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铁了心爱你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铁了心爱你全文阅读

铁了心爱你  第十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铁了心爱你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陈毓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铁了心爱你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在雷飞的坚持下,快手、国师和牧师被强迫在另一栋大楼里找到栖居的地方。

    搬家当日。

    “晶晶,我好舍不得你,以后再也没人煮好吃的饭给我吃,没有你在,下午茶也不成下午茶了。”快手用他一贯慵懒不依的语气依依道别。

    “你不要这样,我很欢迎你们随时过来吃饭。”韩冰晶并不排斥他们这群可爱的“家人”,有他们在天天有听不完的笑话和乐趣。

    “真的?每餐都可以?”快手的依依离情霎时一扫而光,他忘情的握住她的手,直到瞥见雷飞杀人的目光才不着痕迹地松手。

    “不要见外,其实雷飞他一直把你们当成家人,家人是不分彼此的,不是吗?”她很真挚的挽留。

    “家人?不会吧!”那嘴硬的家伙何时说出这样的教人鸡皮疙瘩掉满地的话来?

    “别多费唇舌跟他们解释那些有的没有的,随他们爱怎么想都可以。”雷飞不经意地搂住她的肩,摆出逐客的架式。

    “啊!你这死没良心的,你也不想想这一路是谁在你的屁股后面替你收拾烂摊子,你居然有了新人忘旧人…”快手情绪激动,丢掉行李打算和雷飞一决高下。

    柄师和牧师见状各自俯首长叹。这白痴,吃的是哪门子醋,乱七八糟。两人交会了若有所思的眼神后,国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一记肘力劈向快手,然后一不做二不休的捂住他的嘴,强迫他退场。

    而后牧师从容的戴上墨镜,吹着口哨自动离去。

    “真好,就剩我们俩。”雷飞迫不及待地将伊人锁进自己的怀抱。

    韩冰晶娇嗔。“你呀,这样急呼呼的撵人,下回再没人敢来我们家了。”

    雷飞埋入她的发间,嗅着她自然的体香。“别担心,他们的脸皮厚的很,十发子弹都打不过。”

    “你是说自己吧?”她消遣他。

    “说的有理,脸皮不厚怎么追得到你!?”

    “哇!还说。”她大羞,举手佯装捶他。

    雷飞握住她挥舞的拳头将之收到腰后,吻由鬓间蔓延至下颌,而后再含住她樱桃般香甜的唇。

    他喃喃低语:“我要你…”

    宁静无人的二人世界谢绝旁人打搅,浪漫旖旎的激情正待展开…

    %%%%%%%%%%%%%%%%%%%%%%%%%%%%%%%%%%%%%%%%%%

    虽然分居在两栋不同的大厦,可自从知道雷飞将赤蛇组织的弟兄当家人看待后,快手更是肆无忌惮的登门踏户,把人家小两口的爱巢当成自个儿家,爱来便来,爱去便去,目中无人得很。

    就有那么一天,晚饭前…

    “不好意思,我又来了。”一贯的开场白,接着鱼贯进来的是国师和牧师。

    “咦,今天有客人?”他发现沙发上有女客。

    身为主人的雷飞站了起来,一派松了口气的表情。“当事人来了。”

    “快手,你好好陪人家聊天,别吓坏人家了。”韩冰晶温言软语,朝他猛使眼色。

    快手瞪大眼珠,指着自己。“我?”

    “不是你还有谁?”雷飞捉住他,一把将他栽进最靠近那女客的座椅里。

    “你就是那个集无耻下流卑鄙龌龊又教人齿冷的三流痞子?”一张赛若西施的容颜陡然出现在快手的眼前。

    赫!好厉害,骂人的话一个螺丝都没吃,这样的女人…不,女孩是吃什么长大的?

