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新月格格之四夫追爱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新月格格之四夫追爱全文阅读

新月格格之四夫追爱 第3卷 愿!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新月格格之四夫追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月嬷嬷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新月格格之四夫追爱全集阅读 第3卷 愿!,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君住长江头

    妾住长江尾

    日夜思君

    不见君

    共饮此江水

    此水何时休

    此恨几时已

    只愿君心似妾心

    定不负相思意!

    ————

    “为夫?你们是本宫的夫吗?不错,若独自的话你们都愿做本宫的夫,可……”新月说到不觉泪充眼框,“是啊,本宫又何尝能怨你们,放眼望去整个大清内城有谁能在自己的夫君自称本宫,又谁能同时拥有四夫之爱。可本宫却觉得这份难得的皇家恩宠太过怨心。”

    新月慢慢起身从正座而下,那平时清脆的盆鞋击地声如今却分外的沉重。

    众额驸见新月向自已的方向走来连忙低头行礼,可这见外的举动却收在新月的眼中打在心上。

    曾几何时,他们也晓得君臣之别。

    曾几何时,他们也明白为妾之心。

    “你们都起喀吧。”新月来到他们身前,一个一个扶起,满眼叹息。

    色布腾巴勒珠尔起身后突然觉得心中有阵阵的自责,尤其新月刚才扶他时那颤抖的手,自己这个嫡额驸做得……

    唉!

    而东柏思和怒达海此时完全失去了方寸,眼前还是自己认识的月儿吗?

    “也罢!本宫今日宣额驸们原是有事相告,本宫准备自贬为庶民,或嫁于蒙古……”新月说到着觉得眼前的三人似乎都惊了一下。

    色布腾巴勒珠尔前跪下“公主,您这是……”

    “原来三弟在公主的心中有着如此的地位!”东柏思满眼无光的慢慢跪下。

    新月默默轻叹,抬眼望着无举动的怒达海。

    真不是知他会是怎样的心态。

    “怒达海!”

    “臣在!”

    “你……”

    “臣恳求出府!”

    此言一出虽在新月预料中,却惊到了那二位额驸。

    难道四弟不知出府将要面对着什么吗?

    那是条比入了清门的僧人还要苦的路。

    新月淡淡而笑,望着殿外那沉雪红梅心中寒而悠悠无果。

    “来呀,赐座!”新月转身回到正座。

    然

    虽座已摆定,但额驸却没有落坐之意

    新月独自开口了“爷们,本宫这个打算已久,决非三日二定的主意。想你们的出身都是非尊或贵的,可从入我公主府后,那往日交情堪好的贝勒,贝子们都远离了你们,堪至连上朝时,你们都刻意早走晚留些,本宫知晓一切都是源于你们的身份。想我大清都是男儿三妻四妾,可你们却同时做了公主的额驸!”

    “公主,你这就是何必呢,我们兄弟几人都是自愿为之的。”色布腾巴勒珠尔首先上前说道,不过到今日才知道月儿并不是不晓而是愿闻。

    “对,就是你们的自愿与不怨才让本宫心中又多了几分愧疚。本宫原想尽量做到平分情爱,也许能你们几个能平和相处,但本宫错了,从小就看惯了宫中妃嫔们的争斗如今你们又怎能安相静处呢。”新月说道此泪已不觉落于两腮。

    虽自己尽了力,可却得此结果

    无方啊……

    “公主,正如您所说,放眼大清我们兄弟成的是最不同的亲,娶得是地位最高的福晋。所以我们也需要时间……”东柏思跪在上有些焦急的说着回身望了一眼怒达海。

    “公主,臣无言已对!”怒达海却只是回了这句。

    “不,本宫最对不起的就属庶额驸了。刚才你说想要出府,那本宫就……”

    “慢!公主,四弟出府之事望您三思啊!”色布腾巴勒珠尔马上出面阻止了,不能让四弟出府,要知道这不是什么最好的选择和决定。

    新月有些惊的看了看色布腾巴勒珠尔。

    难道……

    “是啊,公主,四弟只是一时的糊涂,待我们寻了三弟后,他定会有所顿悟!”东柏思也求着。

    “本宫做此决定和阳侧额驸无关,如今他已自动离府那么就不必再寻了,由他吧!但本宫的决定不会改变!尔等不要再多言了,本宫对你们的去处都会做好安排的。”

    说完新月便转身离去了。

    留下一脸茫然不知的额驸们。

    ——

    十日后,

    “皇阿玛,月儿有事相求!”早朝上新月一身朝服跪在大殿上。

    “何事?”皇上看到殿下的新月,心中有丝丝不安。

    “儿臣请求自贬为庶民,放弃所有的皇家恩宠。”此言一出本安静如平的大殿上忽然有些嘈杂。

    龙座的皇上听闻此言也是心中一惊,待定了定便对身旁的李德全下了命令。

    “来呀,和硕嫡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上前问话!”

    色布腾巴勒珠尔匆匆上前行礼:“臣……”

    “罢了,这事你可知情?”

    “臣,知情!”

    “那!你的意思?”

    “臣,无能!”

    皇上在心中叹了口气,再看看月儿那一脸的坚定,心中明白这孩子是非走不可。

    可……

    “皇阿玛,额驸们是左右不了儿臣的!”新月说完居然叩起头来。

    那朝珠打地的声音……

    真让人意乱而迷……

    “月儿,你真意已决!”

    皇上的眼睛已有些湿润了。

    “儿臣意已定!”

    “来呀!传朕旨意爱新觉罗。新月即日起,保留其爵位,除去一些宫职。入民间!”

    佳儿,也许这是朕对月儿做对的唯一一件吧

    ……

    ————

    三年后

    “啊,爷啊!轻点!”

    山中民宅主卧内传来阵阵羞人的声音。

    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