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攻略极品 > 第456章 农家极品大嫂(三十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了,穆贵枝给安妮拍的是电报,字数有限,不可能把事情写得那么仔细。

    但安妮了解那位便宜婆婆,单凭推测就能想象得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张大根闹出“人命”是真,马家人狮子大开口也是真,但要说牛老太手里连二百块钱都没有,绝对不可能。

    安妮早就算过了,这两年收成不好,每年的工分钱大队都欠着。

    张家基本上花的都是过去的积蓄和张大海的津贴。

    最近半年,张大海只寄给了家里一半的津贴,钱虽然少了,可也足够张家的日常花销,只是不能存下那么多钱。

    安妮根据张家的日常开销大概估摸了一下,牛老太手里应该还有二三百块钱。

    这些钱,足够给张大根的彩礼钱。

    牛老太偏偏舍不得自己掏钱,就把主意打到了安妮身上。

    安妮了解牛老太的性情,她知道,牛老太这般并不是因为手里钱少,而就是不想花这笔钱。

    别说两三百块钱,就算牛老太有两千块钱,她也不愿意动用,而是想方设法的去压榨儿媳妇。

    二百块钱,不过是安妮一个月的工资,她完全可以拿得出来。

    但她不想拿!

    凭什么啊。

    是,张家确实没有分家,按照老规矩,家里人的收入全都应该上交给父母。

    可安妮随军出来,其实已经是变相的分家了。

    她走的时候,把他们一家六口的口粮都带走了,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

    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不会再回老家常住。

    另外,安妮也已经知道,自己那间屋被牛老太收拾出来,让二房的三个儿子住。

    牛老太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清楚,她这是想把大房的房子让给二房,估计以后张金锁娶了媳妇就用这间屋当新房。

    老家的房子都没了,张大海和安妮更不可能回去了,所以,这个家在实际上已经分过了。

    好,没走过正规手续就不算分家。

    可如果张家没分家,那么牛老太手里的钱也应该是全家的共同财产,但这十多年来,张大海这一房,从未占过家里的便宜!

    总不能让大儿子一家拼命赚钱,那钱却花不到自己身上一分,全都偏心最小的弟妹吧?

    没这个道理,生产发展最忌大锅饭,家庭里面的“大锅饭”也要不得。

    还有最大的一个原因,安妮最讨厌父母在儿女间劫富济贫。

    难道出色的孩子就活该用自己辛苦赚来的钱贴补那些不出色的孩子?

    不公平!

    安妮有钱,可她就是不想给。

    别忘了,这一世,安妮的人设可是泼妇。

    虽然现在的安妮是个深明大义,有觉悟有思想懂得奉献的好军嫂,可她骨子里还是个农村来的泼妇。

    安妮直接给牛老太回了信,就俩字儿——没钱!

    安妮知道,以牛老太的性格,她看了信,肯定会火冒三丈,还极有可能跑到军营来大闹。

    但安妮不怕,她若想闹,自己还想跟她好好掰扯掰扯哪。

    安妮果然没有猜错,牛老太听张大根念完信,顿时眉毛都立了起来,“没了?”就、就这么干巴巴的两个字?

    张大根心里着急,他喜欢马春华,可又恨马家黑心,瞧他们这架势,根本就没把马春华这个亲闺女当回事。

    要这么离谱的彩礼,摆明就是一锤子买卖啊,马家只想要粮食和钱,才不管自己女儿在这种情况下嫁进张家,以后会有这样的生活。

    张大根起初连马春华也怪上了,可见她伤心的哭了一次,又听她分说完这里面的情况,张大根对马春华的抱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疼。

    他现在只想尽快把马春华娶进门,好让她脱离马家那个苦海。

    马春华的肚子也拖不了多久,且马家那边也逼得紧。

    若不是张老头当机立断,先给马家送去了一百斤粮食,马家估计真的跑去公社告状了。

    张大根心心念念的等着大哥寄钱回来,结果,抻着脖子等了几天,竟等来这么两个字。

    他的心顿时跌入谷底,有些仓皇不安的说道,“咋办?娘,大哥没钱,马家的彩礼可怎么办?他们要真的告我耍流氓,那、那我会不会坐牢?会不会挨枪子儿?”

