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秦氏三兄弟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秦氏三兄弟全文阅读

秦氏三兄弟 正文 第四幕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秦氏三兄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老舍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秦氏三兄弟全集阅读 正文 第四幕,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时间 一九四八年春,上午八时左右。

    地点 秦伯仁家里。

    人物

    顾师孟

    大 兴

    二 俊

    凤 贤

    唐巡长 巡 警

    邱立本

    秦大章

    秦二利

    秦仲义 曾墨侠 关诵云

    秦伯仁 学生甲、乙、丙

    田铁根 特 务〔幕启:在蒋介石的暴政统治下,不但劳苦大众越来越穷困,连象秦伯仁这样的小康之家也混不上饭吃了。甚至于秦仲义也破产了。

    〔伯仁已老,但精神很好。为了生活,他还在一处私立大学教几点钟书。

    〔汉媛早已结婚,生了儿女。她的丈夫是个很老实的画家。他们和伯仁住在一处,彼此好有照应。汉媛在一个机关里作职员,师孟操持家务。

    〔师孟正收拾屋子,外孙大兴拿着书包,匆匆走进来。

    顾师孟 哟!怎么回来了?大兴!

    大兴 您忘了,今天不是要大游行吗?先生们混不下去了,学生们也受不了啦!非示威抗议不可!

    顾师孟 谁也混不下去了!物价一天三变,越变越高,比天还高,怎么混呢?

    大兴 姥姥!老爷呢?

    顾师孟 一清早就出去了。

    大兴 老爷也去游行?

    顾师孟 我不知道!你看我,把游行的事忘得死死的!他那么大年纪了!有话说吧,小子!

    大兴 您当初跟老爷革过命?

    顾师孟 那是老年间的事了!从戊戌年,一八九八,你老爷就参加过维新运动,现在是一九四八,整五十年了!

    大 兴 我舅舅也参加过革命?

    顾师孟 北伐的时候,教蒋介石杀害了,你妈妈逃了回来!要是你舅舅还活着呀……唉!

    大兴 姥姥!我念不下书去了,过了大游行,我走,离开这里!

    顾师孟 你上哪儿?干什么去?

    大兴 我上有自由的地方去!在这儿,连口大气都不敢出,四百个学生的学校里倒埋伏着四五十个特务!咱们两辈子都是革命的,我不愿意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

    顾师孟 兴,好孩子!姥姥岁数大了,走不动爬不动了!我要是还年轻啊,我也不会在这儿受这份儿罪!

    大兴 你愿意教我走?

    顾师孟 可是光我愿意不行啊,总得跟你父母商量一下啊!

    大 兴 爸爸是个老实人,就怕……

    顾师孟 先告诉我,你上哪儿去呢?

    大兴 您还猜不着吗?

    顾师孟 嗯,我猜着了!在抗日的时候就是他们最爱国,最有办法,最得民心,我知道!可是,大兴,他们跟蒋介石干,干得过他吗?美国帮着老蒋啊!

    大兴 他们既能打败日本军队的侵略,就也能打倒蒋介石,我相信这个!

    顾师孟 你相信?

    大兴 蒋介石不是咱们的仇人吗?不是大家的仇人吗?大家伙一人一口唾沫也会把他啐死!

    顾师孟 就怕干不过机关枪大炮啊!

    大兴 姥姥,您真是上了年纪,没了冲劲儿,光说泄气话!

    顾师孟 我还不服老,我是谨慎!

    〔二俊跑进来。

    二俊 哥哥,你倒是快去呀!

    大兴 我这就走!(从书包中掏出一些传单)给你!找个书包装上,别在手里拿着!(把另一包交给姥佬)姥姥,你给我们保存这一包!

    顾师孟 (接)怎么,还发传单?大兴,二俊可是个小姑娘啊!

    二 俊 老太太,您讲了一辈子男女平等,怎么还是看不起小姑娘呢?

    顾师孟 姥姥又说错了,是不是?大兴,二俊,你们都要留点神,别粗心大意!看见你老爷呀,招呼着他点儿!

