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狂掠冰姝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狂掠冰姝全文阅读

狂掠冰姝 正文 第九章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狂掠冰姝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V嫣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狂掠冰姝全集阅读 正文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龙成钢轻捶裴珞风坚硬温暖的胸膛,红艳的唇瓣不悦的噘得高高的,一双媚眼灵光焰照,带着醉人的光彩,一看便知是恋爱中的小女人。

    “早跟你说了,上班时间不可以乱来,你不听。现在可好,被别人看见了。”而那个人还是她千防万防的人呢!

    现在他一定知道裴珞风是她的弱点了,他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他们呢?她好担心!

    将脸蛋埋入裴珞风的肩膀上,不想让他看到她忧虑的脸庞。

    “那正合我的心意。”他轻啄她细腻的颈项,“只可惜,立原不是个大嘴巴的人,否则我们俩的事马上传遍整个大楼。”

    而这正是他打的如意算盘,否则他怎会放下堆积如山的公事不做,跑到她的办公室和她卿卿我我,而且还故意的没锁上门。

    “是呀,不是大嘴巴,却是一只狡诈的狐狸和阴险的毒蛇。”龙成钢低声咕哝着。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他吸吮她敏感的耳垂,引起她一阵战栗。

    “没什么。”她急忙摇头否认,怜惜的玉手拥紧了他,不想让他知道他的好朋友就是扯他后腿的人。不想看他难过的表情,那会让她的心也跟着痛起来,她是越来越在乎他了。

    敏锐的他却听出她话中的隐瞒,握住她的手,一一亲吻她秀气的手指,“怎么了?”他关心的问道,才不信她敷衍了事的回答。

    “我生气!”她嘟着说道:“气你没有遵守诺言,”假装生气转移他的注意力,免得又被他套出话来。“你答应过我,不公开我们的事情。”

    “我有吗?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哦!”他挑高一边的眉毛,眼中净是狡脍的笑意。

    他承认,他是故意要把他们的事传开,他才不要隐瞒他们的关系!遮遮掩掩,好似见不得光的老鼠。

    天晓得,他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知道她是他裴珞风的女人。

    “你是什么都没说,可是该做的全做了。”早上坚持和她一块上班,现在又跑来她的办公室挑逗自己,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一点都不了解她想保护他的心。

    善用他高超的做爱技巧,让自己在意乱情迷的情况下,答应了他所提出的要求。

    首先要她答应不再离开,然后狮子大开口要她搬去跟他一起住,可恨的是她抗拒不了他,总是在他的占有下交出自己。

    “我只是宣示自己的所有权,让其他的男人放弃你这块美玉。倒是你,又有事瞒着我。”

    该死的!他干嘛那么精明!“没有。”她快速的摇头否认。

    “看来你已经忘了昨夜的惩罚了。”深邃的眸中有炙热的欲火在燃烧。

    “这儿是公司……”她吞了吞口水,“你别乱来呀……”

    “你以为我会在乎吗?”抱起她,朝她的套房走去。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配给她的办公室里还有套房。否则,欲火焚身的滋味令人痛苦呀!

    不管她有多少秘密,他会全部挖出来,利用自己的身体做武器,虽然卑鄙。只要能拥有她……他不择任何手段。就算一辈子做个卑鄙小人,他也绝不放她走。

    黑夜,是浪漫神秘的,同时也是危险的代名词。

    今夜,在郊野这幢被钢女郎所发现的豪华别墅里,再一次聚集不少的人在此。

    为首者犀利的眼神扫射四周,看到所有的人全部到齐,他才淡然的开口宣布道:“我决定取消对钢女郎的格杀令,改为对她的追捕令,你们可以用任何方法捉她,受伤也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让她活着。”活着!他才有跟裴珞风谈判的筹码。

    “为什么?”其中一名男子提出心中的疑问,也是在坐每一个人的疑问。“钢女郎对付我们组织的追捕行动一直没有停止,因为她,我们损失了不少赚钱的机会和同伴,用她的一条命来赔还嫌不够,为何现在要中止追杀她的计划。”

    “据我所知,裴珞风对钢女郎动了真情,捉到钢女郎还怕掌握不了裴珞风吗?到时在亚鑫集团的掩护下,我们的‘货物’要进出各个港口也不是难事,我们之前的计划仍然可行,只不过换个女主角罢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依首领的计划进行。”

    为了要将钢女郎手到擒来,整个红狐组织全员动员。因为他们要对付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拥有“犯罪克星”之美名的钢女郎。

    她太过于自信了——

    不该撇掉裴珞风的手下,给了敌人可乘之机。否则,又怎会落入对方的手中呢?

