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限制级末日症候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限制级末日症候全文阅读

限制级末日症候 网友上传章节 286 末日症候(二)万字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限制级末日症候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全部成为F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限制级末日症候全集阅读 网友上传章节 286 末日症候(二)万字,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286末日症候(二)万字

    所谓症候群,又称为综合征,英文为Syndrome,是一医学术语。

    本意是因某些有病的器官相互关联的变化而同时出现的一系列症状。后来也用于描述“某一些人因相互影响而达成一致的意向”,例如劫持事件中,人质因同情劫匪而同其达成一致,不同警方配合,反而帮助劫匪对对付警察,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现象。

    在我的理解中,阮医生口中所说的症候群在病理上趋向于本意,然而病人的行为方式却包含第二种含义。

    所谓的“末日症候群”不过是由安德医生为“真江”等人所感染的疾病的非正式称谓,医学上并没有正式命名,甚至在这座病院之外是否有他人察觉这种疾病的存在并加以研究也尚未可知。

    阮医生告诉我,尽管安德医生对所谓的“末日症候群”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然而正如在某些可能的疾病出现时,经常会同时出现的临床特称、症状、现象,此时医师可针对出现的其中一种表征,警觉可能一并出现的相关变化,然而实际的病原、确定诊断的疾病名称或相关生理变化可能无法确知。“末日症候群”所导致的病人相关生理变化和精神变化同样存在大量未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感染了这种未知疾病并由此触发症候群的病人会产生诸如“幻觉”,“幻听”,“体内异物”,“狂躁”,“受害妄想”以及“体温上升”甚至是“自燃现象”。以外在病理表现来看,几乎和普通的精神病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两者在本质上有相当大区别,前者是疾病感染导致心理失常,后者则是环境因素导致心理失常。

    精神病人通过心理治疗有可能好转甚至痊愈,但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治疗则必须从疾病本身着手,这些年的研究已经证明,单纯心理治疗方式对“末日症候群”的成效并不大。

    我作为“末日症候群”的感染者,除了平常服用的心理治疗的辅助药物外,在阮医生处所注射和服用的新型药物都是针对这种疾病而研究的特效药,但是这种特效药并不能根治这种未知疾病。

    “至今为止尚未研究出长效的药物,因为这种疾病具备很强的抗药性和突变性,每种新药物基本上只能持续两周时间,之后就会逐渐失去效用。不过普通的心理治疗辅助药物多少可以缓解一点精神上的压力。”阮医生摘下眼睛,用衣角揩了揩说。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这种疾病还是绝症。”这可真是最坏的情况,然而我并没有被“绝症”这个字眼打倒,甚至感觉不到任何动摇,我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为我解释这些事情,“医生不是要在告诉病人关于患上绝症的事情上要保持谨慎的态度吗?”

    “啊,虽然是有这样的说法,医生必须安慰病人,可以说点小谎来稳定病人的情绪,不过尽管一些人会说是为了病人着想,让其能够以一种谨慎的心态来处理后事和人际关系,不过在我看来不过是医院和医生摆脱麻烦的借口而已,得知自己注定要死的家伙总是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喂,高川,你不会是这种人吧?”阮医生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发鬓,叹气道:“哎,哎,其实说是绝症,不过和癌症,以及艾滋病没有多大区别吧。”

    我觉得阮医生是在顾左右而言它,不过罢了,虽然不明白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毕竟从她那里得到了许多消息。

    “这么说来,似乎自从我醒来起,已经过了两周吧?”我突然想起这件事来,在这段时间里,虽然没有太过注意,但是我在阮医生的监督下所服用和注射的药物似乎并没有太多变化,这是否意味着这些药物正在失去效用?

    “你终于想到了。”阮医生微微皱起眉头,但片刻后就舒展开了,恢复习以为常的态度,“没错,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为你准备的那些药物已经没什么用了,但是新的药物并没有制成。末日症候群每次经过药物刺激后,都会变得更加复杂,针对性研究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你的意思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救了?”我觉得自己意外的平静,就好似不相信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察觉到了,不管医生说什么,就自己而言,并没有“绝症”和“死亡”的概念。我注视着被隔绝处理的宿舍楼,用一种自己听起来无比滑稽可笑的语气说:“再过不久,我就会像那些家伙一样,狂乱后自残而亡?”