    大 兴 您放心吧,我们游行为的是反饥饿反迫害,是真正的民意,并不想跟巡警宪兵冲突!

    顾师孟 哼,我比你们多知道点!你们不想冲突,巡警宪兵可未必不胡来呢!

    二俊 反正大家伙已经都混不下去,还怕什么呢?

    顾师孟 对了!连小姑娘都真着了急,也许没人敢惹你们!这句话还入耳吧?

    大兴 妹,咱们不怕,可也尽可能的避免冲突!

    二 俊 好!走吧!

    顾师孟 游行完了,赶紧家来,别教我不放心!

    二俊 这个老太太,到底还是不放心!(同兴下)〔俊在院中喊:“姥佬,三姥姥来了!”

    〔凤贤哭着进来。

    顾师孟 怎么啦?三妹!

    凤贤 (跪下磕了一个头)大嫂……

    顾师孟 莫非老三……

    凤 贤 死啦!死得惨!教美国兵的吉普车轧死了!看,这件血衣!(打开手里团着的一件破小褂,满是血)

    顾师孟 (不忍看)别教我看了!收起去!凶首呢?凶首呢?

    凤贤 早跑啦!咱们的巡警哪敢惹美国兵啊!

    顾师孟 这还算什么国家呢?中国人难道是为美国兵轧着玩的?尸首呢?

    凤贤 弄回家去啦!大嫂,救命吧,告诉我怎么办!

    顾师孟 老三!老三!一辈子……唉,我们不必抱怨死人了!

    凤 贤 大嫂,他待我可是真好啊!他应当成个最大的名角,可是,也不是怎么一回事,他没有成功!前两天,好容易找到了点小事,到一个阔人家里教戏,可谁知道……

    顾师孟 三妹,你先回去吧,我到邱立本那里给他“化”一口棺材去!

    凤贤 难道您就一个钱也拿不出吗?

    顾师孟 上月你哥哥拿回来一个月的薪水,这么一堆票子,一折合现洋啊,不到七毛钱!你说,我能有钱没有?大嫂我不是有钱不肯撒手的人!你当我愿意去求邱立本吗?我讨厌他那股子救世救人的神气!

    凤贤 难道不弄两件寿衣,教他就穿着这身血衣“走”吗?

    顾师孟 三妹,有冤还无处伸呢,还讲什么寿衣!轮到咱们自己呀,还许用破席头卷出去呢!

    凤贤 大嫂,我可以去找找二哥吧?

    顾师孟 随你的便!二奶奶要是还活着,尽管她手紧,可到底有点人心;说到二爷,我可就不保准了!

    〔院中巡警问:“秦老太太在家吗?”

    顾师孟 在家,进来!(二警进来)哟,唐巡长啊!有什么事吗?

    唐巡长 三老太太在这儿哪?正好!刚才段上接到上边的电话,交派我告诉你们:三爷的事顶好别多提,抬埋了就算了!

    顾师孟 唐巡长,你自己听着那象人话吗?

    唐巡长 上边怎么交派,我怎么告诉你们。你这儿的老先生爱管闲事,爱说话,闹出点事来不好!

    凤贤 我的男人死了,难道我得给美国兵赔礼去吗?

    唐巡长 都别着急!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日本兵在这儿的时候,日本兵是皇上,现在轮到美国兵当皇上了!

    凤 贤 你总是中国人吧?

    巡警 对巡长不许这么说话!

    凤贤 巡长?我的男人死了,还没有棺材,我跟谁都敢拼!〔要往前扑巡警,被顾拦住。

    顾师孟 凤贤!凤贤,你先回去!我马上就来!

    凤 贤 唐巡长,告诉你,别老向着洋人,欺负自己人!

    唐巡长 就走吧,别说废话啦!

    凤贤 也别老向着作官的,欺负老百姓!(下)

    唐巡长 老太太们哪,唠里唠叼,真没办法!

    顾师孟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快说!我还有事呢!