    随着房门的打开,新鲜的空气流进这密不通风的暗黑房间里,也飘进了熟悉的雪茄味道。

    “小心看好她,她可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更是我们和裴珞风谈判的筹码。有了她,不怕裴珞风不照我们的交代去做。”男子说完,扬起头得意的哈哈大笑。为自己的计划成功而高兴,因为自己的野心终究不再只是一场梦。

    “恭喜首领。”跟随而来的属下谄媚的说道。

    “派人和裴珞风联络,如果想要她的女人活下去,那最好就照我们组织的话去做。”

    “是的,首领。”说完随即走出这已经被雪茄味污染的房间。

    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龙成钢才睁开眼睛。

    原来他们把她抓起来,是想利用她来威胁裴珞风!蹙起蛾眉、扬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没想到,到最后终究是连累了他,她的身份早已注定要辜负他一片深情。

    早知如此!一开始就该明白的拒绝他,不该贪恋他的热情缠绵,而种下今日的祸根。

    她不后悔爱上裴珞风,只后悔把他扯进自己危险的生活中。

    希望珞风不要笨笨的答应他们开出的条件,否则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尝还这份情债!

    自从接到对方的通知,裴珞风一语不发的坐在自家的书房里。

    一颗心忐忑不安,却要强自镇定,冷静思考要如何才能救出心爱的女人。

    “你打算答应对方的条件吗?”杜宇打破了沉闷的空气。

    “不!”他的回答引起杜宇的讶异,然后轻挑眉毛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先救出龙成钢,然后……”俊逸的脸庞泛起嗜血的笑容,“我要那只狐狸后悔惹到我。”

    “你知道她人在哪里?”

    “嗯。”他点头。“杜宇,去把可以用的人全部召集来。”

    杜宇领命而去,裴珞风冷静的计划要如何救人,不由得想起那天在公司里的欢爱。

    他逼出她所隐瞒的秘密,也了解一直困扰她的事,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他早已做了万全的准备。

    一个男人,如果无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那还算是男人吗?

    他和那只狐狸的事也该有个了结。

    裴珞风和杜宇率领攻进红狐的巢穴,紧急的气氛回荡在周遭,众人全神贯注在这场激烈的枪战中。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裴珞风这么快就找到他藏身的巢穴,而且还有那么多身手矫健的人可用,看来他错估了裴珞风真正的实力。

    他不只是个单纯的企业家,这个发现使他一败涂地。不过,他手上还有一张王牌。

    一张致胜的王牌,一张足以扭转一切的王牌。

    “住手!”不算大的冷冷吼声,在枪声交杂下却格外的清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再不住手,我就要了她的小命。”冷冷的威胁就像一道催命符,摧折裴珞风忧惧的心神。

    一把点三七的左轮黑色手抢抵住她的额角,裴珞风被眼前的画面吓掉心魂。

    “你——”眼前是绑架他心爱女子的仇人,裴珞风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你到底想怎样?”他忍着气,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要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虽然处境恶劣,红狐的首领仍然一派从容。

    只要钢女郎在手上,这一场战争他才是最后的赢家。

    “你要亚鑫船运,我可以答应,甚至亚鑫集团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把龙成钢还给我。”他忍着气和那狡诈的狐狸谈判,一双蕴含满满情意的眼眸始终盯着龙成钢不放。

    一直被众人以为尚未清醒的龙成钢,听见裴珞风的话差点就要露出了破绽,心中所隐藏的情愫如万顷碧波涌起。她万万没想到,裴珞风为了她竟然甘愿放弃整个亚鑫集团,这一份情债只怕她今生都偿还不了了。

    “我对你的亚鑫集团没兴趣,也不想要你亚鑫的船运,我只想借用亚鑫船运的优良名声和各国海关所打下的良好关系,让我组织里的货物能够通行无阻,建立我自己的王国。你意下如何呢?裴总裁。”他在等,等裴珞风做下决定。

    “你想利用我。”

    “没错。”红狐也老实不客气的承认。

    “卑鄙!”裴珞风唾骂。

    “狐狸本来就是狡诈卑鄙的动物。”

