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顾盼温墨宸 > 第5章 真是好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实在的,以玉蝶这种小迷糊个性,能独自在外面生存完全是靠运气,要不是运气好的话,她早就挂了。



    但这一天,幸运之星似乎不再眷顾她了。



    事情发生在一个平常的早晨,她像平常一样早起,像平常一样准备上班,”像平常一样打开水龙头要梳洗。这时,她发现洗水台的水龙头没有水出采,于是打开浴缸的水龙头试试,结果当然是相同的。



    后来又开了厨房的水龙头、后阳台的水龙头;仍然不见反应,于是她打电话告诉房东,说她的水管有问题,而房东告诉她昨晚就开始停水了,傍晚六点水才会来,她只好到冰箱去找了几瓶矿泉水,冰冰凉凉的洗了个脸。



    事情到此为止似乎没什么大毛病,问题出在她开了水龙头却不知道要关回去,所以到了傍晚水声大作没人理,渐渐就酿成大水灾了……



    可怜的房东房子才租给玉蝶没多久就泡了汤,幸好大部份家具都是前任房客留下来的,损失才没那么惨烈。可是无情的水不只侵入她的租屋而已,还沿着楼梯及排水管到处渗透,一直渗透到楼下房东的住家去。



    房东发现事情不妙,连忙拿了备用钥匙破门而入,踩着水去开水龙头。回头看到自己的产业被如此糟蹋,气得他当场说不出话。



    玉蝶回来时已经十点多了,房东要她赔偿损失,并且在三天内搬出去。因为自己的迷糊造成别人的损失,她无话可说,只好尽速打包一些没泡水的衣服及用品,希望就近找到房子。



    可是要在三天内找到房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三天后,玉蝶拉着行李箱走上街头,只觉得前途一片茫茫……



    毕业后,同学不是回家乡就是出国去游学,而新同事也还没熟到可以派上用场……怎么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四岁时一样,变成一个流浪街头的孤女,旁徨无依没有归所。



    真是太凄惨了!她身上剩下不到两仟块,可是离发薪日还有好一段时间呢!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住宿问题还要来凑热闹,难道要叫她睡在公司吗?



    想到这里,玉蝶突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航空公司那么大,总该有个地方让她容身吧!借张椅子坐坐也好。



    拉着仅剩的家当走进公司,找了张椅子,想像自己要如何打瞌睡才不会有失形象。才刚坐下来,就看见劲麟从电梯走出来,当场撞个正着……



    唉,这个人也太爱工作了吧!都快十一点了,他还待在公司里,是要所有员工觉得自己特别懒、特别不用心吗?



    两人无言的对望了一会儿,她收回目光,假装若无其事的开口,“玉真姐说芷璇是个厉害的女孩,样样都得体,如果你要和她交往,她不反对。”



    劲麟的社交生活几时让母亲插手过?她不反对并不表示她就有能力反对,玉蝶这么说不过是没话找话说而已。



    劲麟看着她脚边的行李箱,没有理会她谈话的内容,只是淡淡的问:“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明天正式飞,怕迟到,先来等不行吗?”她嘴硬的回答。



    “带着这么大一包,想让飞机掉下来呀!说实话。”



    “好啦!我被房东赶出来了,这样说你高兴了吗?”玉蝶气嘟嘟的瞪着他,赌气的说:“如果我说我走投无路,必须住在公司里,你一定更高兴吧!”呜……好不容易才记熟回家的路,这下全没用了。



    “怎么不去住旅馆?”他又问。



    “没钱。”玉蝶简单的回。靠!他是法国玛丽皇后啊!人民没钱吃面包,却白痴的问他们怎么不吃蛋糕,听了就一肚子火!



    她没有数字概念,却有负债概念,所以坚持只办一张信用卡,而且不扩张额度,以免赚的钱还不够还债。至少她知道这一百零一张卡刷爆了,缩衣节食的日子就来了,她只懂用这个方法管理支出。



    “你打算在这里坐到天亮?”



