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芊泽花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芊泽花全文阅读

芊泽花  明月心(八)番外的结局!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芊泽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酒壑盛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芊泽花全集阅读  明月心(八)番外的结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跟我回去。”

    立在黑暗中的身影,冷冰冰的启声。

    “不回去,松开我!”

    他低吼到,挣扎起来。而那个男人的力量太过强大,他完全没办法抵抗。

    “月,你别乱来,跟我回去!”

    那人又劝到,祁明月却恼羞成怒,反驳:“你凭什么管我,放开我!!”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悔婚带着她私奔?”男子质问起明月,明月望着他不解的脸,只无奈的笑了笑,说:“祁烨,你不能阻止我。在这里,只要有了爱她的资格,就谁也不能阻止我。在这里,她不是你的,她是我的!!”

    祁烨听不懂他说的什么你的我的,只说:“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以前他是这样温顺,完全不会做出反抗他的事。难道真是非梦涎把他弄成这样的?祁烨想不明白。

    “我本来就是这样!你别逼我!”

    他见祁烨不为所动,要硬来。祁烨却抓的更紧,说:“你打不过我的,别忘了你的武功都是我教的。”

    “那也要试!”

    说罢,明月的另一只手已从怀下袭出,直冲祁烨的腹部。祁烨却像早有预料,轻松的抵挡住他的偷袭,转手又抓了住他。他摇了摇头说:“单单只是一面,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和我打起来。哎,看来只能是直接带你回去了…”

    明月刚想要挣扎,祁烨一掌劈下,正中他后颈,他便昏厥了过去。

    ※

    醒来时,一柄红烛在视线内摇晃。那光晕逐渐清晰,明月的焦距就久久的盯在其上。

    霍地,他猛然起身,发现自己已身处在祁府。环顾四周后,他从床上走下来,想要从门口出去,然而他一推门却发现被反锁了起来。他又加大力度猛的推了几遭,那门都纹丝不动。他心里顿时恍悟,看来他已是被囚禁起来。于是他大喊:“开门,开门,你们怎么能锁住我!!!”

    “放我出去!!!”

    “哥哥,祁烨,放我出去!!!”

    他不停的喊,门外却都没有人理会。但他却不懈怠,继续拍门,终于有一串脚步声逐渐临近他,那人说:“月,你别再任性了!”

    是明夏。

    “为什么锁我?”明月明知故问,明夏回答到:“你太激动了,看来是非梦涎把你弄病了。以前你不会这样的!”明夏听祁烨说来,简直不敢相信他一向乖巧腼腆的弟弟居然会夜闯洛府,只为了一个只见了一面的丫头!

    “哥哥,你放我出去,我没有病!我不想娶洛家小姐,我要娶另外一个,我喜欢她!!”

    “你在说什么胡话!”

    明夏怒吼,说:“洛家小姐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说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何时风流成性,喜欢拈花惹草了!洛家小姐贤良淑德,哪里配不上你,你要这样欺负她!”明月听罢,想这洛羽晴居然恶人先告状。他说:“这有什么欺负不欺负的,你们行这门婚事的时候,可有问过我?我凭什么受你们摆布,我不要娶她!”

    “这由不得你!明天就是你与洛家小姐大喜之日,你好好歇息,其他的你不要再想了。”明夏撂下狠话,旋即欲走。明月却捶门,说:“哥哥,哥哥你放我出去,我不要娶她,不要…”

    “哥哥!!”

    咚咚咚——

    门声持续不断了一个晚上,祁家上下被震的一夜未眠。然而,明月的执着却未能改变婚事的进行,到了第二天,已是筋疲力尽的他被祁烨等人带了出去。祁烨点了他的穴道几个丫环才帮他着衣打扮,一路上祁烨与明夏都伴他左右,生怕他有个什么闪失。

    初八,旭日当空。

    祁府上上下下已是红彤彤的一片,花团锦簇,灯笼成龙,一派喜洋洋的景象。本就不大的隐城,百姓们一听说今日是祁家二公子的大喜日子,纷纷围堵在街市上。时辰一到,大红花轿在众人期待的眼光下停在了祁府门前。媒婆上前说道:“小姐,就由老朽背您进门,您可要小心扶着了。”