    两人互相瞪视较劲,谁也不让谁。

    一时之间,紧张的气息笼罩,两方的人马静静对峙。忽然……

    钢女郎动了,让人以为昏迷不醒的人动了。

    一动手就打倒捉住自己的保镳,杜宇也在同一时间动手,一声枪响打掉红狐脸上的银制面具,裴珞风见状也马上跟进,对付剩下的保镳。

    当红狐的首领正要拿出手枪应付眼前的局面时,冷冷的刀子已经架到他的颈子上了。

    “别想动手,否则我就一刀割开你的喉咙。”

    清冷无情的声音,让红狐的首领闻之心惊,手中的枪枝也被对方拿走。

    “原来你早就清醒了。”他举起双手,故作镇定的说道,心中却开始思索逃脱的办法。

    “该说我从来就没有昏倒过,你的麻醉剂对我根本毫无用处。”

    她的答案让红狐心惊一下,才明白自己打从一开始就错估她的实力,难怪会败在她的手上。

    红狐和他的手下被押解一旁,裴珞风一双利眼直盯着他。

    虽然早已从龙成钢的口中知道事情的始未,但亲眼所见,仍然使他的心痛苦的揪紧。

    “你早就知道了!?”见裴珞风无丝毫的讶异,他才明白自己早露了马脚,“成王败寇,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无话好说。”淡然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多年的友情,真的是为了利用自己吗?裴珞风的心冷到了极点。

    在美国四载苦读的同窗之情,还有多年共事的情谊,只不过是一场有计划的利用。

    人类真是令人失望的动物呀!

    看看站在自己身边明艳照人的绝色女子,心中涌上一股柔情。他怎么能因为对人性的失望就怀忧丧志呢?要不是因为石立原的利用,他也不会遇上小龙,找到自己一生的挚爱。

    他该为此而感谢石立原,而不是痛心他的背叛呀!想通之后的裴珞风,脸上不再有痛心疾首的悲痛,反而带着一副洋溢着柔情的笑容,专心凝视那令他魂萦梦牵的面容。

    “石立原,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龙成钢在处理完一切后,走到石立原的面前问道。

    “我无话可说。”

    “既然如此……那就委屈你了。”

    耸耸肩,朝裴珞风使个眼色,他马上明白她的意思,打个手势要手下们将人带走。

    见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他握紧她的手,深邃的眼眸中有着满载的柔情。

    “你没事吧?”隐含关心的语气让她心中一暖,温柔的双手抚上她清灵冷艳的芙蓉面,拂顺她颊边散乱的鬓发,“你知道吗?我一听到你出事的消息,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拥进自己的怀抱中,他满足的叹口气。“以后不许你再这么吓我了。”

    把脸埋入她的香肩里,高挺的鼻梁轻轻磨擦她滑嫩的肌肤,深深嗅进她淡雅清冽的体香,舍不得放开怀中的软玉温香,只想就这么抱着她直到天长地久,再也不让她离开他的身边。

    听见他霸道的命令,龙成钢莞尔一笑,也伸手回抱着他的腰,心中柔情顿然涌现。

    明知该跟他保持距离,不该把他卷入自己危险的生活中。奈何!情根深种,不能自拔。

    两人静静相拥,享受这一刻的情感交流,所有的人也很识相的不去打扰他们,径自忙着手边的工作。

    裴珞风的手下押解红狐走出去,经过两人的身边,红狐用肩膀撞倒押解他的人,掏出暗藏的手枪,瞄准他们,他要把这个毁了他王国的人一起拖进地狱里。

    千钧一发之际,裴珞风察觉到危险的气息袭击,机警的推开怀中的软玉温香,为心爱的女人挡下那要命的子弹,随即仰天倒卧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血液迅速涌出染红了光彩照人的洁净地板。

    “不……”揪紧的心脉让她难以呼吸,惊惧的叫声随即冲出她的喉咙,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杜宇一见突发情况发生,一个回旋侧踢,踢掉他手上的手枪,随即补上强而有力的拳头,将红狐打倒在地上,又将他捉起来交给手下带走。

    该死的无赖!杜宇在心中喃喃咒骂。

    要不是因为他是人犯,必须接受法律的审判,早就一枪毙了他,哪会让他有任何机会伤人。

    一向都很坚强的龙成钢,早已哭得梨花带泪,抱着裴珞风茫然不知所措,关心裴珞风的朋友全部围在他的身边。

    滚滚热泪滴在他苍白而无血色的脸上,也将他逐渐远离的神智又拉回来,张开一双蕴藏痛楚的桃花眼,看着自己用全部的感情所深爱的女子。

    扬起一抹温柔的浅笑,“别哭,只要……你没事……那就……够了……”抬起手想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手又无力的垂下,“我……以后……无法再……照顾你……了,你……自己要……坚强的……活下去。”

    “不,我不要!我不要你丢下我一个人走,我不要……”她用力的摇头想摇去心中的恐惧,悲泣的哭声,令人闻之心酸不已,紧紧抱着裴珞风怎么也不肯松手。“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爱你,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我……”泪落得更凶。人为何总是要到失去时才懂得珍惜呢!

