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武极宗师 > 第六十二章 我让你住手的(感谢苍-炎-之-焚,加更!)

第六十二章 我让你住手的(感谢苍-炎-之-焚,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虚空具秘境、核心之处。

    光线渐渐黯淡,光热仍存海面,但却皆被海风吹散,隐约有些清冷之意。

    黄昏时刻、即将来临。

    海面都泛着金灿灿的光辉,仿佛映照着星族的辉煌,因为在这片海域周围,伫立着一位位星族。

    或是行星形态、或是炽烈恒星、或是幽深黑洞,星族的躯体形状以前三者居多,也间杂着星云、流星、乃是微渺的陨石。

    ?们高傲且凌然,俯瞰中央的所有修行者。

    在?们中央——

    一千余位修行者,或是面色铁青,或是神情难看,但尽皆被星族环绕着,自由遭到限制。

    “?们竟然如此做!”

    燕盛基站在海域海面之上,脸色阴沉无比,脚底隐有火焰窜动焚烧着周围海水。

    “破坏潜在规则!”

    “真是无法无天!”

    燕盛基咬牙切齿地咒骂道,但一切愤怒不甘,只能埋藏心底,望着周围近万位星族,他也有些头皮发麻。

    近万位!

    谁能抵挡?谁也挡不住的!

    他们修行者是终极战魔,星族同样也是,甚至有数位星族,挖掘己身宇宙律,实力强悍无比,远远超过他!

    简而言之。

    挖掘出己身宇宙律的星族,即等若可以施展秘法,终极战魔的实力再度增幅数倍!

    数倍!

    那是什么概念!

    这类星族一巴掌拍过来,燕盛基根本不具丝毫抗衡之力!

    时间渐渐流逝。

    光线缓缓黯淡。

    黄昏时刻终来临,深黄光线照耀着海平面,偶尔有些海鸟也四散飞离,寻找栖息的休憩之处。

    此片海域,异常宁静。

    一千余位修行者,或是盘膝坐在海面,或是闭阖双目驻足海面,自由被彻底限制了。

    仿若一个圆圈。

    他们在圈里,而圆圈则是由万位星族构成,仿若坚固无比的墙壁一样,禁锢着他们。

    况且。

    他们被禁止飞行,最多只能悬空三米。

    至于原因?

    一些修行者愤怒地瞄着上空,星族正在俯瞰着他们!原因也正是在此,星族想要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

    就这么简单!

    也万分离谱!

    “万位星族,我们能怎么办?”

    “可惜了此次的虚空具秘境,我还不曾夺到虚空器具,就被星族限制在这里。”

    “哼哼,你算什么?”一个面色通红的女子,悲哀道:“我已经夺得了虚空器具,转瞬间就被星族封锁限制住,这才是可惜!”

    一时之间,默然悲愤的气氛,笼罩弥漫该片海域。

    昏黄光线、深黄灿灿的海平面,既是昭显星族高贵巍峨,也在烘托修行者们的落寞。

    有些修行者悄悄瞥了眼燕盛基,脸色古怪。

    无上亲传!

    燕盛基遭遇此等状况,也是束手无策!

    莫名其妙地,修行者们的心情有些好转,由愤懑憋屈,到默然可惜不甘,再到最后的平静。

    另一侧。

    “该死的星族,哼。”

    燕盛基暗暗咒骂着,胸腔的翻涌怒火却是有些平息。他再怎么愤怒能怎么样?仍是得安安静静地呆在这儿。

    哗啦。

    燕盛基撩了一下海水,目光扫视周围,微微皱眉:“方成、瑶莲他们怎么不在?”

    同为无上亲传,燕盛基自然比较关注方成、瑶莲。

    “难道——”

    “他们皆是提前寻到了虚空器具,所以根本不曾前来?”燕盛基抿了抿嘴角,心头有些繁杂。

    三位无上亲传。

    只有他自己在这儿,他只觉得自己的脸颊,都宛若炎烈神异火焰灼烧一般,困窘莫名。

    有对比,就有伤害。

    “唉。”

    “倘若方成在此,能不能有办法?”燕盛基抿了抿嘴,升起一丝不切实际的念头,但见到周围的万位星族,不由苦笑一声:“万位星族啊!倘若不存在力量限制,方成没问题的。”

    “但力量受限——”

    “这问题可就太尴尬,在外界能击杀冥罗的方成,在此界也得安安静静的。恩,跟我一样,肯定是一样的。”

    燕盛基劝慰着自己。

    正当此时。

    轰隆隆隆!

    一道激烈碰撞激战声音,自东方传来。

    燕盛基一个激灵,其余修行者也抬起目光,望向东方。只见浅紫衣裙的瑶莲,正与一个星族艰难对战。

    同一时刻。

    一个金袍青年被三位星族围攻,难以抵挡,被不断轰在面门上、胸膛上、胳膊上、乃至腿上。他,正是呈帝。

    轰轰!

    呈帝被三位星族联合一击,轰的向后拍飞,一下子扎进了燕盛基旁边的海面。

    噗通。

    金袍呈帝落水。

    水花四溅,映耀着黄昏光灿,璀璨万分,甚至有些浪花溅在了燕盛基的脸上。

    哗啦。

    呈帝自海底冒出,尴尬无比的站在海面上。但更为尴尬的是,根本没有哪怕一个修行者搭理他。

    “咕咚。”

    呈帝无声尴笑。

    因为所有修行者、包括燕盛基、启爵习羽等等,皆是紧紧望着东方的高空之上。

    无上亲传、瑶莲,正艰辛抵挡着一位黑洞形状的星族。

    震荡万千。

    气爆连连。

    呈帝默默望着,扭头瞥了眼面色阴沉的燕盛基、以及怔然无言的启爵、习羽,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他哪里还不明白眼下的局面?

