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阴之九家[穿书] > 第 71 章 海下苏家,幼年苏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家人居住在海洋下面,拥有完整史前文明的痕迹,家族所有的历史典籍、宝藏,全都藏在了深海。

  人类对海洋的探寻从未停止,但他们所能从海洋里得到的,于苏家而言不过九牛一毛。

  苏婵从海面一跃而下,她经过的地方,大海顺势让出一条通道,分隔海水。

  苏婵收了隔水层。

  她不喜欢这样的入海方式。

  苏家人,和大海融为一体,在海底,并不需要开辟一块干燥的甬道。

  越往下,光线越暗,太阳光渐渐无法渗透深海,进入一片幽深的黑暗中。

  苏婵能在漆黑的海底看清一切,她信步走在湿软的土壤上,神情悠然。

  土地往前,是一座在海底的悬崖,对面亦是万丈深渊。

  其他生物走到这里,一旦跌落,就是万劫不复。

  对于苏家人来说,这里,才真正开始进入苏家的老宅。

  隔壁是一层像云层一样的雾气隔层,再往下,是蓝水层,经过蓝水层,就是深海底了。

  蓝水层下的深海底,是苏家和各类海妖生存的另外一个世界。

  苏婵站在老宅前,打量眼前这座由水晶建筑而成的殿宇,脚下踩着由无数珍宝铺筑的小路,路边的装扮是金银树、是高大的红珊瑚、是比人高的一整颗圆润硕大的夜明珠,宛如坠入深海的圆月。

  她把手轻轻拂过两边的装饰物,脚下踩过珠宝发出细碎的哗哗响,失神低语,声音空灵。

  “人们永远想象不到自己看到了什么,你仿佛在云端,在人间,最后发现自己不过身处另一个世界。水下的世界,另一个人间。鱼类是水中的霸主,在这一方天地中,人类永远无法涉足。这就是苏家的骄傲。其他八家的世界,苏家都可以涉足,而苏家的世界,独属于他们。苍茫的大海如同另一个宇宙,在这个宇宙里,我们是唯一的王。”

  她为什么不想管其他几家的闲事?

  原因在此。

  苏家的骄傲并不平白无故,相反,他们正是清楚知道家族的实力,才会无所畏惧。

  岸上苏亓没多注意苏婵,她也听说了其他几家前来求助被拒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苏婵是苏家家主,她拒绝便拒绝了。回了也挺好,省的出人出力的时候,又找上她。

  将海奴赶回苏家,身上画下封印记号,苏亓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不喜欢苏家,更不喜欢神木殿。

  一走进神木殿,里头的空气让她感到窒息。恢弘气派的建筑牵不动她半点欢喜,说厌恶太多,说无奈太浅。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感,只是叫人难受。

  都说童年的伤最难治愈,她的童年,每一天都在神木殿里紧张的度过,精确到分钟的时间规划,让她烦躁、委屈,又憋闷。

  时间规划的后遗症一直遗留到现在。直至今日,苏亓每天仍会不可控制的算计自己每天度过的时间,有哪些时间是荒废的,哪些是做了事情的。

  这极为可恨。

  她是为了浪费时间才离开的苏家,却在日复一日的因浪费时间反省。

  苏家的日子很混乱。

  苏萧苏远道一家争权夺利,想从家主手上把家族把控在手里,可有什么用?

  苏家的力量,是祖宗给的,争来争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只有臣服。

  像她,普普通通的出生,不还是来到了长老会?

  记忆中最快乐的时代,是幼儿园。

  那时的她还是个正常孩子,每天操心的东西都是吃喝玩乐,最苦恼的不过是钢琴。钢琴很大,她的手指很小,根本弹不动。偶尔会为被扯了辫子生气,会因吃了好吃的小面包高兴。

  她最喜欢在园里捉迷藏,还有和伙伴们玩老鹰抓小鸡。对了,放学后,她们几个老是偷偷跑出家,到小区后面的野地里玩泥巴。带上几个小铁罐子,从路边摘一些野花野草,煮饭一煮就是一傍晚。

  一切,从她能分海时发生了变化。

  家里一直有个很大的鱼缸,爸爸妈妈小时候老给她讲海里的故事。

  说大海地下全是宝藏,仙人们手指一挥,海就分成两边了,然后他们就在地上捡啊捡啊,捡到的钱回家买好多零食。

  边说话,边拿手挥了挥,给她演示。

  苏亓有样学样,也挥了挥。

  傻兮兮笑呵呵的,学爸爸的模样。脑子里想的全是漂亮的小裙子,还要买一块大大的泥巴地,给她们用泥巴堆一个小灶台,然后天天煮饭。

  想着想着,鱼缸里的水,随着她手挥舞,分隔成了整齐的两列。

  那一刻,父亲看她的眼神里透出了精光。

  眼底不再是慈祥的父爱,而是满满的贪婪。

  后来,她离开了幼儿园,被父亲送到了老宅。

  那段时间,每天都很混乱,她很害怕,想拉住一个大人的手,但谁都不肯把手递给她,只是叫她一遍一遍又一遍!