    “不,死亡的方式并不只有狂乱和自燃而已。而且,晚期的病人没有药物却仍旧活下来的人也并非没有。喏……”阮医生朝呆立在我身边的三个女孩呶呶嘴,“她们三个不是最好的例子吗?以及那些被送进黑塔里的病人,我也不清楚他们是否全都死在里面了。”

    “你没进过那座黑塔吗?”我问。

    “没有。”阮医生干脆地说:“其实我很想进去看看,可惜没有权限,要进去需要放弃太多东西了。”

    “安德医生可以进去?”

    “是的。”阮医生认真地盯着我说:“我说过吧,他是这种未知疾病的处理专家,实际上,你已经不止一次超过药性期了,但是在获得新药物之前,虽然有些麻烦,但你最后总是能挺到新药物的到来。这才是我最吃惊的地方,我大概知道安德医生用了什么办法来控制你的病情,但是我一直不觉得那是有效的,然而他竟然成功了……”她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只是,有些后遗症,不过你总算是还活着,比起其他病人来说,状态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个身体正变得不协调。”我说了这句话,好似恍惚了一下,感觉自己发呆了很长时间,但是从阮医生的态度来判断,其实只是很短暂的时间,“我现在应该去找安德医生吗?”

    “……安德医生已经通知我了,让你立刻去见他,进行二周目的疗程。”阮医生沉默了片刻说到。

    “这几个女孩……”

    “我会为她们安排新的房间。”

    我点点头,调转轮椅朝安德医生的办公室推去,不过在那之前,我问了阮医生一个问题:“你说过安德医生的治疗是有效的,但是你却经常对我说,我的情况已经变得更加严重了,到底谁是正确的?”

    “两者都是。”阮医生顿了顿,说:“你在他那儿的疗程结束后,按照例行检查的结果,对比之前状态,你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根本就没有任何好转,甚至可以说更加糟糕了,但是就最终结果来说,你仍旧能够在这里和我交谈,在不知究里的人看来就像个正常人一样,这是以往的病者所没有的情况,这能说是坏结果吗?”

    “就像是回光返照?”

    阮医生笑起来。

    “如果总能回光返照,或者回光返照能够永远持续下去,那么这个词汇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你才无法理解我的情况?你觉得我这种回光返照的好状态还会继续下去?”我说。

    “说不定,我真想看看,安德医生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阮医生毫不避讳地说到。所谓“治疗”有效与否,是比较后得出的结论,是对过程的一种描述,然而就“治疗”的意义来说,大概是只要结果好,就怎样都行吧?

    关注治疗过程中的变化的阮医生,对我的情况得出了坏的结论,但是安德医生却从治疗的结果上拉了我一把。这么想的话,阮医生不正是对这种过程和结果之间的差异性所暗示的矛盾感到好奇吗?

    治疗的过程和结果本不应该产生矛盾,然而既然矛盾已经产生,那就代表阮医生和安德医生两人在这种未知疾病的理解有着本质的差异。

    正是这种差异,导致安德医生在这种未知病情的研究中处于上风。

    阮医生采取的是常规的治疗方式,那么安德医生的非常规又意味着什么?我隐约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无法摸清这个问题,就会失去许多重要的东西。

    因为安德医生的非常规疗法并不总是有效,甚至可以说,存在相当大的风险,毕竟在他所负责的那么多病人中,只有我一个人还活泼乱跳,而“咲夜”她们的下场已经历历在目。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会变得和她们一样?这么一想,就有一种巨大的恐惧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不会死,但会生不如死……吗?实在太刺激了。

    当我推开安德医生的办公室的大门时,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随着愈加明显的混乱,安德医生的时间也变得匆忙起来,因为引发混乱的家伙都是他所研究的疾病的感染者,同时也是他所束手无策的晚期病人。不过我偶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也许接受了安德医生非常规治疗,才是导致这些晚期病人如此行径的原因吧,当然,这种恶意的猜想根本没有半点根据。

    因为办公室里没人,走廊上也没有他人的脚步声,这种寂静让我感到安德医生不会很快回来,这种感觉让我有了搜查这间办公室的念头。安德医生并没有将自己的治疗理念、方式和成果跟其他人分享,至少是和我接触过的任何人,就连阮医生也只是通过事后对我的检查来判断安德医生的研究进展。

    达拉斯入侵过安德医生的电脑,也没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信息。但是,既然是安德医生的办公室,就应该有一些研究资料。

