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绝世龙种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绝世龙种全文阅读

绝世龙种 正文 第九十五章 东京子夜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绝世龙种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采集作品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绝世龙种全集阅读 正文 第九十五章 东京子夜,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你就先别挤兑他了。”李乐对于北岛康介倒是有三分尊敬,爬上岸拦住了张指导之后蹲下身用前档对着北岛很和蔼的说,“打赌的事情,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不过我既然说过要把那孩子送给你,我肯定会言出必行。请跟我来。”他伸出手把浑浑噩噩还在想剖腹一干事宜的北岛拉出水之后,看了看组委会的一干官员搂着他的肩膀向休息室走去。

    而在这个时候,体育馆里面仅仅剩下了正在狂欢的中国人的声音,而其他的日本人则都默默地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看着场馆中的工作人员乱哄哄的布置着闭幕式台。

    “我输了,甘拜下风。”还没走到休息室,清醒了一些的北岛康介突然从李乐的臂弯中挣脱出来,快走两步走到有些惊愕的李乐面前深深的一鞠躬,“既然我已经打了赌,便不会出尔反尔。我不敢夺令郎而自处,只请你多照顾我的家人。”说完扭头从一个工作人员的手里拿过来裁纸刀就要往脖子上捅。

    跟在两人身后的一帮人全吓傻了:如果北岛真的在这个时候自杀,那可就真成了国际事件了。

    不过李乐也算是练家子,虽然满身的疲惫只想回去好好睡觉,但至少反应还在,一伸手使一个小擒拿就把裁纸刀从北岛的手里夺了过来顺手塞进游泳裤,搂着满脸惊讶的北岛的肩膀碎碎念:“我不是跟你说别要死要活了么?你这样做岂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之中?”

    “我是一个败军之将,而且堕落了大和的威名,也只有一死来报国了。”北岛康介满脸的严肃,跪坐在李乐的面前侃侃而谈,“我不是武士,但我也知道我损害了什么,所以只有一死才能洗刷我身上的罪孽。”

    这话听着可不大舒服。对于李乐来讲,如果天上也奉行这种政策的话,那不管是老君的童子还是那头牛,再或者说观音边上那个会喷火的善财童子,一个个都活不了。

    不过现在也只能先劝解:“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要是死了开了这么一个先例,那我们还怎么活?”

    北岛康介痛哭流涕:“这是我赌上了身家性命的一场比赛,与其他的比赛意义不同!我丢了大和的脸面,只能一死以谢天下!”

    “你到底死不死,给个痛快话!”郭教练和英雄重英雄惺惺惜惺惺的李乐不一样,他所负责的蛙泳这几年在亚洲一直被北岛所压制,牙根痒痒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现在自然不说好话,“我们还等着回去呢。”

    不过另一个小小的事件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北岛自杀的事情,而北岛本人也同样地被这个小事情吸引了过去。当时正跟在后面看热闹的某游泳队员突然发现了李乐的大腿上有一道红色的印迹向下流淌便喊了出来:“李乐,你腿上是什么东西?”

    “我腿上有东西么?”李乐被北岛闹得不耐烦,听见这话立刻转移对象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的大腿,“这是什么?”

    “你流血了!”好奇的李月抱着孩子在他身后转了两圈大喊了起来,“你腿上的是血!”

    “血?”李乐扭着头往后看,活似正在咬自己尾巴的狗。看了两眼之后他突然大喊一声手忙脚乱的把手伸进泳裤,然后把一把沾满了鲜血的裁纸刀掏出来扔在地上,跳着脚一路狂奔回休息室找人治疗。

    “那么,现在闭幕式快要开始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看看北岛被李乐的一惊一乍闹得不知所措,组委会主席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而回到休息室内,眼看着龇牙咧嘴的李乐趴在椅子上打破伤风针,李月和苏语丝两个人哭笑不得:“你当时怎么就把刀放进泳裤了呢?你不知道那东西很锋利么?”

    咱不是金钢琢护体刀枪不入么,谁想得到那孙子这时候竟然没起到应该的作用呢!李乐咬牙切齿的审问金钢琢:“你到底是个什么居心?”

