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02章 网红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楚这个举手有些突如其来,毕竟她二十分钟前刚上台分享过。这个时候举手,自然而然会被认为是她不满于李真的点名批评了。

    众人扭头看向钱楚,发现她脸上的微笑一如既往,十分恬静的举着手,希望能发言。

    李真看了她一眼,挑了挑眉,颇有应战的味道,她大方的把手中的递过去,递过去之前还说了一句“让我们听听钱楚有什么高见。”

    钱楚接了麦,站到了台上“首先呢,我要跟我团队的成员郑重的道歉,因为我每天在督促你们保持一天三访的时候,我自己却没有做到。关于这一点,其实不用李总说,我自己心中也是有愧的。其次,如果不是因为李总指出来,我应该还会隐瞒我偷懒的行为。我不想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士气,这是我隐瞒的原因。最后,这个原因我本来觉得公司是工作的地方,既然是保险公司,那我们就应该谈和保险相关的话题,我尽量做到不知公司谈私事,但是李总既然提出了批评,那我也就趁势在这里做个解释。我没有做到一天三访是因为我男朋友和我的母亲都因为很严重的身体原因住院,一个是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的男人,一个是情绪脆弱的说也不能说的老人,我没把自己劈成两个人,已经费劲了心力,所以我确实没有做到要求大家所做的。”

    张菲菲在下面问“祖师爷,你男朋友,是不是汽修店的周先生啊?”

    钱楚点头“是的,我很高兴你们都认识他。这就是我要说跟大家说的话,接下来的时间,让我们再继续努力吧,我也不会再偷懒了!谢谢大家!”

    团队的人在李广的带头下给钱楚鼓掌,李广还起哄叫好,“楚楚,我们支持你!”

    钱楚把麦还给李真,温和的道谢“谢谢李总提点,我以后会注意的。”

    李真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怎么说呢,她确实在说话的时候怀了点恶意,也故意刺了钱楚一下,结果钱楚上来来了这么一招,还重点强调了她的男朋友叫周重诚。这是什么意思?宣告主权吗?

    李真的心里千回百转,不得不说钱楚的这招当众宣布确实有点厉害,因为就算以后她和周重诚复合,钱楚今天的话也会引起别人非议。钱楚的男朋友怎么变成李真的男朋友了?

    如果说李真的刺没有扎中钱楚,那么钱楚的刺一定扎到了李真的肉里,刺痛,又说不出口。

    钱楚回到座位坐下,一脸歉意的看着大家“同志们,我为了忽悠你们好好工作,撒谎了,我承认错误!”

    刚刚李广领头,这回变成了陈甜“姐,你都说原因了,我们又不是不讲人情,再说了,你也是希望我们能勤奋一点,也多一点收入嘛。”

    温姐跟着配合“就是,开个玩笑可以,当真了可不行,我们一个团队的人,就是一个大家庭,哪能不相互理解?毕竟,谁家没个急事啊?”

    温姐最后这句话顿时让大家附和“就是!师父你别放当真。”

    钱楚微笑着点头“那我就放心啦!”

    说话间,李真也在台上把麦给了内勤老师,她下台的时候,看了钱楚那边一眼,什么话没说,出了培训教室。

    李广冷眼看着,等人走了才“哼”了一声。

    钱楚最近规划团队的时候,发现陈甜那边的人数已经有四十多人,为了培养和锻炼陈甜,她故意把陈甜的团队从自己二早的团队中择出来,让她单独带领自己的团队开二早。

    李广坐在钱楚下属,一脸百无聊赖,趁着人还没来齐的时候问“楚楚,你让她出去开二早,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单独出去开二早啊?”

    钱楚诧异“你现在才多少人?二十多个人,等你团队的人数满五十了,不用你说,我也会让你分出去的。”

    温姐在旁边笑着说“我不急,我巴不得跟你在一块的时间多一点。我可不乐意分出去。”

    钱楚瞪圆了眼“温姐,你得分,你分出说明你团队一定到了不得不分的地步,我可是希望你们发展的。”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张菲菲跟大崔从外面走了进来,钱楚看到大崔很惊讶“你今天怎么来了?没上班?”

    大崔一脸惆怅道“我连续休了一周的年假。”

    “一周?!!!你们公司挺随便啊。”李广说。

    大崔撇撇嘴,“之前不就说公司效益一直不好吗?那时候公司一直在裁人,倒是不直接让人走,就是合约到期了,不续签。”她朝李广看了一眼“我合约这个月中到期,人事说我还有年假没休完,我休完了,也不用去了。”

    “那你以后……”

    “没错,我以后就是全职保险业务员了!”大崔郑重宣布,“师傅,我以后跟你混,你要温柔待我呀!”

    钱楚笑着摇头“温柔可不行,必须高压政策!”

    大崔只好点头“行,我认!谁让失业的人没人权呢?”

