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诱色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诱色全文阅读

诱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色诱(终章三)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诱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长沙满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诱色全集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色诱(终章三),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满哥一边色迷迷盯着田甜,右手冷不防的往她坚挺的乳房上抓了一把.

    田甜没有提防他来这一手,连忙躲开,身子往后面一转说:“色鬼,你再不吃早餐他就不理你了!”

    满哥却猛然拿过她手里的牛奶一饮而尽,他伸出舌头将洒落在嘴唇旁边的牛奶都舔干净以后说:“真好吃,真的还想吃.”

    田甜把牛奶杯翻过来说:“可是没有了啊?要不我再去热点?”

    “你这不是有现成的吗?”他低下头猛的含住了她胸前的这颗小葡萄.

    田甜一声娇喘,就滑倒在他的怀抱里

    温馨的房间,浪漫的床头,唱机上正播放着,遮掩得密不透风的窗帘下的桌子上摆着一束鲜红的玫瑰,淡淡的花香表示着这里弥漫着爱情.田甜紧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匀称的呼吸显示出了她无比的幸福很安详,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许这已经足够,她很小心的拨弄着他的头发,他只感觉到一种痒痒的舒服.

    “你总算回来了,我等了你几年!”田甜小声的喃喃着.

    他其实也一直在反复思索着这个问题,这个他似曾相识的地方似曾相识的女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这种感觉似乎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可是他怎么记不起来呢?

    “几年?几年!这是哪里啊?”他懵懂的问着她.

    “这是你的家啊!笨蛋!”田甜将头使劲的往他肩膀上靠着,原始的女人香味让他觉得鼻子一阵阵的新鲜.

    “家,家.家?家!”他也喃喃着,这个似乎在他脑海里还残留着记忆的地方,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它的具体呢?

    田甜起身把床头的等给熄灭了,也许真的爱情需要黑暗.

    这里是爱情吗?这里有爱情吗?

    这里是他日思夜想的地方吗?

    满哥突然想起了陈佳、肖芳、还有田浪,但是他的脑海里始终也找不到这个人的踪影.

    “你叫什么?”满哥没头没脑地问.

    “你到底怎么了?亲爱的.我是田甜啊!”关了灯以后她把浴巾去掉了,在没有光线的地方,女人没有害羞.

    田甜使劲的靠了过来,挺拔的部位使劲的磨蹭着他.

    “你认识我吗?”

    “你发神经啊!”田甜生气了,她把头望后一偏,身子往后面一转,他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温暖的来源.

    女人总是喜欢耍点小脾气,女人耍脾气是希望男人老哄她,女人喜欢被哄的感觉.

    他没有哄她,他的思维停留在思考和回忆上.

    他的记忆里没有田甜.

    这里只是个舞厅,田甜只是个舞女.

    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田甜一个翻身到了他的身上,她的身体温暖而潮湿.

    女人就是影子,你去追她她永远在你的前面耀武扬威,一旦你转身她就跟你过来了.

    田甜伏在他的身上嘤嘤的哭.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女人习惯了使用这句话.

    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说明她是最需要的时候,生理上的需要.

    可是他没有需要.

    田甜开始抚摩他的头部,亲吻他的耳垂,耳垂是最能够唤起男人性欲的地方.

    可是他还是没有性欲.

    男人的性欲就是感觉.

    他没有感觉.

    田甜不管,田甜的手在他的身上不安分的游走.

    被子掉到了地上,很多时候,被子是床的一个累赘品.

    满哥的小弟弟猛然挺立,像一支凶恶武器一样傲然昂扬在田甜的湿润的嘴唇前.

    见他有了反映,田甜的手更加的放肆,此时的田甜已经完全为了一只失去理性的雌兽,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太好了,太好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的手更加野蛮的在他身上游走,她的嘴唇更加粗暴的舔着他的身子.

    满哥的原始兽性被她激起,他的心里和身体里都充满了火,燃烧不尽的火.他猛的翻过身来.

    他一把咬住了她的樱桃小嘴,两嘴相接,如胶似漆般的相互紧紧的吸引住了,田甜的嘴唇异常的柔软而丰厚,美不欲言,她把她的舌头伸了出来,他轻轻的吸吮着她的舌尖,他们两人都进入了飘飘欲仙的境界.接着他伸出舌头,从她的脸庞,耳垂、粉颈,浮游直下,直至停留在她高耸的双乳上面.他灵蛇般的舌尖在她峰顶的小花蕊上打着转转,直弄的那两颗粉红的葡萄凸突的竖立起来,他用力的吸啜着,毫不留情的把她肥美鲜嫩的大半个江山的土地吞进了嘴里,细细的品尝着.

    田甜在他的下面柳眉倒竖,大喘连连,娇情似火,淫火难灭!

