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再创大汉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再创大汉全文阅读

再创大汉  正文 最终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再创大汉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camperstar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再创大汉全集阅读  正文 最终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长浪历二十七年,南皮城乐陵港.

    “离开了这麽久,这儿也发展成一个大港口了.”浪思拖著天香的手,两人在乐陵港闲逛.

    “嗯,思哥哥今年四十八岁,香香也四十五岁了.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离开这儿也快三十年,连小海逸也成亲了.”天香叹了口气道.

    这一年,民议院及商议院因为重选,刚刚解散了.

    各地正洋溢著竞选的气氛.

    正因为如此,朝廷的一众官员变得比较空闲.

    邱老先生快八十岁,老伴在几年前过世了.

    他感到时日无多,便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外孙成亲.

    清梅的儿子林海逸,和海琳的女儿祖语青梅竹马,彼此相恋已久.

    清梅和海琳也因为两所议院重选而没有事干,便帮子女们办亲事了.

    在林海逸及祖语新婚後不久,浪思便和天香到离开了几十年的家乡闲逛.

    看到乐陵港从多年前的小渔港,变成今天规模不少的港口,浪思和天香慨叹时间过的很快.

    在客栈里……“思哥哥,你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浪思故作不知的说.

    “今天是什麽日子?”“哼!”天香扭过头,不去看浪思.

    “今天是什麽日子呢?不就是三月十九日嘛,又不是什麽大日子.”浪思仍然逗著天香.

    天香没有理睬浪思.

    “香香,不要气嘛.”“今天是什麽日子呢?我们的成亲纪念日在五月,香香的生辰也是在五月,那麽今天是什麽日子呢?”“香香,快告诉思哥哥嘛……”天香仍然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就在浪思不断的哄天香时,突然店小二拍门.

    “请问这儿是不是有人买了鲜花呢?”浪思接过一大扎花说.

    “是的,麻烦你了.”店小二在离开时,还在喃喃自语,怎麽这人好像在那儿见过.

    “今天是我们相恋三十周年纪念嘛,思哥哥又怎会忘记呢?香香还记得吗?以前我们在这儿住时,思哥哥时常摘这种花给香香啦.”浪思顽皮的笑著说.

    天香终於知道浪思是逗著她玩,心里虽然很高兴,不过咀上却说.

    “思哥哥最喜欢骗香香啦,香香不理你了.”“哎呀,不要嘛,香香笑一个….呀,不要气了,不如我将三月十九日这一天,定为我们王朝的情人节,纪念我们温柔美丽善良的香香,跟英俊潇洒的思哥哥相恋好吗?”大汉的情人节,原来就是这样子定下的,也有人称它为王之初恋日.

    “嘻,你那儿英俊潇洒了?小海风比你好得多了.”天香噗哧一笑,刚才的怒气已经消失了.

    “思哥哥,香香跳舞给你看好吗?”知道浪思还记得这个重要的日子,天香很开心,便左跳右跳起来.

    “香香,那是什麽舞呀?我怎麽没有看过的.”看著天香毫无章法的乱跳,浪思便问.

    “那是小海风教我的啦,他说这是彩霞妹子那所艺术学院现在很流行的舞步.”天香边跳边说.

    林海风绝对是一个天才横溢的艺术家,今年二十三岁的他,继小时候想出话剧这东西,几年前又将舞会的歌舞,融入话剧一并表演.

    这个点子在大汉大受欢迎,林海风和妻子程晶晶周家欣,经常在表演这种歌剧,林海风也成为了大汉文化艺术界的一颗闪闪发光的明星.

    “小海风真厉害,上次那个什麽五线琴,又发明了那个什麽铜萧,像牧童笛打横来吹一样,很好听的.

    哎呀…….”天香在跳舞时,不小心弄痛了骨头.

    “香香没事吗?看你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小海风一样左跳右跳.”浪思替天香搥著骨头.

    “哼,香香的骨头就是被小海风他们弄散的.

    思哥哥以为孩子很好凑吗?不如让思哥哥凑著莹莹好吗?”天香扁著咀说说起林海莹,浪思十分气恼的说.