    开会之前,大家还凑一块说了笑话,等人来的差不多了,才正式开二早。

    钱楚团队的二早开的时间有点长,会前再次检讨必不可少,然后再让大家总结前一天的拜访,计划当天的计划,等这些都做完了,散会后,才发现其他团队都提前散会了。

    钱楚进培训教室扫了一圈,发现陈甜的包还在那边,人却不见了,她随口问了句坐在里面跟人聊天的林霜一句“林姐,看到甜甜了吗?”

    林霜看她一眼“……好像被培训老师叫去了。”

    钱楚道了谢,看看时间,打算去医院跟周重诚一起吃顿饭午饭,然后下午再去跑跑客户或者增员,晚上还要再去看看她妈。

    对现在的钱楚来说,最近的事情有点多,不得不争分夺秒的抢时间。

    完全不理周重诚肯定不行,不去看她妈也不行,所有的事情只能慢慢的做,而不是耗在焦虑中。

    钱楚拿了一些保单和资料塞到包里,以前签过的单子保单刚下来,她要拿过去送给客户,顺便加深下感情。走到前台的位置,一眼看到内勤老师一个人坐在那边,她朝门口走去,笑着说了句“内勤老师,您不是跟我家甜甜聊天的啊?我还指望你给她鼓鼓劲呢,对我们家甜甜要温柔一点呀。”

    内勤老师抬头看到是她,笑着说“你们家甜甜不需要我鼓劲,李总亲自给她鼓劲去了。”

    钱楚走到门口的时候又顿了一下,李真?

    公司里的人其实早已习惯了李真的风格,高姿态,不喜欢跟外勤人员谈心,每次早会的内容只要她开口讲话,就一定是给外勤人员施压,逼大家开单,以致很多人都很反感她。

    来了这么长时间都坚决不跟外勤谈天说地的人,竟然主动跟陈甜谈心了?

    钱楚心中疑惑,不过还是对外勤老师笑了笑,离开公司。

    只是心里到底还是有几分介意。李真什么意思?她是知道陈甜和周重诚是亲戚,所以打算特别照顾了吗?

    一路杂七杂八的想着,很快到了医院。

    周重诚已经认命钱楚中午不回来,下午不回来了,所以在很配合的吃饭,结果吃了一半,钱楚进门,周重诚“???”

    他指着钱楚“楚楚,你来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我要给打饭去!”

    钱楚伸手把自己提着打包盒放下来“我买啦!”

    他的饮食跟自己不一样,周重诚和张阿姨的饭都是周家人送过来的,所以她只买了一份,她在周重诚旁边坐下“怎么了?我来还不高兴啊?”

    周重诚当然高兴,“我是没想到。楚楚,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心情都特别好。”

    钱楚点头“我看到你,也心情好呀。对了,谁给你送的饭啊?”

    常理来说要么陈玉飞,要么周策,这个点也不可能放下饭盒就走,大多是在家里提前吃完了,然后来送饭,顺便说下说说话。

    “哦,是陈嫂送过来的。”周重诚见钱楚表情茫然,便说“陈嫂是我们家请的阿姨,她是我妈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我小的时候,她就在我们家帮忙,跟我关系特别亲厚,人也超级好。”他解释“陈嫂觉得我床头柜上的被子太脏,去洗杯子去了。”

    钱楚点头“我还没见过陈嫂呢。”

    要是陈嫂,在周重诚家的地位十分特殊,虽然是保姆的角色,不过周策和陈玉飞对她都很客气,再一个,陈嫂作为陈玉飞的远房亲戚,其实是比陈玉飞长一个辈分的,不过作为保姆,也不可能叫什么奶奶的,对外也说不清,所以全家都统一称为陈嫂,辈分不辈分的,自然也没人计较了。

    陈嫂年轻的时候结婚生孩子,周重诚家就当自家姐妹对待,嫁妆钱都是周策出的,还陪了一辆车,跟周家的感情确实深厚,再加上周重诚就是她带大的,这份情谊就更与众不同了。

    钱楚听周重诚提到陈嫂就很尊敬的态度,也跟着点头“看来你跟陈嫂的关系不是普通的阿姨和雇主儿子的关系,而是更深厚的。”

    周重诚点头承认“是的,当初我妈不让我这样,不让我那样,还不给我钱的时候,都是陈嫂私底下偷摸给我塞钱的,她在我心里,早就不是阿姨的角色了,而是家人。”

    以前的时候,钱楚也听过雇主和保姆关系亲厚的,没想到周重诚和陈嫂就是这样,也算是难得了。

    两人面对面坐着吃饭,周重诚现在的腰已经不疼了,只是还要带腰围固定,医生都说周重诚恢复的很好,走路的速度也都快了一点。

    周重诚看钱楚碗里的食物眼馋,刚要伸筷子,钱楚一把捂住,问“你是不是忘了你上个月上厕所脚都蹲抽筋也便不出来的狼狈经历了?”

    周重诚“……”

    他默默的缩回筷子,灰溜溜的吃自己的清汤寡水,觉得无聊至极,他天天吃蔬菜水果都快吃成菜驴子啦!

