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顾盼温墨宸 > 第6章 三月后成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劲麟偷香到底成功了没有?答案是没有。



  也许不能怪他个性太ㄍフム,而该怪他道德标准太高。反正偷香这件事,他就是下不了手。



  第二天一早,他在玉蝶醒来前离开她的房间,鲍伯似乎察觉他没平常那样精神,咖啡泡的也比平常浓些。



  一直到早点都吃了一半了,还没见到她的身影,劲麟知道这个迷糊蛋一定又睡过头了。



  真是奇怪的很,她小时候一副精明样,可是性格扭曲很不讨喜,光一张脸好看而已,长大后,脸蛋更标致了,个性也越来越开朗,可是脑袋却越来越不灵光,迷糊又容易受骗。



  这是互补作用吗?证明美貌与智慧无法并存?



  劲麟看了眼餐厅的人口,仍然不见伊人芳纵,心忖她会不会没问候一声就走应该不会的,要迟到的人怎会不声不响的出门,又不是作贼!



  要叫醒她吗?



  免了吧!最好让她被开除,这样什么压力都没了。



  不过她要是没了工作,老公又还没着落,谁来养她呢?



  哎!他在发什么神经?竟然关心起她的未来了,他们两人不是一向誓不两立的吗?



  这时劲麟发现自己的双手停在半空中,因为他将一堆马铃薯沙拉丢进咖啡杯去了!这就是一心多用的结果,谁叫他要边吃早餐边看报纸,还妄想能兼顾喝咖啡并想伊人呢!



  丢下左手的报纸,放下右手的叉子,推开眼前的餐盘,劲麟好整以暇的看向一旁正在烫着他雪白衬衫的鲍伯,他从头到尾一点失常的表情或表现都没有,果然是ㄍフム派掌门人啊!



  “需要帮您换杯咖啡吗?我的主人。”鲍伯虽然一直在忙自己的事,但一双眼睛可从没停止过观察主人,随时随地满足主人的需求是一流管家的看家本领。



  “算了,”劲麟起身离开座位,道;“弄点三明治给我带去公司。”



  这句话听起起来似乎没有下文了,但是这时他却手撑着餐桌,随后深吸了口气,又道:“小姐醒了通知我。”又停了会儿,再追加——“还有!把她刚睡醒的模样用摄影机拍下来。”



  哇!听他说的是什么话,竟然想拍人家美女刚起床的样子,真是太不道德了!十年风水轮流转,原来劲麟是想看看玉蝶发现自己睡过头慌乱的模样,日后拿出来糗糗她,也算报了一箭之仇——谁叫她不把那“东西”还给他呢!



  收拾心情后,劲麟去了公司,全心投入工作,差点忘了这回事。等到开过一轮早会,鲍伯终于通知他玉蝶醒了。



  稍后,劲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她有哭闹吗?”欺负自己人,有点罪恶感。



  “没有。”鲍伯平板的回头。



  “没有?那她有大发脾气吗?”



  “也没有。小姐的心情似乎不错,她在唱歌。”鲍伯回头望了眼玉蝶快乐的身影。



  “哈?”第一次飞行就迟到,她非但不担心自己会被开除,还有心情在那边哼歌!她的表是不是有问题啊?



  “小姐请你自己回来看录影带、她已经帮您录好了。”鲍伯对玉蝶比了个0K的手势,照实将她的话转述给主人,然后看着她跳啊跳的去换空姐制服。



  “我知道了。”劲麟说完收了线,感觉额上的青筋在浮动。



  这个小魔女,她到底在搞什么飞机?看到鲍伯拿着摄影机拍她,竟然自动录影留底给他看,正常人没人会这么做的,莫非她一直都不正常?



  ***************



  “柳玉蝶!”



  一个男性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玉蝶停下脚步,拉着登机箱,笑着和女同伴挥手再见,然后才转身迎向来者。



  她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宋文考,今天担任她**航的机师即是他,两人在机上已经打过招呼了,但她没想到和他一道过来的还有江芷璇。



  江芷璇看起来有点僵硬,似乎想隐瞒什么,她虽然感觉有异,但仍不动声色,保持笑容,等采人走近才欠身道:“宋大哥、芷璇,辛苦了。”



  “柳玉蝶,辛苦了,第一次正式飞行有什么感想?”宋文考亲切的问道。



  “有点紧张,不过一切还算顺利,芷璇给了我不少指导。”