    “活该,让思大人惩罚一下她就最好了.

    老爹也是的,一把年纪了,怎麽和莹莹一起疯?”天香一面挂念的说.

    “呀,真不知爹爹和莹莹现在怎样了………”林海莹在大汉之中,是出了名淘气及爱捣蛋.

    她八岁时,就已经为浪思及朝廷带来不少麻烦了.

    朝廷的国库中,有个地方专门用来贮存支撑长浪币的白银.

    而天香第一次带林海莹到那儿参观时,却令这位小公主喜欢上闪亮亮的白银,经常来’玩银子’.

    林海莹差不多每隔十天,就会到国库那儿,以’点算白银数量’为名,走进去将白花花的银子堆堆砌砌.

    开始时是一个人,後来就成群结队的来’玩银子’了国家宪章及律法,给予每一个人可以到国库点算那些因为发行钱币,而贮存的白银的权利,也没有年龄的限制.

    由於每个人可以亲手点算,在没有要求协助下,守卫们只能在旁观看.

    所以看守国库的人,除了阻止林海莹和那些小朋友因为掷银子而受伤外,对於这种’点算’方法,他们只好看著林海莹弄的混乱不堪而毫无办法.

    他们每次都要将混乱不堪的场面收拾好,将散落一地的白银重新摆放.

    最後,不知是谁想出一个主意,为容易收拾残局,守卫们将国库一个空房间搬进不少白银.

    每当林海莹和小朋友来的时候,那些守卫便笑呵呵的说.

    “呀,公主殿下,又和朋友来玩银子了吗?这边这边,我们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一间房间了.

    什麽?银子不够?噢,不打紧不打紧,我们再搬些来给你们玩吧.”林海莹在国库玩银子的事,传遍了整个北海.

    很多好奇的小孩子也有样学样,到国库来玩银子,而且很多都会玩上瘾.

    那些守卫基本上都不用将那个房间收拾了,每天都会有人来玩银子的.

    其实,除了商议员及民议员每年来一次外,国库根本没有人来点算银子,那些守卫本来闲得发慌,那些小孩子来热闹一下,也令他们觉得有点事可干,颇为开心的.

    对於朝廷国库成为小孩子的游乐场,浪思,海琳,朝廷大臣及两院所有议员对此只有无可奈何.

    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更改国家宪章吧.

    只要那些小孩子没有私自带著银子离开,是没有人会干涉的.

    而那些守卫,全部成为了凑孩子的保母.

    而每次天香想阻止她这个举动时,最疼爱这位外孙女的宋永祥,便会包庇她,令浪思拿这名小女儿没办法.

    在林海莹十一岁时,曾经引发起一场民议院跟皇帝之间的误会,出动宪兵调查的事.

    有一次林海莹快要生辰了,她将她的生辰愿望,打著官腔正经八斗的写在浪思专用的诏书上,并盖上皇帝专用的印信.

    那个印信林海莹小时候就知道摆在那儿了,这些难不倒她的.

    原来林海莹只想用这个方法,来向浪思诉说她的愿望,林海莹幻想浪思将皇宫後面兴建一座很大很大的牧场,可以给她让骑马.

    岂料,专门来收拾御书房的侍女,看见这份盖有皇帝专用印信及诏书的竹简,便将它重新放在’国家政策’那儿.

    当时浪思天香在梅香城,负责凑妹妹的邱海明,却又私下跑到了辩论堂看辩论.

    这份竹简最後到了民议院之中,不论这份政策有多麽的荒唐,从朝廷发来的政策,民议院还是要将它作一番讨论的.

    “什麽?将皇宫後面建一座牧场?,那要用多少钱买土地呀?简直是浪费!”“对!,我们要收购多少民居,才能建一座牧场.”“那有人在城中建牧场的.”“我们要怎麽种草呢?…………”就在这份诏书,被评为”本年最失败的政策”时,浪思已经收到了消息,赶了回来.

    “朕什麽时候提出这份白痴政策呀?”民议院便将那份诏书给浪思看,浪思看了一眼笔迹,便知道是自己淘气的小女儿的所作所为.

