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绮情娘子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绮情娘子全文阅读

绮情娘子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绮情娘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蔡小雀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绮情娘子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悠扬的琴音缭绕,可是客风完全没有心思倾听,因为他现在整个心都在方才奔回房的可人身上。

    如果不是月影如泣如诉地请他留下来,请他好好吃完她特地准备的酒菜,他早就街回端月精舍看可人了。

    今天的可人和月影都很不对劲,他真想问问可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可人不知道吃晚餐了没?他好怕她就这样忘了吃,届时弄坏身体怎么办?

    一大堆的担心在他心里打架,客风蹙著眉全然不闻琴音,甚至连乐曲倏然停了他都不知道。

    月影心酸的看著他无动于衷和若有所思的脸庞,他的心根本不在她这儿。

    月影原以为强留下他,就能够让他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始终魂不守舍的,她问三句话他回答不了一句,最后她再无办法,只能用以前最能吸引他的琴音来挽回他的心思。

    但是她发现这次完全失败,楚大哥对她的琴音完全没有反应,他只是礼貌的坐在那儿,装出听她弹琴的模样而已。

    她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就连她最为自负能动人心弦的琴音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月影突然有一种彻底被打败的感觉,还有一种心灰意冷的领悟。

    “楚大哥。”地轻唤著。

    客风没有反应,冈为他整副心思都在想可人。

    “楚大哥!”月影稍稍地提高了声音。

    客风惊醒过来,“什么?”

    月影心酸地道:“夜已深,你也该歇息了,谢谢你今天陪小妹这么久。”

    “那好,夜深露重,你也早点休息。”客风匆匆点头,起身道:“我等一下会吩咐下人过来收拾,你们早点睡吧!”

    月影看著他匆忙离去的身影,强忍已久的泪水终于滑落。

    “小姐呀!你怎么就这样让楚公子走了?”水云替她急得跳脚,好不容易才有这样好的机会,小姐怎么放过了呢?

    月影望著面前的琴,还有自己包扎过的手掌,慢慢地绽出一个凄凉的苦笑来,“水云,没有用的。”

    “嗄?”

    “没有用的,你看不出他整个心思都在可人身上吗?自从她离席以后,他的心就已经不在这儿了,”她捂著脸颊黯然道:“他对我根本视而不见。”

    “小姐,你不要这么快就放弃嘛!”

    “我不是放弃,我是看清事实了。”

    “小姐…”

    “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楚大哥自始至终就没有喜欢过我,一直是我在自作多情。”月影再也忍不住伤心,趴在水云的肩上哭了起来。

    “小姐…”水云被她哭得心都慌了。

    “水云,不必再劝我了。”月影现在只想让泪水洗涤她的伤心,但愿它真的能。

    水云环抱住颤抖的月影,情不自禁也掉下泪来,“小姐,没关系,你一定找得到真正能带给你幸福的人。”

    月影没有说话,她只是尽情的让泪水奔流。

    *********

    客风并没有在端月精舍裏找到可人,他直觉不对劲,而且心裹有股不祥的感觉。

    他连忙召人把所有的部属都叫到大厅集合。

    “可人不见了。”他劈头就是造句惊人的话。

    “什么?”大家都愣住了,随即所有的人脸上都浮起一抹惊恐与焦急。

    客风脸色苍白,强自按捺心急如焚的情绪和心痛,冷静地道:“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可人不见了?巡夜守防的人到底在干什么?”

    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管浩月也是其中之一,然而大家都不说话是因为担心可人,已经无心再说什么。

    他们全在等待著客风的命令指示。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不济事,可能是外人潜进了别院把可人掳走,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可人。管老带一批人留在别院内驻守,顺道再找找看可人有没有躲在别院的哪一个角落,另外一批人暗中到福气酒坊探查可人是否回家,我则和另外一批人马分头去找,大家马上行动。”

    “是!”所有的人都迅捷地奔出大厅。

    *********

    伤心欲绝的可人偷偷的溜出别院打算回家,可是她并没有那个机会。

    因为她走到半路上就被娇娜和阴风寨的匪徒捉住了。

    可人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山神庙的神坛前,她挣扎著,“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是很想干嘛!但你是吴小姐的。”以葛龙为首的阴风寨盗匪色迷迷地看著她。

    可人转过头看著一脸凶恶的娇娜,讶异极了,“吴小姐,你怎么会和他们这种坏人在一起?”

    “坏人?在我眼中,他们可比你好多了。”娇娜原本美丽的容貌此刻已然扭曲变形,看在可人的眼中不禁打了个寒噤。

    “吴小姐,我们已经帮你把她捉来,也算是报了你放我手下出大牢的恩情,我们就此告辞。”葛龙没有那个精神去理她们俩的恩怨,粗声大气地道。

    “等等,你不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被羽若别院的人捉起来吗?”娇娜唤住他们。

    “说,到底是谁陷害我们的?老子最恨被人扯后腿摆道。”葛龙停住了脚步,龇牙咧嘴道。

    “燕花苑的花月影,她是你们十年前抢劫杀掠的江南巨富花家的后人,也就是那天你手下两个小喽罗调戏的那个绝色女子。”

    “怎么那么巧?那和羽若别院有什么关系?”葛龙恨恨地咒了一声,“那贱丫头是怎么说动羽若别院的人出面帮她的?”