  分海!

  父亲走了,母亲也走了。

  临别前,他们憧憬的看着自己,“女儿啊,爸爸妈妈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有了你。老天爷对咱家真是好啊。女儿,你在这好好的,跟着叔叔阿姨学本领,别害怕啊。”

  他们头也不回的离开,无视她的哭喊。从那一刻起,她开始讨厌爸爸妈妈,现在她知道了,那种感情叫做怨恨。

  苏家没人虐待她,相反,她白天都挺开心,只是晚上会忍不住想爸爸妈妈,常常哭。

  思念越深,怨念越深。

  三岁的那个夏天,所有的孩子还在父母跟前撒娇的时候,她开始长大。

  她认得很多字,每天家里没安排课程的时候,她都在老宅的藏书阁里,什么都看。后来,她进了史典阁,知道苏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就明白了父母把她扔下的原因。

  那之后,她变得孤僻、冷漠,像把她养大的嬷嬷在背地里偷偷和别人嚼舌根,苏亓是个养不熟的人。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孩子,其实在六岁那年,或是更早,她已经长大。

  她很嫉妒苏远道,因为他的爸爸妈妈不抛弃他,而是紧紧地跟在他身边。

  所以每次苏远道想给她使绊子,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卖力把他揍一顿出气。

  没什么其他原因,就是嫉妒,她单纯的嫉妒苏远道。

  为了能把苏远道揍的心满意足,苏亓最喜欢上武术课。学的很杂,又都很精。她知道家里会满足她所有要求,便让人给她请了三十个武术师傅。

  每天都在练,每天都在学。

  礼仪课那些懂一点就好,陶冶情操的东西能应付过去就行。实用的,能征服别人的,苏亓学的比谁都认真。

  因为她只能靠自己了。

  本以为苏婵和她一样,她们都被父母扔到了苏家。

  但她们还是不一样的。

  苏婵有个苏子午,她谁都没有。

  而且苏婵要做的事情比她多多了,她没有野心,苏婵有。

  这注定了她们不是一类人,不会成为朋友。

  苏婵和苏萧争锋相对的那些年,全被苏亓看在眼里。

  她更想逃了。

  苏亓最喜欢那句话:“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是的,没做足准备,不要亮出獠牙,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不甘。

  从一开始,她就不想当苏家的长老,不想搅和进这种奇怪的生活、奇怪的事情。她只想规规矩矩、按部就班的生活。活的像个普通人,从小到大苦恼一些正常的事。

  生命很长也很短,一天天,日复一日,一晃神就能过去。她只想慢慢浪费掉自己的生命,悠悠哉哉的在迷糊与困扰中消磨掉一天又一天。对明天有憧憬、有期待,对今天有不满、有懊悔。等到死亡来临,脑子里一片空白,带着对世界的不解和些微不曾满足的遗憾离开。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上学时她也不想回回考第一,可长老会让她学那么多东西,她怎么能考不到第一?

  还没毕业,家里已经开始安排起她的未来。

  他们憧憬隐秘的苏家在人间那条路上,出一位名流千古的奇才。

  凭什么?

  她想干什么,他们凭什么决定?

  她已然长大,接过长老会的职位,谁还能安排她的人生?!

  所以苏亓给自己胡乱找了份工作,想干嘛就干嘛,频繁的跳槽。

  事到如今,也想开了。

  她开心就好。

  她想认识更多的人,让自己融进社会,不再局限在苏家的世界里。

  苏家的世界不小,却不是她想待的世界。

  ……

  从苏家离开,叫人把她送到能打到车的地方,就把人打发走。

  她如老僧入定般孤身站在空旷的马路边,春风瑟瑟,掀得衣裳猎猎作响。

  苏家人都喜欢打扮自己,她很讨厌。

  过分的光鲜亮丽与学校格格不入,来来去去一直不停换衣服的日子她受够了。

  复杂的裙子在她心里成了一道阴影,繁琐的生活令她无比厌恶。

  工作后,她活的力求简单。

  住的是小单间,房子里的食物只放当天的,绝不储存。一旦家里出现了一点多余的、她用不到的东西,马上就扔掉。衣服从头到脚只有三套换洗,背包两个,一个出行,一个逛街。

  虽然她几乎称得上从不逛街。

  买菜只需要口袋里装上手机就行。

  连电脑,都只保留几个必须的应用,其他一切保持着出场装置,甚至桌面都不换。

  等打到车,苏亓一句话不说,抱着书包,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司机好几次想和她搭话解闷,碍于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还是闭上了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