    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保密的方式并不多,重要的东西会在数据库中加密存档,但是正在进行的研究不可能全部用电脑来处理。对于安德医生这种年纪的人来说,平时的灵感和思维引导更习惯付诸纸上。不太重要的东西通常锁在抽屉里,平时阅读的书籍、书签和便条都会或多或少透露研究过程中的秘密,一些不方便立刻录入电脑,不正式却相对重要的东西,或许仅以纸面方式存放进保险柜中……我巡视办公室,检查他的书柜,寻找那些经常开合的痕迹,找出涉及“人类补完计划”目录,以及阮医生的病理描述的书目。

    当然,我不可能将这些书籍全部翻读一遍,我想找的只是安德医生可能会在书中用笔迹和便签标识出来的重点。除了书柜里的专业书籍,还有书桌上的档案和书册。从其中所涉及到的词汇来看,安德医生关注的大都是人格方面的研究,其中包括人格的诞生,以及人格分裂的可能性与治疗人格分裂的案例,另外有小部分是关于线粒体的研究,更让我在意的是,其中零星提到线粒体的分裂繁殖和异常导致基因层面的突变,并从生理上对大脑的影响。另外还有一些关于人类思维时脑波的变化,对弱电流的影响,以及人体微弱电磁场在环境中残留的可能性的探讨。

    有一张贴在灯罩上的便签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写着:如果线粒体干涉了基因,基因从生理上影响大脑,人格被扭曲,思维能够残留,那么灵魂的存在并非神秘。

    我尝试打开他的抽屉,配有锁头的中柜并没有上锁,打开之后,我在里面发现了第一次配合安德医生进行心理问询时,装着我的档案和一本黑色日记本的塑料袋。当我将其取出来时,安德医生当时的样子猛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仿佛来到了那个时候,安德医生正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不十分利索地摘下自己的老花镜。

    他盯着对着失忆的我,说:“你真的半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我的回答充满叛逆和抗拒,但安德医生露出一丝饱含深意的笑容,就像是一直在等我说这句话。

    然后他说了什么?

    啊,没错,他这么说了:

    “你现在的状态和你失去的记忆有关,或者说……你的记忆被替代了。”他伸出食指,朝我虚点了几下,“你成功地给自己构建了一份虚假的记忆,这就是治疗的第一步。嗯……尽管期间出了一点小问题。”

    当时我是如此烦躁,对这些人的措辞感到厌烦透顶,因为我根本就没能适应从末日世界到这个世界的转变。而且,正因为当时的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根本就没有体味到这句话的意思。

    “虚假的记忆能够完全取代真正的记忆?”我轻声复述着当时自己的说法:“这是不可能的,身为心理学专家的你,安德医生,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没错,你说得没错。哦,你是个聪明的小家伙,通常来说,一个人的记忆是无法全部被替换的,但是根据记忆片段和深层心理构建一个截然不同的自我世界,这正是这套治疗方法的价值所在。孩子,你尝试过影片编辑吗?将场景片段切割出来,混合其它材料,重新编辑成和原影片完全不同的情节——我们成功构建了虚假记忆,这个成果的证据,你不正坐在我的面前吗?”安德医生的脸上露出狂热的神情,“阮医生说你的病情恶化了,但在我看来刚好相反,这只是治疗流程的第一步,不过这也是她讨厌我的原因。”

    这个苍老而狂热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我感到自己有些虚脱,目光落在灯罩的便签上,那里写着:如果线粒体干涉了基因,基因从生理上影响大脑,人格被扭曲,思维能够残留,那么灵魂的存在并非神秘。

    人类补完计划的目录再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人格分裂与环境影响,脑波残留反应,微光对**的影响,癌细胞观察,线粒体研究及致癌反应,线粒体的非常态繁殖,催眠疗程和方法论,在虚拟构架中的心理呈现……

    紧接着又是在“森野”的幻象中,那个神秘中年男人的喃喃自语:

    “既然癌性繁殖的线粒体会产生自己的意识,会吸收周围环境的残留波段,为什么要控制癌性繁殖?应该控制的应该是癌性繁殖后所产生的意识和人格”

    未知疾病,末日症候群,线粒体癌性繁殖,基因异变,大脑影响,精神病状态,人格的产生和替代,虚拟的世界——这些词汇就像是被一根漆黑的线条串了起来。无数的幻灯片般的记忆画面,零碎繁杂的声音,不断在我的脑海中闪现,我感到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这种恐惧并非来自情感,而来自于自我存在的本源,它从一开始就在那里。

    我呼吸沉重,浑身大汗淋漓,那些记忆的碎片所带来的人像、表情、图片和声音仍旧走马灯一般闪现。我的思维一片混乱,但是在这片混乱中,却有某种未名的东西促使我翻开了那本黑色的日记。