    他使劲的搓揉着她挺秀的山峰,女人的山峰真不错,那么柔软又富有弹性.

    他把田甜抱了起来,让他坐在他的大腿上.丰满和充满弹性的臀部毫无保留地接触着他的大腿,他最原始的的男性反应不由得更加激烈,田甜的身体也似有感觉的变得滚烫起来.

    他的嘴贴着她的秀发,处女的芬香随着呼吸涌进他的心灵深处,他的嘴唇凑到她的耳边,刚想和他说说话,她的头忽然的往后一仰,他的嘴唇很自然的碰上了她嫩滑的耳垂,接着印在她俊俏的脸上.

    田甜“恩”的一声,身体变的柔若棉絮,融入到了他的怀抱里面.

    他左手揉捏着她秀美的小山峰,他能够感觉到她山峰上的两个小土包在慢慢的变硬,慢慢的长大.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摩在她裸露的大腿上,顺滑的肌肤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的嘴唇在她的身上游荡,不断的亲吻是田甜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麻痒,不由得发出“嘤-嘤”的声音.

    这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鼓励,满哥顺着她顺滑的肌肤,正欲往她神秘的三角地带进军而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进了自己的耳朵,满哥的脑袋里有顺风耳的软件,任何的声响都逃不过他的耳朵,而且这种声音突然在自己的深厚嘎然而止。

    满哥慌忙中回过头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田浪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床头。

    田浪轻声地咳嗽着,尽管很轻,但是很愤怒,足以中断了满哥和田甜刚开始的美好故事.人们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全身都是紧张的,一点风吹草动足以让当事人丢盔弃甲一泄千里前功尽弃全军覆没,甚至到影响以后在这方面的生活.所以说存心打断这种好事的人大都都没有安什么好心,如果你遇到有人打断你这种好事你可以爬起来扇他两个耳光绝对没有说你的不是.

    可是满哥不能!

    他只能赶紧爬起来,拉着田浪的手,使劲的解释“我们什么也没有干!真的没干!”

    他们的确什么都没有干,他们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干,这种事情,总需要前奏。

    满哥解释完了以后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解释,自己和王田浪也同样什么都没有干过,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解释呢?

    可田浪似乎不是这样想,她杏眼圆睁呼吸急促,胸口的两个大半球使劲随着呼吸有节奏的上下跳跃,喷薄欲出,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别人说越是呼吸困难的女孩子越漂亮的道理了,她脸上一颗饱满的汗珠很懂得享受般的穿透她的衣领淹没在她的两个巨峰之间,无影无踪.满哥还没有来得及消失的原始冲动瞬间又燃烧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那个部位象遇到熟人般的热情高涨.

    “先把裤子穿上,脏兮兮的东西别丢人现眼!”田浪看到了满哥不应该有的变化.

    满哥低头看了看刚才还昂首挺胸的小弟弟,虽然现在没有刚才那么骄傲了,但依然那么的壮观——上帝塑造男人的强健,这个地方是关键,他小心地抚摩着,生怕它受到任何的损伤.

    “把你那个脏东西给收起来!”田浪见他半天还楞着,很不耐烦的下着命令

    这时候床上传来田甜很小心的呼吸声,但是这种轻微的呼吸声还是没有能够逃过田浪的耳朵,女人的耳朵向来是灵活和敏感的,更别说是这个时候了.

    田浪猛然丢下满哥像发疯似的冲到床头,掀开被子,田甜正可怜兮兮的蜷缩在角落里,象一只快要上屠宰场的小羊羔.

    田浪一把揪住田甜披散顺滑的头发,向上提扯,被称作弱者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发挥出来的能量是男人都望尘莫及的:

    “起来啊,起来啊,年纪轻轻的就知道勾引人家丈夫了,起来让姑奶奶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狸精?”说着她已经扬起耳光,幸亏没有落下来。

    可怜的田甜,没有任何的辩解,也许这时候的所有语言都是苍白的,在事实面前,在所谓的捉奸在床的事实面前,她的解释也许只是火上加油,这个聪明伶俐的姑娘选择了沉默,她的沉默更加让田浪肯定了田甜的理亏田甜的无话可说.

    可怜的田甜啊,你又有什么错呢?

    也许疼得实在不行了,田甜使劲用双手拉扯着田浪的手,其间他听到了田甜泪谭浩滴落的声和她头发的断裂声.

    两个人力量差不多大的女人就这么僵持着.

    满哥不得不舍弃自己春光外泄的自尊跑了上去.

    他求田浪松手,他只能够求她松手,男人的无能与脆弱,在这个时候表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田浪不会松手,她认为她没有理由松手,女人认定的时候,就会得理不让人,没有理也不让人.