    能在临终之前听到她爱的告白,至少知道她是真的爱着他,这一生他已经毫无遗憾,上天对他实在是厚待了,只可惜……不能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

    他好不甘心呀!

    “只怕……我……已经……”尚未说完心中想说的话,他已经闭上那双无神的桃花眼。

    “珞风……”悲切的呼唤声,伴随着裴珞风的意识坠入黑暗的世界。

    龙成钢自从进医院后,就一直陪在裴珞风的病床边,不管众人如何劝说,就是无法让她离开裴珞风半步。

    众人无奈,只好让她一直陪在裴珞风的身边。

    坐在病床边,紧紧握着他的手,害怕自己一放手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无神的眼眸直盯着和她一样苍白没有生气的脸庞。

    “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你知不知道我在等你?难道你真的忍心丢下我不管了吗?还是在处罚我?罚我不肯老实的对你说出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呢?其实我真的很想接受你的感情,可是……我又怕自己的身份会害了你,所以才一直拒绝你的感情,我的心比你还苦呀!”

    裴珞芸一打开病房的门,看见病房里令人感伤的一幕,难过的投入齐少白的怀里。

    抱着心爱的女人,看着病房里的那两人,总觉得不该打扰他们。还是留一个静谧的空间给他们吧!

    轻轻关上房门,搂着哭得一塌胡涂的裴珞芸坐在病房的外面。

    “偷偷的告诉你,我在纽约看到你的照片时,我的心跳得好快,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心跳加速,你可是第一个!”抬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幽幽的呢喃低语缓缓述说自己的感情,“可是,里面有好多有关你的资料,说你是一个玩弄女人感情的风流浪子,是一个讨厌女人的大沙猪,还有好多你和其他女人的风流艳史。不知道为什么看了那些资料,让我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自己那时候就已经被你吸引了,只是看见你对女人不负责的态度让我打心底的厌恶。”

    感伤的泪水因过去的回忆潸潸而下,滴在裴珞风的手上,她自顾自的说下去,却忽略了那微微颤动的眼皮。

    “珞风,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醒来,你知不知道我等得好心急,只要你肯张开眼睛看我,我要亲口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也愿意答应你的求婚,做你的妻子,这一辈子都留在你的身边。如果它还算数的话!”

    看着那仍然毫无反应的人,她再也忍不住决堤的泪水,趴在他的身边大哭出声,心中的焦虑随着泪水倾泻而出。

    忽然,感觉到有人轻抚她的秀发,抬起哭花的脸庞,看见一双盈满温柔情意的眼,温暖的手指抹去她脸上的泪痕。

    “珞风……”看见心上人就这么忽然的醒过来,她不敢置信的叫着他的名字,以为自己只是在做一场梦。

    “你刚刚说的都是认真的吗?”

    见她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径的用那一双美眸盯着自己,眼中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好像不相信他已经醒过来了。

    “你回答我呀!”他忍不住的催促她,因为她的答案关系他一生的幸福。摇着她的肩膀,将她的神智拉回来。

    “你真的醒过来了?”纤纤玉指指向他,惊喜的叫声冲口而出,“你真的醒过来了,我……我不是在做梦吧!”随即,紧紧的抱着他,怕一放手他又丢下她一个人,躲回他的梦中世界。

    “傻丫头!”宠爱的语气,掩不住心中的柔情,幸福的笑容占据他英俊苍白的脸庞。

    虽然受伤是一件很难受的事,但是能藉机让龙成钢承认自己的感情,他算是因祸得福。

    如果不是那一枪,自己不知要到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

    抱着心爱的女人,虽然是一件美好的事。但是,没有亲耳听到她允诺婚事,没有马上把她迎进裴家的大门,他怎么也无法放下心来。

    轻轻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见她脸庞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心中一痛,关心的问道:“看到我醒来,你应该高兴呀!怎么反而哭了呢?”难怪人们总是说,女人心、海底针。

