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贪色良人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贪色良人全文阅读

贪色良人 正文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贪色良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馥梅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贪色良人全集阅读 正文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范雨晨不见了!

    一开始,余岳中以为她待在园子里的某处,后来发现她的包袱也不在时,才醒悟到她走了。

    为什幺不告而别?为什幺走得这幺突然?

    “中儿,你发什幺疯啊!不过是跑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有必要搞得府里鸡飞狗跳吗?”季澄澄在儿子差点翻了屋顶之后,受不了的喊。

    “雨晨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他寒声道,第一次在自己爹娘面前摆出这种脸色。

    “如果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怎幺会缠着你不放!”

    “娘,不要再说了!”他怒喊。

    “余少爷…”戴紫宜犹豫的喊,她担心是不是是因为她的关系,范姑娘才会离开的。那时她看起来伥伤心的样子。

    “你闭嘴,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要不是因为她,娘不会叫他到大厅,范雨晨也不会有机会离开。

    “中儿,你怎幺可以这幺对紫宜说话,紫宜是你的未婚妻耶!你别忘了,你已经答应这门亲事了。”

    “余夫人,余少爷,请听我说。”戴紫宜提起勇气,“我不能嫁给余少爷。”

    “紫宜!”季澄澄惊喊。

    “对不起,余夫人,可是我真的不能嫁给余少爷。还有,余少爷,范姑娘会不告而别,很有可能是因为我的关系。”

    “你这是什幺意思?”余岳中脸色一凝。

    戴紫宜微微颤抖着,可仍鼓起勇气说:“我之前躲在厅外,听见了你答应余夫人这件亲事后,我不知道该怎幺办,所以我到春色满园请范

    泵娘帮忙…”

    “你告诉她我答应娶你!”他怒喊道。

    “对…”

    “该死的你…”

    “中儿,冷静!”余醒德急忙拦住这个感觉陌生的儿子。

    “可恶!”余岳中恼怒的一掌劈向桌于,瞬间整张桌子碎裂开来。

    “啊…”满场尖叫,众人惊愕的望着他。

    “中儿,你…你…”

    “余少爷息怒,范姑娘曾说,她弟弟在悦宾客栈,也许她会去找他…”

    “悦宾客栈!”他立即冲了出去。

    “等等,余少爷!”戴紫宜追了出去。“你要去找范姑娘之前,是不是应该将拈香院的事给解决掉?”

    余岳中一顿,转身望着她,不知她为何这幺说。

    “和范姑娘谈过之后,我发现范姑娘很伤心,离开后因为有点不放心,所以我又折了回去,发现…拈香院的一位姑娘对范姑娘说了些闲

    话。”

    “是谁!”该死!他已经忘了拈香院里那些人的存在。

    “我不认得她,只听到那位姑娘说范姑娘算是她们的妹妹,以后范姑娘也会搬到拈香院去,到时候她们会一起…伺候你。”

    “我知道了。”余岳中未曾如此生气过,他冷冷的点头,转身走回春色满园。

    ...

    “阿孝!”余岳中唤着一直跟在他身后不发一语的阿孝。

    “阿孝在,少爷。”

    “找几个家丁到拈香院去,将她们通通送回青楼,然后…把拈香院烧了!”

    “嗄?烧了!”

    “对,烧了!快去!”他冷声命令。

    “是…是,阿孝马上去。”阿孝领命而去,这样陌生的少爷让大家心惊胆战。

    余岳中独自一人站在牡丹花下楼前。心想,她伤心了、绝望了,所以才毅然决然的离开,完全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

    可恶!他才刚对自己承认对她的感情,想要好好的珍惜她,她却走了。

    懊死!低咒一声,他懊恼的一拳击向墙壁,轰出了一个窟窿。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沉博天立于树梢,沉声道。瞧他懊悔的模样,看来这段感情并非雨晨一相情愿。

    “谁!”余岳中冷声一喝,倏地飞身而起,直接玫向沉博天。

    沉博天一提气,飞身离开树枝头,两人在空中对了几招,随即错愕的分开,各立一方,瞪着对方。

    老天,他们的武功招式竞然相同,而这只代表…

    “你…”两人同时开口,然后沉默、

    沉博天讶异的望着余岳中,会有这幺巧的事吗?“余公子师承何处?”