    说罢,几个娇俏乖恬的丫环把花轿里的新娘子扶了出来,媒婆把她背上身,跨过火盆,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祁家大门。祁烨与祁明夏则一直守在面无表情的明月身边。明月冷眼看着洛羽晴进了府邸,自己却被钳制着,一种无力的挫败感袭上心头。他被祁烨点了哑穴,武功也被暂时封住了,他知道事到如今他的反抗,只是以卵击石。

    香案上红烛高烧,香烟缭绕。祁家二老坐在堂上,面噙微笑的看着新娘子与新郎走了进来。当被红绸长缎牵着的两人站定后,傧相二人则上前来,拉长声音吆喝:“时辰到!!”

    话一毕,祁烨袖襟一挥,以食指解了明月的哑穴。明月紧绷的身子一松,先是目光犀利的瞥了一眼祁烨与明夏。明夏以为他会大闹,正犯愁,却不料他只是一语不发,缓缓的同新娘上前一步。明夏见他如此听话,以为他是想通了,一时心中的大石也搁了下来。

    而祁烨也退了一步,负手而立。

    “新郎新娘,三拜!!”

    祁家二老掩不住喜se,目不转睛的凝视面前的一对新人。

    “一拜天地!!”

    丫环带着新娘转向堂外,明月也转了过身,两人冲着天地一拜。紧接着傧相又吆喝道:“二百高堂——”

    一对新人又转了回来,对着高堂上的祁家二老缓缓一拜。明月至始至终都未发出一个字,俊庞上也是波澜不兴。他眉眼微敛,目光投在地上随意一处,不看新娘子,不看祁烨,不看明夏,也不看堂前的父母。

    接下来是夫妻对拜。明月徐徐侧过身,而新娘也在同时向他面前转来,两人面对面。

    大红喜帕微微轻颤,明月低着的眼帘抬了起来,他神se冰冷的盯着这喜帕。他想这面喜帕下面的就是洛羽晴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吧。一想到此处,他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危险的气息从他瞳仁的深处,浮上了水面。

    “夫妻对拜——”

    又是一声喜庆的吆喝。明月随之躬下身去,动作极其缓慢。

    此刻大堂内所有人均沉浸在一种和乐融融的气氛中,丝毫没有感知到下一秒所发生的事情。那对着新娘低头一拜的红衣男子,在抬头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了右手。那袖襟中的白晃晃的匕首在一秒时已冰冷的抵在了新娘喉颈。

    “啊!”

    新娘身旁的丫环被吓了一大跳,喊了出声。

    在场众人大骇,倒抽一口冷气,乱作一团。祁家二老更是惊的弹起身,不可思议的看着祁明月。

    “月…月儿…”

    “你要做什么!?”祁明夏大喊一声,想要走过来。明月则一手搂着新娘,一手持匕首,他瞪着众人说:“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就刺死她!”

    “你!?”

    祁明夏不敢相信,他居然反抗至此。

    明月望着慌乱无措的祁家二老,他们看上去什么也不知道,他心生怜悯说到:“爹娘,孩儿这么做也是被逼,我是别无它法了。”

    祁母双手颤抖,面se铁青的说:“月…月儿,你这是怎么了,谁逼你了?”祁父也点头,附和的说道:“月儿,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告诉我们,你不能伤害洛家小姐呀!”

    明月摇摇头说:“我不想伤害谁。”

    “那你想怎么样?”

    祁家二老不明所以,明月笑了笑回答:“我只是不想娶她,我不要娶这个女人!”

    “你不要娶洛家小姐…?”

    两位老人家瞪大了双眼,明月则望了一眼怀里一语不发的新娘子,他讥讽的笑道:“对,我不要娶她,我不要娶洛羽晴!!”他升上音调,坚定的否决。然而,他刚吼完,面前的两位老人则均是一愣,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明月看着心中生疑,拖着怀里的人质后退了一步。

    “你刚才说什么…?”