    唐巡长 还有一件事:明天选举北平市参议员,你们都得去投票!投刘晓风的票!

    顾师孟 刘晓风是谁?

    唐巡长 (对警)怎么?你昨天没把毛巾送来?

    巡 警 那……我忘了!

    唐巡长 你这小子太不象话啦!

    巡警 不要紧,再找补上就是了!(从公事袋中拿出一条毛巾)给您,老太太!

    顾师孟 这是干吗的?

    唐巡长 送给您的!

    顾师孟 送给我一条毛巾,我就得投刘什么风的票?

    唐巡长 联络联络感情!

    顾师孟 (对警)你本来不高兴给我,你还拿着吧!(递回毛巾)唐巡长,这太可笑了!

    唐巡长 老太太,别这么着呀!您要招急了我,我可也就不客气了!

    顾师孟 有什么主意你使去吧!我跟我老先生主张了一辈子民主,我可不能参加这样的选举!

    〔邱立本上。

    邱立本 大嫂!

    顾师孟 我正要找你去呢!

    邱立本 (对唐)唐巡长也在这儿哪?(对警)你帮帮忙,打进一袋子面来!(警下)

    顾师孟 哪儿来的白面?

    邱立本 真正美国面粉!

    顾师孟 送给我的?谁送的?

    邱立本 明天不是要选举吗?候选人刘晓风托我给有头有脸的人送点白面。(警扛面上,放下)您看,是不是真正美国面粉?

    顾师孟 立本,你不是专作善事,不问政治吗?为什么替刘什么风运动选举?这对吗?

    邱立本 我是不问政治,可是有人托我送大家白面吃,我不能推辞。再说,刘晓风跟美国人有很好的关系,他作了参议员,对北平的人大有好处。

    顾师孟 你看美国是大慈大悲?

    邱立本 当然!当然!

    顾师孟 美国兵刚刚把老三轧死了!

    唐巡长 又来了不是?我刚嘱咐了你,不必再提!

    邱立本 所以您要找我去。给老三弄口棺材,是不是?您看,大嫂,没我行不行?

    顾师孟 我现在更明白了你是怎么个人了。这袋白面,拿走;我不吃轧死老三的人给的面,也不能去投刘什么风的票!

    邱立本 那么老三的棺材呢?

    顾师孟 教他烂在床上!你不用管!

    邱立本 也好吧!我是一片善心!

    顾师孟 你是一片坏心!你忘了你是中国人!

    〔街上有简单而难听的音乐声——一面大鼓,两个喇叭,吹打着耍猴子的音乐。有人喊叫:“请投刘晓风一票!请投刘晓风一票!”

    唐巡长 老太太,您岁数大了,肝火盛!有年轻点的在家没有?

    顾师孟 你们都请出!

    邱立本 大嫂,真忍心教老三烂在屋里吗?

    顾师孟 那是我们秦家的事,不用你分心!

    邱立本 好!唐巡长咱们走吧!跟这位老太太没法说通!(对警)劳您驾,再把面扛出去吧!

    〔邱、唐、警同下。

    顾师孟 (颓然坐下,看着墙上的儿子的像片)革命啊,革命啊,革了这么多年,死了多少有志气的好孩子,血流成河,到了儿还是这个样!

    〔大章用绷带托着手,进来。

    秦大章 哈喽,大妈,您在家哪?

    顾师孟 你呀?手怎么啦?

    秦大章 甭提了,咱们失败了!

    顾师孟 什么失败了?说话老这么不挨边儿!

    秦大章 您看,我出去竞选参议员,让一个什么刘晓风给揍回来了!您看,把我打的这个样!

    顾师孟 该!该!

    秦大章 怎么?大妈!现在政府不是亲美吗?我是美国留学,一口儿英文,怎么不该去竞选呢?我要是当了选,在政治上有了地位,对爸爸的生意也有好处啊!

    顾师孟 你呀,大章,就是个二流子!你就不看看政府里那群是什么东西?