    “我不也是为了免得北岛自杀一地鲜血么?”金钢琢装可怜,“我就打算给你放点血吸引注意力。正好你把那刀塞到泳裤里,我就小小的让你的臀部开了一个小口子。不过你放心,我有分寸,决不会让你就此失去下半辈子幸福。”

    “你敢!”李乐恨得牙根痒痒,一针过后一瘸一拐的爬起来咬牙,“你小子等着!”

    不过他现在也不能把金钢琢怎么样,毕竟晚上还有一件大事需要他帮忙。而金钢琢同样也是看准了李乐这种心理才敢做这种事。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无非就是上台发奖官员讲话,反正和国内的全运会也差不多。李乐站在已经铺上地板的游泳池上一耳朵听一耳朵冒,反正也听不懂干脆闭上眼开始打盹儿。

    而回到大使馆之后,李乐就一头扎到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这让李月和苏语丝对他百般怜爱:“他太累了,好好得让他休息一下吧。”

    大使今天出席了闭幕式的典礼,自然看到了李乐拔游泳池塞子的蠢行。当时他身边的那些个日本官员们丢过来的眼神让他恨不得当场跳下去掐死那王八蛋。不过后面当李乐战胜了北岛康介的场面也让当场所有日本人的目光就从蔑视变成了崇拜,让他撑足了面子。

    所以他也没有让张指导把李乐叫起来去参加庆功会,而是让他继续睡。

    不过当李乐醒来的时候,他很饿。

    “现在几点了?”李乐摸了摸肚子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推开窗看出去整个东京已经陷入了最深沉的夜中,往夜那繁如星火的景色已经在时间的流程中消逝,从李乐的角度看过去,仅有高层建筑上的防撞灯还在一闪一闪,而其他往常都灯火辉煌的场所也都进入了静谧时刻。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被夜风吹到的金钢琢打一个哈欠清醒过来,听着东京深夜中的天籁低声说,“据说大使馆的食堂现在还有昨天晚上庆功宴的剩饭,你要是饿了就去找点吃就是了。”

    “我记得外面还有便利店的。”李乐对于剩饭没什么兴趣,穿戴整齐之后和执勤的警卫们打声招呼之后走出大使馆的大门,“至少,那里应该有一些方便食品吧。”

    实际上便利店里面不仅仅有方便食品,比牛肉干之类,甚至还卖汽油。这个新发现让李乐有些惊讶:“这里竟然就能买到油?亏着我还计划怎么抢劫加油站呢。”

    不过看看上面的贴的标签,竟然核算成10多块人民币一升,这就有些让李乐受不了了:“你们这边的油怎么这么贵?我们中国那边一升油才五块钱!”

    店员尽管睡眼惺忪的被李乐砸门叫起来,但还是笑容满面地尽力服务:“对不起先生,我不大明白您在说什么。请问您会讲日语或者英语么?”

    但是李乐同样也听不懂她说什么,也不废话干脆掏出信用卡扔到柜台上,然后拎起三小桶汽油:“结账。”

    不知道是不是大使馆的人经常来这里买东西,所以店员对于这两个字倒是很明白,迅速地把那些方便食品装进塑料袋之后又把那三小桶汽油放进一个特制的牛皮纸袋里面包装好放到李乐手上,目送李乐走人的时候还彬彬有礼:“欢迎您再来。”

    “如果这小丫头知道你是要用这汽油去烧他们的神社,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有礼貌。”金钢琢暗暗的笑了一声之后低声说,“不过按照时间安排来讲,你们游泳队的今天晚上就要上飞机回国,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烧?我还等着看焰火呢。”

    “今天晚上就走?”这让李乐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定下来的时间?”

    “昨天晚上你睡觉的时候,大使馆的人发的飞机票,你那张在你的柜子上放着。”金钢琢看着李乐站在大使馆门口发愣,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打算怎么办?”

    “今天晚上肯定是来不及了。”李乐躲在树影底下思考,“飞机票上写的是什么时间?”

    “下午三点半的飞机回北京。”金钢琢说,“你别打主意了,白天你肯定混不进去。”

    “大不了我把机票改签一下。”李乐喝着饮料慢慢的思考,“如果明天晚上再回去,你觉得张指导他们会反对么?”

    “肯定会。”金钢琢连连点头,“而且偏偏你还和张指导说过你要炸靖国神社的事情,现在他肯定盯着你呢。”

    “也是。”李乐琢磨了良久,想出来一个法子,“要不然,临阵脱逃?”