    “那天我偷听到捉你们进牢的高手对我爷爷说话,他们说因为花员外是楚客风的世伯,因此他们才插手这件事,再说你的手下又杀了两个轿夫,所以他们当然要去逮你们啦!”

    “妈的,那个贱丫头,老子要在离开广西前去找她算帐。”葛龙吐了一口痰,恨恨地道。

    “欢迎,她现在人在羽若别院内。”娇娜呵呵笑道。

    “什么?”阴风寨的匪徒面面相觑,一想到要深入虎穴,以卵击石地和羽若别院一较高下,他们所有的怒气都吞了回去。

    虽然娇娜将他们放出大牢的交换条件是要他们去羽若别院掳可人,可是他们都怕有命进去,没命出来。

    当时因为急于要逃离大牢,所以才硬下头皮答应她,后来在前往羽若别院的半途中就逮到了落单的可人,这使他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现在还要他们再冒生命危险进去羽若别院报复,造就很值得大家考虑了。

    “怎么?不敢进去?”娇娜笑得好讽刺。

    “哼!我们犯不著为了她把自己的命赔进去,老子要快点离开广西到别的地方发展才是真的。”葛龙的话深得人心,他所有的手下都不约而同地点头。

    快点趁还没有人追来时离开广西是大夥的愿望。

    “好吧!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你们就走你们的吧!”娇娜没有再理会他们,转头盯著可人。

    梆龙挥挥手,带著手下离开了破庙。

    “现在,就剩下你了。”娇娜恶狠狠又得意地瞪著可人。

    “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可人冷冷地凝视她。

    “笨蛋,以我的身分有什么打探不出来的?”

    “你爷爷知道你利用他吗?”可人替慈蔼的知府大人感到痛心,没想到他居然会有这么邪恶,与盗匪同流合污的孙女儿。

    “你说什么?别忘了你现在落在我的手上,我随时可以把你掐死的,你知道吗?”娇娜疯狂地尖叫道。

    可人不禁脸色发白,畏缩了一下,娇娜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会用怎样可怕的手段对付自己呢?

    可人不由得想起了客风,但是她随即伤心的打消这个念头。

    楚大哥搞不好还没有发现她已离开了羽若别院,说不定他还沉醉在美人相伴与琴音中。

    想著想著,可人的眼眶红了起来。

    “想向我求饶了吗?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突然,一个冷若寒冰的声音响起,“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楚大哥!”可人飞快的望向门口,惊住了。

    “楚…楚客风?”娇娜更是吓呆了,她得意的嘴脸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惊恐。

    客风身后还有几名高手正押著阴风寨的人,看样子匪徒已经被一网打尽。

    “可人,你有没有怎样?他们有没有伤害你?”客风冷厉的眸子在望向可人时化做温柔,关切紧张地问道。

    可人欣喜若狂的就要跟他说没事,可是她突然想到自己在离开前看到的那一幕,整个心又冷了下来,别过头去不理睬他。

    客风大惊失色,紧张极了,为什么可人对他如此的冷漠呢?

    但是目前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思考了,先摆平眼前的事再说。

    于是他勉强镇定心神,专注地看向娇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她欠我的。”娇娜别过头说。

    “你在说什么鬼话?可人曾经得罪过你吗?三番两次挑衅的人可都是你。”他眯起眼睛,冷冰冰地道。

    如果不是他从来不打女人的话,他还真想好好的教训这个被宠坏的娇娇女。

    “那是因为她不自量力的要和我争夺你!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她得到。”娇娜咬著唇,街动地说出门。

    “哈!凭你这样骄倨刁蛮的人也想要得到我?你未免太痴心妄想了,和可人一比,你才是那个不自量力的人。”客风最受不了有人批评他心爱的可人。

    “你…”

    “我什么?你私自放走重犯,还唆使行凶,本来我可以将你就地正法,但是我不忍伤知府大人的心,也不屑动手浪费我的力气,所以…”

    他话还没说完,便快如闪电地点了她身上的穴道,然后对身后的部属道:“你们把她和阴风寨的盗贼都押回上交给知府,我要看他怎么处置。”

    “你不可以这样!楚客风,你怎么可以…”娇娜被架走时还大声地尖叫,最后架她的人可能受不了她的尖叫声,所以就点了她的哑穴,声音嘎然而止。

    “安静多了。”客风打趣道,然后严肃地走向可人,动作轻柔地替她解开了绳子。

    可人揉著自己的手腕,冷冷地道:“多谢你的相救。”