    一件橙色短毛衣、短毛裙、黑裤袜、黑靴子、法兰西丝绒扁帽,眉目如画的五官即使充满怒气仍是俏丽又可人。

    “你再用那种色迷迷的眼珠看我,我就把它们挖出来配饭吃。”好一只雌老虎,真是有够血腥的。

    “你是谁?”她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摸壁鬼。

    “我叫唐诗画,唐诗意是我妹妹。”她两手交抱,一副询问犯人的表情。

    “诗情画意,名字不赖,不过…你以为我该认识你吗?”快手眼中的诙谐褪去,换了一般人绝少看见的冷静脸孔。

    “请停止无谓的騒扰,诗意的日子过的极好,请转告你身后的指使者别来找她麻烦了。”

    “唐诗意就是那首诗吗?”他问。

    “她是上天错手写下的一首诗篇。”她的盛气凌人在提及唐诗意时颠踬了下。

    “要我收手必须有很好的理由,否则只有到案子完结我们才可能抽离,这是道上的规矩。”

    “你不应该把诗意的男朋友吓走。”她指控。

    他想起一个小瘪三的模糊影像。“他经不起我吓有什么办法?”他不过想由他身上探查出他需要的资讯…

    “我不管,你只有两条路走,要不,收手滚一边去,要不,诗意就是你的责任。”

    “我从来不接受恫吓威胁。”她凭什么乱七八糟地讲。

    “原来我计划好和男友私奔的,之前,因为诗意有阿威照顾,所以我没有后顾之忧,这下你吓跑他,那诗意的一切就拜托你了。”她背起双肩背包,去意明显。“还有,警告那个缩头乌龟的笨王子别在白费心机找我…嗯妹妹。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她骄傲的仰起头,像孔雀般阔步走掉。

    “她就是四大族长交待下来的那宗案子?”雷飞想起“寻找一首诗”的case。

    “看来是首泼辣的诗。”快手居然还笑得出口。好个破绽百出的借口!

    “喂!你准备怎么办?”雷飞道出所有人的心声。

    “凉拌。”快手云淡风情的轻松带过。他有预感他们会再见面的,而且,过招的日子不远了…不管是唐诗画或是唐诗意…

    “是吗?”雷飞不置可否,他直觉以为快手的态度有些诡异,不过也仅止于那么一下下,当他瞧见穿着外套的韩冰晶时,即把快手的问题抛诸脑后,迅速迎了上去。

    唇不点而红,颊不染醉人,自然永远是最美德,更何况稍作打扮了的韩冰晶,胭脂绛粉黛眉更显楚楚动人、风姿绰约,看得雷飞目不转睛,为之痴迷。

    “我跟人有约,要出去一下。”

    “哦!”雷飞无限失望。“不会是男生吧?”他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

    “好聪明!一猜就中。”她微酡的笑脸直沁雷飞的心扉。

    “那个幸运儿是谁?”他的声音颠了下,闪呀闪的眼睛泄漏了妒意。

    “雷霆。”

    雷飞顿时沉下脸,头发竖了起来。

    他并非单纯的吃醋,这几个月,他虽然不问事业,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却也耳闻雷霆百般攻击他的谣传。不论是食品业或原料进口,甚至冻结他在台湾的资金,做尽种种卑劣的行为。

    他不闻不问不代表是任着雷霆胡搅,他只是候着,斜着眼看雷氏企业能把他逼道什么地步。

    “别这样,我欠他一个解释。”韩冰晶将雷飞温暖的手放在脸颊上摩挲,无限情意尽在不言中。

    “我不放心。”他深切明白雷霆决不会安什么好心眼的,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此时,那些散置在客厅各处、正竖着耳朵努力聆听的“闲杂”人等全噗地笑了出来。

    “雷神,你好像母鸡噢!”快手毫不修饰的评论道。

    雷飞看也不看,马上抓起一只抱枕往他脸上扔…

    命中目标!

    柄师和牧师识趣的转移目标,他们可没打算变成下一个受难者,且逞口舌之快,非君子所为也!

