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摘仙令 > 第二八零章 雷炼(六千大章酬书友原原宝贝的万币打赏)

第二八零章 雷炼(六千大章酬书友原原宝贝的万币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广场上那女孩仙气飘飘地应对天劫,宜法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臭丫头是什么性子,她还不知道吗?

    打急眼了,除了十面埋伏,她还会挥着拳头亲身上。

    欺负她没有锻体……

    宜法捏了捏最近有些不方便的左臂,看向广场上空那个确实比普通结丹天劫更大一点的劫云。

    在别人看来,林蹊这下危险了,这劫云比正常的大一圈,又没有牢固的应劫法阵,可在她看来,臭丫头只要拿出对付她的精神,这天劫实不算什么,毕竟……她都被她逼得使出结丹中期的法力了。

    宜法把观察点放在师兄化神天劫和小丫头结丹天劫相连的地方。

    任何天劫都该有个蕴酿时间,可林蹊从发现到第一波打下来,似乎太快太快,以至于随庆师兄连绕个路带她到天突峰的时间都没有。

    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丫头的天劫,就是从师兄那里剥离出来的?

    宜法心中一振,忙给师兄重平传音。

    咔擦!

    一声巨响,把被墨黑劫云笼罩的白苜峰点亮了,那巨大的光柱似乎照亮了整个千道宗,重平感同深受的浑身一颤。

    他也顾不得应证师妹的猜测,反正此时,任何一点能救老师兄的机会,他都不想放弃。

    重平如风般冲到地域更为广大的天突峰,在这里闭关准备冲击天劫的共有三人。

    一个是曾为奇怪岛事件立下大功的梁通,他要冲击元婴,还有两个全如林蹊一般,要冲击结丹境。

    “老夫重平!”

    重平聚线成音,当场传音三人,“现以掌门令,令你等现在,马上,立刻冲击境界。”

    这时候冲击境界,固然风险有些大,可同时,收获也会非常巨大。

    林蹊可以在神道峰广场应劫,他们三人在天突峰专门应对天劫的地方应劫,把握还更大些。

    长生之路,大都是用命拼来的,所以,重平也不觉得,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等到渲百感觉不对,梁通三人已被天地气机锁住,无法撤出。

    当然化神天劫之下,也容不得他再关注别人。

    活了一大把年纪,老头非常明白,林蹊是不小心介入,但天突峰的三个人,绝对是哪个师弟师妹硬逼的。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帮他分薄一部分天劫压力。

    虽然这压力可能分薄不了,但他们做了他们的努力,他又有什么理由在这里等着老天抹杀?

    渲百一向平和,还有丝认命的老眼里,第一次暴出不符合他年龄的战意!

    他确实死不起,破障丹这么好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白瞎了。

    轰隆隆、咔擦擦像要敲碎白苜峰的声音,一如既往,可是白苜峰始终屹立在那。

    这一边,陆灵蹊已经迎来第二波的雷劫。

    可是相比于师伯那边,她这里,简直就是毛毛雨。

    原来看师伯应劫看出的满身惧意,因为第一波挡得太容易,再加上两边对比太明显,她一点也不怕了。

    十面埋伏可以是杀阵,也可以是防阵。

    紧张布阵,又紧张师兄和徒弟的随庆不时看两边一眼。

    他一边害怕师兄那里的雷劫散了,一边又怕徒弟应付不了。

    只是徒弟……

    那个打着青伞,身边飞舞着无数淡青花瓣的女孩衣袂飘飘,似乎极为从容地应对天上‘咔擦’而下的电蛇。

    花瓣飞舞着迎向电蛇,转瞬间把它切成了几百几千断……

    青色花瓣和银亮的电光,在执伞的徒弟身边无序飞舞,奇异地组成了一个特别漂亮的画面。

    随庆的心啊瞬间满满,各种感情碰撞,开心高兴的同时,胸腔里又有些酸酸涨涨。

    他家的小丫头终于成了小仙子,不枉他可怜巴巴地在天虚阵里,给容惑当了十一年的炼器学徒。

    这个样子多好,多漂亮!