    他上前去拉住田浪的手,他想用武力处理好这场纠纷.

    突然田浪大喊一声:“来人,快来人.”

    几个黑衣少女突然破门而入,此刻田浪另外的一个身份是女儿国的宫主,不用说这几个黑衣少女肯定是女儿宫的人,满哥曾经听说过女儿宫有几个少女功夫很是了得,其实稍微用大脑想想也知道,要是女而宫没有几个大力高手保护,女儿国还不被男人们给弄成个妓院啊!

    满哥不得不赶紧转过身去,以免让这些纯洁的少女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现在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是脏兮兮的丢人现眼的家伙.

    幸亏少女们对他视而不见,她们径直到了床头,她们主人召唤的地方.

    他赶紧趁她们不注意地溜来出去,他得去找点裹身的东西.

    好不容易满哥终于找了件衣服套了,经过镜子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件女人的衣服,幸亏肥大,他想可能是件孕妇的衣服吧,他已经没有时间管这么多了.他再次来到这个房间外面的时候发现房间的门已经被反锁上了,他敲了几下门没有人答应,可是他必须得进去,他害怕里面发生什么他无法预测的事情,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他不断的叫喊,但是没有人理睬,舞厅上上下下的人像看马戏一样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就马上离开,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舞厅里的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们都懂得不关自己的事情最好不要多看,以免遭到无辜的袭击和报复,大部分的男人在这个时候都是没有理智的.但是满哥还很清醒,他很清醒的意识到他必须马上回到房间里.首先他学习黑衣少女的方法想破门而入,但是没有成功,他也没有铁头的工夫.这扇门像突然间变成山洞里的石门,任凭他拳打脚踢,它纹丝不动.

    房间的里面不断的传来田甜痛不欲生的叫喊,其间夹杂着男人的怒斥和挥动鞭子的声音.他的心和田甜一样的在滴着血,他的心在受着折磨的煎熬,良心不安的煎熬!

    满哥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困兽,他在不断的咆哮.他围绕着房子不断的转着,他要寻找出口.

    好不容易在房间的后面找到了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小窗子,舞厅里的包厢房间这种地方窗子是很少有的,并且是很难发现的,都在很隐蔽的地方.尽管人们都说性爱是世界上最美好最有观赏价值的事情,但是人们还是不喜欢自己在众目睽睽下做这种事情.

    满哥随手抄起一块砖头将这个窗子的玻璃砸碎,玻璃破碎的声音惊动了房间里面的人们.透过没有玻璃的窗口他看到他们惊慌失措地走动了一下,只是很奇怪的是他没有发现田浪的影子,相反的他却看到了谭浩在里面.谭浩正挥动着一根鞭子在抽打着被他们吊了起来的田甜,那种情景就和刽子手在审革命同志江姐一样.

    满哥大叫一声;“把她放下来!”

    谭浩回过头来看了他一下,龇牙咧嘴的笑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停止对田甜的暴行.

    田甜被他们绑在一根柱子上,田甜的耳朵、鼻尖、嘴唇、舌头、乳房、乳头、大腿,甚至她的神秘花园的入口处细嫩的皮肉处都被他们残忍地夹满密密麻麻的夹子,夹子的力量让周围的皮肤变得通红,有好几个地方甚至已经皮开肉裂了,尤其是她神秘花园那个地方的夹子,尽管这里因为一些杂草的阻挡无法看到是否也那么的充血,是否已经皮开肉裂,但是田甜很难受,很痛苦,田甜不得不将双腿尽最大的可能往两边分开,来减少自己的痛苦,田甜的这一动作似乎达到了谭浩他们要达到的目的,因为她双腿的分开使得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她神秘花园,甚至还看到了花园里的汪汪小溪.谭浩和他的助手们得意而放肆的笑声和无耻的动作让满哥所有的血不断的往脑门上冲,他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掴他们几个耳光,哪有这么折磨女孩子的,要知道女孩子们都是祖国的花朵呢?你不爱惜花朵就算了,你不可以这么糟蹋花朵啊.

    更让满哥气愤的是谭浩接下来使劲的抽打着田甜的身体,每一次抽打都有夹子掉了下来,谭浩旁边的助手再把夹子重新夹了上去,每一个掉夹和换夹的动作都让田甜和他感肉紧张,他无法去想象田甜受得是何等的痛苦,他只看到田甜的身体随着鞭子的抽动而不断的抖动,每一个抖动都伴随着田甜痛苦的叫喊.

    满哥知道田甜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坚强的女孩子有对付暴行的方法,田甜似乎没有求饶,她只是在大声的叫喊,田甜的叫声越来越温柔越来越淫荡越来越充满诱惑力,她的叫喊让男人情不自禁地勃起.

