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五十六章 手足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用计俘获周盈盈的心之后,没有过得两天,已经到了二月底了。这一天,天启皇帝忽然派人召见程真。程真心想:肯定是那份奏章让天启皇帝看到了,所以要召见自己进宫。



    到明末这个时代以后,这是程真五次见到天启皇帝。程真忽然发现自己有些想这个所谓的皇帝哥哥,他也终于理解很多皇帝为什么不开心了。外人看来,皇帝要什么有什么,一呼百应,其实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就连见自己的亲人都有一堆规矩约束。



    天启皇帝果然不开心,他的样子很憔悴。上次在过年时候见到天启皇帝,程真看到他脸上还有一丝血色;而这次见到的天启皇帝,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枯黄槁瘦,就如同得了重病将死的人一般。



    历史果然没有写错,看样子天启皇帝真的没有几个月了,程真看向天启皇帝的目光都有些怜悯。



    天启皇帝看到程真过来,显得很是激动,他左手还拿着做木工活用的凿子,右手却是拿着那份程真的奏折,用怜爱的声音斥责程真:“朕的皇弟,你怎么可以如此糊涂?如今朕只有你一个兄弟在身边,你若前往千万里之外的地方就藩,朕心中是在难以安心啊!”



    他转头将那份奏章丢给旁边的魏忠贤,喝道:“忠贤,以后关于信王就藩的事情,不需再提!”



    魏忠贤接过奏章,躬身说道:“可是……皇上,这信王就藩,乃是太祖皇帝定下来的规矩。如今大臣们纷纷上书,要求信王就藩,这众口纷纭,恐怕……”说完,魏忠贤看了程真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我们两个约定了的,你成婚之后就赶紧就藩,你还不说话。



    这魏忠贤所说的大臣们纷纷上书,无非就是阉党上书罢了,程真心中雪亮。但是当初跟魏忠贤讲和的时候,的确有这么个约定,就是成婚之后赶紧就藩。现在也不能得罪魏忠贤,于是程真“扑通”一声跪下,砰砰砰的就给天启皇帝一连磕了几个响头。



    天启皇帝大惊,丢下手中的木工活,赶紧将程真扶了起来,道:“皇弟,你这是为何?”



    程真抬起头来,早已经是泪流满面,他颤抖着声音哭道:“皇兄,其实皇弟我也舍不得离开京城,舍不得离开你啊。但是这都是太祖皇帝定下来的规矩,我们作为太祖皇帝的子孙,不能破坏规矩啊……所以……还是请皇兄下旨,让皇弟离开京城吧……”



    说到这里,程真又跪伏下去,偷偷的从袖子里面再弄了一点辣椒粉,抹在眼睛中,让自己的泪水流得更加夸张,这才抬起头来,又泣不成声的说道:“皇兄,以后不管皇弟在哪里就藩,每年端午、中秋、重阳、除夕、元宵,清……亲自,都会亲自带着王妃王子们,求菩萨保佑皇兄身体康健、国泰民安的!皇兄也要记得皇弟啊……”



    程真本来差点岔口说出“清明”二字,幸好及时打住。他这番话,虽然是求皇帝让他就藩,其实骨子里却是要打动这天启皇帝的。天启皇帝果然感动无比,听到这里也是泪流满面,将程真扶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皇弟,朕从小就你这么一个兄弟,绝对不允许你离开京城的。朕活了二十二岁了,至今还没有子嗣,如若朕有什么意外,你就是这天下之主!”



    他眼中露出了坚决的神色,转身对魏忠贤喝道:“忠贤,以后如若有人敢再提信王就藩之事,打入天牢,秋后处斩!知道了么?”他虽然不理政事,大权都在魏忠贤手里,但是皇帝的余威仍在,这番话说出来,也是颇有气势。



    魏忠贤吓了一跳,脸色阴晴不定,但还是应了一声是。现在程真奏章也上了,也跪下请求天启皇帝让他就藩了,偏偏天启皇帝不许,魏忠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在心中想:等老子拿到太祖宝藏,将你们两兄弟一锅端了。



    程真在心中暗笑:诸葛卧龙的计策,果然就是好用!



    ※※※



    这一日,天启皇帝将程真留在宫中,让他陪着一起进晚膳。大概是因为确定程真不离开京城了,天启皇帝的胃口很好,不停的跟程真喝酒,劝程真多吃菜。席间说说笑笑,经常讲起一些两人少年时候的事情。



    程真本来就是个冒牌货朱由检,哪里知道两人小时候的事情,只好唯唯诺诺的跟着打哈哈。好在天启皇帝根本就不曾注意,所以也没有发现他这个皇弟是冒牌货。程真心里捏了一把汗,心想:以后还是少见到皇帝为妙,说不定一句话都露馅了。



    吃了饭,天启皇帝竟然兴致勃勃的赐给了程真一块大印,程真拿起那大印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上面竟然写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不是玉玺上面的字么。程真愕然道:“皇兄,这是……”



    天启皇帝哈哈大笑,道:“皇弟不要紧张,这是朕闹着玩,照着玉玺雕刻出来的仿制之物,你拿着玩就是了,不要紧……这天下本是咱们兄弟的,又何必打紧!”说完拍了拍程真的肩膀,很是得意的再问:“怎么样,朕雕刻的手工如何?”



    程真赶紧谢过,道:“皇兄的手工,真是可以气死公输般了!”公输般正是鲁班,这“气死公输般”的说法,却是程真从二十一世纪的词汇中盗版过来的,十分新鲜。天启皇帝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了,心中得意到了极点,对于这种第一次听到的新鲜马屁很是感觉有趣,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有一名小黄门匆匆来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派奴才来问一声,这祭祖一事,何时开始?皇后娘娘已经在太庙准备好了,就等皇上您了!”当时皇宫中有这么个规矩,就是每月月底,皇室成员要在太庙祭拜祖先,祈求国泰民安。一般情况下,参加的都是皇帝和皇后。



    听到“皇后”二字,天启皇帝脸色马上变了,对那小黄门道:“你回去跟皇后说,朕今天有些不舒服,祭祖之事就不参加了!”



    那小黄门道:“皇上,这……这祖宗的规矩……”魏忠贤抬手给了那小黄门一个大嘴巴,喝道:“什么规矩不规矩,皇上的话就是规矩,懂不懂?”那小黄门给吓破了胆子,连连磕头求饶。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对程真道:“皇弟,朕今日的确是累了,你就代替朕去祭祖吧!免得那帮大臣,又上书聒噪!”由王爷代替皇帝祭祖,也说得通,程真躬身领了天启皇帝的口谕,转身跟那小黄门去了。



    他一想到可以见到曾经一起出浴的美人儿皇后,心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