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武极宗师 > 第二十八章 好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守间者序列。

    朦胧光彩依旧,隐约字迹照旧。

    巨柱榜单,流光溢彩,泛着恢弘无际、壮烈亿万的威严,巍然贯通宇宙星空上下。

    “唔。”

    方成伫立巨柱前方,眸光转动,陷入沉思。

    守卫者序列的规则,是根据数目、质量。

    既然引发四缕光彩,那即证明也涵盖了地球宇宙外侧的三个星族君主。

    “探寻过往经历?”

    方成心头一颤,忽然生出忐忑之意。

    若是地球宇宙被察觉,许师是否会下旨占据?他灵魂两分的秘密暴露,将是何等下场?

    且地球亲人们的安危,也难得保障!

    “不对。”

    方成眸光一动,松了口气。

    倘若根据守间者的涵义寓意,理应是涵盖星族的。毕竟当初的黑暗时期,星族与狱族厮杀虚空,皆是人族之敌。

    “涵盖星族?亦或者说,所谓的探查,其实是勘察高等生命体的死亡痕迹!”

    “高等生命体,自然涵盖星族!”

    方成点点头,顿时明了。

    望着四缕光彩渐渐淡化,聆听法座旭档亢的光之音,方成嘴角勾勒一丝微笑。

    “?撤彩π值暮糜选⒐馐舴ㄗ?竦悼海

    旭档亢之名,?撤彩背L峒埃?匠勺匀灰蔡??

    人以群分。

    旭档亢的观念,与?撤惨恢隆7彩瞧笸忌撕θ俗宓钠渌?肿澹?宦坌尬?辰纭⒉宦酃毕坠?停??嫉盟馈

    “可是。”方成面露古怪尴尬之意,扫了前方的守间者序列,哭笑不得:“巨柱榜单之上,无有我名。”

    “这,也能算位列?”

    方成摩挲着脸颊,尴尬莫名。

    他却不知,位列序列、与位列榜单,不是相同概念,序列涵盖所有名次,而榜单只取前万名。

    “也罢。”

    方成摇摇头,验证完毕,也该安心等待前往虚空具秘境。

    毕竟。

    他来此的主要目的,是参加秘境、持虚空器具,领悟推敲虚空君主的具体特质。

    这一点,至关重要。

    若是稍有参差,错此机遇,他将无缘再亲身体悟虚空君主的特质。

    “我的不朽力趋势,呈现坍缩,问题很严峻。借此虚空具秘境,必须得搞清楚。”方成皱了皱眉,推敲修行计划。

    原本。

    方成对于虚空具秘境,提不起兴致。

    毕竟他一个六步,可逆杀虚空君主的战力,与半步君主、五步不朽闯荡秘境,太无趣。

    但是虚空器具的性质,令方成怦然心动。

    能否探索推敲出君主道路,正是在于能否有机缘亲身体悟虚空君主的特质。

    “恩,先回去。”方成暗暗点头,转身踏步,瞬息间飞驰至呈帝、启爵与习羽的前方。

    呈帝默然,眸光复杂。

    启爵的翡翠躯体,也凝固不动。

    至于习羽,更是面色精彩万分,他刚刚还在苦恼思考,怎么面对方成。

    结果现在,他不再苦恼,转而是心悸心颤。

    “诸位,你们怎么不说话。”方成微笑道。

    “说什么?”呈帝摇摇头,小心翼翼地抬步上前,手指轻轻点了点方成的胳膊。

    “嘶!”

    “是真的!”呈帝惊呼道。

    方成止不住笑声,登时拍了拍呈帝的肩膀:“哈哈,走,距离启程还有三日?”

    呈帝连忙点头,仿似小鸡啄米。

    哐!

    方成向前一踏,身化纯白流光,回返汇孟陆地,呈帝也紧随其后,详细介绍空涅宇宙的情况。

    空涅宇宙星空,分为边缘区、星空区。

    边缘区,给予一些至高界主、疆域不朽的优赏资格,不能称之为真正的空涅宇宙。

    因为边缘区的修行者,禁止踏入星空区。

    只有星空区,才是整座空涅宇宙的中央,汇聚强者之多、存在强者之伟,几难衡量。

    藏龙卧虎都无法形容。

    很可能随意看到的一座平凡普通、内敛至极的陆地,其上居住着一位永恒?,甚至是法座!

    这片星空,虚空君主繁多,永恒?遍布星空,法座也不罕见。

    其居住规则——

    虚空君主的居住地,以陆地为主,恒主级才有资格坐拥星球。

    永恒?、法座,或是居住星球,或是自成一世界,驻足安居于某片星空区域。

    所以。

    任何一位修行者,都有着固定居住地,有着‘禁止随意闲逛’的潜在规则。

    毕竟谁也不知道,前方的陆地、星球,到底居住着何等存在。

    呈帝指了指位于远方的一片巍峨宫殿,恭声道:“方成阁下,那座工作乃是防狱殿堂,用以传送至生灵秘境,斩杀潜藏狱族,守护秘境的机构。”

    生灵秘境?

    防狱殿堂?

    “哦?”

    方成目光一动,听着呈帝的解释,明白过来。

    星狱战区,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好比地球时代的军队,在参军战争前,必须经历培训、磨砺等等缓冲性的环节。

    而星狱战区,其惨烈、黑暗、艰辛的程度,远超任何战争。甚至根本不能用战争来形容。

    是挣扎,也是抗卫。

    是牺牲,也是防御。

    方成眼底闪过一丝尴尬,摇了摇头:“一直听闻星狱战区,不自觉地以为,星狱战区乃是触手可及、随意前往的地带。”

    “却是想错了。”

    究其原因。

    正是由于方成日常接触的,都是他的师兄们!而这些位师兄,就算是战力最弱的暗铭,也是永恒?!

