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天才医生 > 第十八章、泡他!泡他!泡他!

第十八章、泡他!泡他!泡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style>



    span.wartermark{color: #f0fafe;}



    </style>



    站在教室外面几个别有目的地观众恰好有幸听到秦洛那席话,也是觉得体内热血沸腾,嗓子眼儿发干,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似的。



    熊主任用手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对陈晓雪说道:&ldquo;这就是你说的学生?&rdquo;



    &ldquo;主任,这个-----是我没有调查清楚。我没想到他真的是老师。对不起。&rdquo;陈晓雪脸色死鱼一般的难堪,看着林浣溪的眼神更加的恶毒。



    她把自己落入这般尴尬境地的责任全部都推到了林浣溪身上,和自己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有些人,他们从来都不会反思自己的过错。



    &ldquo;乱弹琴。&rdquo;熊主任一脸怒气地说道。&ldquo;陈老师,你的职责是好好工作。以后就少传播些这些无聊的花边绯闻了。这会影响同事之间的感情,也会影响你自己的名誉。&rdquo;



    &ldquo;是。主任。很抱歉。&rdquo;陈晓雪连连点头。



    &ldquo;抱歉的话不要对我说。对林老师说吧。好了,回去上班吧。&rdquo;熊主任说着,就转过身向生物医学工程学院所在的方向走去。



    &ldquo;哼。&rdquo;陈晓雪凶狠地瞪了教室里站在讲台上的秦洛一眼,又不屑地看了林浣溪一眼,咯咯咯地踩着高跟鞋远去。



    由始至终,林浣溪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她只是专注的、认真的看着教室里那个身穿长袍的男人,那件衣服是自己付钱买的,穿在他身上是如此的潇洒挺拔。



    这年年纪轻轻的小男人,他的心是如此的坚硬和宽大。



    他训斥学生的那席话犹如惊雷般的在耳朵里盘旋,回响着。那句掷地有声的&lsquo;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rsquo;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般,一刀就刺中了人心最脆弱的地方。



    泱泱华夏,国之瑰宝。沉沦百年,危在旦夕。



    幸好。幸好我们有了秦洛。



    有此君在,谁敢说中医无崛起之日?



    有此君在,谁又敢说中医无风靡之时?



    有此君在,医魂医道不灭。



    有此君在,中医还大有可为。



    这一瞬间,林浣溪觉得自己的心弦在轻轻颤动。如微风吹拂河柳,如白鲢跃出水面,如梵音素琴-----



    这种感觉温暖而清晰,使她心中大片大片的阴罹被撕裂出口子,那最深处的潮湿得到灌溉,拨得云开见月明。



    这种感觉,很美!



    秦洛早就发现了教室外面的林浣溪等人,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熟读心理学的他对陈晓雪这种女人的心思实在是太过了解了,也自然能够猜测到她所要做的事情。



    对着站在窗外的林浣溪笑笑,秦洛对全场的学生说道:&ldquo;现在,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不愿意上我的中医课的,现在就可以走出去。我说到做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即便你一道题不答,我也会给足你六十分。&rdquo;



    所有人都安静的坐着,没有人站起来。



    西装男的视线在班里扫了一圈,喊道:&ldquo;有没有出去玩的?必胜客。我请客。&rdquo;



    要是以前他这么喊,应者云集。毕竟,必胜客对大学生阶程来说还是很奢侈的。不是每个人都有钱去那种场合消费。



    可是这一次让他失望了。没有人应答,大家都冷冷地看着他。



    西装男这才发现,自己在班里被孤立了。



    他脸色阴沉地笑着,伸手去拉自己的女朋友,却对秦洛说道:&ldquo;咱们这才刚刚开始呢。你等着。&rdquo;



    秦洛都懒得和他说话,走过去拉开了教室的门。



    &ldquo;我不走。我还要上课呢。你自己去吧。&rdquo;西装男的女朋友不悦的甩开他的手,说道。



    &ldquo;婊子。你也等着。&rdquo;当众被自己的女人拒绝,西装男更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一脸怨毒地说道。