    “当然不是,我打算等等看有没有公车可以搭,直通地狱的。”玉蝶讥讽的瞟了他一眼。



    劲麟吐口长气,翻个白眼,沉默了会儿,仿佛下定决心般的道:“来我家吧!”然后弯身拉起她的行李,不容质疑的领先走开。



    玉蝶不是爱计较小节的人,看见劲麟“偷”她的行李,立刻跟着他后面走,谨防他将她的家当丢进垃圾车里。



    反正两人是亲戚嘛!尤其他这么有钱,帮一下忙也是应该的。



    劲麟出入都由司机接送,在家也有佣人伺候,这次在桃园可能住不到三个月,他同样将专用管家带在身边,真是个架子超大的富家子弟。



    他这次租的是社区型独栋小别墅,车库在地下室,前院(电脑小说站更新最快)有小花园,非常舒适干净,是那种让人一看就会爱上的梦幻型住家,这对玉蝶这种每个月都赤字的甲级贫户来说,一辈子也别想住得起。



    到了新租屋后,两人按门铃,一会儿后,有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前来开门。



    “鲍伯,亚统英国管家学院毕业,有事可以找他。”劲麟轻描淡写的介绍道。



    鲍伯接过他的公事包,并脱下他的西装外套,打开旁边的衣柜挂好。



    “我喜欢J。”她看着鲍伯回答。J是杜家两老专用的管家,不过他不是什么英国管家学院毕业,只是个和蔼可亲的中年人而已,不像鲍伯这样死板板的,仿佛随时要订正你所犯的错一样。



    鲍伯看起来不过三十上下,可是作风这样严肃,简直和劲麟一个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



    没等人,劲麟率先上楼,留下他的管家独自招待客人。“鲍伯,你结婚了吗?”玉蝶不怕生,开口用流利的英文问答。



    “还没,小姐。”他恭敬的道。



    “没结婚你还敢跟着劲麟,你这辈子没指望了。”劲麟的社交生活如此平淡无味,跟着他等于没社交,鲍伯如何有机会结识年轻女性?所以她的担忧是有根据的。



    “让我来,小姐。”这时候司机送上玉蝶的行李,鲍伯上前接手,对她的话一点也不以为侮。



    “嘿,鲍伯。我是在给你忠告耶!你要是捞够了就赶快闪人,必要的话,我帮你要求加薪。”玉蝶跟在他后面吱吱喳喳的,因为她的行李在他手上,她自然要跟着他走喽,而且她现在是开朗女生嘛!所以话就多了点。



    “谢谢你,小姐。”鲍伯只是侧过头说声谢,便继续带领她往客房走去。



    “我是说真的!你一定认为我办不到对吧?”她也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办到,因为劲麟非常铁面无私,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话说出口了就要尽力去达成,只要鲍伯答应了就算。



    “我认为你绝对认真,小姐。”他附和道。



    “冲着你有认真在听我说话的份上,我一定会帮你问问。”玉蝶拍拍他的背,表示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一会儿后,两人来到二楼的客房,玉蝶探头一看,才知道这里除了床外,什么都没有。



    原来劲麟真的没有偷藏女人啊,而且根本没这个打算,看他处理客房的方式就知道。



    “等会儿我为您铺上床单,请您稍后。”鲍伯说完便退下了,留下玉蝶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里。



    安静下来后,她突然觉得好心慌。好久没住这么大的房子了,好像得了空间恐惧症样,非常需要一个紧紧依靠的伙伴。



    几十秒的沉静后,其实并没有任何声响的,但仿拂有了心个电感应般,玉蝶转过身来,看见劲麟就出现在敞开的门口,身上已经换了套草绿色的家居服,看起来很有精神——也许他一向那么有精神,所以站在他身旁的人总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背脊。



    看见他,玉蝶觉得自己的心慌来得好荒谬,不由得笑出声来。



    “笑什么?”他莫名其妙的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笑而已。”她摇头装无知。



    “你不把行李打开吗?”



    “等会儿。”



    “嗯。我就住在你隔壁,鲍伯住楼下,有什么需要……”



    “我不会客气的。”玉蝶抢着说。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沉默、沉默,没话题、没话题……



    是啊!他们从以前就没什么话题,没理由几年不见就突然话匣子开了,说个不停吧!