    翻开封面,洁白的扉页上用钢笔用花式文字写着:人类的优越在于其精神,否则便与野兽无异,因此人类的补完要从人格的补完开始。

    正文上如同剧本般罗列着剧目和大纲:

    第一幕:厕所怪谈

    第二幕:笼中鸟

    第三幕:日常分裂

    第四幕:厄夜怪客

    第五墓:邪恶力量

    大纲和设定的第一行如此写到:这个世界是从一所高中,确切来说,是从一所高中的厕所开始的……

    之后故事开始了,这是是一个名叫“高川”的高中一年生,在一个充满了命运的神秘和超现实怪异的末日世界中的冒险故事。

    这个纤毫入微的故事,是我的过去,我的故事。我所有的爱与恨,喜悦与遗憾,成功失败,所有那些结识的人,促使我们交织在一起的事件,都记录在这本黑色的日记中。

    当我用颤抖的声音读着:“这样……”真江将我的眼球塞进了自己的眼眶,完好的右眼凝视着我,那只嵌入的眼睛却左右上下乱转,片刻后恢复正常,同样用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凝视着我。她说:“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阿川。”

    一种无比的痛苦和悲伤平静地淹没了我的灵魂。

    我哭泣着,但是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因为我在这一次明白了,为什么在这个世界,我总是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为什么他们谈起“高川”,我却感到他们在说一个陌生人。

    原来是这样呀,因为我本来就不是“高川”,只是一个在虚构的故事诞生的人格,一个替代了真正的“高川”的虚拟角色。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虚构的,我所有的爱与恨,喜悦与遗憾,成功失败,所有那些结识的人,促使我们交织在一起的事件,都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物。我的世界,甚至还没来得及构造完全,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我曾经以为的神秘,不过是尚未设定,我感受到的命运,不过是个错觉,我的奋斗,也只是虚妄。

    还有我所的爱人,我的朋友,甚至于我的敌人,曾经那么栩栩如生,那么血肉丰满,我由此所产生的“自己所了解的她或他是片面的”想法,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们的设定本就片面,因此我只能看到片面的他们,仅此而已。

    开什么玩笑……

    别开玩笑了

    我所拥有的一切,就是这样如同纸片人一般的东西?

    我大叫一声,将黑色的日记本扔到门板上,那怦然的撞击声,就像是敲击在我的灵魂深处。

    “真江,咲夜,八景,玛索,桃乐丝,系色……哈,哈哈……全都没了,全都没了……”我对自己说:“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几话,是的,我想起来了,“森野”不也这么说了吗?在那个夜晚的幻象中,她也是如此悲戚和无助地说着:我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从外面推开了。我没有特别去瞧那个方向,只是我已经不知道该看那里才好,这个世界对我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也不再想去思考折磨人的问题。我太累了,只想就这么静静地休息一会儿。

    然后,安德医生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他对我露出个诧异的神情,皱起眉头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然后从脚下拾起那本黑色的日记本。在这一瞬间,我真切看到了,在他卷起袖子的手臂上,有一道不太显眼的疤痕,就在“森野”刺伤中年人的位置。

    毫无疑问,安德医生就是当年那个疯狂的中年人。

    他显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他肯定明白了,我觉得在他这二十多年的研究中,和我一般经历,变成我现在这副模样的病人绝对不再少数。阮医生认为我是特殊的,也许吧,但那仅仅是指我活得比其他人更久。我并非独一无二的,我的经历也没有任何戏剧性,我就是在安德医生的治疗中,在那个所谓的“人类补完计划”中,一个寻常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而已。

    只是,稍微活得久了一些。

    “啊,你来了。”我有气无力地说。

    “你都看过了?”安德医生挥了挥手中的黑色笔记本。

    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我感觉得到,我快要死了,这个身体快要死了,我也将要消失。”

    “你知道了?”安德医生又问道。

    “知道什么?末日症候群?未知疾病导致的线粒体癌性繁殖?线粒体的异常对心理层面的影响?安德医生,我不明白,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我说。