    “相信我。”韩冰晶哀声请求。

    “我不相信的是雷霆。”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

    “他说只是纯粹想再见我一面而已,你别多心。”她翩然微笑,踮起脚尖郑重的给雷飞一个措手不及的香吻。

    他向来对她没辙,这回也是。

    “等我回来。”她软语道。

    “一言为定。”他再次恋上她小巧的樱唇,依依难舍。

    “咳!你们的道别…会不会太长了?”这次出面干涉的居然是牧师,按照这对恋人难分难舍的程度,甭提出门,恐怕连分开都大有问题。

    “好了,我走了。”韩冰晶终于走出家门。

    “呀,这样就失魂落魄了,与其如此,你不如跟上去,我们回假装没看见的。”快手打趣。

    “要你管!”今夜,快手二度被抱枕砸扁鼻梁。

    %%%%%%%%%%%%%%%%%%%%%%%%%%%%%%%%%%%%%%%%%%%%%%%%

    咖啡厅清幽客人,迷你的盆栽,手工的编织布,以及芳香扑鼻的咖啡,交构成一个闲适的休憩空间。

    以前雷霆和韩冰晶曾来过一次。

    她喜欢它的简单幽谧,雷霆却嫌它难登大雅之堂,所以也只那么一次,他们便绝迹于此。

    她到达时,雷霆已在卡坐上。

    “好难得。”她脱口而出,印象中他从没准时过,看来天要下红雨了,或者是…他想留给她难忘的回忆?

    “被你调侃了。”微晕的灯罩下看不出他是尴尬或幽默。“和雷飞在一起,你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和他在一起的韩冰晶是株空谷幽兰,飘逸出尘却少了一丁点入世的味道,如今似乎不同了。

    幽兰多了股捻眉的自信及脱胎换骨的娇艳夺目,像经过雕琢的阗玉。

    “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实在是太稀奇了,她才会冲口而出。

    “我知道,你心地一向善良。”如果能将她移植至他的温室,这朵令他是失之交臂的兰花会绽放出怎样的丰采?

    “你这样,让我很难启齿。”她玩弄着桌上的纸巾,觉得他的态度似乎有点古怪。

    雷霆振作了下,眼底的簇焰一闪即逝,突然轻笑出声。“你太敏感了,我没其他的意思,只是我们太久不曾好好聊过天,忽然不晓得该拿什么当开场白。”

    “我很抱歉…”

    “为什么?你是替自己道歉还是为了雷飞?”

    “雷霆…她不自觉的蹙起双眉。

    “有点尖苛是不是?”他垂下眼睑,以眼睫覆住满怀深思。“喝水吧!你进来到现在连口水都还没沾到,或许你想吃点什么?”

    “不用,水就可以了。”她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大口。

    雷霆盯着她拈杯的纤纤长指。“我抽根烟,你不介意吧?”

    她被他热烈的眼光看得十分不自在,忍不住拿起杯子又喝了口。“咦…我记得你好像不抽烟。”

    今天是特殊情况。“他自顾自地燃起烟,微微的烟呛味马上盘绕在狭窄的空间里。

    她觉得昏眩,那烟味…

    “雷…霆…”

    “别怕,一下下就好了。”他得逞的声音逐渐变远,像回音。

    “你说…什么?”糟糕!怎么连眼睛也花了?韩冰晶勉强想站起来,却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旋即不支倒地了。

    雷霆优哉地按息那根烟,英俊的唇浮起一抹邪魅的笑。

    “你终于是我的了…”

    雷飞,他等着要看他痛不欲生的神情…哈哈哈…

    %%%%%%%%%%%%%%%%%%%%%%%%%%%%%%%%%%%%%%%%%%%%%%%%

    叮咚…门铃乍响,雷飞已冲至门口。奇怪,他记得韩冰晶也有钥匙的…

    门外站着一个小女孩,粉扑扑的小脸和麻花辫子十分可爱。

    “猪猪…”连口齿都还不清楚呢。“喏!”她从拿棒棒糖的手中分出一张纸来。

    “什么?”他伸手去接,没想到小胖妞却非常狡猾地把纸张往回一收。

    “钱钱。”

    “十分原始的以物易物,只是她的“物”是钱。真是世道沉沦,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要钱。

    雷飞脸色一沉,准备赏她一个闭门羹吃,却被快手阻止了。

    他笑得像肯德鸡爷爷。“小妹妹,我跟你换。”他拿张千元大钞打发了她。

    “你的做法简直是摧残人间幼苗。”雷飞气唬唬地瞪他。

    “要生气也不急于一时,先看内容再说吧!”