    于是当李月和苏语丝坐在经济舱里面抱着孩子探讨幼儿养成的计划的时候,张指导和郭教练神经兮兮的走了过来:“看见李乐了么?”

    “没看见,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么?”苏语丝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严重,神态轻松的站起来还四处张望,“他说他是为国争光的运动员,所以应该和你们坐在一起。怎么了?”

    “他说他来找你们了。”张指导脸色有些发白,“他上哪去了?”

    “对不起先生,请你们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东方航空的空姐很美丽,也很客气,“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我要下去!”隐隐约约的张指导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立刻往舱门的方向跑,“立刻开门让我下去!”

    “对不起先生请你立刻回到座位上去!”空姐连忙拉着张指导苦苦的劝说,“现在舱门已经关闭就不可能打开!请你立刻回去!不然我就要叫保安了!”

    “你随便!”张指导一把挣开同样拉着他的郭教练向着机舱跑去,然后开始用头撞击舷窗试图在上面开一个口子,“无论如何我也要下去把李乐那小子找回来!”

    “你别激动!”整个国家队都被张指导的表现所惊动,除了总教练郭文之外其他的教练们也都冲了过来,用力按着张指导把他扔在椅子上手忙脚乱的替他打上安全带。郭教练坐在他身边更是严厉警告:“不管李乐去了什么地方你都不要管!给我安安静静的坐着就好!”

    “难道说……”张指导大吃一惊,“你知道他现在在哪?”

    “他在一个中国人都不大喜欢的地方。”郭教练开始闭目养神,“要不然你以为他能这么顺顺利利的走出这架飞机么?”

    联想一下刚才郭教练如此痛快的便答应了李乐离开的要求,张指导有些恍然:“你看到他的那三桶汽油了?”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郭教练懒洋洋的打个哈欠,“他小子不去大使馆而大半夜神神秘秘的回酒店,我就知道他必有阴谋。而且他一看就是没做过贼的,三桶汽油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放在床铺底下也不怕把自己点了。”

    “那你还不劝劝他?”张指导眼看着飞机离开地面自己被巨大的推力压在椅子上,剩下的也只能苦笑。

    “劝?”郭教练满脸的不屑,“要不是我这把老骨头去了只是拖后腿,早就跟着一起了。”

    这对于李乐来讲是个巨大的动力,所以当他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精力,从酒店的床上一跃而起拿出那三桶汽油这就打算出发。而金钢琢一句话让他冷静下来:“你知道那个神社在什么地方么?”

    “当然,今天我还特地弄了一份地图。”早有准备的李乐从口袋里面拿出地图铺在床上打开灯,“看见了么?我都准备好了。”

    金钢琢点了点头继续问:“那么,你打算怎么去呢?”

    “自然是坐出租车去。”话说到这里,李乐也愣住了,“我不会日语!”

    “现在翻译也走了,你问谁去?”金钢琢叹一口气,“现在已经11点半了,打电话去大使馆也不现实。而且就算那边还有人在,也不大可能告诉你这个应该已经到了国内的人那地方该怎么拼。”

    “我走着去!”李乐咬着牙下定决心,“反正我不可能再等一天了!”

    于是在经过了将近3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之后,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李乐终于到达了他的目的地: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又叫东京招魂社,是日本国内为了祭奠那些在战争中逝去的战士而专门设立的场所。实际上关于祭奠这种事情完全属于日本内政,其他的国家也说不出话。但问题就出在里面所拜祭的不仅仅是日本在1937年之前的亡灵,还有二战中犯下了滔天罪恶的日本14名甲级战犯以及上千名乙级丙级战犯!其中便包括最让亚洲人民痛恨的东条、山本、土肥原贤二等人。

    现在日本首相每年都要在这里进行参拜活动来纪念所谓的英灵们,这对于所有在二战中饱受了战祸之苦的各国人民来讲是根本不能接受的。

    “所以,我才要炸了这里。”两条胳膊基本上失去了知觉的李乐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那黑洞洞的神社大门在阴森的月光下仿佛一头张开了大口的巨兽,低声说,“想来你自然不会反对吧?”

