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三十九章 汉奸叛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卷 风起紫禁城 第三十九章 汉奸叛国



    王承恩笑嘻嘻的说道:“回王爷,奴才倒贴了五百两!”说完两眼放光的看着程真,两个眼睛瞪得跟元宝似的。



    程真一点都不小气,马上叫来帐房先生,吩咐他给王总管支五千两银子。王府的账目是这么算的,一百两银子以下的收支,王承恩就可以作主;如果是一百两银子以上的收支,就必须经过程真这个冒牌王爷的同意了。



    王承恩喜出望外,连声称谢不迭,程真翻了翻白眼,对王承恩道:“老王,密切注意那吴三桂的行踪,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王承恩应了一声,程真想了想,又吩咐王承恩:“记住,此事你知我知,千万不可以给周王妃知道!”王承恩奸笑两声去了。



    程真躺在阔大的虎皮椅子上,想想就觉得好笑:自己不过拿了三千两银子出去,让王承恩找了一批人,就将这历史上有名的大汉奸吴三桂整得如此悲惨,实在是过瘾,过瘾啊……吴三桂跟母猪绑在一起示众的时候,程真也在街头观看,当时就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过分,不过转念一想:***,他是未来的汉奸啊!这么一想就心安理得了。



    ※※※



    锦州,吴襄的总兵府第中,身材高大的吴襄在大厅之中踱来踱去,焦躁不安。大厅左侧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粗壮的少年,虽然体格极其健硕,但是精神极度萎靡不振——此人正是从京城跑到锦州的吴三桂。



    父子两人都默然无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襄忽然停住脚步,问吴三桂:“长白,近日在京城里,你可曾得罪哪家权贵?”吴襄毕竟比吴三桂年纪要大,阅历要丰富,这一问果然问到了点子上。



    吴三桂转眼想了想,恍然大悟。他怒气冲天,右手重重的在旁边的茶几之上一拍,那茶几“嘎拉”一声,竟然就此塌陷。吴三桂站了起来,两眼瞪大得跟铜铃似的,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吼道:“爹,孩儿知道是谁陷害于我了,孩儿明白了,都是那阴险狡诈的信王啊!”



    吴襄吃了一惊,将吴三桂扶着坐下,道:“长白,你且不要发火,先慢慢将此事道来,只要你爹在人世一天,拼了命也要护住你!”吴三桂忍住怒火,将周遇吉如何得罪魏良卿如何被陷害、周盈盈为了营救魏良卿如何下嫁王府、自己如何冲撞信王车驾、信王又如何在周盈盈求情之下将自己释放……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说完,吴三桂使劲一跺脚,狠狠的道:“爹,孩儿得罪了信王,在军营中已经没有前途了,而且……而且那信王不但抢走盈盈,还如此陷害孩儿,孩儿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



    吴襄心头沉重,叹息半晌,拍了拍吴三桂的肩膀道:“孩儿,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信王啊,他可是当今皇帝的弟弟,就连阉党头子魏忠贤,也未必敢动他啊……这……这口气,还是忍了吧!你也不要想着从军啊,回扬州老家去,父亲给你置买些田产,好好的找一家姑娘过日子吧!”



    “爹……”吴三桂看着软弱的父亲,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老家人急匆匆的赶来,对吴襄道:“老爷,老爷不好了!京城的周老爷派人送来信,说兵部要派人来罢免老爷的职位了……此事千真万确,这里还有周老爷千方百计从兵部抄来的塘报!”



    吴襄铁青着脸,接过那塘报,缓缓念道:“查锦州总兵吴襄,武艺不精,谋略不擅,未有尺寸之功而居总兵之位,实乃谬也。今查属实,降为百夫长,留待后用!”他一下子摊倒在椅子上,顷刻之间心如死灰。



    吴三桂怒火万丈,抽出腰刀来,一刀将椅子剁翻了,喝道:“爹,这封塘报,跟免去孩儿职务的布告一摸一样,这里面肯定是信王搞鬼。爹……爹,你说该怎么办?”吴三桂也乱了方寸。



    吴襄摇了摇头,彷佛老了几十岁一般,喃喃念道:“莫非这是命么,莫非这是老天爷的惩罚么?”他瘫在那里,目光呆滞。父子二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吴三桂不停的踱来踱去,忽然,一张小纸片从他身上掉了出来,正是那日瞎子说的十六字,吴三桂将那十六个字记载了下来,带来了锦州。



    吴三桂看到纸片,眼前一亮,将纸片递给吴襄,道:“爹,这是一位高人给孩儿的指点,您看看!”他将那日碰到高人的事情说了一遍,吴襄看了半晌,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摇了摇头道:“孩儿,难道老天真的要我父子背叛大明朝廷,投降满洲鞑子么?”



    吴三桂道:“孩儿读书不多,不知这十六字什么意思?”



    吴襄叹道:“这十六字是说,这次的事情,是老天给我吴家的磨难,更厉害的惩罚还在后面;如果要躲避此劫难,就去满洲找范文程吧。那范文程是我多年老友,自从他去满洲之后就断了来往,此事本无人知道,这瞎子能一口道破,看样子真的是天意了!”



    明朝时候的人,颇为相信天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吴襄和吴三桂父子再无他法,只有准备去满洲找范文程了。父子二人都是武将,当天晚上就开始准备,到了第二天,果然那份宣布吴襄降职的布告到了锦州,而且来宣旨的太监,似乎对吴襄颇为不友善。



    第二天晚间,父子二人听到府外闹哄哄的,竟然是大批东厂侍卫前来抓人,说是捉拿反贼吴襄、吴三桂父子。父子二人都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人知道了自己要叛变,两人匆匆的从后门逃走,好在吴三桂的母亲已经过世,父子二人并没有什么牵挂,所以也不觉得太过心痛。



    第三日清晨,父子二人已经到了辽河边,看着东方生升起来的太阳,吴三桂对天发誓:总有一天,我吴三桂会打回北京,杀了狗皇帝、阉党和信王,夺回挚爱的表妹盈盈;如若今生不能做到此事,吴三桂来世猪狗不如!



    吴襄看着目露凶光的儿子,叹了口气,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他给满洲带去了火药配方,那满洲大汗应该不至于亏待自己父子;加上范文程又是多年好友,这一趟叛国去满洲,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这一日,已经临近除夕,就在陌生的辽河边,吴襄想起了万里之外的家乡——烟花三月的美丽扬州,心中的郁闷达到了顶点!



    (吴三桂叛国,是一个伏笔,后面自有作用,嘿嘿!反正,打下辽东再抓回来,慢慢的折磨至死,就让袁崇焕的悲惨遭遇,给吴三桂享受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