    钱楚当着他的面完把没吃完的事物扎在袋子里,扔到了垃圾桶。

    周重诚“……”

    真的是一口都没吃到。

    周重诚建议她“楚楚,我觉得你刚吃完,要歇一会,不能马上就去工作,这样对身体不好。”

    钱楚点头“嗯。我知道,我在这里陪你坐一会,待会出门。”

    周重诚立刻高兴的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楚楚,那你躺我边上休息一会。”

    “病床小,你伤得又是腰,我不抢你的床位,你躺着吧。”钱楚说完,拿出手机跟微信朋友聊天,还是老套路,广撒网,问候一下,然后从中挑选优秀人选,主动跟对方聊保险,只要对方同意约见的,要么是想咨询,要么是想做,要不然对方也不会同意见面。

    钱楚靠墙坐着,一只手被周重诚拉着,一只手按着按键回复,画面安静又和谐。

    病房门口有人进来,钱楚正跟对方约见面时间,所以没看进来的人是谁,周重诚倒是开口“陈嫂,辛苦你了。其实放着也没事,张阿姨等吃完饭的时候,也会一起洗了的。”

    陈嫂看了张阿姨一眼“别人洗哪有我亲自洗了放心?”

    张阿姨饭吃了一半,一脸无辜的抬头,哎哟妈呀,无妄之灾啊,就洗个杯子嘛,怎么她洗得杯子有毒还是怎么着?

    虽然一个字都没提到张阿姨,但是一句话就直接把张阿姨给得罪了。

    好在张阿姨做了这顿护工,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也没当回事,看了陈嫂一眼,继续把剩下的饭给吃完了。

    钱楚发完回复,这才抬头,一眼看到床的另一半站着个弯腰麻利擦桌子的中年妇女,虽然也打扮了一下,不过看着比陈玉飞年纪要大,干活的动作十分干脆利索,大有风风火火的行事风格,这种风格陈玉飞应该会喜欢,难怪能在周家做这么多年。

    周重诚见她抬头,立刻对她说“楚楚,这就是陈嫂,我刚刚跟你说的。”

    钱楚一听原来这就是周重诚尊敬的那位陈嫂,立刻站起来“陈婶您好。”

    陈嫂擦了一半的桌子一下停住,她回头看向钱楚,周重诚跟她解释“陈嫂,这是我女朋友楚楚。”

    陈嫂伸手放下抹布,一脸热情的看着钱楚笑,“哎哟,这还是我头回见呢。果然长的漂亮,是很多男孩子喜欢的脸型。对了,你们年轻人现在都称为这叫什么脸型来着?哦,叫……网红脸?!”

    钱楚“???”

    陈嫂笑意盈盈,长得一脸憨厚的模样,只是这话让人听了有些不舒服。

    不过钱楚还是微笑的应了一句“是有这么个说法。”

    周重诚急忙纠正“陈嫂,楚楚这不是网红脸,那些网红脸都是蛇精脸,下巴尖的跟锥子似的,一使劲能扎头钢板,楚楚这哪里是啊?她这是……楚楚,你扭过头来我看看,”说着,周重诚把钱楚的脸捧着扭向自己,嘴里说“我家楚楚这分明是鹅脸蛋,大方有福气,漂亮还洋气。”

    夸人的话,他说起来特别土,感觉是老一辈夸人的说法,钱楚笑得合不拢嘴,“你可真会说啊。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周重诚不觉得“我说的是大实话!”

    他们俩小情侣闹成一团,张阿姨吃晚饭出去洗饭盒去了,留下陈嫂在屋里,她脸上带着微笑,只是看着钱楚的眼神分别冷淡,带着审视,也带着排斥,就像所有婆婆看自己儿子带回来的那种不符合自己标准的准儿媳似的。只是视线一落到周重诚身上,那带着不满的神色一下就变得柔和起来。她时不时盯着两人握着的手看,又会面带微笑的看向周重诚,这种负责又奇特的神色交错在她脸上,直到钱楚有所觉察,把自己的手强行缩了回来。

    她也觉得在长辈面前腻歪不好,偏周重诚似乎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陈嫂对钱楚是第一次见,但是因为钱楚而导致的陈玉飞家庭大战,却不是第一次。陈嫂最早听说钱楚的时候,还是去年,陈玉飞和周策因为她吵了起来,后来也是冷战,最后是以周策道歉结束。

    那时候陈玉飞跟周策冷战,家里能说话的人就只剩陈嫂,所以她也跟陈嫂抱怨过,那时候陈嫂对钱楚就不是很好,一个很有心计一点点侵占周重诚家的女人,还有个泼妇一样的妈妈,能是什么好人家?

    虽然没见过,但是陈嫂已经从陈玉飞那里,得到了钱楚的所有信息。还是她这个扫把星,害得重诚做了这么大的手术。

    从小到大,陈嫂照顾的周重诚都很少生病,体质超好,跟钱楚才相处多长时间?就把他害成这样了,不是扫把星是什么?

    因为她,陈玉飞跟周策又吵了架闹了别扭,已经好多天没说话了,还是因为她。这样一个女人,谁娶了谁家宅不宁!

    再好的面相也没用,现在整容多发达?说不定钱楚那张脸都是整出来的,故意整个招人喜欢的福相,就是为了钓金龟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