    知袖师妹自己都一戳乱蹦,哪里会教孩子?

    林蹊肯定是跟宜法学的。

    宜法干什么都注意着形象,哪怕喝水,都要比旁人秀气些。

    瞧瞧!

    徒弟现在多好!

    没把莲花变成大刀,没凶残地撸着袖子像个怪力女。

    随庆真高兴,以至于都忘了让重平把广场应急的防阵打开。

    重平瞅了眼小师侄应对雷劫的样子,就再不管了。

    广场的应急防阵要到神道大殿才能打开,他现在没时间回去,反正小丫头都能把陪她喂招的宜法和知袖逼得把修为一提再提,这结丹雷劫,想来也不算什么。

    重平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老师兄的天劫处。

    随着咔擦咔擦又轰隆隆的巨响,陆灵蹊不由处主地也分了部分心神到白苜峰。

    那边劫云压山,威压也越来越重,她感觉她的结丹天劫,都被师伯化神天劫扫过来的余威挤跑了。

    十面埋伏帮她挡住了大部分的天劫,游离过来的一点小电丝,只要她转转小伞,就甩到边上去了。

    这……还算天劫吗?

    听说天劫的威力越大,将来的成就才能越高。

    陆灵蹊忍不住忧虑老天看不起她。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老天看得起她,给点厉害呢。

    想了又想,陆灵蹊轻轻一甩手,青簪‘咻’的一声收起,化成了小伞插回发间。

    组阵护她的花阵,在随庆瞪眼的时候,化成了一把厚背大刀。

    哎呀!

    干什么?

    怎么把重影刀弄出来了?

    刚刚那样不是挺好吗?

    随庆在这边急得要蹦,要不是怕他喊出来,徒弟会分心被第三波天劫劈个对通,真想大声喊,快跑!

    天劫不能玩,真会劈死人的啊!

    咔擦!

    叮!

    短兵相接,陆灵蹊身上微麻。

    不过,她的心更定了,跟知袖师叔刀剑相对的时候,师叔的剑又沉又重,每次给她的打击可不止是麻。

    要不是锻体了,可能胳膊都不是她的。

    早就被操练出来的陆灵蹊鄙视她的天劫。

    就算看不起她,就算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师伯那里,可好歹给点面子,要不然,她这样混着过了,以后得被人笑话死。

    本来,大家都在外面试练,她一个人呆在宗里,就已经被某些人明里暗里的笑话了。

    叮!叮叮叮……

    陆灵蹊主动出击的时候,她的天劫好像也怒了,咔擦一声,从劫云中一下子倾下九道电蛇。

    它们虽然不会十面埋伏,可好像也把她所有能跑的方位,全都封死了。

    随庆的汗,瞬间凝成滴汇成河。

    宜法是怎么教他徒弟的?

    她自己这些年,一直呆在宗里,什么危险的事都不沾,怎么就把他徒弟教的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随庆后悔不已。

    他不该被上泰修士刺激,非要紧抓那么点时间闭关。徒弟只有一个,压着修为,陪她过过招怎么啦?

    两个师妹都不靠谱,怎么能教林蹊这般应劫?

    叮叮叮……

    让远观的一群修士大吃一惊的是,某人的厚背大刀,在刀柄后,突然从长了一个厚背大刀叶来。

    好家伙,那带点弯曲的怪刀,与前面电蛇相击一处时,后面居然还能扫向偷袭的。

    前与后,左与右,上与下,这把双头大刀,好像长了眼睛,跟所有包抄她的电蛇相击一处。

    虽然某人温顺的头发,渐渐竖起,可是,她真的在用一己之力,跟结丹的第三波天劫,硬碰硬了,还碰得好像大占了上峰。

    “林蹊的刀就是平常她御行的青莲吧?”