    於是,民议院便彻底调查”假传圣旨”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宪兵队最後说.

    “林海莹公主殿下,并没有意图将这份诏书交到民议院,一切都是误会,她并没有假传圣旨的企图.”於是,民议院便因为浪思“没有好好保管皇帝专用的印信”,而被民议院通过动议”表示失望.”当浪思想责骂女儿时,宋永祥又出来维护她了.

    对於林海莹没有恶意,那些议员们也就算了,他们也只是浪费了半天的气力来讨论而已,没有什麽损失.

    假传圣旨一事,就这样落幕了.

    林海莹经常在皇宫内捣蛋,偷兵符已经为浪思被人取笑了.

    有一次她偷了清梅邱家家主专用的印信,写了一份”将丁香售价调低一半”,然後交给邱家商会的人.

    其实她并不是恶作剧,只是好奇想知道那枚印信,是否真的有用.

    邱家商会的人感到诧异,但见是家主的印信,也不得不做著做.

    幸好邱家商会的人觉得很奇怪,特地通知清梅一声.

    最後,便揭发是林海莹的恶作剧.

    清梅对於天香的女儿为她亏点钱是没有什麽所谓,也只是抱了林海莹吻了一口,笑笑而没有放在心上,倒是邱海明教训了妹妹一顿.

    那些趁著’千载难逢’机会买进丁香的商人,在林海莹的’慷慨’下,因而多发了财.

    在浪思天香到乐陵港前半个月,在林海逸和祖语成亲後几天,林海莹觉得成亲好像很好玩,便也找了一名玩伴,‘谈情说爱’起来.

    林海莹只有十四岁,浪思只是嘱咐她两句,要她学多点知识,少点玩乐.

    岂料,林海莹竟然走到北海的审议厅,向浪思提出控诉,说浪思侵犯她的恋爱自由.

    按大汉律法规定,还未成为大人的少年,若果要提出控诉,必须有一名亲人来作担保,以表示控诉人懂得律法,知道自己在干些什麽.

    以林海莹的年纪,她要找一位亲人来作她的担保了.

    於是,她便找来一向疼她爱她的宋永祥来作担保.

    宋永祥是她的外公,自然有这个资格了.

    宋永祥明知外孙女说的是假,但看到林海莹泪汪汪的样子,听著她说父王如何欺负她,也忍不住,便作为她的担保.

    本来浪思只是当林海莹在玩闹,不过审议厅却传他到场应审,理由是’林海莹公主殿下提出的诉求,符合国家宪章及律法给予她的权利.”浪思被这个顽皮的小女儿气得疯了,但又没有办法,不到审议厅应审将被控诉”不尊重审议厅.”,要坐牢的.

    到於大汉皇帝第一次被人控告,而且原告又是他的女儿,大汉所有人都像看话剧一样,看看结果怎麽样.

    对於公主控告皇上,这件事成了众人茶馀饭後的话题.

    在审议厅上,林海莹泪流满面的,诉说浪思如何’将她囚禁’,又说浪思’用阻止她’,“用言语恐吓”不得谈恋爱等等.

    林海莹说得声泪俱下,所有旁听的人都哗然.

    “哗!皇上怎麽虐待我们的小公主啦?”“原来我们的皇上是那麽独裁的……”“不用怕,小公主我们支持你….”对於女儿的胡说八道,浪思自然气得快要抓狂了,但是旁观的人却认为是浪思被人揭发’恶行’而老羞成怒.

    “皇上,林海莹公主,我们审议厅的审判员已经商议好了结果.

    根据国家宪章及律法,每一个大汉的人,包括公主殿下,是拥有恋爱的自由,这种自由是公主殿下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

    所以本官宣布,皇上陛下不得再以任何形式,干涉林海莹公主殿下的恋爱自由.”看著女儿向自己做了个鬼面,浪思真的快发狂了,若不是天香清梅在他身旁,他可能真的在审议厅上打女儿的屁股.

    然而,审议厅仍然存在公正,正义的声音并没有因为林海莹的眼泪,而失去其本质.

