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顾盼温墨宸 > 第9章 真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一种人、明明有了另一半,但绝不会放过撩拨其他异性的机会,就为了证明自己很有行情,很有魅力似的。



  如果对新欢较满意,就顺理成章把旧爱踢开,而如果对旧爱还留恋,那就留着当备胎。若备胎知情后还忍气吞声的话,那肯定会多弄几个备胎。



  宋文考就是这种人,江芷璇是他的常用备胎,因为她是公司之花嘛!虽然旧了,但仍是朵优质的花,没人及得上,弃之可惜。当初和她约定不对外公开恋情,不过是为了方便自己继续猎艳而已,并不像江芷璇说的那么好听。



  江芷璇原本也是打算把宋文考当备胎而已,毕竟她的本质还是爱慕虚荣的,嫁入豪门才是她的最终目标。可是当她渐渐了解他的为人后,一向被捧在手心上的自尊受伤了,于是她决定,这个伤,要宋文考用他的财产来赔!



  于是她开始经营名牌专卖店,要宋文考将大部份的积蓄投入她的事业,然后每个月弄假帐册给他看,做做样子。



  反正他不是学商的,对纸上的数字只能一知半解,所以这个店铺只是外表光鲜而已,私底下是扛芷璇中饱私囊的幌子,报复他对她的羞辱。



  一个月前,因为帐目漏洞扩大,加上无心经营,江芷璇已经累了,只想赶快钓个金龟婿,结束这种双面人的生活。



  她告诉宋文考自己进到批假货,造成亏损连连,恐怕得结束生意另起炉灶。可是他不甘亏损,决定加码,又向公司借了点钱帮她渡过难关。所以现在江芷璇还是逍遥自在,而宋文考却自以为拯救了危机,还在沾沾自喜……



  日本成田机场——



  今天宋文考又和玉蝶同班机,逮到机会就和她攀谈起来,随后还邀她上咖啡厅喝咖啡。



  玉蝶虽然有时会要点心机,但平常还满单纯的。这种友谊式的邀请她当然不会拒绝。所以就跟着他进入咖啡厅了。



  “玉蝶,你知道芷璇最近都在忙什么吗?我好像老是找不到她的人。”此时宋文考只是随口问问,并没什么特殊目的。虽然他真的很喜欢玉蝶,但他可不想没把握就唐突了佳人,万一她像小鸟一样飞走就不好了。



  “芷璇有在做副业,可能她在忙货源的事吧!”玉蝶避重就轻的回道。



  事实上劲麟曾对玉蝶提过江芷璇的事,他说她的确有两把刷子,有时会在某些场合“巧遇”她,可见她对他的行程做过一番研究。



  有一次在一个酒会上,她假借酒醉之名,硬要他送她回去。而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就算她真的醉了他也不关心,何况她只是想设计他而已。所以他把她丢给刚好站在他旁边的一个色老头,后果如何,他根本懒得去知道。



  “我最近也在研究品牌的问题,我们做这行的由于工作上的优势,很容易拿到好货,我觉得芷璇选择这个副业真的很聪明。”



  她闻言看眼他的手表,道:“宋大哥好像也很喜欢名牌。”



  宋文考顺着她的眼光瞄了下手上的名表,笑道:“其实这些我根本不懂,人家说不错,我就买了。”



  “有一阵子我也很喜欢名牌的东西,因为朋友都会讨论。后来我听说她们买名牌回家只是供起来而已,根本没在用,好浪费哦!所以我几乎不买了,宁愿把钱省下来吃好的、存起来。”



  “进人这一行,不久你就又会开始买名牌了。这颗难道不是名牌吗?”他指指玉蝶头上的蓝宝戒指。



  “你说这个啊!”玉蝶笑了笑,将戒指拿下来把玩。戒指经过她的改装,已经变成发夹了,看起来有些标新立异。“我故意的!这是我对名牌的报复。”



  “你对种反社会态度真是可爱,你知道吗?”他揉揉她短俏的髻发。



  “只有你才这么说。我们那帮空姐看到我这样糟蹋卡蒂亚,个个都跳起来向我抗议。”



  “这叫嫉妒,她们没比你早点想到这个用法,所以嫉妒你。”



  “我以前买的LV零钱包,现在干脆把它拿来装图章。”



  “听说有许多空姐用过的二手货都拿给芷璇去卖。”



  “芷璇很多都拿去做公关了。”



  “其实芷璇那家店我也有股份。”宋文考看着她好一会儿,继而失笑一声,问:“你知道我和芷漩的关系了是吧?”