    秦大章 大妈,不论怎么说,国民党究竟比共产党好啊!

    顾师孟 怎么?

    秦大章 共产党得了手,咱们全完!爸爸的纱厂,我这口英文,全完!

    顾师孟 我看你完了就顶好!你到底干吗来啦?

    秦大章 我来跟您和伯父商议一下。您看,自从我由美国回来,始终没跟父亲弄好了关系,他不了解我,我看不起他。这么多年,我东转转西转转,也不知怎的,没弄出什么名堂来。现在呢,父亲的纱厂要垮。

    顾师孟 要垮?为什么要垮?

    秦大章 父亲现在已不大管事,老二执掌大权。老二没受过什么教育,就知道一把死拿,手狠钱紧。这么一来,可就得罪了人。前几天有位南京的大官到了天津,要给工厂加股。当然喽,加股是一句空话,人家干脆要把厂子拿过去。父亲愁得要死,老二一筹莫展。我要出头,他们又不信任我。

    顾师孟 南京的人要霸占你们的工厂,你可还向着南京,要当参议员!

    秦大章 美国既帮助南京,我就得拥护南京!

    顾师孟 你怎么不去入美国籍呢?你还算中国人不算?美国兵刚刚轧死了你三叔!

    秦大章 真的?唉,中国人动作迟缓,也难怪……

    顾师孟 大章!不管他怎样,到底是你的亲叔叔,现在还没有棺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你给我滚出去!秦大章老太太,老太太!您别着急!我得等伯父回来,跟他要个好主意!

    〔街上有宏壮的歌声。

    顾师孟 你听,游行的大队过来了!他们要自由,反迫害;要吃饱,反饥饿!有人要霸占你家的工厂,你怎么不挺起腰板,干干去呢?

    秦大章 去游行?我舍不得这双“拔佳”皮鞋!〔街上救火车狼嚎鬼叫地飞跑。

    顾师孟 听!不是又用水浇游行的大队,就是又抓人!你上街上看看去,看见你伯父,把他搀回来!

    秦大章 我自己的胳臂还生疼呢,老太太!

    〔二利搀着仲义进来。

    秦大章 哈!爸!二弟!

    秦二利 大妈!给爸爸点水喝!他差点昏过去!

    顾师孟 (倒水)怎么啦?(递水)

    秦仲义 (喝了口水)大嫂!大嫂!咱们完了!

    顾师孟 什么完啦?

    秦仲义 二利,你说吧!

    秦二利 爸爸签了字,承认了南京那位大官入股!咱们的厂子就这么白白地送给人家了!

    秦仲义 大嫂!我一辈子的心血啊,一辈子的心血啊,就这么不清不白的完了!日本人在天津的时候,我费尽心机,日夜提心吊胆,保住了厂子;本想在胜利之后,可以平平安安地作生意了!谁想到,自己的政府会比日本鬼子还霸道,硬抢恶夺!大嫂,我活不了几天了,我来看看您,看看大哥!我对不起你们!这么些年,我没分给你们一个钱;明知道你们不好过,我可是假装没看见!我的心黑,我遭了报!

    顾师孟 二利,你有点本事,你怎么不斗一斗呢?

    秦二利 大妈!我不是肯白给别人一个钱的人,怎能不想斗一斗呢?可是人家有势力,有枪,有特务,我敢说一个“不”字,马上没命!

    秦仲义 大嫂,哥哥呢?

    顾师孟 大概是游行去了!

    秦仲义 哥哥闹了一辈子革命,可是闹来闹去,国家还是一团糟!我呢,为办工厂用碎了心,总想给儿孙们留下点事业,可是,可是……

    秦大章 爸!您在银行里总还存着点钱吧?不会教老二干点别的生意!

    秦仲义 你个败家子!我送你到美国念书,花了多少钱!谁想到,留学回来,你会变成一块废物!票子不值钱,谁往银行里存?你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

    秦二利 爸,不必着急!只要有我这条命,我就有办法!无论怎么说,还不至教您挨饿!