    “每个人在活着的时候,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自己为什么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哈,真是个无聊又可笑的问题。但是,在他们死亡前的一刻,或多或少会得出个结论安慰自己吧。所以你应该为自己没有找到答案感到幸运,因为你还没有被死神捉到。”安德医生用风趣的语气说着,就像是根本没看到我的惆怅和痛苦,“知道吗?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这说明我们的治疗有了切实的进展。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死亡,总是从人格崩溃开始的,自我没有崩溃,身体先崩溃的情况从没有出现过。线粒体的癌性繁殖只是末日症候群的众多症状中的一种,我只是假设它对人格有影响而已,毕竟线粒体具备着相当完整的基因功能,就像是人体中的另一个个体……但实际上,这种未知疾病为患者所带来的生理和心理影响比这种可能性更加复杂。”

    “安德医生,你用一个虚构的环境创造了我,对‘高川’的治疗有什么意义吗?”我问道。

    安德医生似乎不打算再隐瞒了。

    “我已经说过了,你所患上的疾病会对人格、精神和心理这些东西造成冲击,但只要人格没有崩溃,身体就不会崩溃,只要自我仍旧存在,那么生命就会延续下去,这就是这种未知疾病的奇特之处。”安德医生将书籍重新插回书柜里,一边解释道:“所以,我有了一个猜测,这是不是人体的一种非常态进化或某种变异呢?如果自我能够坚持到最后,身体是不是会对末日症候群产生适性,那又会变成怎样呢?就目前的观察来说,末日症候群在给身体带来负担的同时,线粒体会大量活性化、癌化并繁殖,就结果而言,身体的确变得强壮,敏捷,产生了一些稀奇的能力,啊,并非超能力这种科幻的东西,而是人体所具备的功能被增强了,或者沉睡在体内的本能被激活了,类似这样的情况。”

    安德医生顿了顿。也许是因为组成我这个人格的成分中存在着某种排斥不良心理状态的因素,总而言之,我一听到这种专业又新奇的阐述,渐渐摆脱了那种虚无的感受,并因为沉浸在思考中而再一次感受到“自我”和“真实”。

    很快,我就明白了安德医生的目的。

    “在我的研究中,啊,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但我认为,疾病对人格的冲击,是因为症候群唤醒了线粒体,并因线粒体的活跃而诞生第二人格,作为入侵者和陌生人的第二格对本格造成了冲击。当然,因为线粒体自身并不如人体成熟的缘故,其所形成的人格其实是很脆弱的,甚至不完全是由线粒体本身的生命特征所诞生的,说不定还汲取了外部环境的养分……说到这里,不得不提我的另外一个研究,关于生物磁场在环境中的残留。线粒体可能会因为那些潜在电磁波的影响,读取死者人生的片段,并以此构造第二人格。”安德医生不经意瞥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疤,脸上露出一丝怀念,痛苦和淡漠。

    他的说法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我的幻觉中,有二十年前的“森野”所经历过的事件。可以认为,我体内活跃的线粒体汲取了“森野”死后,残留在周围环境中,以生物磁场的形态存在的记忆。

    虽然听起来仍旧充满了科幻感,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假科学,但是,这样的事情既然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么即便是错误的理论,也只能这么看待了。

    比之更重要的是安德医生口中不成熟的第二人格对第一人格的冲击。

    “真正的高川……”我还没说完,就被安德医生厉声打断了。

    “什么真正的高川?你想死吗?你不也是高川吗?除了高川,你还是谁?”安德医生说:“你是一个新的人格,但你同样也是高川,这点很重要,你必须牢记。”

    “因为治疗需要?”我讽刺了一句。

    “没错。”安德医生根本不理会这点讽刺,“治疗的每一个阶段都是相辅相成的,名字是一种纽带。对成熟的人格来说,认可自己的名字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好吧。”我说:“这个身体的原主人,那个男孩的人格已经不行了,所以你才制造了我……不,是你利用线粒体第二人格的猜想,催熟或整合新的人格,以此来取代旧的残破的人格。我想你是这么认为的吧?安德医生。末日症候群激活线粒体,那么线粒体所诞生的人格,应该能够承受末日症候群给身体带来的影响。”

    “很好,很好,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安德医生欣喜地鼓掌,“没错,所以你应该庆幸,若非末日症候群的存在,你又怎么会诞生呢?现在你能在这个真实的世界自由行走和交谈,正是托了我的研究的福,希望你不要忘记这一点。接下来我们要开始二周目的治疗,这次的疗程还只是一种假设,所以只有我们相互配合,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论,从而造福更多的患者。”

    “那么,我想在这里亲口告诉你一件事。”我从办公桌后转了出来,盯着安德医生疑惑的脸说:“我不会继续下去,我不想和你合作。”

    “为什么?你恨我?讨厌我?”安德医生皱起眉头问道。

    “不,虽然我讨厌你,但我并不恨你,正如你说的那样,如果不是你主持这项研究计划,就没有我的存在。”