    “广告单!蠢蛋。”雷飞泼他一桶冷水。

    快手不信邪,把那显然在匆促间折叠的纸打开,眼陡地睁圆了。“雷神,拿一百万来…”

    “干吗?”

    “雷霆的挑战书。”他扬着手上的纸。“拿一百万来换,金卡、本票我都收,上面有晶晶的消息噢…”

    他小人得志的时间不过就那么一秒钟,那信息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入雷飞的手中。

    雷飞看完,不怒反笑。“敬酒不吃吃罚酒…”雷霆竟敢用韩冰晶来要挟他,他活得不耐烦了。

    他的反扑不是任何人承担得起的!

    雷霆,他将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叹!这小子的表情不对耶!”连快手也被雷飞那阴鸷猛烈的神情骇住了。

    %%%%%%%%%%%%%%%%%%%%%%%%%%%%%%%%%%%%%%%%%%%%%%%%%

    雷宅。

    “睡美人,忍耐些,让王子我吻醒你的日子不远了,等我把我们的婚礼全安排好,你就是我的了。”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卧着紧合双睫的韩冰晶,一袭以白缎和蕾纱组成的新娘礼服穿在她身上,看起来美得非常不真实,而雷霆正端坐在床沿狂热的凝视他的新娘。

    他不会拱手将自己的幸福送给旁人,尤其是雷飞。一天后,韩冰晶就是他的了,永永远远…

    “少爷,老爷请你下楼一趟。”门上剥啄声响起,佣人隔着门怯生生地说。

    他严厉禁止任何人擅入他的房间。

    “知道了。”

    依依不舍的放开握在手上的黑发,雷霆温柔多情的望向仍无所知觉的新娘。“我去去就来,等我一下。”

    他迈步走开,阖上门的刹那,他自然的掏出钥匙把房门上锁。事已至此,除了自己,他谁都不信。

    大厅里的雷东岳坐立难安,好像每张椅子上都安了针,扎得他直踱步。

    “爸,有事?”雷霆从容地出现。

    “我听说你把那上不得台面的小姐弄回家了?”任谁都能一眼看出他埋藏在面具下的奔腾怒火。

    “是的。”他不想否认。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单恋像她这样不起眼的小花?她根本不可能给你任何实质上的帮助,对你的工作及未来,她皆一无是处。”雷东岳极尽贬低韩冰晶之能事。

    “你究竟想说什么?”父子一场,他了解自己的父亲不会毫无所图地说出这番话。

    “孩子,放手吧!”他软硬兼施。

    “来不及了,我已经着手办理婚事,日期是明天。”他横了心,先斩后奏。

    以前他总是照着游戏规则来,结果却总是输家。

    现在,他不了,他已看清真相,不想再做乖乖牌的孩子。从今而后,他会尽力争取他想要的东西,而且,是不择手段。

    “荒唐,你到底把雷家的面子放在第几位?再说,那女孩绝对是个祸水,我反对这门婚事!”雷东岳渐露强硬的作风。

    “爸爸,对不起,我不想再做你的傀儡,我的婚事不劳你做主,只要到时候你坐上主婚人的席次即可。”雷霆吃了秤砣,毫无转园的余地,摆明和雷东岳杠上了。

    雷东岳怒不可遏,他万万没想到一向温和谦恭的儿子竟会大变。他忍痛按耐住性子。“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女人,你准备赔上整个雷氏企业吗?”

    雷霆对事业的企图心不输为人父的他,他不相信在雷霆的天秤上,一个女子的分量能超逾他珍爱的事业。

    “你话中有话,什么意思?”

