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顾盼温墨宸 > 第28章 聊一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知意一边收拾着顾盼的衣衫,嘴里一边嘟囔着:“小姐为何要同意去花姨娘那住呀?咱顾家又不是没有其他的院子了。”

  坐在梳妆台前玩弄着珠花的顾盼微微笑了一笑,

  “这些年花姨娘从未找过咱们的麻烦,翠微不也说了吗,她对母亲从来都是毕恭毕敬从未逾越过,而且她和白姨娘可是死对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抱着被褥的翠微顿了顿:“小姐,话虽如此,可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当初夫人在时,白姨娘就贴着,咱夫人也待她不薄,可夫人离世后她对您不也不管不顾嘛,现在见您在老爷心中还有地位,她自己膝下无儿无女,又上赶着贴上来。”

  难得一向理智的翠微都说出幽怨的话,顾盼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被顾盼盯得有些不自然,翠微转过身去,给她留下一个背影。

  知意见状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继续收拾东西,不敢说话。

  顾盼何尝不明白翠微为何这样说,她待在母亲身边的时日比知意多,母亲还在时,见过花姨娘如何在母亲面前做低伏小,而母亲也好生待她。

  可母亲离世后,花姨娘再也没有关心过自己,还仗着自己与母亲眉宇间三分相似来争宠,为自己博得了一席之位。

  想来翠微曾经是求助于她,但是被无情拒绝了吧。这些年翠微带着知意还要护好自己,在府中艰难生存,可想其心中委屈。

  顾盼走上前去,坐在翠微面前看着她,可翠微却没有搭理顾盼,埋头赶紧收拾。

  “翠微?翠微姐姐?”顾盼好声好气的扯了扯她的袖子,翠微这才停下手看着她。

  “翠微,咱们现在脚跟不稳,还有两月就要嫁去宸王府了,若是我能帮花姨娘把白姨娘弄垮,那岂不是美事,我想花姨娘也是这样想的。”

  听了顾盼的分析,翠微想了想,说:“小姐若是想做那就做吧,但奴婢只想小姐过得好,过得舒心,这也是夫人的遗愿。”

  顾盼一愣,突然笑了,拉着翠微的手,

  “我们一定会过得好,过得舒心。”

  解开了翠微的心结,三人也不多废话,各自迅速收拾东西,临午饭之际,清辉阁来人了。

  为首的人正是花姨娘的贴身丫鬟,愿思。

  “愿思给三小姐请安。姨娘已经备好饭菜,请小姐移步清辉阁用膳。”

  对比起白姨娘手下的人,这花昔倒是挺会调教下人的。

  “好。”顾盼应下,贵重的物品由翠微知意二人抱着,剩下东西也不多,愿思带来的家丁一人一箱也就抱完了,倒不用跑第二趟。

  还未走到清辉阁就已经能看到花姨娘在门外等候着了,走在身边的翠微看到花姨娘这般,不禁皱起了眉头,顾盼见状也没说什么。

  “妾身见过三小姐,暖阁已经收拾出来了,不过时间仓促也不知道三小姐喜欢什么样的装饰,妾身只好自己做主了。”

  说着,花姨娘便带着顾盼来到了暖阁,屋内陈设简单大气,虽说是暖阁,但还是比顾盼原先的小院大了不少。

  虽然嘴上说着时间仓促可看下来还是知道用心布置了,顾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谢姨娘费心了,我很喜欢。”

  听到顾盼说喜欢,花昔脸上的笑意也藏不住了,

  “三小姐喜欢就好,先把东西放着吧,饭菜已经好了。”

  东西放好,顾盼三人就跟着花昔去用午膳了。

  桌上摆了许多好酒好菜,顾盼扫了一眼,看来花姨娘一大早就起来备上了。

  花姨娘给顾盼斟满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酒敬她,

  “三小姐,这杯酒我先干,您随意。”

  说完便把酒一饮而尽,说实在,顾盼着实没懂花姨娘这一套操作,端起酒小抿了一口。

  然后花姨娘又给顾盼夹了一块绣球鱼翅放到她的碗里,

  “我只知道小时候你爱吃杏仁银耳露,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你口味怎么样,随便做了点,还喜欢你不要嫌弃才是。”

  顾盼看了看碗里的绣球鱼翅,淡淡开口,

  “姨娘严重了,顾盼不挑。”

  确实不挑食,毕竟没得挑。

  听到顾盼这样说,花姨娘愣了愣,随后又倒了一杯酒喝上,顾盼见她样子似乎有话想说,不过面对一大桌子菜,自己也懒得开口问,填饱肚子之后她想说自己便听就是。

  看着坐在面前心事重重的花姨娘,翠微望了顾盼一眼,顾盼却摇了摇头,示意她继续为自己布菜。

  香煎茄片,蒜香鲶鱼,扒酿海参,几道菜下去,顾盼吃的心满意足,上次花姨娘送她小点时就觉得她厨艺是极好,果然想要留住顾盛开的心,不如先留住他的胃,这方面花姨娘拿捏的死死的。

  看着花姨娘又一杯酒下肚,顾盼也吃了个半饱,是时候聊聊了,她可不信这只是吃顿便饭而已。

  “姨娘也看了顾盼许久了,想说什么大可以说出来,还是姨娘准备改天在请我吃一顿然后再说呢?”

  听到顾盼开口,花姨娘回了下神,不知不觉间顾盼已然吃了一半了。

  花姨娘神情有些踌躇,招来了一旁的愿思,对她说,

  “愿思你去厨房看着下,我还煨着莲藕排骨汤,一会你端上来。”

  愿思应声去了小厨房,知意和翠微二人看了看对方,不知道自己需不需要出去,但是又担心把顾盼一个人留在房内不放心。

  花姨娘知道二人的顾虑,摆了摆手,示意她俩不用出去。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微微一笑,对顾盼说,

  “是妾身失态了,本是邀三小姐共进午膳,但却一个人在这喝闷酒,昨儿想了一宿,有好多话想对三小姐说,可是临了现在却说不出口了,不知从何处说起,”

  不等顾盼开口,花姨娘又喝一杯,自顾自的开始说,

  “妾身实在惭愧,早年得夫人庇佑才幸而在府中有安稳日子,可妾身人微言轻,没有子嗣也不受宠,在夫人离世后也不能照拂三小姐,只能自保,是在有愧当初夫人的关照。”

  “这些年,白氏在府内一手遮天,妾身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三小姐被欺负受苦。”

  顾盼听了花昔的述说,冷冷的开口,问道,

  “那现在花姨娘是想和我联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