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到临头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到临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铁公济目光炯炯,焦急的神色一览无余。程真假作镇定,站起来道:“百姓乃是国家之根本,所以昨日免去天下两年赋税,发放赈济灾害的银子五百万两。但是军队也是国家稳定的根本,所以这拖欠的饷银,是一分也少不得的!”



    他是皇帝,这句话等于是给刚才那道圣旨盖上了玉玺一般,果然铁公济不再反对,只是叹了一口气道:“皇上,不是微臣小气,而是国库之中的银子实在是不够用,接下来的日子很难过啊!”



    铁公济忠心耿耿,程真也自感动,走过去拍了拍铁公鸡的肩膀,道:“铁爱卿,你放心,如果国库中的银子不够,那么朕拿出内努来补贴来给大明朝廷,你只需放心去做朕交代给你的事情即可!”



    此言一出,韩爌、史可法和铁公济都是大为震惊,历来只有把银子从国库往内库弄的皇帝,哪有将银子从内库吐出来,又放到国库中来给朝廷使用的皇帝。眼前这个少年天子,实在是雄才大略,不拘小节,实在是一个不简单的少年啊!跟他的爷爷万历皇帝相比,简直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韩爌乃是四朝元老了,经历过神宗、光宗和天启三位皇帝,到如今这位崇祯皇帝,对于这些事情那是清清楚楚。这时候不由得感动万分,老泪纵横,跪在地方高呼:“吾皇雄才大略,胸怀博大,实在是天下之福,大明朝之福啊,老臣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大明朝出力!”



    后面的史可法和铁公济,也是感动至极,跟着下跪,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啊!”



    程真点了点头,心中暗自偷笑,这收买人心的手段还真***好用啊!你们真以为,老子真会拿出内努来补贴国库么?不把魏忠贤和那帮阉党再榨出几千万银子来,老子就不是崇祯皇帝。



    ※※※



    已经到了东厂牢房的门口,沉吟了半天的程真终于开口说话:“老王,那阉贼魏忠贤,一直不肯招供出银子的下落么?”



    王承恩很是谨慎的跟在程真的身后,他察言观色,知道这位少年天子今天心中不痛快,估计是因为国库空虚的问题,所以王承恩也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说话。这时候赶紧跳出来道:“是!这魏忠贤硬得很,无论对他用哪一种刑罚,他都抗得住,就是不说……自从上次许显纯带着东厂叛变以来,东厂人才凋零,如今青黄不接,连个会逼供的高手都没了……”



    “朕不是让你从国库拿银子,重新招募人才么?”程真心中虽然知道,这招募人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锦衣卫、大内侍卫、东厂这些玩意,如果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这个皇帝手中,做起事情来也少了三分顾忌,因为任何想要反叛的人,都要掂量掂量这三股势力的分量。



    王承恩赶紧跪下,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一定尽快招募人才,不辜负皇上的厚望!只是奴才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皇上能够下圣旨召开比武大会,从比武大会中招募人才。”



    程真笑道:“如此甚好,那就定在来年春天科举考试的时候,顺便召开天下比武大会,你看如何?”程真接过天启皇帝的位置,登基为崇祯皇帝,这崇祯纪年要从明年算起,所以很多事情在过年之后做,是非常好的时机。



    王承恩大喜,连连道:“吾皇圣明,吾皇圣明!”



    两人走进了东厂牢房之中,不一会就来到了关押魏忠贤所在的牢房。这一阵子,王承恩为了魏忠贤的事情,可谓是伤透了脑筋。他需要用各种刑罚来对魏忠贤进行逼供,让魏忠贤说出银子的下落,若是这些刑罚用得太轻,魏忠贤不痛不痒的,根本就不肯说;若是这刑罚用得太重,又怕伤了魏忠贤的性命,人死了银子也捞不到。



    为了这些事情,王承恩又多了几根白头发,那魏忠贤也是硬气,王承恩再怎么逼供,他就是不说,而且他知道,王承恩没有拿到银子不敢伤他性命,反而变得有恃无恐起来,仿佛那些银子就是他的救命护身符一般。



    程真和王承恩刚出现,被绑在柱子上的魏忠贤就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他颇为嚣张的对王承恩挑衅道:“老王,你这做狗的奴才对付不了老子,就将你家主子请出来了么?”



    若换做范坚强这样的愣头青,早就冲过去对着魏忠贤一耳刮子了,但是王承恩这人涵养功夫极好,他根本不生气,而是笑嘻嘻的在魏忠贤脸上摸了一把,笑道:“哎哟,九千岁,您老人家当日里可是威风凛凛,今日里怎的变成了我这狗奴才的阶下囚啊!”



    魏忠贤一时语塞,“哼”了一声,转头又来挑衅程真,道:“万岁爷,吾皇万岁的万岁爷,为了这区区的九百多万两银子,劳动您九五至尊的千金之躯,实在是让奴才汗颜,汗颜呐!哈哈哈哈……不过奴才劝告您一句,您不必费心了,用什么手段都是白费力气!”



    他的气焰也实在是嚣张到了顶点,程真不生气,反而哑然失笑,古往今来第一嚣张的太监,恐怕是非这魏忠贤莫属了,死到临头了还如此的不可一世。



    程真暂时也懒得理会魏忠贤,而是细细的看魏忠贤的面容,果然憔悴了许多,头发胡子一大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九千岁影子。这魏忠贤以前估计是每天都细细的刮胡子,隐藏自己不是太监的秘密,而今却变成了一个落魄的犯人,哪里还能够隐藏这个秘密。程真心想:光这一条,就够杀你魏忠贤九次头了。



    魏忠贤见到程真不说话,越发变得嚣张,先是一阵狂笑,接着道:“万岁爷,英明神武的万岁爷,你就会这些伎俩么?老虎凳,辣椒水,烙铁……都是老子用过的玩意,你就不会让你手下那帮狗才,搞点新鲜的玩意出来么?老子的身体是铁打的,尽管来试试就是了,哈哈……就怕你们不敢……”



    程真依然不说话,但是从魏忠贤如此抓狂的神态中,早已明白了几分——那罂粟花明显起作用了,让魏忠贤的精神处于长期亢奋状态,要不然魏忠贤不会有今天这般表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