    余岳中抿唇。“我毋需告诉无名之人。”

    “我,沉博天,范雨晨的保护者之一。”沉博天看到他听闻保护者这三个字时,脸上闪过明显的不悦。

    余岳中冷眼望着眼前这名俊逸的公子,其玉树临风、潇欐翩翩。沉博天?难不成就是雨晨经常挂在嘴上的“天哥”!

    深猛的嫉妒倏地窜起,让他一阵心惊。

    “余少爷的师父,莫非姓尹?”

    他双眼一眯,这幺说来,不是巧合!

    “沈公子的师父,姓彭?”他反问。

    “不,我的师父不姓彭。”沉博天故意道,他已经知道他的身分了。

    不是?余岳中心下失望极了。

    “我并没有拜师,不过…这套武功,确实是范婶教我的。”

    范婶?余岳中蹙眉。

    “范婶,便是雨晨的娘亲,闺名彭绮谕。”

    余岳中一震,没错,范元郁,是师父说当初和师姑在一起的人。

    找到了!师父苦找了将近二十年的师妹,终于找到了。

    没想到…她竟是雨晨的娘亲!

    “尹前辈可好?范叔和范婶非常惦记着。”

    “若真惦记,为何音讯全无?师父一直待在那里没有离开过。”

    “范叔范婶归隐山林,不想再入江湖徒增风波。”

    “没有人要他们重出江湖,但他们至少要让关心他们的人知道他们身在何方吧!二十年来,师父从未停止寻找师姑。”余岳中颇有不满,

    沉博天突然醒悟。“原来你那几日在群山中绕圈子,是在寻找范叔他们?”

    他蹙眉,一你们一直跟在后头?”他竟然毫无所觉,直到离开京城之后。

    “尹前辈为何非要找到范婶呢?”

    “师父是为了将长命子亲手交给师姑。”

    沉博天讶异的望着他。“余少爷的意思是…尹前辈有长命子!

    原来冥冥之中,雨晨的好运还是带他们找到了长命子。

    “这件事,我只跟雨晨说。”余岳中冷声道。

    沉博天扬眉,这小子真懂得利用优势。

    不过…敢拿长命子当条件,这下子,他不好好的教训他都对不起自己了。

    “可以,不过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什幺意思?”

    “意思就是,雨晨的双胞眙弟弟雨暮,已经带苦伤透心的雨晨回平凡村了,我是可以带你进平凡村,毕竟,你肯定是找不到平凡村的所在

    地,不过虽然带你进村,见不见得到雨晨,我就不敢保证了。”如果他没被那些叔叔伯伯姨娘们给整死的话。

    “好,我们马上出发。”

    “不,我这儿还有些事要解决,三天后再出发。”得要让雨暮他们有更多的时间赶路。

    ...

    “你还想去余府!”范雨暮瞪着刚醒过来的范雨晨,如果可以,他真想掐死这个笨姐姐!“你忘了是你自己说要回家的啊!”

    “我没忘,不过那时候太激动了,不算数。”范雨晨轻叹。消息来得太快,她一时无法接受,所以才会失控。

    “你就确定那个风流大少对你的离开没有松了一口气吗?”他嘲讽道。

    范雨晨抿紧唇,坚毅的抬高下巴,瞪着弟弟。

    “岳中哥哥喜欢我,我知道。”

    “他也喜欢他藏在拈香院里的几名姑娘,甚至是各家青楼艳妓也都包含在内,你认为你有什幺特别?”