    “对了,我要帮鲍伯问问你,可以帮他加个薪吗?”玉蝶问。



    “鲍伯要你帮他问的?”他很怀疑,因为光凭这点,鲍伯就不够格当他的管家所谓的管家,就是让主人感觉完全的舒适,无压力;主人觉得该加薪时自然会帮他加薪,他毋需过份要求。



    “呃,不算是……”



    玉蝶正想回答,这时鲍伯刚好抱着一叠床单回来,劲麟于是转向问本人。



    “鲍伯,你觉得自己的薪水太低吗?”他看着鲍伯问。



    “不会的,主人,您一向大方。”鲍伯越过两人,将床单往床上一丢,开始着手整理。



    “玉蝶认为你应该加薪。”他再道。



    “我的服务绝对物超所值,谢谢小姐的抬爱。”意思是说加薪人人爱,只要不是他开口,谁说都一样。



    “不客气。”玉蝶应他一声,又抬眼看着劲麟,道:“怎样?你那么有钱,我又开口了,别让我没面子。”



    “你知道鲍伯一个星期的薪水多少吗?”劲麟眯起眼睛,看着她天真的脸庞反问。



    “多少?不会比我多吧!”她对这种职业没什么概念。



    “一仟美金。”



    “什么?”她惊讶的大叫。星薪一仟美金耶!比她现在的薪水还要高出三倍有余,应该要求他自动减薪才对!



    “你希望我加多少?”他看戏似的问。呵,这女人知道自己表错情了吧!



    “我才不管你加多少。我是不是入错行了?我现在去英国读管家学院来不来得及?”玉蝶有点错乱的道。天啊!如果她过薪一仟美金,现在就可以帮爸爸订辆车子了。



    “鲍伯是这行的顶尖高手。”劲麟提醒她,意思是一般人不一定有这个价码。毕竟鲍伯拥有的可不只管家学院的证书而已,他还有调酒师、甲级厨师、果雕艺术、客房管理……等等多达十一项的证书。



    “厚!我从事的是高风险的行业耶!还得随时应付偷吃豆腐的乘客。同样是服务业,鲍伯却只要服侍你就够了,这样对我们空姐太不公平了!”玉蝶大声抗议道。



    “空姐只是跳板,许多空姐只想借这个机会认识有钱的大老板而已,空姐有机会嫁人豪门,管家机会就少多了。”他评论道。



    “谁说空姐认识大老板的机会比较多?你是‘大和拜金女’看多了唷!大老板根本瞧不起空姐,大老板只想调戏空姐而已。”



    “‘大和败金女’是什么‘碗糕’?”看不出来劲麟也会用“碗糕”这么俏皮的话,这几年他算有进步了。



    “日剧。”玉蝶答。



    “没看过。”



    “我知道。”



    “知道还问。”



    “人家不平衡嘛!”她不满的嘟起红唇,好像在怪他没早点告诉她有个这么好捞的行业。



    劲麟有些着魔的看着她的唇,一时间差点忘了身在何处,只想重新体会他曾拥有的甜蜜。幸好鲍伯的效率极高,不到两分钟就搞定玉蝶的床罩、被单及枕头套。



    “好了。”鲍伯一边拍松枕头一边宣布整理完毕,他走到玉蝶身边,点个头,间道:“小姐,床单已经铺好了。我的加薪谈得怎么样了?”



    “你领那么多薪水应该感到良心不安。”玉蝶咬着指甲,瞪他一眼,还在不平衡。



    “那么祝您晚安了。”鲍伯再点个头,踩着轻松的步伐离去。



    她瞪着鲍伯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似乎被愚弄了,她手指着他的背影,回头告诉劲麟,“我觉得他好像在揶揄我。”



    “原来你听出来喽!”劲麟给她一个同样揶揄的眼神,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弯。



    “你在笑吗?”玉蝶惊奇的看着他的嘴角问。那弯度只有一点点,而且只在一刹那,任谁看了都要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晚安。”劲麟有点突兀的说。



    “哦,也祝你晚安。”玉蝶顺着他的语尾回道,没再探究他的笑容。



    “祝好梦。”劲麟又道,点个头,转身回到他的房间。



    ***************



    这个夜晚过得一点也不安宁,什么好梦恶梦就更不用作了。想到玉蝶就睡在隔壁房,劲麟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已经五年了啊!五年不曾同住一个屋檐下,五年不曾这么近呼吸到有她的空气,那气氛是诡谲的。



    自从那日吻后,他知道自己会梦见她,但总是刻意去遗忘,不愿去想梦中是何情节。因为,那是不被允许的。



    他们是亲戚啊!