    “你好几天没去公司了,公司的营运状况你一点都不关心…”

    “爸,够了,请你长话短说。”那些教诲已经像录音带自动在他脑海放映,回带了数十年,他太清楚他父亲要说什么。

    他竟敢这样对他说话?雷东岳吃惊的几乎要休克!站在他眼前的还是他那言听计从的儿子吗?

    这项认知所带来的打击比什么都大,他不由得摇摇欲坠。

    忽的,他心平气和了,人生在争也不过争一世,争得了又如何?失去了又如何?他为子女庸庸碌碌一生,也到该放手的时候了。

    “我对不起飞儿。”他长叹。

    雷霆脸色剧变。“爸…”

    “他不像你,从小享受就高人一等,念书毕了业也有现成的家族公司等着你继承,你一路平步青云,而他…唉,却吃尽苦头。”雷东岳的眼因回忆而迷茫“名义上你们全是雷家的子孙,我却没拿正眼看过他,他能挣来那么大的产业全是他自己的能耐…”他喃喃自语,陷入沉思。“他本性醇厚,只是性子躁,对我们这个家庭从来没计较过什么,不过这回…似乎是认真的…”

    “爸,你没头没尾的净提雷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才是他想知道的重点。

    雷东岳重重的做进椅子。“公司跳票,大笔资金被抽走,是一只可怕的黑手…”能在一朝一夕间动用天文数字的资金和权力双面施压于银行和股东,幕后那只操控的手可怕之至。

    “怎么会这样?”雷霆也变了脸色。“要不,先把瑞士的备用资金提出来应急…”

    “太慢了!”雷东岳摇头。“那些储备金全被冻结了,一毛钱也领不出来。”

    “你全知道?”

    “飞儿一早打电话来,那些事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被他视若敝履的小儿子会成就非凡,他真是看错了他。

    “他是冲着我来的。”雷霆挺直胸膛,傲气一点一滴充赛他的胸臆。

    “两个兄弟为一个女人争吵,这传出去还能听吗?”

    “爸,总而言之,你还是牵挂着你的面子,你可曾替我的幸福着想过?”雷霆心寒。

    “男子汉做大事业必须心胸开阔,拘泥于儿女私情能有什么成就!”感情对他而言,不过是场风花雪月、事业的附属品罢了。

    “是吗?”雷霆已厌倦了辩解。

    “放弃吧!”雷东岳不死心地怂恿。

    “不。”他勇敢说出梗在胸口十多年的那个单音。

    雷东岳眼若铜铃,青筋又攀上太阳穴。

    “爸,我已经长大了,这次我要自己拿主意,不论对或错,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雷东岳在他铿锵有力的声音中看见了雷霆一向缺少的果敢和坚毅,他炯炯发亮的眼眸展示他力争到底的决心。

    他这儿子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软弱啊!

    以前,他老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今日仔细想想,或许并不尽然…

    “我知道了,不管他作了什么抉择,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谢…谢爸!”雷霆没想到自己的抗争能赢来认同,阴郁多时的脸终于露出一丝阳光。

    “凡是也别做绝了,毕竟…飞儿是你的弟弟。”

    “你放心,他敬我一尺,我自然还他一丈!“不过在爱情的面前还有道理可言吗?雷霆怀疑。

    “那孩子的能力非同小可,你千万别掉以轻心。”

    “为了夺回我最想要的女人,这场仗我不会输给他的。”他要韩冰晶的心一点都不输雷飞,而且势在必得!“相信你儿子的能力。”

    到时候将有天罗地网等着自投罗网的雷飞,别说靠近礼堂,就连雷池他也休想越界分厘。

    休想!

    圣洁庄严的教堂摆满盛开的花卉,巨型古董烛台燃着清红的喜烛,嘹亮的圣音委婉漫入长空。宾客已齐,一对新人伫立在圣坛前,只等待证婚牧师到来。

    雷霆一身雪白的西装,眉心俊朗,虽然有些焦躁不安,大部分时间他仍把注意力摆在低垂螓首的韩冰晶身上。

    因为他负载了新娘大部分的体重,没有人察觉到覆着面纱的新娘意志浑沌,旁人只觉新郎情深意重,羡慕新娘能得到如此的垂青。

    牧师在雷霆忍耐立即将崩溃的最后一秒赶到。

    满室哗然。

    这样俊朗英伟的人居然是牧师,简直是苍天不仁哪!

