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五十章 救或不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卷 风起紫禁城 第五十章 救或不救



    程真松开韩栩,一个翻身将田淑兰火热柔软的胴体压在身下,淫笑道:“枫儿,你向来最聪明,那你说说看,本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盈盈跟你一样,连心都向着本王!”



    旁边的韩栩撇着嘴巴,显然是在吃醋。田淑兰吃吃的微笑,对程真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王爷只要是真心喜欢周家姐姐,她终有一日会感动的!”说完,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韩栩,那意思彷佛在说:你当初怎么征服韩栩姐姐的?



    程真恍然大悟,敢情这田淑兰是让自己用对付韩栩的办法对付周盈盈,那不就是欲擒故纵么?就跟对付驴子一样……程真再度淫笑起来,将韩栩苗条纤俏至极的身体也拉了过来,在她丰盈的胸部亲了一口,哈哈大笑道:“驴子,枫儿,我们三个再来淫乱一次……”



    (以下省略一万字!:))



    ※※※



    让程真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样欲擒故纵法,周盈盈的父亲周遇吉,又给他捅了个大漏子,给他出了一道大难题。



    那周遇吉乃是一个死脑筋,上次让魏良卿陷害给关入天牢,好容易给放了出来,还没有安静得几天,就自己上门去招惹魏良卿。他心中对那祖传的七星宝刀,似乎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出牢之后打听了几趟,确认了七星宝刀就挂在魏良卿家里的演武堂中,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仗着自己有几分功夫,当起了夜行人,潜入魏良卿的肃宁伯府中。



    魏良卿府中戒备森严,结果可想而知。周遇吉拿到七星宝刀之后,让一名家丁发现,他迅即用刀格杀了那名家丁,但还是被抓住,送进了东厂。那被杀的家丁,因为踢得一脚好毽子,为魏良卿所宠爱,这下魏良卿大怒,当即将周遇吉送进了东厂。



    等周盈盈从火急火燎的家人口中得知消息之后,已经是周遇吉被抓入东厂之后的第二天。周盈盈也顾不得太多,泣泪盈盈的跪在程真的面前,求他再一次出面营救自己的父亲。她两个大大的眼睛哭得已经肿了起来,只是不停的对程真磕头,不停的道:“王爷,您大人有大量,您不跟盈盈计较。盈盈求您了,只要您答应救父亲,盈盈做牛做马,从此以后绝对不再惹王爷不高兴……”



    上一次她请求程真营救周遇吉的时候,也是这般说的,程真心中哪里还肯相信。但是周盈盈那瘦削得如同一把柴的身体,跪在那里不停的磕头,不停的苦苦相求;清瘦的俏脸上,那双大眼睛之中满是泪水,更显得楚楚可怜。



    就连在一边的田淑兰和韩栩,也都是心中恻然,一同跪了下来,求程真这个王爷出面相救。



    田淑兰道:“王爷,您就可怜可怜盈盈姐姐罢!”她很了解眼前这个王爷,虽然平日里很是霸道甚至有些流氓,但是心肠其实一点都不硬!



    韩栩则相当直接:“王爷,您如果见死不救,就不是个爷们!”这句话实在是大胆,但是韩栩丝毫不怕,只是目光炯炯的看着程真。



    程真背着双手站在那里,肩膀微微颤抖,似乎是心中举棋不定。过了许久,只听到这位信王爷“哼”了一声,怒喝道:“不是爷们么?你们可知道,现在阉党权势滔天,就连本王也不敢得罪他们。周王妃,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父亲周遇吉自己不知好歹,现在他理亏,你让本王怎么营救!”



    他越说越是生气,最后喝道:“来人,将这周盈盈看押起来,不要让她再哭哭闹闹的,成什么体统了?让本王清净一下行不行?来人……”这时候已经几近咆哮。



    田淑兰和韩栩都傻眼了,但是田淑兰向来柔顺,她想想程真的话,也很有道理,于是也就不再坚持,而是缓缓站起来,将周盈盈扶了起来,柔声劝道:“周家姊姊,这些都是命啊!王爷说得也对,阉党权势滔天……”



    那边的江湖女子韩栩,却是不买帐了,跳起来就骂道:“王爷,想不到你也是一个缩头乌龟,你不救是不是,那好,我去!”



    王承恩喝道:“大胆,韩王妃,你怎可如此辱骂王爷!”



    程真摆了摆手,制止了王承恩,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对田淑兰挥了挥手,道:“田王妃,你将周王妃带下去罢,不要让她再吵闹了!”田淑兰看着程真的眼睛,似乎是从他冷漠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什么,当下扶着周盈盈去了。



    只剩下一个韩栩,还在那里跳着痛骂,程真喝道:“来人,将韩王妃给本王绑起来,绑到床上去,派两个人看好了!如果让她跑出王府,本王要你们的脑袋!”



    韩栩被侍卫们带走了,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程真苦笑,这才回头问王承恩:“老王,你说说,本王不去救人,是不是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



    周盈盈呆呆的坐在床边,心中如同死灰一般,任凭田淑兰再怎么劝说,她就是如同木头一样,彷佛痴了傻了。对于她来说,这世上唯一有意义的两样事物,一样就是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周遇吉,另外一样就是那个白马少年的身影。



    现在信王爷见死不救,她的父亲再度陷入东厂,眼看得就是性命不保了;还有那骑着白马的少年,为什么他要投降满洲,为什么他要当汉奸?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周盈盈心中的死结,越打越紧,再次起了寻死之心。



    她找了个借口,支走了田淑兰,自己在房中再一次梳妆,看着镜中那一张清瘦而又秀丽的脸,轻轻微笑。从而而后,却是看不到这张美丽的脸庞了。一条白色的布匹搭上了床头,周盈盈轻轻呼唤:“父亲,女儿随你来了……”



    她轻轻用力,就要将下面的凳子踢倒,就在这时,一个高大而又霸道的身影推开门,大步冲了进来,那人正是见死不救的信王。信王也不说话,而是冷着脸,将周盈盈从床上抱了下来,大踏步又走出了房间的大门。



    周盈盈的嗓子早已经哭哑了,这时候根本救说不出话来,她只是在迷离中思想:信王究竟要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