  “咦?关系?”玉蝶装傻。



  “如果我和别的空姐聊到芷璇,她们总是喜欢说些八卦给我听。比如说她又花了多少钱治装、又看上哪个少爷等等。可是你不说这些,好像在替她掩饰似的。”



  “那些别人都告诉你了,轮不到我来说嘛。”因为她已经事先答应江芷璇不主动说这件事了。



  “你知道我和芷漩在交往。”他再说一次,这次已经不是问句,而是叙述了。



  “好啦、我知道一点点啦。”她承认,用食指和拇指比出一咪咪的间距。



  “我觉得我和芷璇该分手了。”他突然一本正经的说。



  “耶?干么分手?因为我知道你们的关系你就要分手哦?”那她不就成了大嘴婆了。



  “不全是因为你。”他反过来安慰她。“我和芷璇的感情其实早已转淡,但关系太复杂了,想断一时也断不了。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这优柔寡断的个性不知道还要拖多久。”做把话锋一转,主角突然变成玉蝶了。



  其实宋文考这么说,只是想让玉蝶觉得感动而已。



  “呃……你不要乱搭我的顺风车啦!我只把你当同事看。”玉蝶赶忙撇清,毕竟她真的对他没意思,被误会了反而委屈。



  “你是因为芷璇才拒绝我吗?”



  “这是两回事,你们感情转淡和我又没关系,不要赖给我啦!”这样很无耻ろヘ!



  “请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是你解救了两个不再相爱的灵魂。因为你,我看到生命的阳光。”



  “你太夸张了。”天啊!好恶心的台词。他是活在琼瑶年代的人呀?救命!她不要当第三者,她不要被这么琼瑶、这么无耻的人爱慕啦!



  “对了,我上次在巴黎买了件YSL的裙子,回去以后,我拿给你。”



  “干么给我?无功不受禄,况且Size也不一定合我。”更重要的是,她才不要一个有点熟又不太熟的男同事送她东西咧,劲麟知道了怎么办?为了一个没什么份量的男人和他吵架,多不划算。



  “你放心,我依你的尺寸买的,相信我,我的眼光很准。”很准这两个字一语双关,好像在告诉她,他看准她会投入他的怀抱一样。



  “我想我该走了。”她适时提出离场要求。



  “你是太善良了才不肯接受我,如果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对象也不是芷璇,你一定不会拒绝。”他放声说大话。



  善良?!



  玉蝶似笑非笑的将刚挪开的屁股压回椅子。



  哈哈!这个笑话回去一定要说给劲麟听,包准他笑到下巴脱臼。有人说她善良耶!



  如果她这样叫做善良,那地球大概活不到下个世纪,包准被这群“善良”的人类给核洗了。



  好啊!她要宋文考先生见识一下“柳玉蝶”式的善良。



  “请问……找不到芷璇,你如何跟她分手呢?你有没有想过她是故意在躲你?也许她知道你想分手才躲着你呢?”她故做扭捏的问。



  “我们虽然最近不同班机,但总有碰头的时候。再不然,我可以去店里找她,留话给她,两个星期内可以解决这件事。”他以为玉蝶已动摇,笑得有点奸诈。



  “可是你和她的债权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呀!难保你们哪天不会死灰复燃。”她用小女人心态来看这件事。



  “也许我可以把股份抽回,投资在我的PUB上。”他就是因为最近开业的这间PUB还在亏损中,所以才没有资金救江芷璇的店,而落到要向公司贷款的窘境。目前,连他的房子都还在贷款中。