    “抱歉,因为塞车所以来迟了。”他的声音清澈如泉,扣人心弦。

    宾客席一片岑寂,晶的仿佛连呼吸声都显得污浊了起来,众人心中莫不在想: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

    他一出场,硬生生把雷霆的丰采撷去一半。

    “言归正传。”雷霆暗示他。

    牧师翩然一笑,敛正肃容,周遭一片静默。这一刻他化身为上帝的使者,头顶恍若顶着圣洁的光圈,像令人无法亵渎的天使,一字一句重复轻颂爱的誓约。

    “所以…”他故意顿句。“雷霆先生,你愿意娶韩冰晶小姐为妻,并且一生一世爱护她,自始至终,不离不弃?”

    “我愿意。”他将银戒套入她无力的手指。

    “那么韩冰晶小姐,你愿意嫁给雷霆先生,一生尊敬照顾他,绝无后悔?”

    “我…”她昏昏欲睡,只觉脑袋沉重,眼前万头攒动,脚虚浮无力,连站都快站不住了。

    “她点头,权充是答应了。”雷霆将自备的戒指套上自己的中指以眼神向牧师示意。

    牧师皱眉,低声嘀咕:“这样不合乎证婚的程序,婚姻是无效的。”

    雷霆一扭眉,一个西装笔挺的大汉马上趋前,故作漫不经心的站到牧师身边,危言恐吓:“闭嘴!照我们事先安排好的剧情演,要不,老子会拆了你的骨头。”

    “这样哦!”牧师感到自己的肋骨下有圈圆圆的管子正冷冰冰的对着自己,连忙做出很害怕的表情。

    大汉志得意满,朝雷霆点点头,表示场面全在他的控制中。

    牧师倒也乖觉,接下来便不再出纰漏了。

    “若有第三者对这对新人的婚约有意见,请现在提出来,如果没有,便无庸讳言。”

    “我…”新娘的唇启启合合,似有话要说。

    “新娘有话要说?”牧师眼尖,将白沙下新娘的举动瞧得一清二楚。

    威胁如影随形,清脆的咔声后,他听见开保险的声音,这表示有人不满他的多舌。

    他马上扮出唯唯诺诺的表情…

    “我反对!”眼看婚礼就要礼成,石破天惊的声音倏地冲进肃穆沉重的婚场。

    大敞的教堂门口伫立一高瘦结实的男子,他一身狂狷的靛蓝,席卷了与会者的所有目光。

    他刀刻般的轮廓宛如雕像中的极品,又一个帅哥。

    雷飞旁若无人地走近圣坛。

    牧师松了口气。

    雷霆浓眉成结,那些他分派在外头的保镖及保全人员呢?居然还让雷飞大剌剌地走进来,真是一群饭桶!

    “她是我的。”眉宇一片野性,眼神狂妄的雷飞直接走向眼神呆滞的韩冰晶。

    “哼,你说的是什么疯话,来人,把他架出去!”他的婚礼上绝不允许有人闹场。

    密布在礼堂内,各式打扮的保镖悉数涌上。

    “好庞大的阵容,大哥,你太瞧得起我了。”雷飞谈笑用兵,眼睛却锁住摇来晃去的新娘。

    “少嬉皮笑脸的,出去!我的婚礼不需要你的参与。”

    “是吗?”他放荡不羁的嗓音透着言喻之外的危险,令人不由得捏把冷汗。

    “我叫你们把他轰出去,听到没有?”雷霆的斯文瞬间化成激越的火焰。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主子一吼,下人自然是蜂拥而上,不过也只那样动了一动。

    “你们最好先问过我们手上的家伙,再动我兄弟吧!”三个一字排开的高大男子无声无息地出现,而且,是清一色的俊男。

    “还有我。”牧师撩起下摆,一拳便赏给方才用抢指着他的大汉。“我最恨人家用枪口指着我。”