    祁父嘴唇微微颤动。

    “我不要娶她。”

    明月挑眉,狐疑的重复。

    “不是这句,是后面那句。”祁母又说到,明月更是不解连连,他顿了顿,回答说到:“我不要娶洛羽晴!”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串银铃般好听的笑声。

    “哈哈,哈哈…”

    众人纷纷让出一出道,好奇的看了过去。堂外背光而立着一个玲珑女子,她负手缓缓走了过来。光影移动间,那张艳美娇嫩的脸才显露出来。明月的瞳仁随着她愈走愈近,也越睁越大。到了最后,她停促在他身前,仰着头春风得意的看着他时,他才结结巴巴的发声:“洛…洛羽晴…?”

    “是呀!”

    女子嘴唇一翘。

    明月立即低头看着怀里被锁着的女子,他猛的松手,充满疑惑的盯着她。

    “那她…”

    明月表情有一丝无措,但瞬间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霍地伸手掀开新娘的喜帕。动作仿佛被放的很慢,女子惊的抬头,秀丽的脸上还挂着一缕惊魂未定的惶然。她的目光先是随着被掀开的喜帕,尔后则向面前俊美的红衣男子看来。

    两人四目相接。

    明月手中的匕首匡然落地。

    “芊…芊泽!?”

    明月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人儿,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每个部分,每个棱角,每个弧度都在说明她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女子。她是芊泽。

    语塞的明月转过视线,看了一眼始终得意的洛羽晴,又瞥向一眼祁烨与明夏。这两人一改之前严厉肃冷的目光,转而用一种近似得逞的笑意看着自己。

    明月脑海一空。

    “月儿…月儿…”不明所以的祁母唤了唤他,说到:“你在说的什么胡话,洛大小姐在去年就已经嫁给了城东的越公子。你怎能娶的她?”明月听罢,更是惊诧,再看洛羽晴时,她则说:“月公子呀,眼光真是高呢,哪里看的上我这小女子。他呀,误以为要娶的是我呢!”

    她说罢,一手还挽着芊泽手臂。

    她故意抬高一个声调说:“这是我的二妹,洛芊泽!”

    她这一说完,明月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恍然大悟的望向似笑非笑的祁烨与明夏,一时心中字有四个大字。

    狼狈为奸!

    这三个人是一伙的!

    “你们…”

    明月不知说的什么好,洛羽晴又抢先了,她说:“月公子你鲜少露面,我妹妹与你定了亲,我不放心,就一直盘算着要看看你。正巧,我那日听说你下了山,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妹妹是要嫁过来的,明目张胆的带着她,自是不好。于是就叫她乔装成了我的小丫环,不巧那日让我看见你对她一见倾心。”

    明月听到此,打断说:“既然知道我倾心与她,为什么弄这些事情,无事生非?”

    洛羽晴摇了摇头,反驳说:

    “你说喜欢她,可是,她的身份可是一个丫头。你见她一面就倾心于她,让我实在不放心,我怎知你是不是个轻薄男子,见一个爱一个。所以这才试了试你。”

    “不过,那日你的表现倒令我吃惊不小。你为了我妹妹,看,把我的手都险些捏碎了!”洛羽晴无辜的举起手,噘着嘴巴,佯装生气。明月不理会她,侧身冲着明夏与祁烨反问:“她无理取闹,你们也陪着?”

    祁烨大笑了数声:“呵呵,你这可不能怪我,那日你夜半去洛府,想带走芊泽。但如果你带走了她,今日哪能娶的到她?”

    “看来你还做了好事一桩。”

    明月挑眉,额间青筋一跳。

    “洛大小姐早在你去洛府见她的那日晚上,就来找了我。她真心实意的求了我们,我们心想这也无伤大雅,就应了她。明月,你可不要怪哥哥,哥哥关你的日子,心里也不好受。听你那样喊我,好几次险些就要冲了去,放了你,把一切都交代了!”

    明夏也把责任洗了个干净,明月有气不能发,但这种气焰却带着一种窝心的温暖。

    原来一切都不是他想的那样。

    他要娶的人…

    不是洛羽晴,而是…

    明月不再质问什么,他的目光缓缓的低垂下来,又悄悄的投向新娘的方向。他看了芊泽一眼,那样小心而温柔。芊泽脸刷的红了下来,立刻低下头,轻咬嘴唇并不说话。

    “夏儿,这是怎么回事,能告诉娘吗?”祁家二老至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这些人说了好些话,可她却牛头对不上马嘴,听不明白。明夏这才躬身对着爹娘抱歉:“爹娘,对不起,这些事没有提前和你们商量,让你们受惊了!”