  “这样太毒了吧,芷璇不但失去男朋友,还可能要倒店耶。”她表面上替江芷璇喊冤,私底下却觉得江芷璇一点也不冤枉,谁叫她整天觊觎她的劲麟呢!给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只是玉蝶没考虑到,这个教训有点太大了。



  宋文考不知道她的真面目,还以为玉蝶的良心又扩大了,于是握住她的手,恶心巴啦的说:“为了让你安心,我只好对别人狠心了。”



  玉蝶看了一眼他的手,强迫自己不要抽回来,用江芷璇的绝招来对付他——低头、屏住呼吸,等热气冲上面颊,才故作娇羞的道:“等你解决了再来找我嘛!我不想被同事指指点点的。”



  美人娇羞的样子就是让人无法抗拒,尤其美人已经默许了和他的未来,男人看了更加心荡神驰,就算美人现在要天上的月亮,男人也会答应摘下来给她。



  玉蝶见他一脸茫酥酥的样子,决定再狠一点——



  “唔,也许我也可以开一家名牌专卖店呀!是你说我们这行和名牌很合的。你觉得我适不适合做生意呢?你会不会因为想和我分手就抽掉资金,翻脸不认人?”’



  “当然不会。”他大声否决,继而充满宠爱的说:“我们还没开始你就想得这么悲观,这样不好哦!”



  “那人家很没有安全感嘛。”玉蝶娇声抱怨。



  “我给你抱抱,你不就有安全感了。”他色迷迷的伸出双臂。



  “不要啦。”玉蝶嗲声闪躲,银铃似的笑声更迷得他忘了自己姓什么。



  基本上,宋文考认为女人有外表就没内涵,所以都很好哄。而江芷璇和柳玉蝶都是大美人,理应是大笨蛋,的确也没做过什么特别聪明的事,所以对他来说不可能构成威胁。



  这个大男人的致命伤——太低估女人了。



  而这一次,他会死得很惨。



  ***************



  劲麟和玉蝶的关系到底进行得如何?



  这么说吧!他们可以接吻、可以爱抚、可以半裸的给对方慰藉,但就是不能真枪实弹上演。



  玉蝶当初所请的“看情形”,因人、事、物、地所演化出来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都是劲麟料想不到的。



  一天晚上,两人吃完鲍伯独家料理的烛光晚餐后,照例又躲在劲麟房里耳鬓厮磨,当他从裙子底下一把拉掉她的亵裤时,她并没有反对,但当他跟着要除去自己的衣物,她就有话说了。



  “不行啦!鲍伯会知道。”她咬咬被他吻到红得快滴血的唇,一脸羞涩的道。



  上次她说怕痛,再上次她说怕怀孕,再上上次她说头痛,上上上次她说在房里看到小强,上上上上次说床单的花色她不喜欢……



  这女人!她永远找得出借口拒绝他。



  “不管我们做不做,他可能早就这么想了。”他决定不再当好说话的情人,双手解开衬衫的袖扣,唰的一声就将衣服脱了。这个动作花不了他多少时间,因为前排钮扣刚才已经被玉蝶解开了。



  “他当然知道我们没有,因为床单都是他洗的。”玉蝶边用手护着自己,边傲合理的推论。她怕她的衣服像他那样两三下就被解决了。



  “那不然,我们去开房间不就得了,说这么多干么?浪费时间。”说着他把玉蝶拉起来,帮她扣好扣子,准备外出。



  “喂,不要啦!”玉蝶拍开他的手,“谁要和你开房间了,我还要做人呢!”



  “‘做人’不就是指生小孩?”他的双手再度回到她的双峰上,知道今晚又游说失败了。



  “嗯……”玉蝶呻吟一声,不自觉闭上眼睛享受他的爱抚,嘴里还不忘威胁,“你不要故意把我的话想歪,我是说我在同事面前还要做人,你敢搞大我的肚子,我就和你拼命!”