  “哪儿的话,经验最重要。今后你慢慢就会上手了,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指导。”江芷璇笑容可掬的说,刚才僵硬的神色,仿佛只是玉蝶的幻想。



  “是啊!只要放松心情,用你迷人的笑容去蛊惑客人,保证没人挑得出你的毛病。”宋文考笑着给她信心。



  “谢谢。哦,芷璇,很晚了,你男朋友会来接你吗?”玉蝶试探性的问,不禁心想:江芷璇僵硬的神色,肯定是和宋文考有关的,难道这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我男朋友……”她看向宋文考,有些犹豫的道。



  “玉蝶,你呢?你怎么回去?男朋友来接你?”他态然自若的反问。



  “我没有男朋友啦!”玉蝶娇笑道,“我也不确定有没有人会来接我。”如果再过十分钟,她的子机还不响,她就打电话去骂人。



  “那坐我的车吧,正璇也是乘客哦。我经常担任美女的司机。”宋文考热情的邀约。对于玉蝶,他越发觉得可爱,那天真中带着妩媚的神韵,总是有办法让人看了飘飘然。



  “不好吧!我扪不知道同不同路。”她礼貌的婉拒。



  “无所谓,你也住桃园吧!大不了多绕个半圈,花不了多少时间。”



  “别这么说,我真的会把你当成司机的。”玉蝶面露难色的道。人家看起来那么热心,直接泼他冷水好像不太好。



  “什么意思?”



  “我不认识路,只有地址。找地址是计程车司机的专长,你又不是司机,不见得找得到。”



  “说来听听。”宋文考还没放弃,也不知道为什么,普通人早就知难而退了。



  玉蝶没办法,只有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他。



  他看了一下,随即笑道:“这地方刚好就在我家隔壁那条街,不用找。这下你非得坐我的车不可了。”



  “咦?这么巧?”玉蝶惊奇的微瞠美眸,拿回纸条塞回皮包内。



  “是满巧的。不过,我们那一区都是高级住宅,你不是租的吧!看来你的家境不错。”



  “不错个头!我不过是借住几天而已,那种地方我哪住得起。”玉蝶皱皱俏鼻,连怨天尤人的模样都很可爱。



  一般人巴不得告诉全世界自己住多好穿多好,好像自己过得才是人的生活一样,可是玉蝶这丫头偏偏反其道而行,怎不让人越发疼惜她的真呢!



  宋文考笑笑,突然发觉自己怎么那么亢奋,连忙正了正神色,转头看向身旁的江芷璇,轻声说道:“走吧!”



  江芷璇对两人笑笑,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同行。她的笑,在别人眼中看来是落落大方,不知为何,在玉蝶眼中看来却显得格外神秘。



  “谢谢喽!”玉蝶看着江芷璇道。



  送她的人是宋文考,而她谢的人却是江芷璜,看来玉蝶这句谢谢含意颇深。



  改天,她可要好好向江芷璇逼供。在她的世界里,挖掘秘密是一种高级享受,所以,这句谢谢合该送给江芷璇。



  ***************



  到了下班时间,劲麟又差点忘了小魔女留了卷录影带给他,直到鲍伯递给他一只遥控器,他才想起这回事。



  他有些不甘愿的打开电视,首先看见玉蝶顶着一头鸟窝头,穿着昨晚的白色丝质裤型睡衣,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头。



  然后她用英文问了声,“什么?”



  鲍伯回她,“主人要我把您刚起床的样子拍下来。”



  玉蝶停顿了会儿,恍然大悟似的笑了。



  跟着她上前和鲍伯抬摄影机,直嚷着要自己拍,所以画面一度晃动中断。



  再开机后,只见她坐在他现正坐着的沙发上,一脸精灵的道:“劲麟宝贝,你一定认为我睡过头了对吧?真坏!竟然想断你阿姨的生路。幸好我的守护神太强,万事都能化险为夷。”



  说玉蝶迷糊,有时候又满精明的。像她这时候就不含糊,立刻知道劲麟想整她,结果反将他一军。



  她接着得意的说:“嘿嘿,其实我是飞今天下午的航班到泰国而已,当天来回,不用跟你一样一早出门啦!很呕吧,想陷害我,你再修炼个十年八年,然后学学黑魔法看能不能整倒我。”



  除去孤女出身的遗憾,玉蝶其他运势硬是比劲麟好多了,他身边所有人都喜欢她、支持她,事事都让她抢得先机,加上他不懂如何拒绝她的要求,所以他永远是吃瘪的一方。



  这种事就是玄吧!他在商场上可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碰到她就是没辙。



  玉蝶向前倾,将一只手掌放在嘴边,像要对他说悄悄话。劲麟不由得咬紧牙根准备接招,这个小魔女永远有意外的惊喜给他。“我告诉你哦!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枕头上有根头发,是黑色的唷!我想想哦,这个家有谁的头发是黑色的呢?”她假装深思似的皱起眉头,看着地面,喃喃自语的道。



  这未免太做作了吧!家里的确只有他是黑发,这点赖不掉。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留下证据,可见坏事做不得啊!