    此刻洛羽晴也上前跪下说:“祁夫人,祁老爷,羽晴一意孤行拜托明夏将军的,要怪罪就怪罪羽晴吧,这都是羽晴的错。”

    “哎…”

    祁母叹了口气,把洛羽晴扶了起来,她说:“虽然不知是怎回事,但只要大家都没有事就好。”说罢祁母上前拉过明月的手,她慈祥温柔的说:“月儿,我的傻月儿。娘是不会逼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你的婚事娘和你爹故做主张,也并非故意。只是你从小都未认识什么姑娘,娘觉得给你挑个人,你不会反对罢了。但如果你当真不想娶洛家小姐,这婚事也就作罢,一切后果娘和爹给你承担。”

    明月一听要退婚,当即黑眸一瞠,忙不迭否认:“不,不,谁说我不想娶?”

    “哈哈,哈哈…”

    祁烨与明夏哈哈大笑,洛羽晴也掩着嘴,乐呵呵的瞥了一眼娇羞的芊泽。

    “那既然如此,就重新拜堂吧!”

    明夏提议到,傧相二人听罢则互望一眼,不约而同的吆喝道:“新娘新娘,拜天地!!!”

    喜庆的氛围又重新回到这间大堂,明月躬身把地上的大红喜帕拾起,小心翼翼的给芊泽盖起。芊泽敛着眉眼,羞的不敢看明月。明月则牵起她的手,带她走到高堂前。

    “夫妻对拜——”

    一对新人,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仪式。

    起身时,明月在众目睽睽之卞,又把喜帕给掀了起来,他对着喜帕下那张脸,露出万般温柔的神se。他问她:“芊泽,你愿意嫁给我么?”

    女子稍有讶异,但紧接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愿意…”

    她启声,声音婉然动听。

    明月俊庞突然露出一种释然的笑意,只是这种笑意后,却突然袭上一种近乎悲恸的哀伤。他的手还牵着喜帕的两个角,停留在芊泽的头上。而女子在那一声‘我愿意’后,突然就不动了。

    不仅是她不动,整个大堂的人都不动了。

    世界顿时鸦雀无声,万籁俱寂。

    每个人都停留在刚才那一刻,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凝固着。只有明月一个人是活动的,他的笑容逐渐敛起,苦涩一丝一丝的泛起,越演越烈。他抬起眼,望着这些人还挂着喜乐的表情。他们有的在笑,有的在鼓掌,有的只是站着,露出祝福的神情。

    明月望向堂外,门前挂着红se的灯笼,门槛外布满零碎的鞭炮。

    放眼望去,一派的喜庆。

    忽地,他又收回目光。

    他再次凝视面前低着头,嘴唇微张的女子。他说:“芊泽…你愿意嫁给我吗?”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芊泽,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再次发问。

    然而一切的一切仍然是不动的。

    明月目光极其悲悸,他深情的望着那面前一动不动的人儿,最后他缓了缓,哽咽的说到:“我…愿意…”

    效仿那一声婉然动听的女声。

    只是,他话音刚落,天就突然暗了下来。那暗的速度那样快,让人猝不及防,这红se明亮的一切都陷入一种近乎绝望的漆黑中。紧接着,东西粉碎的声音逐渐响起,明月无助的看着面前明夏,祁烨,看着芊泽化作一块一块的碎土,碎的淋漓尽致。最后化作一缕缕寻不着踪迹的青烟,从他指尖飘散…

    一滴泪,从他眼眶内滑落。

    是梦…

    是呀…

    是一个梦…

    一个这般美满的梦…

    只是再美好的梦,都有醒来的那一天。

    再美好的梦,也不过是个梦。

    即使,自己一开始也曾想相信,梦就是真实的。可是那曾经刻苦铭心的爱和痛,告诉他,什么才是真实的。淋漓的鲜血,无止尽的绝望,才是真实。

    才是真实!!

    “明月,明月…”

    “明月,明月!!!”

    一声比一声更清晰,是谁在叫自己?

    明月抬起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他。这声音,为何这般温暖和动听?就如同那句‘我愿意…’一般?

    “明月,你醒醒呀,醒醒呀!”