    “本主审官认为,林海莹公主殿下在提出控诉时,作出很多不尽不实的证词.

    公主殿下有很多说话,提不出证据去证明,同时很多情况不可能出现在皇宫之中.

    现在本主审官宣布,林海莹公主殿下怀疑在审议厅作假证词,被控以’不尊重审议厅及国家律法’,由朝廷监察处作出控告.”很快,扯高气扬的林海莹,被主审官的一番话吓呆了.

    不过无论如何,她在第二天,就要被监察部审讯.

    由於宋永祥作为她的担保人,对於林海莹任何的判决,他也要承受一样的惩罚的.

    对於皇族,国家宪章规定是由朝廷监察部大臣,作为主审官的.

    思妮用她一惯的冷酷,说出审议厅的审判结果.

    “林海莹公主殿下,由於在审议厅作假证词,经多方面证据及证人证明下,审判员一致认为林海莹’不尊重审议厅及国家律法’,罪名成立,即时判监半年.

    宋永祥王爷,作为林海莹公主殿下的担保人,也必须一并被监禁.”林海莹终於知道自己玩出火了,她又用泪汪汪的眼睛望著浪思,彷佛是说”爹爹,莹莹下次不敢了.”对於女儿的淘气,浪思自然知道她是假装的.

    但骨肉连亲,她犯的不是什麽大件事,浪思也有点心软.

    浪思看著女儿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宋永祥满头白发,心中叹了口气说.

    “主审官大人,由於宋王爷年纪老迈,林海莹年纪还少,朕提出将他们两人在壁园受刑.”这是浪思唯一可以运用的权力了.

    壁园就是一座独立的监牢,它比一般监牢环境好了一点,专门用来囚禁皇亲国戚的.

    当年在提出’皇帝犯罪也要坐牢’的律法时,两所议院的议员留了点面子给浪思,特地建立一所独立的监牢,叫作壁园.

    若果将来真的有皇亲国戚或朝廷重臣被判监,也不致太过难堪.

    并不是所有皇亲国戚或朝廷重臣都能在壁园服刑,首先要得到皇帝的提出,同时要审议厅衡量犯人的罪行轻重而作判决.

    思妮和审判员商量了一下後,便同意了这件事.

    老百姓也没有太大反应,毕竟他们只是当作这是一场闹剧.

    於是,宋永祥及林海莹,两爷孙就被送进壁园去坐牢.

    壁园自建好以来,终於有人来’光顾’了.

    宋永祥倒没所谓,他实在很喜欢这个外孙女,和她囚禁一起他也浑不在意,甚至还有点开心.

    林海莹可就惨了,生性好动的她,被关起半年,实在对她是一个很大的惩罚.

    自此,思妮成为大汉之中,唯一一个令这位’小魔星’害怕的人.

    每次林海莹在议事厅找浪思,见到思妮在场时,都会心惊胆跳,面无人色.

    以後,浪思特地聘请了一位退职的律法支援官员,跟著林海莹,以免这个爱捣蛋的女儿,又再因犯事而被思妮抓去.

    “思哥哥,干麽停下手来,快点继续给香香搥骨头吧.

    要不,香香告诉其他人说思哥哥欺负香香啦.”“知道了,思哥哥什麽人都敢得罪,就是不敢得罪我们大汉最有影响力的人啦.”浪思笑著说.

    自从民治之风大兴起,老百姓开始爱上投票这个玩意儿,什麽东西都爱选一番.

    自从上次民议院重选後,他们又选出不少古灵精怪的东西来.

    像是”我们心中最敬仰的人”,得选的自然就是浪思了.

    民议院还说这项选举,将每五年选一次.

    但是选到”大汉最有影响力的人’时,得胜者却不是浪思,居然是天香.

    浪思王从不违拗天香皇後,到过舞会看话剧的小孩子都知道.

    长浪王朝上上下下的官员和将军,有很多和天香交厚.

    这些年来,风头最劲,最为人所喜爱的歌剧及林海风本人,是天香的儿子.

    林海瑶,宋天怜,宋子扬,这些皇家军团号称七星小将的将领,是天香的女儿妹妹侄子等等.