    “我这是喜极而泣的泪水。”听见她的回答,裴珞风带着真挚的情意吻干她脸上的泪。

    温柔的吻遍她美艳的脸庞,辗转来到她鲜艳红润的唇瓣,灼热的吻随即融化两人的理智,在经过生死间的考验,唯有彼此的热情才能够驱散心头的恐惧。

    “你刚刚的话是认真的吗?”他一边吻她,仍不忘他们两人的婚事。

    “什么?”在他的热吻下,她的神智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了,哪还记得自己的话。

    “婚事呀!”见她迷迷糊糊的样子,他忍不住漾出一抹微笑。虽然很高兴自己对她的影响力,但是终身大事一定要弄清楚。“刚刚有人说,只要我醒过来,她就要做我的妻子,该不会又在欺骗我的感情吧!”

    说到后来,一副哀怨的模样,好像孤守空闺的深闺怨妇,惹得龙成钢噗哧一笑。

    “我当然是认真的。”笑声方歇,她依入裴珞风温暖的怀抱,娓娓道来自己心中的挣扎:“我之所以拒绝你的感情,就是不希望把你卷入我危险的生活中,我以为我可以跟以前一样潇洒,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看到你受伤倒在血泊里……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死了,才知道自己对你的爱意早已是深不可测。”想到那惊惧的一幕,她忍不住直发抖,裴珞风安慰的轻拍她的背部,“我才明白失去你,我的灵魂不再完整,生命也不再有任何意义。”抬起头凝视那如冬夜寒星的灿烂双眸,告诉他自己心中的决定,“所以,我决定赌了,如果你可以接受一个随时会危害到你生命安全的妻子,那么我就嫁给你。”

    他温柔的吻落在她光滑细致的额头上,心中因她的告白而雀跃万分。“我不管你有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总之一句话,我娶你是娶定了,你准备做我的妻子吧!”轻柔的语气中,有着不容轻忽的坚决和霸气。

    听见他霸道的爱语,她笑开怀了,心中的甜蜜洋溢,主动揽上他的脖子。“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她信誓旦旦的说道,没想到却惹来一记爆栗,痛得她皱起美艳的脸蛋,委屈的眼神投向她心爱的人,不明白他为何敲自己的头。

    “胡说八道!”他轻声叱责,见她痛得紧,伸手揉揉被他敲痛的地方,“做丈夫的人保护自己的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只要乖乖的做我的妻子,好好享受我的骄宠怜爱,其他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不用你来操心。”

    “那我不是很没用?”

    “又胡说了。”见她如此看低自己,裴珞风不悦的蹙紧剑眉。“你只要好好爱我,让我每天都有愉悦的心情,高高兴兴处理公司里堆积如山的公文,天大的事情我也可以迎刃而解,亚鑫集团所有的员工都会感谢你的。你还敢说自己没有用吗?”轻弹她秀气挺直的鼻梁。

    “原来我是这么的伟大!”

    “是呀。”他满足的偷了一个香吻,爬下病床,把她推坐在椅子上,单膝下跪,诚挚的说道:“龙小姐,虽然没有烛光晚餐,也没有鲜花珠宝,但是我将我的心呈献在你眼前,献上我最诚挚的情意,你愿意嫁给我为妻吗?”

    花花公子,不愧是花花公子!说起甜言蜜语还真是一把罩。

    龙成钢见他这副滑稽的模样,早已笑得直不起腰了。

    “正经点!我是很认真的在跟你求婚耶!”裴珞风白了她一眼,拿她没辙。谁教他要爱上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只有认栽的份了。

    见到爱人不悦的眼神,她只好勉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愿意。”

    虽然方才因她的不解风情而暗自气恼,可是一听见她答应他的求婚,心中的不悦马上被兴奋的情绪所取代。

    忍不住心中的雀跃,一把抱起自己深爱的女人,高兴的欢呼、大叫,想要让所有的人分享他现在的幸福和快乐。

    即使伤处传来隐隐的痛楚,仍无法驱散他心满意足的笑声。

    裴珞芸和齐少白听见病房里的骚动,慌张的打开房门,见到昏迷多日的裴珞风终于醒过来,还抱着心爱的女人高兴的大叫:

    “她答应了……她答应了……她终于答应我的求婚了……”

    两人相视一笑,放下心中的担忧,一切总算雨过天青,幸福的日子已经来临了。

    精彩小说尽在 .. 看小说、看免费小说,上。



  Tags:狂掠冰姝 正文 第九章
欢迎各位狂掠冰姝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狂掠冰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狂掠冰姝》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