    这年头的流氓罪可不轻,不死也能脱层皮。

    牛老太根本不信安妮会没钱,她恨不能立刻杀到省城找安妮算账。

    但,她没时间啊。

    牛老太在乎钱,可她更在乎小儿子,她决不能让儿子蹲大牢、挨枪子儿。

    咬牙切齿的骂了安妮好一通,牛老太最终还是不甘不愿的拿出了二百块钱。

    她交给张大根的时候,故意满脸愁苦的说:“唉,借了一圈才凑够了二百块钱,背了这么多债,以后咱们的日子可还咋过啊。”

    张大根从不怀疑母亲会骗他,当下便感动的抹起了眼泪,更是拍着胸脯向牛老太保证,“娘,您放心,我、我和春华以后会好好孝顺您的。”

    张大根轻易被牛老太哄了过去,马春华却精明得很。

    在听了张大根絮叨“还是娘对我好,借钱也要给我凑彩礼”的话之后,便不着痕迹的说,“你们村真好,接连旱了两年,大队还能发钱。不像我们生产大队,到了年底,一分现钱都见不着,收到的全是白条。”

    张大根楞了一下,“我、我们村也两年没分钱了,给的也都是白条啊。”

    马春华又故作羡慕的说,“啊?两年不分钱,你们村的人还能有余钱借给咱家?”

    张大根沉默了,他不傻,只是习惯了相信母亲。

    这会儿听未婚妻一说,张大根猛然想明白:是啊,大队都两年不分钱了,去年连粮食都不够,今年还是托了他家两个嫂子的福,大队的乡亲才不至于饿肚子。

    可钱,真没有!

    农村人一年到头就指望大队的工分钱,大队两年不分钱,除了他张家有军人津贴,其他人家,估计连几块钱都拿不出来吧。

    自家都没多少钱,又怎么会大方的借钱给别人?

    且这个别人,还是村里有名的富裕人家!

    可能吗?肯定不可能啊,唯一的解释就是,家里其实有钱,可娘不想掏,想逼着大哥大嫂出。

    大哥大嫂虽然挣工资,但在外面不比在老家,什么都要钱,再加上大哥还要每个月寄回家13块钱,自己手里的钱肯定不多了。

    大嫂说是有了工作,可她一个女人,又是刚参加工作,再能耐,还能挣得比大哥多?

    大嫂回信说没钱,张大根信。

    而娘说没钱,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撒谎。

    娘,为啥要这样?

    难道这些日子他被马家逼得这么惨,娘就没有看到吗?

    还说她最疼自己,哼,是最疼钱吧。

    张大根抿紧了嘴唇,心中对母亲开始有了怨恨。

    牛老太并不知道最心疼的小儿子,对她生出了嫌隙,她正马不停蹄的操办张大根的婚事。

    她想着,等办完婚事,她就杀去省城找安大妮。

    如果安大妮乖乖把工资寄回来也就罢了,如果她不愿意——

    哼,牛老太就会找部队的领导,跟他们那好好说道说道这个不孝顺、不团结家庭的儿媳妇。

    如果安大妮因此而丢了工作,牛老太也不在乎,反正钱到不了自己手里,安大妮有没有工作,对她都没有好处。

    若真的闹没了安大妮的工作,牛老太反而会得意:看吧,让你不孝顺老人,现在被打回原形了吧,活该!

    安妮不知道牛老太的龌龊心思,就算猜到了,她也不在意,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小、小安啊,有个事我想告诉,你、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

    营长吞吞吐吐的说道,表情有些为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