    前面的花瓣就是青莲拆开变的,然后花瓣又变成这样,说这刀是那个特别仙气的青莲,嗯……,没毛病。

    可他们看着,怎么感觉哪哪都是毛病呢?

    某人这些年在演功堂一直当她的矜持仙子,只看,只听,从来没下过场,害他们还真以为,小丫头长大了,转性了。

    没想到啊!

    果然还是那个能跟人对脸轰的彪悍师妹。

    咔嚓!

    白苜峰再次传来一声巨响,耀眼的光芒照耀四方,把他们的眼睛都耀花了。

    这是大长老的第八波天劫,哎呀,能撑过吗?

    大家的眼睛不够使,又连忙望向白苜峰。

    可惜,那里什么都看不到,黑压压的世界,银蛇金龙乱舞,晃的人眼睛疼。

    算了,只要这雷劫还在,大长老就没事。

    一群修为不到的小修,又把目光放到广场,看他们能看的天劫。

    陆灵蹊身上已经不止是麻了,细小游离过来的电流在身体里面乱窜,好像快到不能忍的时候,,她正要再祭青簪,让那仙气的大伞护她一护,没想到就看到白苜峰那恐怖的天劫。

    嘶!

    算了,她还能忍一忍。

    相比于可怜的师伯,她这里真是毛毛雨。

    若是毛毛雨都忍不了,以后怎么像师伯那样,应对恐怖的化神劫?

    陆灵蹊调整呼吸,借用引龙决硬生生地把那些雷力又吐了出来。

    一边关心师兄,一边又关心徒弟的随庆微张了嘴巴,他真没想到,徒弟会用重影刀如此简单地破了第三波雷劫。

    天上的第四波就要下来了,而师兄那边最后一波天劫也将要打下。

    随庆张口喊徒弟让她到阵里避劫的话,到底按在喉中。

    之前是关心则乱,现在徒弟似乎挺有成算……

    他突然又觉得,两位师妹挺靠谱了,当然,也是他徒弟敢想敢干。

    要不然,她们再靠谱,遇到榆木疙瘩也是没辙。

    ……

    宜法不知师兄因为林蹊,一会把她捧到天,一会又把她踩到地。

    她本来不想看臭丫头应劫的,毕竟渲百师兄这边最重要,可小丫头居然用重影刀跟天劫面对面,她真是不能不看顾一二。

    轰隆隆!

    咔擦擦……

    两边的响声,虽然不可同日而语,可两边都重要,她捏紧了拳头,手心粘滋滋湿漉漉,好像全是汗。

    宜法也不知道,为哪边担心多一点。

    师兄这边是没办法,林蹊这边……

    等她挺过天劫,她一定用元婴修为,让臭丫头知道,什么叫不可抗力。

    宜法咬牙切齿。

    她徒弟南佳人多省心啊,只要偶尔给个笑脸,就乖乖巧巧的,听话又懂事。

    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也甚少烦她,基本南家人自己就帮她解决了。

    可是这丫头呢?

    随庆师兄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动不动就不在。知袖那个笨蛋,只知道一味的顺着宠着,把她自己的徒弟当路边的狗尾巴草,不高兴就踢一脚。

    没奈何她才管一管的。

    谁知道,臭丫头沾上就甩不掉,一次又一次地找上她,那理所当然的样子,把她也带到沟里去。好像她这个师叔,就该帮她解惑,帮她解决所有修炼问题后,顺便还要满足她的八卦。

    宜法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让某人尝尝,什么叫师叔的怒火。

    她虽然是说过,正常天劫的前四波,不会太难,可也没让她如此傻大胆。

    叮叮叮!