    不可否认的,她越来越美丽,也越来越活泼。在这种情况下,像郭振发那种紧追不舍的男孩一定增加了不少吧?不知道她是怎么应付的。



    她现在有男朋友吗?总共交往过几个?



    他知道自己不该去想,但脑海中总是自动自发的描绘出她不点而朱的红唇。



    那唇,多么不可思议的甜啊……



    蓦地,劲麟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两眼茫然的盯着玉蝶房间方向的那面墙。



    他是怎么了?向来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吗?为什么独独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阿姨发春,而且是在这么多年以后?



    如果是因为那个吻,他早在多年前就该发作了;而如果是因为她的美丽,多年前的她就够让人神魂颠倒了。



    到底为什么呢?



    不管为什么,这事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要是她知道了,不知道又要当着他的面嘲笑他多久了。



    这时,劲麟突然听见隔壁的房门打开来,下意识的瞄了眼时钟。



    两点多了,他心想,她大概口渴了去喝水吧!



    躺回床上休息,试着再入睡,但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个女人在外面游荡,弄得他心神不宁,嗑睡虫全部跑光光。



    唉!干么带她回来,真是自找苦吃!



    就起床看看她在干什么吧。也许她找不到水杯呢?鲍伯藏东西的本事可厉害了。



    劲麟放弃睡眠,下了床穿上晨楼,打开门,这才赫然发现玉蝶站在楼梯口,像尊玩偶似的不断摇晃身体,那摇摇欲坠的样子着实令人捏了把冷汗。



    “玉蝶?”劲麟轻轻唤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吓着她,害她跌下楼去。



    等了一会儿,玉蝶好像没听见一样,仍然继续摇晃着身体。



    于是劲麟上前窥探,发现她眼睛半闭,视而不见的看着前方,连忙将她往后拉,远离危险地带。



    这时,劲麟突然想起玉蝶五岁时第一次到他家也有过相同的症状,当时医生说是梦游。



    梦游通常出现在病人压力太大的时候,五岁的玉蝶对自己的未来还不确定,常常独自承受着被送走的压力,所以出现梦游症状,这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她为什么又梦游了?因为一早的首度飞行吗?



    “玉蝶?”劲麟再次叫唤她,以确认她还在梦游状态。



    啐!这么不能承受压力就别工作了嘛!找个男人嫁了不是比较轻松?



    但想到要将她嫁给别人,劲麟又觉得很不是滋味,因为……他还没尝够她的唇啊!



    唔,这个想法太危险了,仿佛把她看成他的禁蛮一样,再这样下去要如何从她布下的魔网中跳脱?他可不要一段没把握的爱情!



    说到底,劲麟就是这么ㄍ一ㄥ的一个男人。



    听说病人在梦游时候被叫醒,对心脏是个非常大的负担,所以最好让病人自然清醒比较好。五岁的玉蝶尚有杜母照顾二十三岁的玉蝶呢?总不能叫鲍伯来照顾她吧!



    这么说,他必须充任临时保母?



    对了,他还可以光明正大约吃她豆腐呢!



    想到这点,劲麟突然发觉得自己心里在偷偷暗爽,不觉整个表情都严肃起来。



    不会吧!二十八年来都对女色没什么兴趣,今天总算顿悟了,却摇身一变成为**狂?



    他有些啼笑皆非的抱起玉蝶,回到她的房间,将她轻轻放回床上。



    这时玉蝶的眼睛还没闭上,似乎还有起来的可能,他只好爬上床、躺在她的身边,轻柔的在她耳边说着,“睡吧!小魔女,没什么好担心的。



    “小花……不要舔我……”她喃喃呓语道。



    劲麟好笑的想,他正有意思偷香呢,想不到玉蝶竟然在梦游中喊着她家那只小黄狗的名字。不知道小花是舔她的手心,还是舔她的唇……



    他盯着她的脸好一会儿,直到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又花了一整夜盯着她的唇,不断挣扎在偷香与不偷香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