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九十九章 杀鸡儆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真眼中凌厉的光芒再度闪过,文武百官都是心头一凛。但是没有人出列,那些阉党分子都是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出来的。人人心中都存着侥幸,心中都在想:肯定发现不了我,我跟魏忠贤之间的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的。



    这些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眼泪啊!不给点颜色给你们看看,还以为我这个少年天子扳倒魏忠贤是走狗屎运了。程真心中如此想,口中大吼一声道:“锦衣卫都指挥使胡说!”



    金銮殿外传来胡说如同虎吼一般的回应声,只见锦衣卫都指挥使胡说,锦衣金甲,带着十多名锦衣卫,拖着半死不活的魏鹏走进金銮大殿来。胡说脸上目无表情,走上前来单膝跪地,道:“臣锦衣卫都指挥使胡说,叩见皇上!阉贼首领魏忠贤的侄子、此次叛乱的参与之一魏鹏带到,听凭皇上发落!”



    程真“嘿嘿”冷笑了两声,很是温柔的对两边的文武百官道:“诸位爱卿,这次阉贼谋反,魏忠贤固然是罪大恶极,但是这魏鹏,也是罪过不小。大家觉得,应该怎么处置这名阉贼啊?”



    魏鹏乃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不停的喊饶命。下面的文武百官,开始交头接耳,忽然有一名官儿从百官中出列,很是大义凛然的道:“魏忠贤之罪,当诛灭九族,所以臣认为,这魏鹏也应该秋后处斩!”



    这人名叫周应元,如果程真没有记错的话,他也是阉党之一。现在这么着急跳出来,建议将魏鹏斩首,明显就是为了划清界限,表示忠心。程真知道他心中的小九九,也不说破,于是顺着周应元的话头道:“那么就将这魏鹏斩首,各位卿家可有异议?”



    “不妥!”文武百官中竟然传来一声反对的声音,一个身形高大的红脸官员站了出来,此人正是刑部尚书乔允升,也是程真登基以后新任命的刑部尚书,乃是大大的忠臣,为人刚正不阿。众人心中都是一惊,都在想:魏鹏本来就罪该万死,皇帝要砍魏鹏的脑袋,现在出来唱反调,不是找死么?



    落网的阉党们乐得看好戏,于是个个心中偷笑,好整以暇的观看。程真皱了皱眉头,那乔允升拱手道:“启奏皇上,这魏鹏虽然罪该万死,但是之前皇上御赐他免死金牌。按照大明律令,有免死金牌的臣子百姓,不得加以断头之刑!”



    他字字落地有声,理直气壮,说话的态度不偏不倚,明显就是从大明律例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为了阉党开脱。程真心中高兴,就要多几个这种忠直的大臣,他的江山才能做得安稳,他的荒淫生活才能过得长久。



    程真故意装作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会。那魏鹏听到免死金牌四个字,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禁喜极而泣。没想到程真忽然哈哈大笑道:“魏鹏有免死金牌,这死罪固然可以免除,但是活罪难逃……胡说听命!”



    胡说俯首听命,程真指着魏鹏道:“魏鹏他叔叔魏忠贤不是太监的头儿么,今日就让魏鹏也做个太监,跟他叔叔做伴罢。还有,朕听说魏忠贤在东厂,发明了不少稀奇古怪的刑罚,很是有趣,那么阉了这魏鹏之后,再去试试那些刑罚,给众位爱卿找个乐子,如何啊?”



    这次乔允升没有异议了,因为他心中本来就痛恨阉党,只是考虑到不能违反大明律例,才出来给魏鹏说话;现在皇帝的所作所为,并不违反大明律例,他也乐得看好戏。至于其他的大臣们,忠臣自然是心中大快,阉党余孽们自然是心中大惊。



    不一会,负责净身的太监竟然来到金銮殿,给程真下跪行礼之后,指挥着四名小太监,将魏鹏按在了一张大的长条桌子上,就如同杀猪一般做法。任凭那魏鹏杀猪一般嚎叫,呼天抢地的痛哭,那老太监脸上古井不波,只见他利索至极的一手伸进魏鹏的裆下,另一手寒光一闪,血光乍现,空气中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魏鹏已经变成了太监。



    老太监用草灰撒在魏鹏的裆下,然后给程真磕头,神色平静的退在一旁。众文武百官向魏鹏看去,只见魏鹏如同死猪一般倒在地上,早已经痛得晕死过去,地面上,魏鹏的裆部附近,那是血迹斑斑,夺目惊心。



    阉党余孽的官员们,一个个心惊胆颤起来,只听到那位少年天子又在上面说话了,声音很是洪亮:“朕刚才说了,三日之内,跟魏忠贤有关系的官员,若到刑部自首,交出家产充公,那么死罪可免,如若不然……”



    程真眼中寒光闪现,道:“如若不然,这魏鹏就是你们的榜样!胡说,将这魏鹏带回去,好生调养,等到他好得差不多了,就去东厂坐一坐老虎凳,喝一点辣椒水,随便玩玩吧!”胡说应了一声是,带着锦衣卫,拖着魏鹏如同死狗一般的躯体出去了,地面上留下了一路血迹,一直延伸到金銮殿外面。



    当下就有大批阉党残余分子从文武百官当中出列,跪倒在地上,对着程真的方向磕头求饶:“皇上饶命啊,臣有罪,臣该死啊,臣全部都招了……只求皇上免去臣的死罪啊……”他们都是作威作福惯了,哪里曾见过这等酷刑,贪生怕死的,都纷纷出列自首,只有少数几个顽固的,或者认为自己隐藏得深的,依然没有动静。



    程真手中龙泉宝剑一指,道:“着刑部尚书乔允升,将这些人带回刑部审判,免去死罪,籍没家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其余罪名酌情定夺,罪名最高者,充军云南!”乔允升领了圣旨,和数十名大内侍卫一起,带着那一大群阉党余孽去了。



    程真回头,冷冷的扫过百官,尤其是那几名不肯自首的阉党官员,目无表情的下了第二道圣旨:“传朕圣旨,着内阁大学士韩爌和史可法,全权处理阉党一事,十日之内,务必要将阉党罪名公布天下,将阉党反贼按照罪名判处刑罚。”



    内阁首辅韩爌和史可法赶紧出列领旨,程真心想,这种头疼的事情,就交给你老韩和你小法了,老子这些日子累着了,需要好好放松放松。明日里去魏忠贤的府邸中抄家玩玩,韦小宝去鳌拜家抄家的滋味,朕也要品尝一把了。



    他想到此处,觉得兴奋,于是高喊一声:“退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