    民议院及商议院那些傲慢的议员们,他们在皇帝丞相面前也敢口没遮拦的说话.

    但是在辩论堂中,只要天香手中大锤一敲,包括清梅和海琳,他们个个都要立刻闭咀.

    只要遵守规矩,在辩论堂每个人有发表言论的自由,但唯独是坐在主席位上的天香,是全场唯一一个可以判罚违规的人失去发言权,更有权驱逐捣乱的人.

    根据国家宪章,就连浪思本人也没有这项权力.

    除了天香皇後,没有人够胆,也不可能在清梅皇後和海琳丞相辩论时,去制止她们过激的情绪.

    天香和帝国丞相是好朋友,丞相大人经常当众顶撞皇帝,但却没有反对过天香的说话.

    这点连身为皇帝的浪思,也自叹不如天香.

    天香皇後甚至拥有操控国家物价的影响力.

    有一次,大汉各地歉收,粮食价格高企,民议院和商议院讨论,减低农民的税收.

    不过在两所议院还没有决定减幅时,第二天就收到邱家商会将粮食降价一半的消息,而其他商人,也只好随著邱定商会降至成本价出售.

    那些议员才记起,昨天是天香在当辩论堂主席.

    甚至所有人猜到,是天香知道各地粮食较贵,有很多人吃不饱後,便回去求清梅降低粮食价格的.

    又有一次快要过年时,民论会和商联会,借用辩论堂来争辩.

    他们讨论有关各地小孩子,喜欢那些染色的新衣,但价钱并不是所有人负担得起,希望商人们降低价格.

    坐在主席位上的天香,听了後便回去求清梅想办法.

    於是就在第二天,邱家商会就将那些有颜色的新衣,以半价出售.

    有很多人,企图用天香的善心,替他们赚取利益.

    不过天香虽然善良,但她并不是一个笨人,她当然知道什麽人在骗她了.

    基本上只要天香觉得有道理的,才回去求清梅.

    而清梅一如往常,天香只要一开口,清梅便会立刻照办,亏本也没所谓.

    连身为丈夫的浪思,知道自己没有可能令这只吸血魔鬼放过赚钱机会的.

    综合各方面看,天香实在比起浪思,在大汉更有影响力.

    “思哥哥,香香觉得小海逸最像你啦,小海风像我多一点.

    而小海明,和梅姐一个样子,都是那麽喜欢作生意.

    倒是瑶瑶一点都不像我们.”“呀,真不知道为什麽瑶瑶会喜欢跟长生那家夥,到印度打仗的.”浪思苦笑著.

    “思哥哥,瑶瑶不是喜欢打仗啦,嘻嘻,瑶瑶只是喜欢中枢而已.”天香笑著说.

    “什麽?瑶瑶喜欢中枢?他们不是经常打架吗?”“打者爱也,爱者打多几下,思哥哥就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了.”“是吗,那我也打者爱也吧,看我打香香的屁股……”海琳在北海长大,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北海,当年浪思到北平登基,海琳留了在朝廷主持大局.

    在女儿和林海逸成亲後,浪思和天香到了乐陵港时,海琳便向清梅提出邀请.

    “我的亲家,趁现在没事干,我们去大汉各地走走好吗?”清梅欣然同意.

    於是,清梅和海琳,各自带著自己的儿子,和几个护卫,以普通人身份出发到大汉各地.

    一行人游山玩水,乘船沿著长江,来到许昌城时,却听到了这样的事.

    “有个参选民议院的人,说当选後会提出建设由黄河到长江的大运河.

    商联会和民论会那些什麽逐浪党,玄幻党,什麽鲜党有很多意见,特地安排了三天的辩论.”清梅和海琳对望了一眼,一个彷佛在说.

    “想玩吗?”另一个也像在说.

    “好主意,不如留个机会给小言和海明吧.”於是,邱海明以邱家商会中的一个小商人身份,到了商联会,这种身份的人在大汉至少三千个,没有人觉得什麽特别.

    祖言到了民论会,他更容易混入其中了.