    谭浩停止了鞭打,休息了一下,但是他很快似乎又控制不住了,朝他的手下挥了挥手,田甜就被谭浩的助手从柱子上给放了下来,她被平放在一个沙发的茶几上,茶几上的田甜似乎已经精疲力尽奄奄一息了,田甜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也许此刻她正感谢他们能够给她这个停止折磨给她喘息的机会.

    但是没有!更残酷的折磨还没有到来.田甜也喘息不了,他们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

    谭浩的助手搬来了一张凳子,这是一张特殊的凳子,凳子的中央有一个竖立的棒棒,这根棒棒大约有八寸长左右,很粗大,蘑菇伞状的前端异常的显眼,谭浩的助手在搬这张凳子的时候这根棒棒一直不停的摇晃,灵活得很,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用很好的材料做的,很柔软而有弹性.凳子被搬过来的时候他看到这根棒棒的底下被接上了电源,他突然想起这种东西很眼熟,想了半天才记得是在成人商店见过.

    谭浩的助手把田甜抬了出来,田甜被反绑着双手按在了凳子上,田甜被按下去的时候大声的叫唤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淫荡,他想田甜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已经产生了生理的需求,但是他们不应该去责怪田甜,再大的折磨她能够挺住,生理的需求任何人都回避不了,同时他也不得不佩服谭浩采取的这一招.

    田甜的双脚分别被缚在凳子的凳腿上,他看到田甜在使劲的摇晃着身体,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舒服,眼睛里充满了需要的淫荡.谭浩和他的助手用同样淫荡的眼神观望着田甜,突然谭浩的头向他的助手偏了偏.似乎在示意点什么,他的助手很负责的跑过去拿来了一个遥控的电源.

    谭浩在田甜的脚心上插上几根带电线的铜针,插上以后望着痛不欲生的田甜谭浩大笑了几句将电源给了他的助手,助手惨不人道的将铜针插到了田甜已经红肿的乳头上,他看到田甜的脸上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神情,嘴巴微张,似乎痛苦似乎又感到舒服.谭浩不失时机的将一口铜针放到了田甜的嘴巴里.

    谭浩一边放声大笑,一边将遥控的电源打开,并慢慢的将电源加大.嘴唇,脚心,乳头,还有正在抖动的电动凳子上已经进入田甜身体的的棒棒,这四个地方同时受到强烈的电击,田甜身体在不由自主的抖动的,抖动的同时她还同样不由自主的叫喊着,这种叫喊让他想起了春天里发春的猫.

    谭浩不断的将电流加大,田甜抖动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夸张,田甜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的动作让田甜把嘴巴里的铜针给吐了出来,她的头使劲的摇晃着,舌头也伸了出来不断的搅着舔着.

    电动的凳子上开始流出粘稠的白色液体.

    谭浩的手又在挥动.

    谭浩的两个助手将田甜解了下来并将她的双腿搬开,田甜意料到了什么正想反抗,可是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了,田甜的双腿被轻而易举的拉开了,田甜双腿间的秘密花园在众目睽睽下被一览无遗了.

    这时满哥看到谭浩挺着他巨大无比的东西满脸淫笑的向田甜移动.

    满哥大叫一声:“不要”整个人都醒了,他坐了起来,哪里有什么田甜,哪里有什么田浪,此刻廖晓忠的遗体告别仪式已经开始,田甜,田浪,廖宇,杨蓉,正在一个一个的给廖晓忠鞠躬,满哥转过头去,似乎看到了廖晓忠正在对着自己神秘的笑着。

    《se诱》第一卷到次完!

    写在本书最后的话

    《se诱》完成了,se诱的完成,我如同被人鸡奸了一次,被完成得很痛苦!

    说心里话,当初写《se诱》,我是想写一些带色彩的东西,后来网站改版,剧情的严查,满哥也难逃厄运,先是被人举报,后来因为章节内容涉及被编辑通知修改,满哥当时是如同掉到了冰窟了,一点创作热情都没有,因为原来设定的大纲都是不能走的,我尝试将其写成官场的,但是也失败了,所以满哥不得不提前结束,最后用一个梦,或者说一个幻想将所有的后续剧情全部塞了进去,希望读者能够理解。

    最近工作也忙,每天都是全国各地的跑,但是我又开了一本新书,也就是说就算《se诱》完成了,我同时还是在写两本书,一本《绝对诱惑》,一本《老牛吃嫩草》,哎,满哥就是喜欢完双飞。

    从《禁区》到《se诱》,满哥完成了两百多万字,但是这两百多万字,满哥都不满意,我想手头的这两本书我会尽量写好,拿出一点有水平的东西来。

    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一如既往!



  Tags:诱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色诱(终章三)
欢迎各位诱色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诱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诱色》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