    “我要反对早就反对了。”对于眼看着自己的传人们被屠杀的金钢琢对于这种地方恨得牙根痒痒,“你休息够了么?休息够了就赶紧干活!一旦天亮了你跑都没地方跑!”

    “咱们今天主要要烧的,就是那个陈列馆。”李乐提起装着汽油桶的牛皮袋迈步走了进去,“其他的地方咱们管不着。”

    “不过,不是据说这地方有忍者把守么?”金钢琢眼看着李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跳进正门却连条狗都没有,不由得有些好奇,“怎么这么安静?”

    “谁知道呢。”李乐走到一间大殿的门口眼看着上面的锁头,开始想办法打开它。

    这时候金钢琢出了一个主意:“你何必还要管锁头呢?把脸蒙上直接把窗户砸开把汽油倒进去就是了,反正这木头房子一点就着。”

    “这倒是。”李乐挠了挠头叹口气,脱下外套蒙住脸的下部在脑后打一个结,然后走到窗户边开始用螺丝刀撬,“不过我怎么知道这间房是不是我要烧的?”

    “你管它。”金钢琢满不在乎,“跳进去看一眼不就得了?”

    但当李乐费尽力气把那扇貌似是木头的窗户终于撬开的时候,一种呜呜的声音突然穿过了静谧的夜晚传进了他的耳中:“那是什么?”

    “那是警报!”金钢琢侧耳听了一会儿之后大惊失色,“快跑!”

    “跑什么?让孙子们来!”李乐一翻身跳进房间,完全不顾里面的红外探测仪正嘟嘟的发出警报而开始观察那一排排整齐的牌位。

    “晦气,不是这间。这里上面都是织田信长年代的人。”李乐竟然还认识织田信长,这让金钢琢小小的吃惊了一番。

    耳听着外面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李乐还是做了一个决定:“不过既然来了,不留个念头没意思。”说完从牛皮袋里面掏出一桶汽油,拧开盖子开始向那些排位上泼去。

    “组长,就是这里!”一个警察提着手电筒对着那半开半掩的窗口晃了一下低声说,“我们根据摄像可以判定,对方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组长听见警铃就冲了出来,倒是没看见监视画面上只有李乐一位。他扭过头看看身后的20多组员低声说,“既然对方只有一个人,那么很有可能会有什么秘密武器,大家千万小心!对了,那些密探们出去喝酒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刚才警铃响起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联系他们了,他们正在赶回来!”警察擦了擦汗心中暗暗的埋怨这帮忍者们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出去,让自己这种只有枪的小警察去跟那些专业刺客们对峙在第一线。

    “有些不大对头!”一个警察用力的嗅了嗅鼻子,突然间惊叫了起来,“汽油!他要放火!”

    “里面的人!请你说出你的要求!”组长的脸都绿了,立刻高叫了起来,“请停一停手!有什么话好商量!”

    “他们说什么呢?”李乐完全听不懂日语,也听不懂后面接着而来的韩语英语西班牙语之类,继续自顾自的干活,把那一小桶汽油一点一点的均匀泼开,然后点燃了打火机。

    “他要烧掉这间大殿!”眼看着从那小窗户里面一闪而过的一丝火光,组长彻底崩溃了,“难道他不怕死么?现在整个大殿都被我们包围了,他就算是点燃了这里也不可能逃出去的……”这时候其他的警察也迅速赶到了这里,靖国神社外停摆着十几辆警车,而天上也出现了直升飞机打开探照灯锁定了这间大殿。

    “里面到底是什么人?”一个满脸横肉的警长走过来狠狠地看着已经面如土色的组长,“为什么不冲进去把他当场抓捕!狙击手在哪里?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呢?”

    所有的事情,组长都不能回答。他总不能说现在凌晨三点值班的警察们难免会犯困,而且李乐和以往的那些刺客完全不一样,跳进来找到一间房直接就撬开进去泼汽油,往常的那些刺客一般都是要先找好退路才能动手,而且在进入房间内部的时候往往那个要进行电子干扰并避开红外探测。往往在这个时候警察便可以发现,然后通过那些忍者去对付他们。

    现在他们已经不可能冲进去了,即便冲进去也拦不住李乐的点火,因此只能站在外面用各国语言进行沟通,希望让李乐至少表明一下他的身份。

    但是今天一切不该发生的事情全都发生了。首先是负责观察监视器的人犯困,直到李乐进入了神社里开始撬窗户的时候才发现了他的踪迹;其次是那些忍者偏偏这个时候出去喝酒彻夜不归,让整个大任都落在了警察的身上。而最重要的是,李乐和那些刺客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拿外面的警察不当人看!直接跳窗户进去之后撞着红外探测走貌似唯恐天下不知,而且脸上那个蒙面布也很明显是在临进来的时候才从身上脱下来匆匆忙忙系上的!