  “那你就辞职好了,我还养得起你。”他低头咬住她粉红色的蓓蕾,重新让体热升高。



  “唉,那又是另外一回事。”玉蝶叹息道。



  之后,是一连串的“嗯嗯啊啊”,男女都有份……



  最后劲麟欲求不满的闷哼一声,“我的观察期到底结束了没有?”他悬在她上方,吻着她仍然潮红的颈子问。



  “三个月是最短的期限,你没听说过三个月看三年吗?”她用脚指头搔搔他的小腿肚,两人亲呢的程度不在话下。



  “三年?那三年后呢?”他不解的问。



  “三年就很长了。如果三年后还没什么大毛病,也许过得了三十年。”玉蝶大概是这么想的。



  “所以你的观察期应该是三年,甚至三十年?”他不觉皱起眉头。



  劲麟的厉害之处,在于他总是光靠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闭嘴,不过这招对玉蝶来说似乎没用,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物克一物吧!



  经过玉蝶的调教,他已经比较会把心思表现在脸上,不再像过去一样只会用眼神吓唬人。他偶尔也会勾着唇角微笑,不过这距离她的标准还有段距离,她要他开心的笑出声来。



  “你想太多了吧!”玉蝶扭了一把他不安份的手,它正朝着她的小腹而来。



  “我想的才没你多,你已经想到三十午后了。”第一波攻掠未成,他第二波转向她紧实的丰臀。



  “你别搞我了,越搞越难过。”玉蝶再次推开他的手,兴致不高。



  “谁叫你理由一大堆,不如……”



  “嘘!你听,什么声音?”玉蝶煞有其事的竖耳倾听。



  劲麟等了一会儿,除了几不可闻的空调外,没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



  “玉蝶,你……”



  “有,真的有!是我的手机。”她说着推开他爬下床,找到发绉的白色短裙,短裙下盖着她开启振动的手机。



  不知道是玉蝶的耳朵特别灵,还是她急着躲开劲麟的进一步求欢,真的有人打电话给她,而且是个重量级的人物——养父柳宗元。



  “喂?玉蝶、捺这么久才接?”口操台湾话的男子问。



  玉蝶一听是敬爱的爸爸,神情立刻严肃起来。她回头警告式的瞪了劲麟一眼,“爸,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她上上个星期才回去过,爸应该不会想她想到要打电话吧!



  “我是想问你,寄给你的旺莱收到了没有。”柳宗元说。



  “旺莱?”寄到哪里去了?啊!她还没告诉爸她搬来和劲麟一起住了。“没收到吗?货运行是怎么搞的,就知道要收钱,”柳宗元嘀嘀咕咕的说着,“我看等你收到,旺莱都烂了。过几天我去看你,顺便带几颗好了。”



  现在是风梨的产季,超甜超新鲜,柳宗元记得爱女喜欢吃,不论如何都要弄几颗上来给她。



  “来看我?”玉蝶惊呼。



  这一跳吓得可不轻,她怎么能告诉爸她现在正和男人同居中,而且那个男人还是他的外孙侄。



  毁了毁了!她乖巧的女儿形象全毁了,这一切都怪那个突然发情的臭男人!



  玉蝶气得跳上床,用力踩了劲麟的小腹一脚。



  他倒抽口气,差点忍不住痛叫失声,要不是他知道玉蝶会多补他几脚,他真的想一叫为快。



  “爸,是按着ろへ啦!我上次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搬家了,所以才没收到旺莱,过几天我有空自己回家吃。”她发泄完,用女儿应有的甜腻声调说。



  “没关系啦!我也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新房子的风水好吗?有没有需要什么东西,我帮你带去。你地址几番?”柳宗元很坚持。



  “地址?”砰!又是另一个炸弹,玉蝶忘了搬新家当然有新地址,而她这个路痴,理应将地址背得滚瓜烂熟才对。



  “几番?”柳宗元催道。



  “嗯,我等一下再打给你。”她匆匆将电话挂了。



  唯今之计,只有赶快打电话找仲介公司,随便挑一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