    她脸色一白,咬着唇办不语。

    “对不起。”范雨暮低叹,将她揽进怀里,知道自己的话伤了她。

    “雨暮,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真的,我感觉得到,你知道,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对不对引”埋首在弟弟的胸口,她低声地说。不知道是

    在告诉他,或者是在告诉自己。

    他无语,实话伤人,他说不出口。

    “雨暮…”

    范雨暮拒绝道:“我们不可能走回头路的。”

    “可是雨暮…”

    “你放心,如果他真的喜欢你,想要找你回去的话,天哥会带他回去。”

    “咦?带他回平凡村!”

    “没错,所以你就乖乖的和我回去。”

    这样是最好的,是吧!

    范雨晨沉静了下来,这是一个赌注,好吧!如果天哥没能带他一起回平凡村,她就死心。

    ...

    余岳中一踏入隐密的平凡村,立即被三个人拦了下来。

    他讶异的看着沉博天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对他一鞠躬便转身走进村子,留下他面对这两男一女拦路的村民。

    “小子,你到咱们平凡村有何贵干!”一脸落腮胡的绝命傲慢地问,说话的同时,已经对他施了毒。

    “各位,余某今日是前来寻人,不想伤人。”余岳中客气的说。

    “伤人?”俏夫子娇美的外貌一如当年,毫无改变。她娇俏地嗤笑着,“这小子说他不想伤人呢,各位。”

    “看来小天没有告诉他任何事喔!”无影抚着下巴。

    沈博天应该告诉他什幺事吗?

    他戒慎地望着眼前这三个人,突然,眼前一黑,莫非他们…

    “三位前辈莫非便是绝命前辈,俏夫子前辈,以及无影前辈?”

    “嘿!不错嘛!咱们退隐江湖多年,没想到这年轻小伙子竞然还认得咱们。”无影轻笑。

    余岳中脸色微变,真的是他们!难怪沉博天会告诉他,走不走得进村要看他的造化!

    懊死,他是故意整他的。

    “小子,咱们家的晨丫头可是大家捧在手心疼的宝贝,结果竟然被你糟蹋得不成人形,你说,我们要怎幺和你算帐啊?”俏夫子哼了哼,

    一双媚眼斜睨着他,现出一抹令人胆寒的冷光。

    余岳中挺直身子:心中已经有所觉悟。

    “雨晨对晚辈有所误会,不过这是晚辈和雨晨之间的问题,晚辈想直接对雨晨解释清楚,有些话,我也想让雨晨第一个听见,不过如果前

    辈想要教训晚辈的话,不管要杀要剐,晚辈悉听尊便,绝无二话。”

    “唷!真有骨气。”绝命冷嘲着,“小子,如果我告诉你,你已经命在旦夕的话,你是想要活命,还是要见晨丫头一面?”

    “我要活命。”余岳中毫不犹豫地说。

    “原来你也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嘛!”俏夫子嘲讽。

    “不,晚辈不是贪生怕死,我相信雨晨爱我,我死了她会伤心的,而我不想再让她伤心了。活着,我就有机会见雨晨,解释清楚我们之间

    的误会,然后给雨晨幸福,所以我选择活命。”

    “好小子,算你聪明!如果你选择唱高调,说什幺宁死也要见雨晨一面的话,你就甭想我们会让你进村子了。”

    余岳中扬眉,“为什幺?”

    “因为一个不懂得爱惜生命的人,绝对不会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我们是不会把晨丫头交给这种人的。”俏夫子道。

    “进去吧!你过关了。雨晨就住在门前有一棵大树的屋子,很好认的。”无影挥挥手,眨眼间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余岳中眨眨眼:心下微微一凛,这几位前辈武功之高,简直深下可测。

    不过这些都下重要,他转身踏进村子,他就要见到雨晨了。

    ...

    余岳中走进厅堂没看到人,只见一间房里透着烛光,便走了过去。

    “雨晨。”他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便推开门,只见着范雨晨脸色苍白的坐在床沿。

    范雨晨缓缓的抬起头来,“你为什幺来?”

    “我有些事要告诉你,之后,我要接你回去。”

    “我有些事要先问你。”她不让他说。

    “好,你先问。”余岳中无所谓,反正今日他便打算开诚布公。

    “那天你娘找你谈了什幺?”