    是在御上者序列榜单、赫赫有序的超级存在!

    “也就是说,防狱殿堂相当于星狱战区的储备军团!”方成念头转动,暗暗考量着。

    他的征途,必然在星狱战区!

    方成眨了眨眼睛,看向一旁的呈帝:“难道四步不朽,也得经历防狱殿堂的考核?”

    呈帝一怔,旋即纠正道:“方成阁下,防狱殿堂绝非考核。”

    “是磨砺、也是培训。准确而言,是知识经历传递、信息标准传递、铸造信念传递的自主性磨砺。”

    “只有亲眼目睹狱族的毁灭行为,才能体悟己身位置,明晰到底为何、因何而战。”

    呈帝正色道。

    星狱战区的暗无天日、幽邃空旷,很可能将修行者逼疯,若是不能明确本心,则难以在星狱战区生存。

    假若生存都很困难,更且遑论与狱族搏杀?

    方成点点头。

    在正式与狱族激战前,必须清晰明晰狱族的习性、特征、恐怖。

    防狱殿堂也正由此,应运而生。

    既可护卫生灵秘境,守卫庇障智慧生灵的根基得以安然延续,也可体悟与狱族搏杀的珍贵经历。

    欲进星狱战区,必须得到防狱殿堂的考核承认。

    但是。

    生灵秘境,为何有狱族踪迹?

    方成蓦然一愣,有些不解,毕竟所有的生灵秘境,皆是位于人族恒域中间!

    “方成阁下,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总之,生灵秘境是智慧生灵得以鼎盛的根源基础。而防狱殿堂,则是保卫生灵秘境的机构。”

    “论其重要程度,仅次星狱战区。”

    呈帝低声道。

    他只是五步不朽,许多讯息根本没资格知晓。

    “恩。”

    方成轻轻颔首,眸光闪烁,也不再多问,与呈帝降落在汇孟陆地的湖泊之上。

    呈帝不知,但师兄们肯定知晓。

    方成也不急迫,随着修为战力的增涨,所接触经历的世界,也越来越广袤壮阔。

    他,总会知道的。

    岩族不朽、启爵,与人族半步君主、习羽,跟随方成,降落至湖泊水面。

    但其心情,却繁杂万千。

    “阁下,阁下,方成的确当得起这么一个称谓。”启爵与习羽相视无言,皆是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无上亲传、方成,臻至不朽六步,且斩杀狱族冥罗!

    区区一个半步君主,理应尊称其为‘阁下’!不是谄媚,亦非低眉俯首,而是应有之敬!

    “方成阁下。”

    “方成阁下。”

    两道颤颤巍巍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顿时打断了方成的思考,偏头失笑:“怎么了?”

    启爵与习羽再次异口同声:“你先说!”

    “哈哈。”

    方成淡笑,摆了摆手:“启爵、习羽,你们不需如此,正常交流即可。”

    陆地远方。

    一千余位修行者,目光繁杂地望着,心间情绪仿若奔腾不息的浩瀚瀑布,哗啦啦敲打心底。

    方成不曾位列巨柱榜单,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

    方成引发守间者序列的四缕光彩,足有四缕!且得到遍布宇宙的法座祝贺!

    无上收之亲传!

    法座为之祝贺!

    星空因之静谧!

    何等波澜辽阔的壮举!

    “方成阁下,果然非凡。”红衣女子慨叹一声,花容仍存惊骇,再也不敢放声娇笑。

    “当啷!”

    独角、金黄战甲的宁拟阗,猛地合上面罩,其内的面容阴沉无比且隐涵震怖,混杂一起。

    他虽为半步君主巅峰、自诩资质卓绝,自不朽氏族的旁系内逆势冲霄崛起,可也不敢与方成相比。

    “这,就是无上亲传?”

    宁拟阗眼眶微红,闭阖双眸:“不对,只怕寻常的无上亲传,似燕盛基那般,也万万无法比拟方成。”

    早前‘不识真珠’的想法,早已碎的一塌糊涂。

    谁是真珠?

    不言也知。

    ——

    陆地上方。

    燕盛基挠了挠脸颊,霸绝凌然的姿态,化作尴尬莫名的窘迫,周身燎燃的火焰也渐渐熄灭。

    “丧心病狂!令我发指!”

    燕盛基恨恨道。

    无上亲传容易,但得法座祝贺,才是极难!

    任何一位法座,皆有着登临无上的可能性,开口传音祝贺一位无上亲传,实乃以己身法座之威,抬举方成之名!

    “不过——”

    燕盛基磨了磨牙龈,眼角直抖:“不朽六步,是个什么境界?”

    “问一问,不就知道了。”瑶莲清声说道,清淡眸光隐隐流转着璀璨婉转的好奇神色。

    “问一问?”燕盛基一愣。

    却见。

    瑶莲轻挪莲步,向着方成飞去,宛若九天清静之地降临的淡雅飘然存在。

    “恩?”

    “似乎有些不妙。”燕盛基眼睛一瞪,察觉到瑶莲的好奇情绪,不由得生出一丝阴霾。

    天可怜见!

    他还未展露己身狂霸之气,就已经注定失败!

    根据燕盛基的总结,好奇,正是一切的源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