包容,回报的是卿亦如是的不悔誓言。

    他的爱、他的歉意、他的感动在在激荡着她,狂炙的情火猛然地包围了她,这一次,她终于不必再独自舔舐伤口。

    他懂,他懂她的逆来顺受源自于无尽的爱!

    他怎会以为她的爱低俗到能够分割?这次的误解,他发誓要用余生来偿还!

    邵烨俯身含着她甜美的唇,承接她不知所措的呻吟,两人的双手紧紧抓着彼此,递传心意。

    “你?”

    邵烨笑笑,“我还没。”

    喔!天哪!殷云柔尴尬的说:“我真的不行了!”他的勇猛真的欺煞她了!但心里仍不忍漠视他的渴求,“嗯…如果你还要,能不能换地方?”殷云柔动动身子,…只手揉揉腰间脊椎。“桌面真的好硬!”

    邵烨的眸子更形深邃,他抱起她,让殷云柔不敢相信的,就这样走回房间。

    她从来不晓得自己会这么荡!

    短短的几步,让她不由得低呼出声,经过窗户时,殷云柔羞然发现…

    “窗帘没拉!”

    “别管它!”邵烨恣意妄为的懒得搭理。现在唯一会让他分神的,只有怀中的胴体。

    没有人会发现屋子里的火热镜头。

    窗外可能的偷窥激起潜意识里的狂纵因子,使殷云柔身心都激烈的回应他的恣情。

    终于进了房间…

    呼!殷云柔真的累坏了。

    她暗暗告诉自己,下一次绝对不脑普这么久,一次偿还真的太累了!

    仍然精神奕奕的邵烨体贴的将虚软的她抱进怀里,为两个人找个最舒服的姿势。既然他的小妻子真的累瘫了,残余的需要就再等等吧!

    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就在邵烨以为殷云柔已经睡着的时候,她突然出声…

    “你还要回威战吗?”

    靶觉手下的胸膛僵了一下,殷云柔略施薄惩的在他胸口咬了一下。

    “我早就知道啦!那天于百郗就是为了这件事找我到饭店去的。”

    懒得理会他的动机,邵烨只关心她的想法,“你在乎吗?”

    殷云柔耸耸肩,“随便你罗!嫁鸡随鸡嘛!”

    靶动的将她拥人怀里,如果能够,他恨不得能将她揉进骨血中。

    “茱莉就是威战的高级领导,我确定的跟她说不再涉入威战了。有你的地方才有我。”

    原来如此,殷云柔满意的笑了。

    昏昏欲睡前,她想起,“你怎么会有那么多我的照片?”

    邵烨不再有任何隐瞒地娓娓叙说…

    从他大二那年第一次到殷浩家,惊慑于他有个聪慧可人的妹妹开始,他就注定失落了心。

    原本计划在他大学毕业、她高中毕业时展开追求的,孰知父亡让他临危授命的接下威战。

    他的话让殷云柔顿时有了精神,“那你在威战的十年,为什么也会有我的照片?”戳戳他的胸,“不要跟我说你派人监视我!”

    抓住她的手,邵烨笑着说:“没有!如果有派人监视你,我就不会不知道你交男朋友的事了。那些照片都是我利用休假时偷偷回来看你,然后拍下来的。”爱好自由的他都恨透被监视的感觉了,又怎会派人监视她呢?

    殷云柔大发娇嗔:“为什么要偷偷的?”害他们白白浪费了十年!

    “身为威战统领,我不知道哪一天会遭到攻击,我不要让你承受我母亲经历过的一切。”

    这就是他回台湾前坚持卸下统领的原因,给她不必担心害怕的生活,是他的承诺!

    殷云柔感动的依偎在他胸前,“那你怎么会知道要及时回来?晚一点点我就结婚了!”

    想到那份万一,邵烨又紧紧的抱着她。

    “没错!我差一点就来不及了!”一想到这他就有气,“殷浩有—次聊天的时候跟我说,你会过了三十岁才结婚,我问为什么?他说是算命说的,还斩钉截铁的说绝对不会提前。”

    殷云柔笑着替哥哥解释:“是这样没错,可是百郗急,所以就顺着他了。”

    邵烨不悦的冷哼一声。看在于百郗不过是个小角色的份上…放他一马。

    “你还没说怎么会突然决定回来?”

    “殷浩找我回国帮忙好几次了,但是威战实在放不下,所以一直拖着,直到最后一次他开玩笑的说要我一定要回来帮他代班,我问他要请什么假?这才知道你再过一个月就要结婚了!当然马上赶回来!”

    殷云柔笑闹着轻捶他一下,“我结婚前才赶回来?你就笃定我一定会嫁给你?要不是发生那件事,说不定我还懒得理你哪!”

    邵烨环住她,深深的望进她的眼底。“就算没有发生那件事,即使要在婚礼上抢走你,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他为了她一次又一次的推掉唾手可得的名利,这样的决心还不够坚定吗?

    这样满载柔情的黑瞳呵!哪一个人能够狠下心不理?

    殷云柔诚心的说:“我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你!”

    四片嘴唇缓缓相接,烙下相守一生的不悔盟约…

    “回答完你所有的问题,现在该我了。”邵烨今天晚上说的话比过去三十年加起来都多。

    殷云柔微笑点头。他终于要问到她的心意了吗?

    “大象裤子是乐乐乐要你买的?”

    闻言,笑容凝结在脸上,她心虚的轻轻点了一下头。

    “你们还在私底下讨论我穿那件裤子的…”他思索着适当的形容词,“样子?”