    刀气纵横,与倾盆而下的电蛇击到一处……

    宜法捂住好像要停跳的心脏,一边操心师兄这里的天劫千万千万不要散了,一边操心臭丫头现在打爽了,万一受伤太过,后面的五波不好挺。

    至于天突峰那边的,她都不认识,如果三人进阶不是在这个时间点,做为宗门长老,一定会关心关心,但现在,她的心只有那么大,关心不过来。

    千道宗所有人,都在关注白苜峰,哪怕看着天劫就害怕的炼气小修,也知道宗门进阶一个化神修士的意义是什么。

    晃花了眼,他们也忍着,死死盯着,祈祷大长老冲过去。

    与天劫拼命的陆灵蹊没时间关注师伯那边,也没时间关注天突峰的三个人。

    她的重新刀在手中真的挥成了无数重影幻影。

    把自己护得密不透风时,引龙决的特别呼吸之法,亦把杀进体内的雷力,尽可能的吐出来。

    此时,陆灵蹊的嘴巴根本就不敢闭,雷力太多,打到牙上,更酸更麻。

    师伯要撑过去了吧?

    只要师伯撑过去了,她这边,没有对比就没了伤害,她就可以把青簪拿出来,再用十面埋伏围剿杀来的天劫。

    陆灵蹊好想哭求师伯赶快撑过去。

    要不然,她要撑不住了。

    原来,天劫真是越来越厉害。

    她能这样撑四波,后面的五波,肯定要找个地方护着,才能安心。

    叮叮叮……

    前后挥舞的重影刀跟天劫亲密接触,不知不觉间,在边锋处渡了一层淡淡的银光。

    随庆一边看着师兄的天劫,一边看着徒弟的天劫,别人没发现重影刀的异样,他却发现了。

    重影是异形法宝,所用材料全是修仙界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在容惑等人的相助下,炼出来时就是极品法宝。

    偏偏它成宝还未到十年,现在……

    被它的主人如此对抗天劫,算是雷炼了吧?

    随庆嘴巴里干干的,他想把他刚刚布下的临时应劫大阵踢了怎么办?

    雷炼至少要撑过七波天劫,徒弟的样子……似乎还能撑的很。

    此时此刻,无相大陆,众多强者的目光,全都放在千道宗这里。

    今天是个好日子,先是至阳,后是渲百,无相大陆的天道圆满,也许今日真是黄道吉日。

    锦上添花,人喜欢干,天——也常喜欢干呢。

    连远在西狄草原的紫衫,都忍不住掐起手指头,算他今日冲关的把握。

    至阳能冲关成功,是因为玄天宗有五颗破障丹,渲百能冲过,不仅是因为他有破障丹,更主要在于,他的年龄到了,再不拼一把,就不可能有机会了。

    西狄在果报大师那里炼了第八炉丹,成丹为三,他这里也有一颗呢。

    紫衫给自己灌了一口灵酒,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变。

    轰!

    天空似乎瞬间往下压了压。

    ……

    左边身体已经焦黑,却还在苦苦支撑的渲百,突然感觉压力一松。

    他不敢怠慢,身上再次激起层层护罩时,把最后一颗万年灵药当场化汁,一口吸进肚中。

    他一定能成功的,一定……

    渲百舍不得宗门唯一的一颗破障丹,舍不得两个师弟不知费了多大劲才找来的万年灵药。

    他吃了四颗,要是再死了,如何服气?

    渲百的眼睛红红的,里面布满了血丝,对着最后一个直直劈下的金色雷柱再次亮出自己的长剑。

    叮——

    高亢的剑鸣响起时,长剑已然旋转着先向雷柱冲去。

    “爆!”

    在雷柱击向护罩,护罩要如风化去的时候,渲百冷静地喝了一声爆。

    ‘嘭’的一声,直直而下的雷柱从中间炸开。

    渲百眼耳口鼻俱都沁血的时候,又狠着一股子劲,抽调身上的灵力,把一层层的护罩撑了起来。

    滋滋滋……

    金龙乱舞,可它再舞,后力不继也是枉然!

    渲百闻着自己的肉香和血腥味,干脆放开了护罩,已经游离成细小电蛇的东西,打在身上,对他来说,跟挠痒痒差不多。

    渲百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

    他活着!

