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七曜下的奇迹 > 绚烂舞踏祭(12):扭的精神(前)

绚烂舞踏祭(12):扭的精神(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子书下载功能暂停使用!预计需要到下周完成!

    其实我会告诉你们这一章周一就写好了么锤地。

    更新拖延什么的,错的不是我,是大菠萝。[]

    你们懂的,天降异火,地狱难度的金怪好

    g

    &:sr

    &地址:因为看起来k6果然坑爹,所以请优酷搜索d.,然后选择很多很多的fsad中的任何一个…

    -----------------

    “故上兔扭谋,其次扭jiā,其下扭城,扭城之法为不得已。”

    ——节选自格雷尔王国于七曜历1215年在东方开放的主题乐园“扭兔国”第一期宣传手册《兔子扭法.谋扭篇》

    “是故始如扭兔,敌人开户;后如兔扭,敌不及拒。”

    ——节选自格雷尔王国于七曜历1215年在东方开放的主题乐园“扭兔国”第二期宣传手册《兔子.九地》

    不知为何每一期宣传手册原版上都会有似乎有人一边洒泪一边试图撕破它的皱褶和泪痕。

    ------------------

    扭兔。

    说来有趣,尽管这个词汇随着因番.魂.铃仙的活跃或者说卖萌

    卖笨

    卖蠢渐渐深入了每一个熟知她的人的内心,最终转化为一种无可动摇的概念,一种兔儿整个人的缩影,一种对兔儿最准确jīng简的概括…

    然而倘若你去问问“为什么兔儿是扭兔儿?”,恐怕十个人里有九个回答不出来——最后一个则会给你鬼扯一个看似非常具有传奇『sè』彩的理由——虽然这种理由不同的两个人扯出来的估计完全不一致。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

    其实说来也简单——因为兔儿成为扭兔,仅仅只是因为一件平淡无奇,甚至可以说无聊的小事而已…小到根本不足以外人道哉的程度。

    那是在数年前的某个冬季,兔儿刚刚完成从骑士的训练后不久,一次跟随路卡前往某个北方小国时,发生的故事——

    “路卡,我想吃冰!”

    趴在窗沿上,看着窗外的冰凌,眼睛闪闪发光的兔儿ver.还不扭,对身后的大粉红,这么说道。

    “…好吧,让你吃。”

    虽然对兔儿这种非常那啥的要求感到囧囧有神,但是考虑到不满足她会更麻烦,所以路卡一脸淡定的走出屋外——用剑砍下冰凌——走回房内——把冰凌剁碎后,浇上了早餐用的草莓果酱——递给兔儿。

    至于结果吗…是个人大概也能想到了吧?

    “好冰啊啊啊啊啊啊!冰的脑袋都快裂了!!!整个人都扭曲了啊啊啊啊!”

    “原来如此,你变成扭兔了啊。”

    …于是,伴随着路卡无意间的一句没啥特别含义的吐槽,从此以后,因番.魂.铃仙就成了扭兔儿。

    …啊,诸位,有没有觉得很冷?

    好吧,作为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我知道你们以为我在讲冷笑话…可是我发誓,如果我刚才告诉你们的故事有半点虚假,那么我就有节『à』。

    …总觉得你们忽然深信不疑的样子让人白金火大啊。

    言归正传,也许会有人好奇,为什么在这里,要专én解释“扭兔”这个词的来历,或者说,在这里解释清楚这个词,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有。

    至少对于“歼灭天使”铃,对于格雷尔王国长公主殿下芙兰.维嘉.格雷尔来说——

    她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二亲眼见证了这件事的存在——

    见证了我兔的“扭”,进入了崭新的时代。

    ----------------

    “刚才的那个…是什么…”

    惊魂未定——虽然略显掉时髦值,也不怎么符合“歼灭天使”一直以来的形象…不过用这个词来形容铃现在的心情,绝不为过。

    一切就发生在数秒前——当铃终于坚定了自己的心意,打算用没有任何生机可言的,确实的杀着歼灭芙兰之时…

    “兔儿…扭吧。”