    这一次,殷云柔干脆鸵鸟的假装昏倒在他胸前。

    要是她有睁开眼睛,会发现道貌岸然的丈夫嘴角有着几不可见的微笑。

    然后,她就会知道…

    冷冰冰的邵烨其实也有幽默感。

    ######################

    回到台湾,日子又回到刚结婚时的模式…他依然致力研究工作,她则继续做贤慧的妻子。

    嗯…也许更糟!殷云柔暗暗叹气。

    “哥!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能等明天到研究室里再说吗?”

    自从邵烨突然失踪以后,殷浩发觉工作量急遽增加,因此在邵烨终于回来之后,每天下班后都抱着一大叠报告跟着邵烨回家。

    “乖!去泡一壶咖啡,我要跟邵烨好好研究一下。”

    “有这么急吗?一定要把工作拿回家做?”殷云柔不悦的嘟囔着。

    他们这种研究机构不都是钱多事少、轻松快意的吗?干嘛要像拼命三郎似的,连下班时间都这么卖命?

    早知道就跟邵烨在美国待久一点,省得被人分享他们的两人世界!

    接收到老婆哀怨的眼神,邵烨轻拍她的粉颊。“今天会早一点完成,不会再忙到那么晚了。”

    殷浩不依的哇哇大叫:“什么?我还想挑灯夜战哩!不然哪一天你又突然撒手不管,那我就完蛋啦!未雨绸缪,懂不懂?”

    其实是因为乐乐乐快要回国了,殷浩想请长假实行“追妻大计”,所以要先把工作完成,嘿嘿!到时候就没有牵挂啦!

    要是不趁邵烨前阵子说走就走,于心有愧的份上多拗他帮忙,到时候哪有可能搁下预算昂贵的研究计划,好好去休个假?

    殷浩嘴角高高扬起,像极了不怀好意的狐狸。

    邵烨对他肚子里的奸计心知肚明,看在他是云柔大哥的份上,却不说破。

    迎向他了然的眼神,殷浩讷讷笑了两声,转头对哀怨的妹妹说:“快!去泡一大壶咖啡来,别吵男人工作。”

    殷云柔瞪他一眼,闷闷的带上书房的门。

    他们俩夫妻好好的甜蜜时光,都让哥这个超级电灯泡给破坏殆尽了!

    门铃响起,殷云柔疑惑的开门。

    “好想你!”

    迎面而来将她抱个满怀的不就是…乐乐乐!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殷云柔惊喜的看着好友。“不是说下个礼拜才到吗?”

    乐乐乐无奈的摊手,“没办法,通过口试啦!”她俏皮的捏捏一脸不敢置信的殷云柔,“叫我准博士吧!”

    殷云柔开心的笑了,“恭喜你!你喔!没事装那什么样子,吓我一跳!”

    眼波流转,殷云柔想到拯救丈夫的法子了!

    示意乐乐乐等在书房外,殷云柔端着咖啡进去。

    邵烨将咖啡放在桌上,殷浩则老实不客气的先端起来喝一口。

    “老妹,你泡咖啡的技术越来越好了!我以后每逃诩要来喝。”

    殷云柔脸部抽动一下,不动声色的对邵烨说:“你会不会觉得乐乐很优秀?听说她快要拿到博士了!乐乐人长得美,性子又活泼,谁娶到她真是三生有幸!你要是有条件比较好的同事,记得帮忙留意一下,好介绍他们认识。”

    邵烨微讶的挑眉,眼尾余光在瞄到门外的人影后,露出一抹浅笑。

    背对着门的殷浩却毫不知情,看到邵烨的笑,以为他答应了,便哇哇大叫:“拜托!那种男人婆你也敢帮她介绍男朋友?想想她大得惊人的食量吧!有哪个男人受得了那种说话像打雷、吃饭像饿鬼、举止像疯婆的女人?”

    他们夫妻不约而同上扬的嘴角,让他卯足力气地诋毁乐乐乐,生怕他们真的介绍男人给她。

    唯有他慧眼识英雄,不会让她吓跑!殷浩骄傲的想着。

    “殷浩!”门口传来一声河东狮吼,“原来你这么瞧不起我!哼!我马上嫁人给你看!”乐乐乐气得狠狠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殷浩连忙抛下杯子,“乐乐!你听我解释…”

    “哥!”

    走到门口的殷浩没好气的回头,“你没看到我正在忙吗?”说完就要追出去。

    “哥!”殷云柔再度喊住他,不理会殷浩丢过来的凶恶眼神,比比桌上的文件,甜甜的说:“你把咖啡倒在‘你的’研究报告上面了。”

    “什么!”殷浩紧急煞车,飞快地冲回来,错愕地看着辛苦的成果毁于一旦。“天哪!我没有做备分…”

    “那真是太遗憾了厂殷云柔牵着丈夫的手,扔出凉凉的话:”你慢慢哀悼吧!我们去休息了,晚安。“活该!谁叫他不识趣的抢着当巨无霸飞利甫!

    呜…看着小恶女堂而皇之的退场,殷浩真的好想哭。

    客厅里,两个女人正乐不可支的笑成一团。还互相抽空告诫彼此小声点,别惊动书房里忙着善后的殷浩。

    良久良久,殷云柔终于抬起头来,“那些报告真的没备分?”声音里可没有一丝的歉意。

    邵烨温柔的帮她拭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我有做。”

    两个女人再度捂紧嘴巴,努力的杜绝笑声溢出。

    闷笑够了之后,她们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别告诉他!”

    邵烨同情地望着书房的门。殷浩,你自求多福吧!

    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这两个女人在一起…

    他们未来的日子肯定不会太无聊!



  Tags:宠爱狮子女人  第十章
欢迎各位宠爱狮子女人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宠爱狮子女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宠爱狮子女人》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