    “醒醒…”

    身体在被人晃动,明月皱着眉,睁开眼,一张惊慌失措的脸正摆在眼前。那发髻微乱,神情里的害怕,让人看着心疼。

    “芊…芊泽…”

    他沙哑出声。

    女子一见他睁眼,全身像得到解放一般,松懈下来。她抱着他,哭道:“你一睡三日,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来了,吓死我了!”芊泽知道现在的明月,随时随地都可能离开她,可无论她怎么做心理准备,都无法驱除她心中的恐慌。

    明月伸手想要去搂住她,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还是如同以前一样,纤细和苍白。

    他还是他…

    一个妖孽,一个怪物…

    明月缓缓闭眼,又睁眼,说到:“我没事,芊泽,只是太累了,睡的有点久了…”

    芊泽不再伏在他身上,她抹了抹眼泪,破涕为笑说:“醒了就好,明月你饿了没,我去给你端些粥来。”

    明月望着一如既往的芊泽,勾唇轻笑,摇了摇头:“我不饿,我只是有些闷,想到寝殿外去。”芊泽听罢,心想现在是深夜,外面天寒露重,她怕他身体撑不住,于是想拒绝。可明月的表情,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她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好吧,我带你到殿外去。”

    芊泽小心的扶起他,带他缓缓的走出寝殿。他并没有让她带着走远,只是带到了殿外的阶梯处,就命她停了下来。明月坐了下来,清冷的石板上湿漉漉的,沁着寒气,明月却不以为意。

    芊泽也随他坐了下来。

    男子缄默,许久不发一语。只是,他仰着头,望着漆黑的天空,目不转睛。芊泽心疑,也随着他的视线向上看,一轮明月正当空悬挂。这个地方,正好能把整个月亮一览无遗,并不会被高大的宫阙所遮挡。

    “明月?”

    芊泽不知为何他要看月亮。

    “芊泽。”

    明月看是凝视月亮,却薄唇轻启的唤女子。

    “嗯?”

    “我们私奔吧…”

    明月波澜不兴的说道。

    “啊?”

    芊泽大惊,完会没有料到明月会说这样的话。她不知如何接下。

    “我们私奔,好不好?”

    明月把视线从月亮上转移,盯着芊泽,那黑幽幽的瞳仁里的目光,极其严肃认真,让芊泽无言以对。

    “明月…?”

    “你愿意跟我走么?”

    他继续问到。

    芊泽却迟迟不作答。

    时间凝固了须臾,就在芊泽迟疑着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明月突然霍地一笑。

    “哈哈,你看你…吓成这样…”明月哈哈大笑,一改之前的严肃,芊泽一顿,结结巴巴的说:“你…你逗我的呀?”

    “当然是逗你的了,你的模样,还真当真了。”明月继续笑,边笑还边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闷的梦,所以想要醒来的时候逗逗你…”他还在笑,只是那笑已不那么欣然。芊泽听罢,有些好奇的说:“很长的梦,你梦见了什么?”

    明月的笑意突然就敛了起来。

    大红se,喜庆的一切在脑间急速一晃。

    救了无数人的祁烨,和他一起长大的明夏,还有那个和他在美丽的花丛中初识的芊泽…

    还有一个他梦寐以求,皎洁,明亮的自己。

    “梦到了…”

    明月轻轻开口,却迟迟没有下话。芊泽眨巴眨巴眼,等待他继续说。

    而明月又无意的抬起来,看见了皎洁的月亮。

    “梦见了…月亮。”

    “皎洁的明月。”

    夜风拂过,嘘起男子乌黑的鬓发,他的话轻的像青烟。它随着这阵风,悄无声息的带上了天空,融入了一片明亮的月光中。

    时过七日。

    明月病殒。

    芊泽牵着载着明月身体的马匹,沉默的走向远处似血的夕阳。

    她至始至终都没能知道,这个本应健康成长的朗朗少年,曾经做过一个怎样的梦。她以为他的世界里,有一个关于明夏的梦。一个他想认却不能认的哥哥的梦。但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在他的心里,也有一个关于自己的梦。

    一个明月认为,深锁在心,永不令人知才是最好的梦。

    ※

    “芊泽,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Tags:芊泽花  明月心(八)番外的结局!
欢迎各位芊泽花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芊泽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芊泽花》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