    “那么,你是感到愧疚?”虽然安德医生的提问没头没脑,但我仍旧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我不需要愧疚。诚然,我占据了这个身体,男孩的人格已经不存在了。按照你的说法,是我的出现导致男孩的死亡。但是,同样按照你的说法,即便我不存在,男孩的人格也会死亡,不是吗?”我盯着自己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右眼,“我总有种感觉,和我同名的男孩并没有真正死亡,他只是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是的,成为了我的一部分。他的情感、挣扎、记忆和选择,连同他所背负的期望、执着和责任,在我获得那张纸牌的时候,就已经连系在一起了。随着记忆的苏醒,随着身体的恶化,我愈发感觉到,我们的灵魂正从油和水的状态发生某种质变。

    当我抚摸自己的右眼,总能想起末日故事中的那个真江,继而想起这个世界的真江。

    她们,就在我的身体里,成为我生命中无比沉重的一部分。

    我如此想到,本是虚构的世界,可那些人不都是真实存在的影子吗?虽然在这个世界,真江她们大部分都已经死了,但是在那个世界,只要我愿意,它会变得更加完整,更加庞大,更加真实,我可以为她们专门做下设定,就像有人为我的诞生作出设定一样,生存于那个更加复杂的世界的她们,会不会如我一样诞生呢?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就想飞奔回到那个世界,想要回到诞生我的母体,那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啊。

    可是,在那之前,我要履行这个世界的“高川”的责任,这个世界里的“系色”还在黑塔里,“咲夜”、“八景”和“玛索”仍旧活着,“桃乐丝”不知所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合作。”安德医生摇摇头,“无法理解,无法理喻。我看了阮医生的报告,你的身体已经产生抗药性,而你显然无法适应这具身体的新变化。这意味着对于线粒体来说,你不过是个失败品,如果你再固执己见,接下来线粒体很可能会制造第三人格,而你也将变成那些狂乱的病人。你不是看见了吗?那些冲击宿舍楼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死的。”

    “安德医生,咲夜、八景和玛索,她们也是你的病人,你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吗?”我对安德医生说:“这不是你的治疗方式的后遗症吗?”

    安德医生露出错愕的表情,但他很快低下头,摘下眼镜用力揩了几下。

    “啊,诚然如此,但那是最初时候,治疗方式并未完备,所以才在过程中出了点差错。现在不一样,你不是好好的吗?对于治疗方式的改进是卓有成效的。”

    “不,我想,卓有成效这个词汇只能用于第一疗程,接下来的疗程不是只在你的构想中吗?”我路过安德医生的身边,伸手从他胳膊中夺下那本黑色的日记,在他开口之前,说到:“请让我安静一下吧,安德医生。”

    “你会配合我的,是吗?你会配合的,否则你的出生就没有意义了。”安德医生厉声在背后喊道。

    我明白他的威胁,就算我不答应,安德医生也会强迫我进行二周目的疗程,如果不是这样,我对他而言就没有丝毫意义。可是,我并不清楚二周目的治疗方式和目的,也不认为安德医生会老实交待,更可怕的是,我的存在在理论上已经这个身体的线粒体所诞生的人格,对这个身体病变的不适性,会不会并非人格的失败,仅仅是因为支持这个人格的线粒体并没有那么强大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安德医生所谓的第二疗程,其实只是将第一疗程重复一次,利用新的虚拟世界构成新的人格,将我取代罢了,就如我取代曾经的“高川”一样。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的死亡?即便我能存活下去,也只能和曾经的“高川”一样,留下记忆和情感的残渣,只寄望于新人格的承认?

    那真的是何等悲伤的结局。

    曾经的“高川”,是明白自己将会变成这样,也同意那个虚构世界的治疗方式吗?也许吧,他其实没有选择。

    英雄,其实并不总是强大,也并不总是有选择的。

    可是我不一样,这个封闭的病院已经开始改变了,混乱正在产生,我也并非懦弱和一无所知。我想尝试一下,反抗一下,也许,这是我,是两个高川,最初和最后的机会。

    “是的,我会配合,但是,请让我安静一会吧。”扔下这句话,我推着轮椅离开了。

    ×××××××××××××××

    没骗你们,这文真的是科幻哟。

    更多到,地址



  Tags:限制级末日症候 网友上传章节 286 末日症候(二)万字
欢迎各位限制级末日症候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限制级末日症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限制级末日症候》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