    &ldquo;你有完没完?要走就赶紧走。啰嗦个什么劲儿?&rdquo;那个之前要看秦洛工作证的大块头一脸怒意地骂道。



    秦洛指出他脸上的青春痘是内分泌失调原因,并且给他开了调解方子之后,这大块头就开始对秦洛死心塌地了。



    每个人都有一颗爱美的心,只是大多数没有长出一张美丽的脸。



    西装男对着大块头用手指点了点,愤然离开。



    等到西装男走出去后,秦洛脸上含着笑意,再次问道:&ldquo;还有要走的吗?如果不走的话,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学生了。&rdquo;



    &ldquo;老师,我们不走。打死我都不走。&rdquo;



    &ldquo;就是。我们又不是脑子进水。上了大学,谁不想多学点儿东西。&rdquo;



    &ldquo;老师,你长得这么帅,我们才不愿意走呢。看着也养眼啊。&rdquo;



    &ldquo;--------&rdquo;



    秦洛苦笑地看着那些因为自己帅气而留下来的女生,说道:&ldquo;如果留下来的话,那就好好学习吧。如果在期待考试得不到九十五分的,我会再次劝你离开。&rdquo;



    &ldquo;哇。老师,不会这么严格吧?&rdquo;



    &ldquo;老师,我这辈子都没考过这么高的分啊。&rdquo;



    &ldquo;老师,放爱一条生路吧。我们是因为爱你才留下来的。&rdquo;



    秦洛看着这些充满青春朝气的脸微笑,他们又何曾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三岁开始背《汤头歌》、五岁读《伤寒论》、十岁读《本草》,十二岁之后开始记药方-----你知道华夏国有多少种药材吗?你又知道这些药材可以组成多少种药方吗?



    可是,在爷爷秦铮的严格要求下,秦洛却不敢稍有疏忽。只要背错一种药草或者方剂,都会被爷爷罚倒立-----当然,脚上还要各放一碗水。



    这些孩子,比自己幸福得多啊。



    &ldquo;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因为我是你们的老师。&rdquo;秦洛板着脸说道。



    突然觉得,这句话有点儿耳熟。



    当年,自己也曾经对爷爷的严格感到不满。那个老头子也是这么板着脸对自己说&lsquo;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权力,因为我是你爷爷&rsquo;。



    之前那么痛恨的一句话,现在竟然觉得无比的亲切。



    秦洛用手指敲击讲台,制止了下面的嗡嗡响声,说道:&ldquo;把你们的课本收起来,因为这书中讲的我都会。我会的,他们却没写出来。从今天开始,我来教你们真正的中医。&rdquo;



    哗哗啦!



    学生们都把桌子上的《中医诊断学》给丢到了一边,一脸期待地等待着秦洛讲课。



    跟着这样的老师,真他妈带劲儿。



    ***********************************************



    下课铃声响了之后,秦洛的身影刚刚消失,教室里的学生便轰地一下子爆发了。



    他们压抑了太久的喜悦,迫不及待地想要找人诉说,分享。



    &ldquo;天啊。秦老师太帅了,太有男人味了,太个性了------喜欢死了。&rdquo;一个女生抓着同伴的手臂尖叫道。她们这个年纪的女生,还处于对爱情抱有美好幻想的阶段。



    &ldquo;你别花痴了好不好?会让人鄙视的。不过,秦老师确实挺诱人的。还穿着一身长袍,跟鲁迅似的------太潇洒了-----&rdquo;



    &ldquo;嘿,猛哥,你说马恒那家伙会不会对秦老师下黑手?咱们可得防着点儿。我的未来前途可都系在秦老师身上了。&rdquo;有男生跑到大块头面前说道。



    &ldquo;他敢。老子废了他不可。&rdquo;李猛握着拳头说道。



    看着班里女生一张张春*情荡漾的脸,王九九很是不屑的走了出去。



    站在教学楼侧面的荷池边,王九九坐在池子边发了一会儿呆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红色手机。