    上面甚至还有“欢迎来到日本”的字样!

    “狙击手怎么样了?”警长拿着步话机低声说,“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么?”

    “能看到,100%。”狙击手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他正在把蒙面的布撩开抽烟呢。”

    “抽烟?”警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恐怖分子,也实在是不知道李乐是凭什么这么不紧不慢的在那里抽烟,语调里面开始抓狂,“能不能保证一枪击毙?”

    “能。但是根据描述来看,现在大殿里面有汽油,我担心烟头会引燃大火。”狙击手透过夜视镜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李乐坐在汽油桶上抽烟,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就不怕爆炸么?

    “盯紧了他!如果有异动立刻报告。”警长实际上同样的百思不得其解,对于这个不提要求不着急自焚不表明态度不紧不慢干累了活还抽根烟的六不先生充满了好奇,“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呢?”

    “那个,这个就可以了吧?”李乐眼看着烟头已经快要烧到手上,便提起牛皮袋站在窗户边翻手把烟头扔了出去。

    “刷拉”的一声轻响,随着那烟头落在汽油上,立刻便在那些木牌上燃起大火!

    “立刻开水!”警长一看里面火苗起来立刻下令,“把所有的防火水喉都打开!狙击手准备射击!”

    但是让所有在场警察都极为惊讶的一件事情发生了:所有人都听到了大殿内部防火水喉嗤嗤的喷水声,但眼前的火苗却随着越来越多的木制品被点燃而越来越大,从那半开的窗户中呼呼的向外卷舔着。

    “砰”的一声,狙击手开枪了。通过已经被烧掉的大殿窗户,警察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站在火场中的李乐猛地一个后仰身,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快救火!”随着这一声枪响,警长那半停顿的思维也似乎清醒了过来,发了疯一样的大叫,“快去救火!”

    所有的警察们立刻行动起来,撤去包围涌到不远处的消防栓那里迅速的接过来三条水龙向着因汽油而迅速燃烧的大殿喷水。但是这个时候一件违反了物理学定律的事情发生了:水泼在火上便根本不起作用,反而绕开火焰的方向顺着墙壁滴滴答答的向下流趟。

    “这是怎么回事?”抱着水管救火的警察们愣了,爬在树上的狙击手也愣了,而天上直升飞机里的观察员更是看着下面的场景目瞪口呆。突然一个小小的黑影顺着大殿的一侧从窗户中慢慢的爬了出来,停在那里看了一会儿警察救火的场景之后,才开始向着西北方的另一个大殿爬去。

    “那个人没死!”观察员立刻向着通话器大叫起来,“他在向着西北侧的二战英灵殿过去!”

    这时候终于见到水起作用渐渐把大殿上的火焰压制而兴奋的警长险些昏过去:“你们组把水龙放下不要管这里了!快去那边追那个混蛋!”

    “咱们好像被发现了。”李乐一扭头看见屁股后面跟上来大队人马,立刻从地上跳起来拎着那牛皮袋向就在眼前的那座大殿冲过去。

    但是在他撞向窗户的一刹那,一把冰冷冷的刀横在他的面前,同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用日语说:“小子,下地狱吧。”

    很可惜李乐听不懂他说什么,不然一定会停下来跟他对骂;更可惜李乐的身上有个东西叫金钢琢,于是李乐连刀带人一起冲开窗子撞进了大殿,然后他一骨碌爬起来毫不犹豫地打开汽油桶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开始四处泼洒:虽然他不知道这里供奉的就是二战中的那些战犯,但他知道他不能慢,因为很显然保卫神社的那些忍者已经出现,如果动作不快一点的话恐怕他就没机会能点燃这里了。

    “我的刀呢?”在门口拦截他的那个忍者是犹豫了这么一刹那,就给了李乐打开汽油桶盖的机会。实际上如果他立刻跟着冲进来,恐怕身体状况和他相差甚远的李乐不会有什么机会能做这些事。

    “停手!”终于从酒店中赶回来的忍者们并没有穿那些所谓的忍者服,而是很平常人的打扮便跳进了大殿,借着远处的火光闪电般抽出刀来向着李乐的胳膊、后背以及大腿头颅砍去。

    “你能不能快点?这一桶还有多少?”金钢琢开始催促对身后的刀光剑影置之不理的李乐,“一旦他们醒过味扑上来,你可就是跑都没地方跑!”

