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八十六章 反击序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第二天开始,京城的老百姓迎来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热闹场面,奉圣夫人客氏和宁国公魏良卿,两人居然被关在站笼里,沿着京城的大街巡游示众。两人穿着囚犯的衣服,就那样直挺挺的站着;披头散发,头上戴着高帽子,帽子上写着“奸夫”和“淫妇”二字。



    一路上,百姓们拥挤得水泄不通,破口大骂的有,吐唾沫的也有,扔鸡蛋和青菜萝卜的也有,捧腹大笑的也有。长久以来在魏忠贤压迫下的怨气,就在这个顶点爆发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也就是从第二天开始,京城里的每个旮旯,还有宣府大同一线的兵营里,还有辽东的兵营里,谣言四起。百姓们,官兵们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说九千岁魏忠贤除了纵容侄子魏良卿秽乱宫禁,而且他自己还和宫中的奉圣夫人有一腿;除此之外,魏忠贤以前所做的种种不法之事,都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风传。



    比如,有一个谣言说,魏忠贤以前建造生祠,拆了岳王庙、关帝庙、三显祠、孔庙等等许多圣人仙人的庙,所以现在要遭到报应了。魏忠贤的得罪的是神明,谁要跟着他逆天而行,将来肯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种类似的谣言,威力实在是太大,因为那时的人都信奉鬼神。有些底层的人,本来想跟着魏忠贤,有个靠山,可以升官发财,比如宣大一线的兵马,京城兵马司的一些官兵,还有一些本来就不坚定的阉党分子,现在听到这些谣言,一个个都开始动摇起来。



    再比如,还有谣言说,魏忠贤贪赃枉法,很多士兵被拖欠的粮饷,都进了他魏忠贤的腰包。一些士兵听到这个谣言之后,都是勃然大怒,甚至包括原来属于魏忠贤一系的宣大精兵,京城兵马司的一些兵马。



    最厉害的谣言是,魏忠贤本来是个阉人,结果后来又长出那玩意,这是逆天而行的事情,所以魏忠贤不是人,而是幻化**的九千岁狼妖。他不但跟客氏夫人秽乱宫廷,而且还在家中设有密室,淫秽不堪之事种种。



    不识字的愚夫愚妇痛恨妖魔鬼怪,识字的读书人讲究程朱理学,痛恨违反伦常的事情,这些谣言几乎将魏忠贤推向了天下人的对立面。如果说以前老百姓对于阉党是敢怒不敢言,那么现在,有些这些用作引信的谣言,百姓对于阉党的积怨,就如同被点着的炸药,马上就要爆发了。



    ※※※



    客氏和魏良卿游街的第三天,魏忠贤在府邸中等待崔呈秀和许显纯等人的到来。



    魏忠贤听到府外传来的种种叫喊声,痛骂声,心中沉重至极。那是百姓们在大街上痛骂他的姘头,还有他的侄子,那些声音就如同刀子一样钻进他的心里,他终于感觉到了大厦将倾的痛苦。



    直到今天,魏忠贤才终于明白了,这个皇帝之前不动声色,不停的给他灌迷魂汤,其实是让他麻痹大意,然后找个机会发动雷霆一击。



    很显然,捉奸在床也是阴谋,外面的种种传言也是阴谋,召宣府总兵侯世禄进京封爵,也是***阴谋……魏忠贤只感觉一阵阵头晕,不知道那个貌似荒淫无道的昏君,究竟还有多少阴招没有使出来,这昏君一点也不昏,实在是个高明之极的对手啊。



    就在这时,许显纯进来了,阉党的大部分核心人员都已经到了,他们都是朝中的重要官员,掌握着朝政大事,兵马大权。魏忠贤看了一眼,发现少了一个崔呈秀,他不由得一愣,问许显纯道:“呈秀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崔呈秀是阉党的核心人物,官居兵部尚书,掌握着兵马调动的大权。魏忠贤如果要反抗,要发动对程真这个“昏君”的反击,其他人都可以少得,这崔呈秀是少不得的。



    许显纯楞了一下,道:“崔府的下人说,皇上宣召崔尚书进宫,至于有什么事情,属下却是不知道!”魏忠贤本来燃起的一点希望,就此几乎快要破灭,他一屁股瘫倒在虎皮椅子上,长叹一口气,道了声:“这回真的完了!”



    魏忠贤就是魏忠贤,长年掌握朝政,让他养成了处变不惊的涵养功夫,他稍微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马上开始调兵遣将。分配许显纯将东厂的人马调集起来,随时候命;吩咐阉党的其他人调集能调集的一切人马,等待消息;吩咐侄子魏鹏去城外通知宣府总兵姜镶,连夜向京城靠近,在城墙下面候命。



    最后,魏忠贤站起身来,长笑一声,道:“各位,什么大风大浪咱家没见过,这次让我们大干一场,也让那荒淫无道的昏君知道后悔!”他阴阴一笑,心中在想:无道昏君啊无道昏君,你就知道咱家有京城兵马司,知道咱家有东厂锦衣卫,知道咱家有宣大一线的精兵,咱家还有一支秘密的强大力量,你又哪里能够知道!



    他再招呼许显纯一声:“马上带着东厂高手,随我进宫,咱家倒要看看那无道昏君要对呈秀孩儿怎么样!”他冷哼一声,有恃无恐的开始穿着官服官帽,心中在想:京城的力量咱家还是占据优势的,你这狗皇帝不要把老子逼急了。在没有撕破脸皮之前,倒要看看你能对咱家怎么样?



    ※※※



    在议事的勤政殿中,崔呈秀跪在大殿的中央,额头上的汗珠涔涔而下。勤政殿的上面,高高在上的是当今天子崇祯皇帝;勤政殿的两边,站了两排侍卫,还有一些朝廷的官员,主要是刑部和礼部的一些官员,包括另外一些御史。



    在皇帝的身边,王承恩正捧着奏章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念,那是三份弹劾崔呈秀的奏章,写奏章的三人,除了工部都水司主事陆澄源之外,另外两人都是阉党,其中一人是新任的南京通政使杨所修,一人是云南道御史杨维桓。这三人都弹劾崔呈秀,说崔呈秀“说事卖官,娶娼宣淫;不知有母,只知有官;三纲废弛,人禽不辨。”



    这些话的大意就是说,崔呈秀此人不但公开的卖官,用朝廷官职换取贿赂,而且道德败坏,将妓女娶进家里做老婆;另外,崔呈秀此人为人极度不孝顺,就连母亲死了也不回家去守孝,而是只知道要保住官位,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看着肥猪一样的王承恩在那里摇头晃脑,程真心中暗笑不已,谣言是他让人放的,这奏章也是他让王承恩唆使那些人写的,现在估计魏忠贤焦头烂额,惶惶不可终日了吧。这时候王承恩已经念完了,程真笑着问旁边的刑部尚书:“卿家掌管刑部,那么以卿家所说,这崔呈秀应该办一个什么罪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