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五十四章 阴谋诡计(上)

第五十四章 阴谋诡计(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诸葛卧龙写好的就藩奏章呈了上来,在明亮的烛火之下,程真捧着那奏章细细的看,不知不觉之间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那奏章写得言词切切,真情淳淳,真是如诸葛卧龙所说,保证让木匠皇帝掉眼泪。



    俏丫鬟小楠在一边看到主子在掉眼泪,不由得有些吃惊。相处日久,她渐渐懂得主子的脾气,虽然有些古怪,但还是很好相处的,于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千岁爷,您……您这是怎么了?”



    程真也不回答,合上那份奏章,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吩咐道:“来人呐,请王总管,让他明日一早将这份奏章送到礼部去!”



    他回头看了看有些惊骇的小楠,心情大好,柔声微笑道:“小楠,本王乃是高兴才会如此,你无须担心!”说完,在小楠充满关切之情的俏脸上轻轻捏了一把,眼神中满是作弄的神色。小楠俏脸一红,低下头去。



    ※※※



    王承恩将奏章拿走了,程真对他办事已经极为放心,这时候无事一身轻,径直向王府后院的暖翠阁行去。还没有走进暖翠阁,就听到一阵悠扬的古筝声音,在如银的月光之中飘洒而来,那声音中有几分柔媚,还有几分杀伐之气。



    两名侍卫为程真推开暖翠阁的大门,程真走进暖翠阁的院中,只见三名美丽的王妃都在院中。在月光中的桂树下,周盈盈一袭白衣,正全神贯注的轻轻抚弄古筝;绿衫的田淑兰在一边微笑着看院子中央,轻轻鼓掌;而院子中央,正是一身红色劲装的韩栩,手中执着一柄宝剑,在那里挥舞跳跃,纤长的身影兔起鹄落,白色剑光四射,显得英姿勃发,倍增性感!



    好一副三美图!



    程真的想法有些委琐,如果是在温暖如春的房中,这三名王妃都在明亮的烛光下,脱光了衣服,露出完美无瑕的玉体,周盈盈抚弄古筝,田淑兰轻轻鼓掌,韩栩则英姿飒爽的舞剑,而自己则当唯一的看客……看到忍受不了的时候,就来个一锅端,玩一个4P,哈哈……



    他神游物外,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委琐的笑容,哈哈大笑起来。韩栩最先发现程真前来,俏脸上露出俏皮的笑容,手中长剑方向一转,就向程真这边刺来,口中还在叫唤:“哪里来的小淫贼,看剑!”



    劲风扑面,程真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韩栩收住宝剑,嘻嘻笑道:“王爷的身手还真是了得,臣妾见过王爷!”



    程真喝骂道:“韩王妃,你莫非想谋杀亲夫么?晚上看本王怎么惩罚你……”韩栩微微一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那意思仿佛在说,你来啊,你来啊,随便你怎么惩罚!程真心中大是感到吃不消。



    这时候田淑兰和周盈盈都过来见礼,虽然程真很不喜欢这一套烦琐的礼仪,但是这些观念在田淑兰和周盈盈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一时间也很难改变过来。田淑兰最是讨程真喜欢,每次见过礼之后,都会亲亲热热的牵着程真的手,带他走进房中。



    韩栩收起宝剑,田淑兰则满心欢喜的牵着程真的手,四人一起走进暖翠阁的大堂来。这时候正是初春,外面有些寒冷,但是室内生着炭火盆,却是温暖无比。



    周盈盈在一边抱着古筝,怯生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程真微笑着问她:“盈盈,你古筝弹得很好,今后有空多演奏几曲给本王听如何?”



    周盈盈点了点头,长长的睫毛眨动,忽然一滴眼泪掉了下来。田淑兰最是善解人意,赶紧扶着周盈盈,微笑道:“周姐姐,你怎么了?不要哭,王爷在这里,有什么委屈跟他说好么?”



    周盈盈点了点头,将古筝轻轻放下,走到程真面前盈盈行礼,道:“王爷,过两日乃是家父头七之日,请王爷允许盈盈回周府祭拜!”



    原来周盈盈是想起了死去的老父,程真恍然大悟,微笑着点头,说出一句话来:“你但去无妨,早些回来便是!”那时候女子地位极低,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没有夫君同意,是不能回娘家的,更何况周盈盈的夫君还贵为王爷。



    周盈盈心中感激,收住眼泪,缓缓的做到古筝前面,破涕为笑,道:“待盈盈为王爷弹奏一曲吧!”悠扬的古筝声音再次响起,周盈盈弹奏的是一曲《高山流水》,虽然弹奏得如同行云流水,田淑兰和韩栩都是如痴如醉,但是程真还是从那声音从听出一丝苦涩来——周盈盈的心结还没有完全打开。



    程真心想,待诸葛卧龙那个卑鄙的计策用出来,周盈盈的心结就该打开了。到那个时候,她对自己这个王爷死心塌地的,恐怕自己要她一起玩4P,她应当也不会拒绝。想到这里,程真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左手沿着韩栩纤细的腰肢往上移动,轻轻攀爬上了韩栩的珠穆朗玛峰……



    ※※※



    第三日,正是周遇吉的头七之日,周盈盈回到了周府祭拜死去的父亲周遇吉,随行的还有王府侍卫总管范坚强和一批卫士。周盈盈悲悲切切的祭拜完父亲,哭得有些身子发虚,于是在老家人贵叔的搀扶下,在灵堂旁边的厢房中休息。



    贵叔在周盈盈旁边叹了口气,道:“世事无常啊,想不到周府和吴府两座府邸,这么快就没落了啊!自从外间传出吴家老爷和少爷投降满洲的消息之后,吴府就被查封了。也有好些日子了吧,估计那吴府都长了不少野草了吧……”



    他虽然是无心说了这么一句,但还是在周盈盈本已经平静的心中掀起涟漪,她其实是一直不信吴三桂会做汉奸的,很难相信吴三桂会这么做!周盈盈默不作声,贵叔看了看门外的卫兵,踌躇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道:“小姐,吴家少爷……吴家少爷有信捎给小姐……”



    周盈盈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贵叔叹了口气,对周盈盈道:“两日之前,吴家少爷派人到了周府,说是有信交给小姐。老奴不敢怠慢,将他安排在了后院的柴房中……”没有说到一半,贵叔自己抽了自己几个嘴巴,连声骂道:“老奴多嘴,老奴多嘴,老奴不该将这事说出来的。小姐,老奴斗胆说一句,吴家少爷已经降了满清,这吴家少爷派来的人,就让老奴把他打发走吧!”



    没想到周盈盈站了起来,淡淡的道:“贵叔,你带我去见他吧!”虽然周盈盈身子微微发抖,但是眼神中满是坚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