    “可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受惊吓过度?”客风受不了她如此的冷淡。

    “没有。”她绕过他就要走出大门。

    客风一把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可人惊呼一声,本能地环紧他的脖子,怕摔下去。

    “放开我!”她随即挣扎著,生气地捶著他。

    客风不痛不痒地紧抱著她,运起轻功就往羽若别院而去。

    *********

    由于可人晚膳没有吃多少东西,再加上方才的惊吓,她全身都瘫软无力,所以当客风将她抱回羽若别院时,她已经无力和惊喜望著她的众人打招呼,而且客风也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一把就将她抱进了端月精舍;待将她安安稳稳地放在床上后,他才坐在床沿冷静地看著她。

    “可人,你为了什么事而生气?”他瘩瘂著声音,神色紧张。

    老天!他刚刚差点就失去她了,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阻止吴娇娜疯狂的行为,那他可能永远都见不到她了。

    再回想起找不到她的那一刻,客风发现今晚他的情绪都快不堪负荷了,差点就被她吓坏了。

    可人别过头去不看他。

    “你可以骂我、打我,甚至于踹我,就是不要不理我。”客风苦苦哀求著,“让我知道是什么事好吗?”

    可人没有办法释怀她所看到的,所以她固执地不肯开口。

    客风努力地思索著各种可能性,最后他恍然大悟,“是因为今晚我没有马上赶来端月精舍找你吗?”

    可人震了一下,“哼!原来你知道。”

    客风吁口气,抱歉地说:“你就是为了这个生气?对不起,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任你回精舍而没有随后来找你。”

    可人很想继续生闷气,跟他冷战,可是她又按捺不住满腹的委屈与懊恼气愤,还是开了口,“那也就罢了,你还只顾著和月影姑娘喝酒、听她弹琴,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正想问你,席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客风伸过手臂要揽著她,却被可人一把推开。

    “要抱抱你的月影姑娘去!”她板著脸蛋,冷冰冰地将事情的缘由告诉了他,而后赌气地道:“我认输,我退出,因为我没有那个命和勇气

    可以和人家拚,你还是去找月影姑娘吧!”

    客风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执起她的小手,爱怜地看著她还隐隐发红的肌肤,轻轻地吻了—下,“小傻瓜,怎么可以这样伤害自己呢?”

    可人不给好脸色,就要把手抽回来,“去亲你的月影姑娘!”

    客风没想到一向温驯的可人发起脾气来也是不得了的,轻笑著更加握紧她的手,“别说孩子气的话,其实今天晚上我所以没有马上去找你是因为月影姑娘恳求我留下,她希望我好好的吃完那顿饭,就别无所求了。”

    “你相信?”

    “一顿饭而已嘛。”他心中并没有月影,所以不认为有什么好介意的。

    可人紧紧瞅著他诚恳而坦白的脸庞,搜寻著任何说假话的痕迹,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点点头,承认自己的误解。

    “可是你下次不能再这样。”她嘟起嘴道。

    那种心被撕裂成千万片碎片的疼痛,她不愿再承受第二次了。

    “没有下次。”他深情地凝望著她,保证道。

    “喔!可是月影姑娘…”她这才想到要问有关月影的事,于是趁自己还记得时急急问出口。

    客风笑了笑,把月影的身世对她从头说了—遍。

    可人听得眼眶发红,咬著唇感伤地道:“她好可怜,我想我还是…”

    客风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唇,警告地看著她,“不要说什么要把我让给她的话,当心我打你屁股喔!”

    她吐了吐舌,“我也舍不得呀!”

    “舍不得就好。”客风不禁轻轻地亲了她一记,“你是我的,我也只属于你。”

    “可是她好可怜。”可人又发挥自己高度的同情心了。

    “放心,我会想一个最妥善的方法来安置她。”客风叹息一声,“毕竟她也吃了不少苦,现在该是她否极泰来的时候了。”

    可人轻轻地偎入他温暖的胸膛,释然地吐出一口气,“我现在才发现我好幸福哦!尤其在拥有你以后,我觉得我好像拥有了世界上所有的美好与快乐。”

    “我也是,”他覆上了她的唇,好半天才又吐出一句,“我爱你…”

    “我也爱你!”可人主动地吻住了他的唇。

    已是破晓时分,曙光穿透了重重的夜幕,绽放出亮丽的光芒。

    *********

    三个月后

    这些天来,长安与广西的天空被来来往往、忙碌地传送消息的小白鸽点缀得好不热闹。

    从长安飞来的小白鸽带来了好消息…

    臂观已平安地产下一个胖小子,孩子一生下来就很爱笑,很爱咿咿唔唔地讲话。

    从广西飞去的小白鸽自然不甘示弱…

    可人有喜了!爱笑的楚客风要做爹了!

    请长安一起庆贺,因为广西这边已经连续放了三天的鞭炮。

    …完…



  Tags:绮情娘子  第十章
欢迎各位绮情娘子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绮情娘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绮情娘子》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