    大汉砰然倒地,大气也没多喘一下。

    臂礼的贵宾全成了听雷的鸭子。

    牧师甩甩拳头,又恢复一派潇洒自在的模样,上一瞬的狠劲荡然无存。

    “你对她下葯?”雷飞的语气冷到极点。“枉费我原先还想留条生路给你。”他太失望了。

    “呸!你少假惺惺的,就这几个人也想唬我?别忘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雷霆冷笑,手一招,密密麻麻的持枪部队马上由教堂各处沁水似涌来。

    雷霆再次冷笑。“该求人留活路的人是你吧!”

    这么大的阵仗吓坏了男方的客人,有人目瞪口呆,有人干脆昏倒了事,总之,一场盛大的婚礼变调成大火拚了。

    “乖乖,”快手怪叫,用脚踹国师的脚胫。“一窝子蚂蚁怎么分?”

    柄师调整了下墨镜。“蚂蚁窝应该放火烧才干净。”

    “去你的!”快手作势又是一脚,幸好国师闪得快,那脚很不幸的亲到银翼的新鞋上。

    他瞪着新鞋上的印渍,不发一语,手上的飞刀便出。

    “啊,杀人哪!”快手尖叫。

    臂众席上昏倒的人更多了。

    银翼那刀无异刺激了蠢蠢欲动的敌对双方,一时兵荒马乱,草莽流寇分不清谁是谁,教堂变成了战场。

    乘乱,雷飞一记手刀劈倒雷霆,拦腰抢了韩冰晶便走。

    雷霆憋着一口气不肯认输,急起直追。

    等雷霆一消失,距离圣坛最远的长凳上忽而依次越起四个人。

    快手坏兮兮的笑。“他们知不知道打的人是谁啊?”

    “管他!反正我们的任务告成,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去吧。”望着仍旧一团乱的“战场”,牧师摇头叹气。

    银翼和国师互交会一瞥,不约而同低喝:“撤!”

    说是迟那时快,四条动如脱兔的身影分成四个方向遁去。

    现场仍是乱烘烘的混战…

    %%%%%%%%%%%%%%%%%%%%%%%%%%%%%%%%%%%%%%%%%%%%%%%%%%%%

    因为剧烈的摆动,韩冰晶处于浑沌的脑子终于清醒过来。“雷飞?”

    雷飞身形变幻无穷地闪进一条巷弄,低首微笑。

    “醒过来啦?睡美人。”

    “你…在做什么?我怎么穿了这一套白沙?”她不安的蠕动,赫,还有头沙捧花,这…不是新娘的打扮吗?老天,雷飞就抱着这样的她满街跑…她不敢再想象下去,人家看见在街上乱跑的新娘将作何感想?

    “我正在很努力的把新娘子抢回家。”他抱着她还游有余刃地谈笑。

    “我听不懂!”

    “暂时不要懂太多,等我甩了后面那牛皮糖再把事情仔仔细细告诉你。”

    对不擅于运动的雷霆而言,这段路够折磨他的了。

    既然韩冰晶已然清醒,他也无法陪雷霆再玩,饶了他吧!

    他得了个空。

    “抱紧我。”

    “一条细如蚕丝的绳索在他的臂力下被甩至雷飞住处的高楼顶,他拉了拉,试过承受度,便展开臂膀。

    韩冰晶义无反顾地牢牢抓住他。

    “不怕了?”他问怀中的人儿。

    她灿烂一笑,明媚如花。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雷飞心满意足地轻啄她的发心处。“我们找一个最接近上帝的所在,请他帮我们证婚!”

    自动擎一按,蚕绳即带着这对璧人翩然上升。

    韩冰晶安心的倚在他的胸膛,将一切交给了她最爱的男人。

    不论他将去向何方,她必定紧紧跟随,用爱相随…

    …完…



  Tags:铁了心爱你  第十章
欢迎各位铁了心爱你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铁了心爱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铁了心爱你》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