    两人自少就看著他们娘亲在争辩,也承继著娘亲的爱好.

    北海的商联会及民论会,有时也会见到这两个十七岁的少年在吵架.

    邱海明及祖言在辩论堂长大,口才也是数一数二的.

    很快,他们二人成为了争辩的中心人物,吵得天昏地暗,其他人很难插上咀.

    “太守大人,就是这两位了,他们口才很好,思考敏捷,我们认为他们是人才.

    应该邀请他们到太守府一趟.”海琳在各地布下眼线,如果有人在两会有突出的表现,会邀请他们到当地太守府那儿,看看有否能力当官.

    当然,若果对方不愿意,也不能相强的.

    “两位小兄弟,请问尊姓大名,有没有兴趣到太守府一趟?”那位太守和蔼可亲的问.

    两个少年望向清梅海琳那儿,而那位太守也顺眼望过去.

    岂料,在看到两人时,面色大变.

    “啊,皇後娘娘,丞相大人,你们怎麽会在这儿呢?”这位太守平生不作亏心事,不过皇後及丞相来到这儿,他也不知道,有意外起来岂不麻烦了?“皇….皇後娘娘…?”“丞…丞…相…….大人?”清梅海琳身边的人吓了一跳.

    这两位看来没有什麽特别的中年妇女,居然就是他们一向所敬仰,那位爱民如子的海琳丞相,以及大汉最大的老板及最厉害的吸血魔鬼,尊贵无比的皇後娘娘.

    “没什麽,我们只是带著儿子,四处游玩而已,没有什麽特别的.”海琳微笑著对那位太守说.

    “呀,对了,丞相大人,皇上四处找丞相大人,请丞相大人尽快回去北海处理政事.”那位太守本来是北海人,在大秦灭亡後被派来许昌城当官,最近升任太守的.

    在长浪王朝中,对那些繁文缛节及官腔是最令人讨厌的,他说话也较随和.

    “这个嘛,嘿嘿….”海琳学著清梅奸笑著说.

    好不容易在重重人围中,清梅一行人’逃离’许昌城,回到了船上.

    “你不怕夫君说你抗旨吗?”清梅问.

    “怕什麽,抗旨便抗旨了,又不是死罪,你什麽时间见过我遵守大哥的圣旨?况且我现在是休假,大哥他又不能罚我的.

    就让大哥他嚐试一下我平时的辛劳吧.”海琳笑著说“嘿嘿,夫君他现在肯定忙得要命了.”清梅也奸笑著说.

    “是呢,我们跟著到那儿?”海琳问.

    清梅因为从商,去过很多地方,这次自然是由她作向导了.

    “江陵吧,我二十多年没有回老家看看了.

    在夫君成亲後的那次出使以来,我也没有回过江陵一次.”“那麽再跟著呢?”“嗯,成都吧.

    听说玫妹在印度打仗时受伤,被送了回成都休养.

    顺道去探探她吧,我有几年没有见过玫妹了…”北海.长浪城.

    “怎会有那麽多东西要看的?平时小琳都是这样子吗?”乐陵港回来的浪思在皇宫内,对著天香咆哮道.

    海琳丞相不在,平时海琳的工作自然落到浪思头上了.

    “嘻嘻,这已经很少了,平时小琳要看的东西,至少要多二倍的.”天香一边帮浪思搥打骨头,一边说.

    “我不是叫人找小琳回来吗?怎麽有消息了没有?”浪思看到桌上有那麽多各地来的奏摺,快要晕倒了.

    “呀,有人在许昌城见到梅姐和小琳.

    小琳托那位许昌城太守,给我送了一封信.”天香微笑说.

    浪思听了大喜,说.

    “那麽小琳说什麽时候回来?”“噢,小琳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所以抗旨了.”天香笑著说.

    “哇!!!!!!!!!!!”浪思听了後,大声惨叫道.

    天香温柔的看著浪思说.

    “思哥哥不要气恼了,你还有你最爱的香香嘛….…”全书完



  Tags:再创大汉  正文 最终章
欢迎各位再创大汉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再创大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再创大汉》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