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霸道大叔宠甜妻 > 第568章 叫哥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己追不到女人,怪他?

    奚宏听了自己弟弟的话,突然反思,是不是他平时对他太好,以至于他产生了幻觉,以为只要他肯帮,人家姑娘就会喜欢他?

    笑话!

    他是他亲弟弟,若是他帮忙,能帮他得到爱人,他一定帮。

    可是没用的,曼沙的野心太大,她根本看不上他,而只是把他当做备胎。

    “阿旭,你醒醒吧,曼沙那女人只是在利用你!”

    奚旭渊哪里能容忍其他人污蔑他心中的女神,脸色变冷,“我尊敬你是我大哥,但你说话还是要小心点,你这样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可不是绅士行为。”

    绅士行为,呵,奚宏都要笑死。

    他害得人家都自杀了,自己就是绅士吗?

    但是该说的他说了,至于他要怎么做,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25岁,不再是15岁,需要别人照顾的年纪,所以这次他并不准备帮他。s3();

    奚宏下楼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又被自己父亲冷声教训了几句,总的意思就是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好好保护弟弟,以后怎么撑起奚家?

    离开别墅,坐在车上,奚宏看着车窗外闪过风景,心中冷嘲。

    他想要奚家,有很多方式,奚老爷子想不想给,可由不得他来说!

    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当韩君羽知道宁依依自杀的消息的时候,正在陪秦宁洗头。

    因为状体状况,秦宁洗头一直趴在洗漱台,他看她动作变扭,就亲自动手。

    洗了头又给她动手吹干,看着她清爽的抓了抓头,心情不错的摸样, 正在要劳务费,就听见手机震动。

    “……”

    君三感觉到韩少心情似乎并不明朗,害怕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派人去跟着奚旭渊,你联系君一,也加入寻找宋玄的组队中。”

    韩君羽让他们接任务的时候,都是分组的,宋玄和君一负责不同的方面,但是一直是相互配合。

    “是。”

    君三挂了电话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倒不是不喜欢韩少交给他的任务,只是亲自和韩少交流,他有些慎得慌,总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人惹恼了,那他就惨了。

    站在阳台的韩君羽,挂了电话,想到君三的话,他眯了眯冷眼。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谁会死。

    只是在这件事上,他只是作为一个幕后操众者,把事情往前推了一步,至于怎么发展,那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可他没想到,奚旭渊会是这种人渣,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竟然把人家给逼死了。

    声名赫赫的天才画家,秦宁崇拜的偶像,呵,也不过是只会画画的草包!

    忽而,一条手臂像是小鱼窜到他手臂下,紧紧地抱住他,闻见淡淡的奶香味,他嘴角一勾。

    “蠢妞,偷吃我口袋里的奶糖?”

    “哎呀,被你发现了。”

    明明是做了坏事,可她丝毫没有任何被抓包的愧疚,还有种理所当然的任性。

    “韩君羽,你喜欢小孩吗?”

    她突然询问。

    以前她就问过这种话题的,但是他的回答是否定。

    他不喜欢小孩,但是她的孩子,那就另当别论。

    可是,现在他们有了孩子,每晚他才敢偷偷的摸着她

    的肚子,虽然感受不到任何动静,但是掌心放在她的小腹上,他心里就感觉到一阵欢跃。

    是呀,他韩君羽的孩子,在她秦宁的肚子里。

    “不喜欢。”

    冷冰冰的三个字,像是冰棱一般,刺到她身上。

    秦宁松开他,往旁边挪了一步,看着远望。

    现在她还只是听宁依依的一面之词,不能做出肯定,所以她要尽快去检查,确定答案。

    韩君羽察觉到她的情绪低落,皱着好看的剑眉,“怎么不说话了?”

    秦宁眨着大眼睛,仰头看他,“为什么每次都要我说话,你就不能说话吗?你都好久没有哄我了。”

    “……”

    韩君羽抬头望着他湛蓝的天空,深吸一口气,小女人脾气是越来越大,还敢这么指责他。

    再次低头,把她抱起来,捏着她的小脸。s3();

    “想让我怎么哄你?”

    “你想怎么哄?”

    “想占我便宜就直说,蠢妞,想亲我,不丢人。” 男人倨傲的扬起下颚,傲娇的不行。

    “你当然不丢人,反正丢人的是我呀。”她反唇相讥。

    “……”

    韩君羽盯着精神越来越好的小女人,长指穿过她的鬓角,确实有一个消息能哄她开心。

    “宁宁,以后叫我哥哥,把表去掉。”

    秦宁以为他说的又是那件事,羞红了脸,用小拳头砸他的肩膀。

    “放开我,”

    韩君羽顺从的放开手臂,把她放在地上后,挑着眉梢看她。

    秦宁往房间走,可是走了几几步后,发现这么容易就让男人放手,太异常了。

    她疑惑转头,歪着小脑袋,大眼睛斜瞟着他。

    男人勾着唇,和她对视,他双手握住栏杆,他用手拍了拍前面的栏杆。

    秦宁嘟了嘟嘴,可又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从他臂弯钻进去,站在他双壁之间,后背靠在拉杆上。

    这样的姿势有些霸道,他双手撑在他的两侧,有种请君入瓮的意思。

    “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把表去掉。”

    “我有证据能证明,你母亲和我母亲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我们不存在血缘关系。”

    韩君羽用眼神示意她,让她去摸他的口袋。

    秦宁的小手从他口袋里拿出一个男士戒指,白银戒指,设计精巧,款式大方,是他喜欢的类型。

    不过,她之前没有见过他带过这种戒指。

    “这是什么?”

    以她现在对他的了解,总觉他身上的东西都很奇怪,他现在特意让她拿出来,肯定是里面有秘密。

    “这是一个特制录音笔,就是我的证据。”

    “……”

    录音笔还能设计成这样?

    秦宁好奇的把戒指在手中转了转,看见旁边的有一条雕刻的纹路,她疑惑的按了按,没有反应。

    再仔细观察,发现有个暗扣,她按住戒指上的纹路,轻巧的网上一推,就听见女人的声音。

    是曼沙的声音,她说的是关于那份她偷懒的文件内容。

    她母亲和韩君羽的母亲之前的血液在小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改变了血液的原本状态,所以她们身体里最初的血液并不是都是AB型。还有两人很多相似之处,也是后天养成的,并不是她们身体的原始数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