    “马上就好!”李乐趁着忍者们对于自己刀刃崩卷吃惊的时候,掏出打火机迅速点燃扔在地上,“不过现在咱们也没地方跑!镯子,来出个主意。”

    “又是我?”金钢琢看着李乐左右的闪躲忍者们的擒拿手低声说,“你来之前没想好怎么跑么?”

    “我忘了。”随着火势霎那间蔓延开来,李乐也终于看到了牌位上的名字: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咱们烧对了,这次没错了。”

    “你别管它烧的问题了,反正有我在这间房的火就别打算能被扑灭。”金钢琢有些着急,“可咱们怎么跑路?”

    李乐死死的抱住了一棵大柱免得被终于抓住他的忍者们拖出去,一边低声说:“无非就是火起来之后等着帮孙子都出去,然后再冲出去。”

    “冲出去?”金钢琢叹了口气,“外面几十辆警车!七八架直升飞机!还有无数的新闻采访车和救火车也都到了,你往哪跑?”

    忍者们已经不能忍受被烈焰熏炙的痛苦,在最后用力扯了李乐一把之后,纷纷无奈的从窗口跳了出去免得自己跟着这大殿陪葬。

    “咱们想想怎么跑吧。”李乐吸吸鼻子坐在地板上看着遍地的火焰和远处的灯火通明,挠了挠头,“等在这里必死无疑。”

    “其实现在外面很混乱,如果能够混进人群里面应该可以逃掉。”金钢琢也在挠头,“我可是耗尽了法力来帮你小子放这把火,说实话那狙击枪打出来的大口径子弹险些让我魂断蓝桥,要是再来这么一回咱俩可就真的天人永隔了。”

    “今天多谢了,不过你临死之前,能不能先给个怎么跑路的建议?”李乐微微一笑指着头顶上的直升机,“估计上面肯定安排好了狙击手,只要我现身就是一枪过来。”

    金钢琢被这么一句噎得半天说不出来话,过了良久才恶狠狠的说:“现在外面的警察肯定正在忙着救火,趁机会跑出去随便捞一个警察换身衣服出去很难么?”

    就这么办!反正李乐自己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还不如这么拼一下。好在现在外面连着记者带着消防队带着警察乱哄哄的比放鸭子还热闹,李乐找个没火背光的地方悄没声的钻出去倒是不难。

    钻出去之后,李乐巧不巧的又在眼前看见一个落单的警察正背对着他整理地上的东西,看一眼周围连忙爬过去从后面伸手抓住那警察的下巴一扣一拉放倒在地,赶紧把尸体弄回还在熊熊燃烧的神社里面立刻开始换衣服。

    等10分钟之后,李乐就变成了三木町组警员山本浩二,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向着人少的地方走过去。这让金钢琢颇不平衡:“你小子的运气真不错啊,这么可着劲的折腾竟然都没有人发现你。”

    实际上外面的三名狙击手在因为没有把李乐当场击毙而被警长一通臭骂之后,更加小心翼翼的盯着二战社这边,但因为记者的原因导致他们的镜头不断地被高高举起的收音器和摄像机所阻挡,使得他们不得不向树上更高的位置爬过去——恰恰那个时候,李乐从神社里钻了出来。而其他的消防员和警察正在拼命的拯救他们的精神寄托,所以根本没人在意本就荒僻的山本那边。

    至于那些忍者们,现在正在因为临阵脱逃战斗不力的原因被头领训斥着,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没想到李乐在这种大火中竟然还能生还下来,就让他这么偷了空子。

    “天上的直升机呢?”金钢琢对于头顶上突然少了探照灯还有些不适应,“难道是没油了??”