    “我娘一直要我赶紧成亲,你知道戴紫宜是我娘干挑万选的人选,对吧!我娘叫我去,就是跟我谈这件事,希望我和戴紫宜成亲。”

    “那你…怎幺说?”绞扭着双手,她轻声问。

    “我答应了。”

    原来…是真的…

    余岳中望着她,“你没有话要说吗?”

    “说什幺?”她的喉咙紧缩,几乎说不出话来。“恭喜?”

    “你为什幺不像第一天到我家,在大门口捍卫你的所有权时那样,反而逃之夭夭?”

    她的确是变软弱了,为什幺?

    “看着我,雨晨!”余岳中沉声道,

    范雨晨缓缓的抬起苍白的脸蛋,看到他略沉的睑色。

    “雨晨,你现在在想什幺?”

    “我在想…在你心里,是否有我的存在?”她低喃,随即自问自答。“肯定是没有,否则你怎会这幺残忍,毫不犹豫的告诉我,你要和

    别人成亲了?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又为什幺要来这里?”

    “那是因为我不会和别人成亲。”这个笨丫头,他人都在这里了,她还在钻牛角尖。

    她一楞,讶异的望着他。“可是…你说你答应了。”

    “我是答应了这门亲事,可没说新郎官是我。”余岳中轻笑。

    “说清楚!”她觉得有点恼,根本听不懂他到底在卖什幺关子。

    “因为我早就知道戴紫宜和文星之间的感情,可文星却碍于对我的忠心,觉得爱上我娘为我内定的妻子很对不起我,因此迟迟不敢告诉我

    ,我就干脆点头答应这门亲事,刺激刺激文星,看他会下会为了心爱的人大胆挺身而出了。”

    原来紫宜姑娘爱的人是洪文星!

    “可是如果他最后没有挺身而出呢?”

    “那很简单,成亲那天,我就带着你私奔,然后留封信给他,如果他不想让戴紫宜成为笑柄的话,就以新郎官的身分跟她拜堂。”

    范雨晨张着嘴,没料到他竟是这幺打算的,那戴紫宜和她的眼泪不都白流了!

    “好了,现在我把事情告诉你了,你呢?还有什幺问题吗?”

    她望着他,如果说成亲的事是另有文章,那…拈香院的事,会不会也另有蹊跷?

    “听说…我在拈香院里有其它六个姐妹,是真的吗?”

    “雨晨,我已经将近十个多月没有踏进拈香院一步了。”他解释。

    “咦?”讶异的望着他,“那为什幺她们还在那里?”

    “因为我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完全忘了她们的存在。”

    范雨晨红了脸。“她们都是什幺人啊?”

    “全都是青楼的姑娘,除了你之外,我没碰过任何一位良家妇女。”

    这幺说来,那些女人是认识她之前的事了?

    那…她该不该翻旧帐啊?

    “我已经把她们全都送回青楼,而且也将拈香院烧光了。”

    “烧光了!”范雨晨错愕。

    “没错,我一把火将拈香院烧个精光。”

    讶异地张着嘴,良久,她才低喃道:“岳中哥哥,你喜欢我,对吧!”

    “我爱你。”他直言。

    错愕地瞠大眼,他说…爱!

    “怎幺,这幺难以相信吗?”

    “怎幺会…我是说,当初刚到洛阳的时候,你连承认喜欢我都不肯,为什幺这次这幺老实的坦承你爱我?”太令她吃惊了。

    “因为那天和你走散了之后,我就领悟到你在我心里的分量,又加上这一连串的事件,我更发现自己无法失去你。”

    “我也爱你,岳中哥哥。”她高兴的投入他的怀抱。

    “我知道。”抱紧她,他满意的微笑。“现在,你愿意和我回洛阳了吗?”

    “嗯,我愿意,不过大家…”

    “雨晨,咱们先在这儿拜堂成亲,你意下如何?”这样村里的人才会同意放人吧。



  Tags:贪色良人 正文 第十章
欢迎各位贪色良人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贪色良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贪色良人》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