    白苜峰上的天劫渐熄,但是围在外面的重平几人的心跳,却咚咚咚地吵得他们不敢动。

    直到天地灵气蜂拥而来,把劫云变成巨大的灵气团,那要跳出来的心脏,才缓缓下落。

    化神星君!

    无相界的第二位,属于他们千道宗的化神星君,活生生的在宗门,不会跑了的化神星君啊……

    重平突然之间好想哭。

    他们再也不用害怕上泰界打来了。

    “师兄,西狄方向和山海宗方向,都不对劲。”宜法飞到师兄面前,“是紫衫和山海宗的风门在冲击化神吧?”

    是吗?

    冲击就冲击呗!

    重平刚刚蕴酿来的眼泪被打断,懒得再费神管别人家的事,“问随庆师兄,他肯定知道。”他站到宜法的遁光上,“走啊!”

    宜法“……”

    能有什么办法?掌门师兄懒起来,她是一点辙也没有。

    好在也没多远,正好,也能近距离地看看林蹊怎么作死。

    天地灵气在广场上飞驰而过,好像把陆灵蹊体内有些滞碍的灵力都梳理了一遍,雷力破坏的脏腑亦被安抚着好似重生了,那感觉……,真舒服!

    师伯冲进了化神,是用她的破障丹冲击成功的。

    陆灵蹊满腔喜意,对蕴酿的第五波天劫,又起了好感。

    就是这样,天劫虽然可怕,可是冲过了,就是质的不同。

    师伯有了三千寿,三千寿啊!

    她虽然没有三千寿,但马上就要有五百寿了。

    咔擦……擦!

    电蛇又壮大了,青簪无声撑开,为陆灵蹊护住一片天地。

    这时候,她再不扯能了,手中的重影刀瞬间化开,又重新变成花瓣,贴着打下来的电蛇飞舞。

    噢!也不是飞舞,叫切割。

    这就跟师伯炸那天劫一样。

    哪怕它雷力十足能重新聚起来,可断过就是断过,威力如何能跟之前相比?

    舞在身前的花瓣摆的是颠倒五行阵,广场上的灵气如此充足,正好能利用一二。

    陆灵蹊撑着伞,带着飞舞的花瓣,想往师父弄好的应劫大阵去。

    “林蹊……,师父的阵,出了点问题。”

    随庆不敢把徒弟的后路全都堵死,给她点希望,“你的十面埋伏不错,先撑着,待为师改改。”

    啊?

    陆灵蹊真是败给师父了。

    世人都说,她师父多好多好,多靠谱多靠谱,可是看看……

    知袖师叔去飘渺阁那边轮值了,没人给她撑腰。

    “那您快点!”

    她能怎么办?撑着吧!

    心中一慌,五行颠倒阵就出了点疏漏,几条电蛇从脚下炸了过来。

    那速度……

    陆灵蹊连忙转动手上的青簪。

    伞面波纹一波又一波地往外排斥。

    这宝贝对她来说,耗费的灵力还是有些大。

    师父的应劫阵出问题了,陆灵蹊心中的底气一下子大消,不敢恣欲妄为。

    所以,现在还得靠着自己的本命法宝。

    一元、阴阳、三才、四方、五行……

    一片、两片、三片……飞舞的花瓣,似有序又似无序,它们一起在陆灵蹊的身外,摆出了一个好像水滴的形状,最上端的尖头切割来自天上最厉害的雷劫,其他把四周偷袭的电蛇,一层又一层地阻于青簪能罩的地方。

    尽量不劳动青簪,陆灵蹊的灵力,就不会消耗太大。

    “师兄,你的阵……”

    “嘘!”随庆朝师妹轻轻嘘了一下,“重影是异形法宝,它本来就可以组阵,我相信我徒弟。”

    相信?

    宜法看看头发要飞上天的女孩,只能闭上嘴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