    拨了个号,等到电话接通后,王九九对着话筒喊道:&ldquo;张仪伊,我恋爱了。一见钟情。&rdquo;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骂道:&ldquo;你这败家孩子,哪有女儿直接喊自己妈妈名字的?你再敢叫,信不信我扣光你这个月的零用钱?&rdquo;



    &ldquo;扣光就扣光。大不了我找老爹要。以前不都是你让我叫张仪伊的吗?&rdquo;王九九不屑的撇嘴说道。



    王九九的母亲年幼生产,生了女儿王九九后,还跟个小姑娘似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已婚产子的模样。



    等到王九九稍大一些,她带女儿出去和那群好友玩的时候,都提前叮嘱女儿要喊她&lsquo;阿姨&rsquo;或者&lsquo;姐姐&rsquo;。她也谎称这是她一个远房姐姐的女儿。



    王九九气不过,就直呼其名。后来,大家都知道王九九是张仪伊的女儿后,王九九仍然固执地直接喊母亲的名字。张仪伊抗议了无数次,母女俩为这件事儿没有少干架。



    &ldquo;行了。这件事儿先记着,等你回来老娘再收拾你。你刚才说什么?恋爱?-----天,女儿,你要恋爱了?谁家的孩子这么不幸被你看上了?&rdquo;



    &ldquo;张仪伊,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我好不容易找到恋爱的感觉,有你这么打击人的不?不说了,我要挂电话了。&rdquo;王九九气愤地说道



    &ldquo;哎呀,女儿,乖女儿,宝贝女儿,妈妈错了。我是说着玩的。我女儿这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遗传了我一半的优良基因-----看中那个男人那是他五百年修来的造化。说吧,那孩子是谁?你老妈我一定会大力支持的。老妈送你两个字:泡他!&rdquo;



    &ldquo;他是我老师。&rdquo;王九九小声说道。



    &ldquo;泡他。&rdquo;张仪伊豪情万丈地说道。&ldquo;等等。老师?&rdquo;



    王九九听出来了,她妈说话的声音有点儿抖。



    &ldquo;嗯。新来的老师。&rdquo;



    &ldquo;啊哈哈,我女儿的眼光果然与众不同。喜欢的男人都这么有品味。&rdquo;张仪伊在电话那边嘎嘎地笑,王九九赶紧把话筒拿远一些。



    &ldquo;有五十岁不?&rdquo;张仪伊笑罢,忐忑地问道。



    &ldquo;张仪伊,我可是给你说真的,你不要开玩笑了行不行?不然的话,我和你断绝母女关系。&rdquo;王九九气地跺脚,她实在拿她这极品老妈没辙。



    老爸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娶了这么个妖孽。



    &ldquo;你这死孩子,我也是认真的。要是年纪超过五十岁那就免谈。到时候他进咱们家门,你爸是叫他女婿呢,还是要叫他大哥?&rdquo;



    王九九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ldquo;妈,你真是我亲妈啊。我实在是太佩服你了。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他年轻着呢,不到三十。&rdquo;



    &ldquo;不到三十的老师?女儿啊,当妈的就送你两个字:泡他!泡他!泡他!你搞不定老妈亲自出马。&rdquo;



    &ldquo;-------&rdquo;王九九真是欲哭无泪。



    你出马,那到时候男朋友算是你的还是算我的啊?



    (PS:昨天欠大家伙儿一章,老柳一定想办法补上。看到书评区有朋友提议说要更新时间固定,老柳歪着患有严重颈椎病的脖子想了想,觉得这事儿还真是不靠谱。建议是好的,可是老柳做不到啊。



    老柳没有存稿,一般是写多少发多少。如果灵感来了还好,可以顺利的在规定时间发布章节。可是灵感不来,老柳就会一次次的失信。那样大家不是更加郁闷?不过老柳可以保证的是,每天都会有六七千字的更新吧。等到身体好些,就开始三更。这样行了吧?



    新的一天了,求红票。投红票,必当红红火火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