    秦仲义 不用管我,我已经不想活着了!几片安眠药就人不知鬼不觉地结束这一场大梦!大嫂,我不等哥哥了!

    哥哥回来,您替我说吧,说我对不起他!二利,走!

    秦大章 我可怎么办呢?

    秦仲义 你爱怎么着,怎么着!跳河去也没有人拦着你!

    顾师孟 老二,老三过去了,教美国兵的吉普车轧死了,还没有棺材!

    秦仲义 (从手上摘下金戒指)大嫂,谁死了谁好!您把这个戒指交给三奶奶吧!我也快死了,就不必去哭老三了!二利,走吧!(慢慢往外走)

    秦大章 这可怎么好呢?大妈,我怎么办呢?

    〔曾墨侠衣冠齐楚,进来。

    曾墨侠 哟!二爷在这儿哪?

    秦仲义 你还没死哪?

    曾墨侠 这是什么话呢?我还得活二十年呢!我这个人永远见机而作,天下越乱,我越有办法。你看,现在,我的大孙子作了保长,二孙子上了南京。我是一手包办,给刘晓风运动参议员!

    秦大章 难道打我的是你支使出来的?

    曾墨侠 我的人倒不故意地打你,他们看谁出头竞选就揍谁!

    秦仲义 墨侠,你对了!你一定还再活二十年呢!(同章、利下)

    曾墨侠 大嫂,咱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不能不惦记着你们。伯仁大哥这么大岁数,怎么老不知道享点福呢?

    顾师孟 你是什么意思?

    曾墨侠 干脆说吧,我来请大哥去作十分钟的广播。

    顾师孟 什么广播?

    曾墨侠 大哥是老北平,又是有名的人,他要能给刘晓风广播广播,就显着更风光。这倒不是说,没有大哥帮忙,刘晓风就不能当选。我是为了大哥。他肯去广播呢,就总算站在国民党这边儿,对大哥有利。大伙儿的日子都不好过,大哥那么大年纪,干吗不和气着点,多吃口白面?

    顾师孟 墨侠,你混水摸鱼,摸了一辈子。你大哥一清二白了一辈子,他楞可饿死,不会去给刘什么风作广播!曾墨侠 大嫂,你可要看清楚!大哥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会教他连书都教不了,瞪着眼挨饿!

    顾师孟 你也还记得: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句话吧?

    〔门外又有打鼓吹喇叭声,有人喊:“请投刘晓风一票!”还有儿童们起哄的喧闹声。

    曾墨侠 好!我先去看看他们,待会儿我再来,亲自跟大哥谈谈!

    顾师孟 不必!他跟你不是一路人!

    曾墨侠 我走的路儿对,他走的不对,我要劝劝他!(下)〔顾看看戒指,想出去。忽然远处枪响。

    顾师孟 开枪了!(叫)诵云!诵云!你听见没有哇?

    〔关诵云在院中:“听见了!我到街上看看去!”汉媛跑进院中,和诵云说:“你小心点,别慌里慌张地乱跑!”进来。

    秦汉媛 妈!孩子们都去啦?

    顾师孟 都去啦!你爸爸大概也去了!街上怎样?

    秦汉媛 兵们向天上开了枪,队伍还很整齐,没乱!学生们很沉得住气,好象都有精神上的准备!

    顾师孟 我出去看看,我不放心孩子们!

    秦汉媛 您不必!您不知道谁在哪里!我去!

    顾师孟 不至于打起来吧?

    秦汉媛 游行的秩序很好,很受老百姓的欢迎,我看不至于发生冲突。

    〔又有救火车的声音。

    顾师孟 你快去吧!

    〔门外人声嘈杂,诵云跑进来。

    秦汉媛 怎样啦?

    关诵云 巡警用水浇散了队伍,大家都往各胡同里退呢!

    秦汉媛 跟我走!

    关诵云 出不去胡同呀!

    秦汉媛 你是不想出去,要决定出去就必能出去!走!〔门外有呼“打!打!”的声音。

    顾师孟 打人呢!你们快去!