  “鲍伯是金色的,我的是茶色的,那么……”她停了一下,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镜头,大笑大叫道:“只剩下你了!”



  是啦,是他!又怎样?



  他可是在照顾梦游中的她耶!到头来还被她笑,真是好心没好报。所以好人也不能乱做。



  玉蝶两手捂着颊,假装不好意思的说:“想不到你这么缺乏母爱呀!半夜还跑来我房间跟我挤,难怪昨晚我老觉得床太小。”



  这个三八婆!她以为她有奶便是娘了吗?他可是在美国长大的,打从娘胎开始就和父母分房睡,谁把她当娘了?谁缺乏母爱了?



  这时她突然没力似的垂下双肩,用白玉般的食指划着自己的膝盖,意兴阑珊的说:“唉,很无聊耶!对着镜头说话没有想像中好玩,根本得不到反应嘛!等你回来再问问发生什么事吧!还有啊,今天如果在公司碰到你,我不会跟你说话的,你少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的是她吧!谁要和她说话了?经过这件事,他不避她如蛇蝎才怪!从他昨晚带她回来到现在,他就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我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多晚了,要记得等门哦。”玉蝶慎重的说,可是下一秒钟,她又一脸苦恼的说:“唔,不知道我会不会迷路。不过没关系,如果太晚了,我就在公司过夜好了。嗯,我也可以托向鲍伯调点借金,坐计程车回来,不过这样太浪费了。”



  她越说越小声,好像在说给自己听一样。不知道她到底向鲍伯借钱了没有?



  玉蝶看来要上前关掉摄影机的样子,但突然又收手,倒退一步,挺直背脊,力图振作的宣布,“今天是我飞行的第一天,来点庆祝仪式吧!”然后她想了一下,双脚站开与肩同宽,两手同步在空中划了半圈,打了一套奇怪的拳;接着她两手紧握,侧半身,学摇滚童话MV中的小水滴跳祈雨舞,边跳边用咬字不清的童音大唱,“We will we will rock you!”唱完还单脚站立,摆个标准结束动作,娇喝一声,“Yes!。”自得其乐一番。



  不知道是日本变身系卡通看太多了,还是网路将这首可爱的MV传得太凶,有点爱搞怪的玉蝶自然而然就将它当成一项有趣的表演了。



  而劲麟是个大忙人,当然没见过这种东西,结果只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表演,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不顾形象的爆笑出来。



  老天!几年不见,玉蝶真的变很多,简直像个过动儿嘛!他算领教到了。



  之后电视出现雪花,录影带只到这个地方为止,他关掉电视,看见鲍伯想笑又不敢笑的杵在一旁,于是淡淡的问:“小姐有向你借钱吗?”



  鲍伯不懂中文,当然不知道玉蝶在说什么,不过光看她爆笑的舞蹈就够让人忍俊不住了。



  “没有。”鲍伯憋着笑,恭敬的回道。



  既然她没有向鲍伯借钱,表示她还是没钱坐计程车回来。



  他请鲍伯帮他查查玉蝶回程班机的落地正确时间,起身离开座位,没有其他指示,迳自回房换居家服。



  换好衣服,鲍伯回报,玉蝶到机场的时间可能超过子夜十二点了,如果再回公司报备一下,能离开的时间逼近一点。



  这么说他哪需要等门呀?不是他善心大发的派司机去接她,就是任她在外面自生自灭嘛!



