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明流氓皇帝 > 第一百二十章 温水青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忠贤继续喋喋不休的大笑,大骂,程真只是不理他。王承恩见魏忠贤一张嘴巴,越说越是嚣张,越来越是离谱,想要过来制止魏忠贤,程真摆了摆手,任由魏忠贤辱骂。现在跟魏忠贤斗气,绝对是中了他的圈套,把那九百多万两银子逼供出来,才是真的。



    不一会,程真脸上露出了奸诈至极的微笑,王承恩看了之后一顿爆寒,心想:这魏忠贤***要倒霉了!因为每次程真露出这种笑容,就表示着他已经找到了对付别人的法子,而且通常都是那种卑鄙无耻下流的法子。



    果然,程真笑眯眯的对魏忠贤道:“尊敬的九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大人,朕的确没有什么本事,朕也不会太多的伎俩,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朕拿到了太祖宝藏,而你却没有拿到太祖宝藏?为什么朕将你扳倒了,而你成为朕的阶下囚?”



    魏忠贤果然一时语塞,他纵横大明朝廷一世,不知道扳倒了多少权臣将相,就连天启皇帝都被他用罂粟花所控制,最终却败在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少年天子手中。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痛,也是他最想知道的原因,他到底输在哪里?



    那日里在金水桥的时候,他曾经质问程真:你究竟是人是鬼?为什么每一步都能够走在前面,当日里程真没有告诉他,魏忠贤心中一直耿耿于怀。今天程真再次提到这个话题,魏忠贤果然止住了骂声,问道:“咱家知道,咱家这条命肯定是保不住了,还是那句话,你愿意说就说,你若不愿意说,那咱家也没有办法……”



    说完闭上眼睛,不一会,只听到程真在耳边微笑道:“九千岁大人,您睁开眼睛来看看!”魏忠贤睁开眼睛,只见牢房的中间,已经堆起来一大堆干柴,干柴上面架了一口铁锅,好像是要烧水一般。程真左手拿着一只活青蛙,右手拿着一支火把,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魏忠贤有些莫名其妙,怒道:“你要干嘛?”



    程真笑道:“朕现在告诉你,你到底输在哪里啊?你睁大了眼睛,不要看走眼啊,千万不要漏了什么……”魏忠贤变得更加莫名其妙,旁边的王承恩看着程真,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程真挥了挥手,包括王承恩在内的东厂侍卫们,都退了下去,牢房里面只剩下程真和魏忠贤两人。程真将那只青蛙在魏忠贤面前晃了晃,道:“九千岁大人,您且看清楚了,这只青蛙现在活蹦乱跳的,可不正是当日里面的您,纵横天下,不可一世,就连俺的兄长大行皇帝都被您用罂粟花所控制。”



    说完,程真松手将那青蛙丢进水里,那青蛙果然是生龙活虎,在硕大的一口铁锅中怡然自得的游玩,很是惬意自在。魏忠贤看着那铁锅中的青蛙,还不是特别明白程真的意思。



    程真微微一笑,将火把伸进了铁锅下面的干柴,那干柴慢慢的点燃起来,开始只是豆苗大那么一点火花,那火花慢慢的燃烧,燃烧得稍微大了一点,程真就用冷水浇灭一点,燃烧得太小了一点,程真就用一把扇子微微的给那火苗扇风。



    总之,程真就是让那火苗一点一点,不快不慢的壮大,而上面铁锅中的热水,也慢慢的热了起来,开始慢慢的冒出热气。但是那青蛙可能觉得在温水中游得舒服,所以还是在慢慢的游,浑然不知危险即将到来。



    程真再次微笑,道:“您就是这青蛙,在大明朝这口铁锅中游得很是舒服,不紧不慢的,惬意至极,只是没有想到下面有人在慢慢的放干柴,生火,烧水……”



    魏忠贤听到这里,脸色慢慢的变得煞白煞白的,终于印证了心中的一个想法,他的猜测是正确的。眼前这个少年天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在筹备着要对付自己了,但是自己浑然不觉,依旧嚣张,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对手;他在暗中慢慢的积攒力量,在暗中捅自己的刀子,而且是慢慢的捅,就跟这烧水煮青蛙一般……



    他想得正入神,耳边再次传来程真的笑声:“九千岁大人,您再看看这温水,看看,且仔细想看看……”



    魏忠贤正眼看去,只见那铁锅的边缘,已经开始泛起白色的泡泡——显然,这锅水已经快要开了。铁锅里面刚才还很是惬意的青蛙,这时候渐渐的发现了形势不对,开始加快了游动的速度,想要找到一处温度稍微低一点的地方,但是铁锅里面的水已经渐渐的翻滚起来,青蛙怎么游都无法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



    最后,那青蛙使劲的蹬着后腿,想要从铁锅里面跳出来,但是已经没有跳的力气了,刚才那段惬意的游玩,已经让它丧失了拼命的本事。魏忠贤心如死灰,只听到程真又道:“九千岁大人,京城这锅水开了的时候,您这个大青蛙,带着三千名东厂小青蛙,就想要跳出去,不是自不量力么?”



    魏忠贤垂头丧气,再不想说话,刚开始那股子嚣张骂人的锐气已经丧失殆尽。他心中残存的斗志,已经快被痛苦的心情消磨殆尽——眼前这少年天子,一直不动声色的烧水,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让自己丧失警惕,等到他准备好了,也就是京城这锅水烧开的时候,忽然发动雷霆一击,逼着自己造反。从自己决定造房的时候开始,实际上就已经输了,再也挑不出京城这口烧开的铁锅了。



    眼前这人实在是太可怕,魏忠贤大口大口的喘气,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渗了出来,忍不住再次问了同样的问题,对程真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程真凑到魏忠贤的面前,阴冷的干笑了两声,用很小的声音道:“其实,朕是阎王从地府派来的恶魔,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曾经有幸得到过太祖的指点。这话没有半句虚言,你好好想想吧,你斗得过恶魔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