    “你管他们哪去了。”李乐快步的向着一辆警车走去,“只要咱们上了车,那就是天高凭鱼跃海阔任鸟飞了。”

    金钢琢没心情去理会李乐的病句,突然低声地提醒:“那边有人正在向你走过来,注意一点别漏出破绽来。”

    “你在干什么?”一个警官模样的人向着李乐快步走来大声的呵斥着,“快回去救火!”

    “他说什么呢?”李乐虽然在日本住了将近一个月,但日语水平一直停留在诸如“你好”“我饿了”此类,这种复杂的句子对他来讲就是天书。

    “我怎么知道。”金钢琢微微的皱了一下眉毛,“也许是问你在干什么吧?”

    李乐立刻探身进已经打开的后备箱胡乱地翻着东西,试图造成一种他要拿东西的假象。

    “拿好东西立刻回到你的岗位上!”看到李乐的表现,警官也没说什么,转过身继续回到记者那边帮助维护秩序。

    如果这个时候不跑,那李乐也实在是不配做男主角了。迅速钻进车里点火启动踩离合器挂档给油门一连串动作之后,李乐便奔驰上了大路,一路走还一路向着还在往这边赶的消防车和警车扬手打招呼,时不时地还冒出来几句“哈亚库(快)”之类的词汇装腔作势,当真是拉风之极。

    在他赶回酒店从楼后面爬到自己房间阳台上打开本就没上锁的门进去换好衣服然后出门打车直奔机场买好机票之后,坐在候机大厅里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你说,他们多长时间之后会发现实际上在神社里面被烧死的是个替死鬼呢?”

    “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发现了。”金钢琢这一晚上没少干活,又是替李乐挡子弹又是施展开法力护着大殿燃烧而不被浇灭,也是疲惫之极,“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干的,虽然他们在尸检的时候会发现那小子是死于颈椎折断,但又找不出来元凶,也只能拿他去顶罪了。”

    “回家了。”眼看着日本警方这时候才刚刚开始封锁机场,已经飞上蓝天的李乐微微的笑了起来,“我的那些兄弟们,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很久没见到他们了,心里面还真的有些想他们……”

    靖国神社纵火事件在日本、中国、韩国造成了极大的震动,甚至整个国际舆论也都为之侧目。作为仅次于天皇的日本精神象征靖国神社被人在一夜间烧毁两栋主殿给让所有的日本人都悲痛万分,而很多参加过侵华战争的老日本鬼子甚至在第二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穿着当年的军装专门跑到被烧毁的二战社前剖腹自杀。而整个日本舆论在痛苦的同时也纷纷表示一定要把那发动自杀袭击的恐怖分子——实际上是那个倒霉的小警察——满门抄斩搓骨扬灰!

    不过中国和韩国的舆论就没这么客气了。韩国的东方日报和朝鲜日报甚至在头版头条用大红的字体来描述靖国神社纵火事件,字里行间充满了大仇得报喜气洋洋的气氛,很多韩国人甚至要求政府在光复纪念馆前替那位无名烈士——实际上还是那个倒霉的小警察——建立一尊雕塑来纪念他的伟大。纵火案的第二天白天绝大多数韩国公司都宣布放假一天,同时由公司掏钱买鞭炮庆祝,而大街上也满地都是各家各户泼出来的脏水,一时间整个韩国污水横流。

    至于国内,虽然没有韩国人那么露骨的庆祝,但当天播报新闻联播的两个播音员都穿上了鲜红的唐装仿佛过年,而人民日报上的社评的最后一句更是充满了中国似的含蓄: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它会发生,但它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却也都知道它的原因所在。

    “你到底是怎么干的?”对于李乐比其他人晚了一天回国这件事,苏思雨他们在看了报纸并有小道消息传播之后隐隐约约的也都猜到了一些,但其中的过程却让他们打死也想不明白,“你是怎么从那些小日本的手里逃出来的?”

    “有些事情,我们虽然知道了结果,却也不必去追究原因了。”李乐有的时候,还是显得很高深莫测的。

    看免费小说、全本小说就上 .. 页面简洁,访问速度快。



  Tags:绝世龙种 正文 第九十五章 东京子夜
欢迎各位绝世龙种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绝世龙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绝世龙种》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