  狡猾的小魔女!摆明了要他负责她的交通,却表现得很无助的样子,深沉的心机和小时候根本没两样,他怎么会以为她变笨了?她只是生活智商比较低而已。



  可是等到他打电话确定她落地了,她却说已经找到人送她回来,不用麻烦了。该死的小魔女,又被她摆了一道!他发誓再也不理会她任何的请求。



  只是这可能吗?发了十几年的誓了,没一次实现的。原来自己一直是这么软弱的家伙啊……



  ***************



  当晚,玉蝶没有再梦游,累了一天,两人都无暇窥探对方现在在做什么,只管倒头就睡。



  隔天一早,劲麟还是没看到她起来用早餐,看来她又飞午班了。



  心中有种逃过一劫的舒爽,又有点想念她俏脸蛋的怅然若失。于是劲麟再度失去食欲,只叫鲍伯准备三明治,提起精神上班去了。



  他走后,玉蝶也跟着出门。到了公司,主管都还没打过招呼,毫无预警地,就被江芷璇拉到一旁讲悄悄话。



  “芷璇,你精神不错呐!”玉蝶笑着问候。



  “玉蝶,我必须告诉你真话,你能保守秘密吗?”江芷璇严肃的说。



  “秘密?”玉蝶的笑容扩大了十倍,可见她对这两个字有多着迷。“什么秘密?”



  “其实我和文考一直在交往,但是我们当初就协议过不对外公开,所以我昨晚才没有告诉你,你不会见怪吧?”



  “呵,这要看你的诚意喽!”玉蝶一脸好笑。



  “诚意?你想要什么?爱玛士的柏金包?GUCCL的贾姬包?还是香奈儿的菱格纹皮包?”江芷游感到一阵心疼,好像刚刚被抢了—样。她平常有在收集名牌皮包,还开了家名牌专卖店,很多名牌货都有管道取得。送名牌,也是她拉关系的一种方式。



  “哎呀!我没有那个意思啦!”玉蝶虽然也曾喜欢过使用知名品牌的优越感,但她已经跳脱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觉得还是量力比较重要。毕竟这样继续下去对人生没什么好处。“我是要你说清楚点。”再怎么说她也是劲麟的小阿姨,随便乱来的女人她可不想将她和劲麟送作堆,以免将来招人怨。“你既然和宋机师在交往,为什么还要我安排劲麟和你约会?脚踏两条船不太好吧。”



  “唉,你不知道,文考这个人其实还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自我主义了,只要是他的话,别人就一定得遵从。我们交往两年多了、这种无形的压力让我越来越想逃脱,有时候我真想直接要求分手算了。”她有些自怨自艾的道。



  “看不出宋机师是这种人。”他看起来是个令人敬重的好人呀。



  “呃,其实你别误会,文考对人一向公平公正,对女朋友也很体贴,只是有时候固执了点。也许说他给我压力不过是我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我对他的热情已冷却,可是又找不到分手的理由。”所以当她看到新目标,便立即展开行动,看到宋文考对玉蝶露出不寻常的笑,便决定将这两人绑在一起,一劳永逸。



  “为什么你们两个要秘密的交往?”玉蝶还是很好奇。



  “他说怕坏了机长的威严,而我怕被众人逼婚,反正我们两个都怕结果不理想,所以就这么瞒下来了。”现代人的爱情观没有从一而终,什么变数都可能发生,为了避免没必要的困扰,低调点有它的好处。



  “原来如此。”玉蝶点点头,表示尊重。对她来说,爱情是个大难题,江芷璇的话,她根本是一知半解。不过无所谓,她只想知道她的秘密而已,管她怎么处理自己的情事。



  “对了,昨天我拜托你的事怎样了?”江芷璇再度露出热络的笑容,眼前对她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攀上杜劲麟了。



  昨天趁着两人同机之便,她再度对玉蝶提出和劲麟约会的请求。虽然之前她也提了几次,但时间上总是无法配合,所以目前为止,她还没机会和劲麟再次独处。



  “我觉得你还是先解决你和宋机师的关系再说吧。”玉蝶强烈建议。她可不想被劲麟和玉真姐追砍。



  大家都知道感情的事最难解,要是引起不必要的纷争,不但当事人受累,连巨人航空的声誉也会受影响,毕竟劲麟就代表了巨人。



  “我知道了。”江芷璇心知这条线是断了,当下感到沮丧不已。她也知道告诉玉蝶这个秘密时就有风险,但如果让她在宋文考面前说溜了嘴,其后果更不堪设想。所以两者取其轻,她还是



  必须主动告知。“你别告诉文考这件事,也别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好吗?”



  “好。”这点玉蝶暂时还办得到。但要是宋文考主动问起了,她可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守口如瓶。



  “谢谢你。”江芷璇充满遗憾的道完谢,迳自离开了。



  玉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衔接不上。



  她刚才到底答应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