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八十一章 浑水摸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那名长得像金喜善的朝鲜女子,程真只感觉到自己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要燃烧起来了。他伸出一只手,握住那朝鲜美女的纤纤素手,笑道:“美人儿,他们不会说汉话,你这京片子倒是满正宗的,真是难得啊难得。你且随朕来,朕带你去看金鱼!”



    他一边说看金鱼,一边在心中淫笑:美人儿啊美人儿,韩国来的美人儿,等会你就知道看金鱼是啥子意思了。那女子吃吃的笑,由他握住了小手,跟着他举步向里面的寝宫走去。



    程真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另外三名朝鲜美女,心中恨不得将他们一起带进去,肆意的蹂躏,不过转念头一想:如果今天全吃了,就没有新鲜感了,应该一个一个的来。今天先跟这个会汉语的朝鲜美女上床,明天再选那个害羞的,后天再选那个眼睛最大的……大后天再玩玩3P,嘿嘿,每天都有新节目,这皇帝的日子过得不要太荒淫太舒爽……



    于是他忍住了冲动,带着那女子走进了寝宫,刚刚进门,程真就一把抱住那朝鲜美女的细腰,在她肚脐眼附近柔嫩的肌肤上轻轻摩挲了几下,就感觉是在跟最柔嫩的豆腐接触一般,腾的一下欲火上来,帐篷又已经搭了起来。



    那朝鲜美女吃吃的笑,笑得让程真更加兴动,他一只手放在朝鲜美女的腰上,另外一只手干脆直接往下移动,轻轻的伸进了朝鲜美女的亵裤,喘着粗气道:“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



    那长得有点像金喜善的朝鲜美女,微笑道:“回万岁爷,奴婢叫做金素云。”她一开口说话,顿时香气扑鼻,程真将头在她香肩上摩挲,淫荡至极的笑问:“美人儿,你可知道看金鱼是什么意思么?”



    金素云回过头来,点了点头,正要说“就是那种金色的鱼,很漂亮的!”,忽然看到程真那张俊脸上委琐的笑容,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又摇了摇头,妩媚的神态之中,竟然自然流露出三分天真来。



    程真只感觉那帐篷快要撑破了,右手继续在亵裤中往下抚摸,就打算将这朝鲜族美人儿推倒了,白日里宣淫一番,忽然外面传来范坚强洪钟一般的大嗓门:“紧急军情,紧急军情,满洲人进攻宁远了!”



    满洲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进攻宁远?程真吃了一惊,一下子欲火全消,不由得又是恼火又是吃惊。恼火的是这范坚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准备上弓的时候跑来;吃惊的是,如果宁远丢了,山海关就直接面对满洲鞑子的铁骑,那时候就非常被动了。



    在天启皇帝在任的那几年里面,明朝军队和满洲军队交手多次,一连吃了好多败仗,可以说是一退在退。满洲人拿下盛京(今沈阳)之后,宁远大凌河一线,已经是明朝的最后防线,再往后退就是一马平川到山海关,山海关之后就是北京。所以宁远已经成为了绝对不能丢的要塞。



    如果宁远丢了,山海关直接面对满洲人的进攻,京城也危险,那时候程真在国内要对付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在山海关要直接面对满洲人,在东南要面对荷兰人葡萄牙人的威胁,往东还要提防可恶的日本人,这皇帝的位子恐怕不好坐,而这种荒淫的生活恐怕也不能长久。



    “***!”程真骂了一句,在金素云的玉峰上重重的摸了一把,道:“美人儿,你跟三个姐妹乖乖的呆在皇宫里,朕晚上回来再陪你们看金鱼!”金素云点了点头,显得很是乖巧,程真叹了口气,走出门来,怒吼一声道:“**犯,***!”



    范坚强楞了一下,吃了一惊,意识到程真是将他的名字倒过来喊了,赶紧跪下道:“启禀皇上,镇守宁远的袁崇焕将军派人飞鸽传书,说是满洲鞑子的首领皇太极,亲自率领八万大军,倾巢而出进攻宁远。宁远士卒,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粮饷,而且缺衣少食,所以奏请皇上增援!”



    看到程真没有说话,范坚强楞了一下,抬起头来,只见程真已经大步向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平日里,他就是在那里和诸葛卧龙王承恩等人议事。



    ※※※



    “以贫道看来,此事肯定跟魏忠贤有关!”诸葛卧龙摸着胡须,微笑道,“现在正值夏日,天气炎热,而且草料不足,不利于满洲骑兵作战;而且,夏日里,防守一方可以躲在阴凉的城堡中,进攻一方必须顶着太阳暴晒,十分不利。皇太极是聪明人,他不可能不明白这点,现在只能解释说,皇太极希望皇上跟魏忠贤斗得厉害,他好浑水摸鱼。”



    程真点了点头,道:“朕也是这么想的,皇太极是个雄才大略的君主,不可能如此糊涂!以朕看来,恐怕皇太极此番进攻,有两个用意:第一是进逼辽东,让朕没有办法抽调辽东的兵马进京,一时间没法跟魏忠贤对抗,大明朝会混乱更长时间;第二是看辽东守军情况,如果辽东守军调回京城,那么他肯定会全力打下宁远。不管朕调不调辽东的骏马,皇太极都不会吃亏,他这么做,真是一石二鸟啊!”



    诸葛卧龙看着程真,心中也是暗自佩服,感觉他从信王登基为皇帝之后,虽然淫荡本色不改,但是在谋略方面似乎脱胎换骨,已经开始慢慢的变得跟狐狸一样狡猾了。



    这时候程真回头问王承恩:“老王,宣大一线的兵马最近有什么动向?”



    王承恩乃是程真属下负责情报的头领,当下附身回道:“启禀皇上,宣府总兵侯世禄还在调集军马,而且有一部分军马已经在向京城方向移动,但是总体的行动并不明显,只是在缓慢的调兵遣将而已。”



    程真心下雪亮,从皇太极进逼,到宣府大同方向调兵遣将,可以看出魏忠贤的算盘。一方面他对自己这个新皇帝还坏有很深的戒心,但是力量没有占据压倒性优势不敢轻举妄动;另一个方面,自己的迷魂汤似乎起了点作用,魏忠贤是暂时稳住了,可能他心中还对自己抱有一些期望。



    既然如此,那就让魏忠贤抱更大的期望吧,想到这里,程真脸上又露出了奸诈的笑容。王承恩额头上汗珠渗了出来,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又在想:每次皇上露出这种笑容,要么就是有人要遭殃了,要么就是有良家妇女要遭殃,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个倒霉。



    果然,程真转过头来,笑嘻嘻的对王承恩道:“老王,传朕的圣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