    秦汉媛 大队一散,特务必定动手打走单了的孩子们!诵云快来!(同关跑下)

    顾师孟 蒋介石!你杀了我的儿子,多少人的儿子,还要再杀我们的孙子孙女吗?

    〔大兴在院子里喊:“姥姥!姥姥!搀老爷来!”

    顾师孟 (住外跑)怎么啦?

    大兴 (搀伯仁上,伯仁头上破了一块,用白帕子包着)特务打人,老爷受了伤!快给老爷洗一洗!

    秦伯仁 大兴,回去找你妹妹!

    大兴 顾不得找她,我是小组长,我得照管我那一组去!(跑下)

    顾师孟 伤重不重?坐下,我弄水去!

    秦伯仁 别大惊小怪!我既去游行,就不怕危险!

    顾师孟 我弄水去,你把手巾解下来。(下)

    秦伯仁 (手颤抖着解头上的手帕)七十多了,七十多了,就象牛马似的教特务随便打!从戊戌年干到今天,我还是得挨打!这是什么国家?

    顾师孟 (端水上)就先别动气啦,我给你洗洗!

    秦伯仁 快着!包好了我还得出去!

    顾师孟 你得歇会儿!已经流了不少血!(洗)

    秦伯仁 孩子们还都在街上,我不能退出来!快洗!快包!我还能再活几年呢?死在街上比死在屋里强!

    顾师孟 老三死了,老二要吃安眠药!你就别再……

    秦伯仁 五十年革命的教训,教我看明白:不死人,中国没法变好!不拼命,革命没法成功!

    顾师孟 好!咱们俩一块出去!死就死在一块儿!〔进来三四个男女学生。

    甲学生 先生怎样了?

    秦伯仁 没关系!队伍怎样了?

    乙学生 都散开了,到处作宣传呢!

    顾师孟 这儿还有一包传单!你们要不要?

    丙学生 要!给我!

    〔田铁根跑进来。

    田铁根 老先生,还认识我吗?铁根!

    秦伯仁

    顾师孟 小田哥!

    田铁根 特务跟上我了,把我藏起来!

    秦伯仁 师孟,带他到后面小屋去!前面进来人,你由后门出去!

    顾师孟 跟我来!

    田铁根 特务不来,今天我就在这儿住下;明天看情形再走!

    秦伯仁 行!快到后边去!

    顾师孟 快来!(同铁下)

    秦伯仁 孩子们,我们走!

    〔唐巡长与一特务进来。

    唐巡长 都别动!

    秦伯仁 (到屋门口)师孟,有茶叶没有?唐巡长来了!(问唐)干什么?唐巡长!

    唐巡长 有个田铁根,来过没有?

    秦伯仁 来过!

    唐巡长 在哪儿?

    秦伯仁 他二十年前来过!后来到上海去了!

    特务 这简直是开玩笑!搜!

    秦伯仁 我没犯法,你们没权利搜查我!

    特务 你刚才去游行,还说没犯法?看你头上的伤!

    秦伯仁 游行不犯法!你们犯了法!你们随便打人,还打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教授!

    唐巡长 别说废话!你听明白了,姓田的可是真正共产党,这回的游行就是他们鼓动的!你敢窝藏着他,准掉脑袋!

    特务 打死你不过象捻个臭虫!

    〔顾上。

    顾师孟 唐巡长又来了?

    唐巡长 家里还有什么人?

    顾师孟 都出去了!我刚到后门儿看了看,关得严严的!

    秦伯仁 你们搜去吧!

    特务 你在这儿看着他们,我去搜!(下)

    秦伯仁 唐巡长,闪开,我们游行还没完,我们得出去!

    唐巡长 谁也不准动!

    ——全剧终

    wWw.258Wx.COM 努力打造国内最新最全最大的全本小说阅读网站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Tags:秦氏三兄弟 正文 第四幕
欢迎各位秦氏三兄弟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秦氏三兄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秦氏三兄弟》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