    伴随着芙兰口中吐出的,一段铃不太明白其含义的短句——一个距离不明,只是即使在白天也依然醒目的光点,占据了铃视线余光的一角。

    没有什么太多的理由,只是作为一个警惕心强烈的执行者本能的反应,铃下意识的用脑bō『à』纵帕蒂尔.玛蒂尔,做了一个动作——

    将左手抬高,挡在了铃与那点闪光之间。

    却不知道,可以说正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救了她一命。

    ——在光点闪烁数秒后,无法言喻的剧烈冲击,传遍了“帕蒂尔.玛蒂尔”浑身,巨大的钢铁之躯整个自天空向后仰倒,而站在其手掌上的铃,更是面临了倘使没有及时抱住那粗大的手指,就会被从数十亚矩高空甩落的险境。

    拼尽全力总算稳定住了帕蒂尔.玛蒂尔的姿势,气喘吁吁的铃,第一时间便『à』纵巨大机器人将左手臂翻转了过来——

    那上面,一个足足有半人大小,几乎彻底击穿帕蒂尔.玛蒂尔手臂正面装甲的弹坑,夺取了铃所有的注意力。

    所以,一时之间,她并没有注意到——芙兰似乎正在和某个根本不在现场的人,争执着什么…

    “喂!你还真对准打啊!我说过只要威慑『sè』击就行了吧!真的打中了怎么办啊!?”

    “人家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有这么可怕啊!本来就算瞄正也会因为重力导致弹『yà』下坠才对啊!其实我想打的是她站着的手掌啊!你要怪就去怪粉章鱼没事干总捣鼓些吓死人的睾科技玩意儿啊!”

    “所以说你才是扭!你这个扭兔儿!”

    “泥马!人家就是扭咋啦!?人家专注扭兔三十年!!”

    “哟西录音完毕,回去就拿给噢尼酱听。”

    “少nv你别这样…盗录是不道德的…等等,你的通讯器什么时候有录音功能了?喂喂,说话啊?为啥突然没声了?”

    “……”

    正打算继续调戏兔儿几句——转过头,刚好对上铃的目光的芙兰,立刻哑然。

    “原来如此…不愧是‘蛛姬’,的确铃酱我稍微有点拖大了呢——毕竟是你,如果没有事先准备好的话,一定不会这么有恃无恐的和我与帕蒂尔.玛蒂尔正面对峙才对…”

    表情和语气,都恢复了“一直以来的铃”的模样…并没有极有自信的致命一击被人打断,自尊受挫而屈辱;也没有因为受到有着深切牵连的蛛姬的埋伏而感到失望…

    “不过,就如同你也知道的…偷袭这种行为对于帕蒂尔.玛蒂尔来说,是仅仅只有一次的宝贵机会呢——你的伏兵没有第一时间干掉铃酱,便是最大的,无法挽回的失误哟…”

    “铃酱,其实…我…”

    …罢了,大概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吧,毕竟就算兔儿的存在并不是我事先安排的,对铃酱发动过足以危机她生命的狙击,也是事实…

    然而在脸『sè』一暗的“蛛姬”看来,那才正是最糟糕的…言喻着彻底的决裂的表现。

    “不过,人家并不喜欢有宵小来打搅最喜欢的‘歼灭’呢…所以…”

    沉重的身躯在反重力的作用下,缓缓升起,肩膀上的主炮,亦朝向了之前光点闪烁的方向——

    “先解决掉躲起来的鼠辈,再来碾碎蜘蛛吧,帕蒂尔.玛蒂尔!”

    只是,没有等到铃将记忆中的位置与实际的景『sè』相对应,刺目的光点,再一次亮起。

    “哦,第二发吗,是不是也太迟…等等,这个是——”

    连忙让帕蒂尔.玛蒂尔向上爬升高度——远方的攻击与巨人的tǐ甲擦过,带出金属的尖啸,然后没入后方的树林。

    “找不到对方的位置,怎么会…难道说是b.a…”

    但是,那树木纷纷被拦腰砸断的声音所代表的攻击力,并不是铃所关注的重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