    万位星族封锁所有修行者,剥夺他们争抢虚空器具的资格,也限制着他们的自由。

    “近万位。”

    呈帝低声念叨,瞄了眼周圈的上方,只见一位位星族宛若九天之上的浩瀚冷漠威严存在,驻足高空,俯瞰他们。

    ?们高高在上。

    ?们凌然倨傲。

    ?们有自傲的资格,也有着实力。此地的星族,约有近万位!而他们修行者的数目,悉数相加也不过是一千一百!

    “嘶。”

    呈帝摇了摇头,目光落至海面。一道道奇形怪状的阴影落至海面之上,那些俱是上方星族的影子。

    细细一扫,密集无比。

    一位位星族,屹立上空,转动着色彩各异的眼眸,或是俯瞰修行者们,或是打量着艰难抵挡的瑶莲。

    “实在太多了。”

    呈帝不禁抬目望向瑶莲:“瑶莲阁下,认输吧,起码还能保留一些颜面呢。除非方成在,否则我们没办法的。”

    “恩?你刚说什么?方成?”燕盛基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内心复杂极了。他也是无上亲传,却得不到如此高度的期冀。

    酸溜溜的。

    仿若味道古怪的酒液,沁入心扉。

    可是。

    方成在这儿,能怎么样?若是在外界,燕盛基自认弗如,也必当拜服。但在此界之内,方成再怎么厉害,难道还能翻天覆地、横扫近万位星族?

    那可是近万位星族!

    燕盛基咬了咬牙,不再言语,与其他修行者一样,盯着东方高空上的瑶莲。

    紧张,是没有的。

    怜惜,倒是有的。

    毕竟结局已经注定,瑶莲必败无疑,一位星族都打不过,遑论近万位星族。

    轰!

    那黑洞星族狂猛出手。

    此次?直接震颤黑洞躯体,汇聚雷属法则粒子,引动狂暴无极限的雷霆。

    一道道惊雷,自四周汇聚,化作一片雷海,其内有着繁杂雷光翻滚流窜。

    旋即。

    雷海以笼罩瑶莲的态势,连绵不绝地轰炸着瑶莲,迸发出雷霆之力、雷电之音。

    “生命生息!”

    瑶莲苦苦抵挡着,生命属的法则粒子也凝聚着。可惜初期的生命属法则,实在太弱。

    到了不朽以上的层面,生命属法则才能与其他法则持平。而在不朽以下的层面,生命属法则的威力,孱弱非常。

    嘭!嘭!嘭!

    她纤纤素手挥舞,宛若梦幻幻影,其上缭绕生命气息,却根本抵挡不住。

    一道道雷海炸裂在瑶莲那清冷毓秀、风姿卓越的娇躯上。

    瑶莲那婀娜娇躯,也狼狈不堪。但她的一双眸子,仿若冷冽清泉一般,仍然苦苦坚持。

    “放弃吧。”

    “瑶莲,何必平白损失颜面?万位星族,我们怎么也是失败的。”

    一个个修行者,心思转动着。

    有怜悯同情的,也有赞叹佩服的,甚至有少部分修行者,暗暗耻笑着,幸灾乐锅。

    飘渺圣洁的瑶莲,也有今日!

    一位位星族,也饶有趣味地盯着。

    “啧啧,那人族似乎名为瑶莲?乃是人族无上的亲传,可惜在此界也得落败。”

    “哈哈。”

    “那瑶莲在人族内,也算是姿色靓丽的美女呢。”

    星族们随意谈乱着,根本不顾及?们的声音,任由谈论声音响荡在海面上方,落入所有修行者的耳朵里。

    海面泛着涟漪。

    所有修行者的脸色也难看至极。

    一个行星形状的星族,微微一笑。?,赫然是早前已挖掘出己身宇宙律、打定主意封锁修行者的晨道!

    星族、晨道!

    ?的纯白眼眸,微微一转:“你们刚刚说什么?那人族瑶莲,等若于人族的美女?”

    “正是如此。”一些星族回答。

    ?们有些疑惑地瞥了眼晨道,不知此问何意。

    下一刻。

    “哈哈!”

    “既然如此——”

    晨道飞身向前,宛若一道流光,发出猖狂霸道的嘿嘿笑声:“人族瑶莲,吾来对付她!”

    ?的声音,浑厚万分,仿若沉闷的星体运转之音。

    那黑洞星族登时退开,晨道化作一道光芒,上下翻飞之间,以极快频率攻击着瑶莲。

    隆隆隆!

    战况顿时改变,瑶莲根本难以招架!

    她那婀娜多姿的娇躯,不断后退,一旦被余波扫到,更是跌飞数十米。

    “嘿嘿!”

    晨道冷笑着,惬意无比。

    ?已是打定主意,一路打飞瑶莲。令卑微的人族修行者,颜面尽皆不存!

    端坐、驻足海面的修行者们,登时瞪圆眼睛,愤怒之火终于熊熊燃烧了。

    “星族!”

    “你们未免过分了!”

    但回应他们的,是一片沉默。也有诸多星族露出不忍之色,但一面是同族,一面是下等智慧生灵,?们岂能阻止自己的同族?

    万万不是这样的道理。

    “嘿嘿!”

    “人族瑶莲!你想怎么跌飞?嘿嘿!你说一说吧!你喜欢什么姿势?”晨道狂然猖獗的笑声,响彻天地。

    瑶莲面色剧变,清冷神情瓦解,露出前所未有的羞愤欲绝的悲怒情绪:“你!说!什!么!”

    声音仿若珠落玉盘,瑶莲彻底愤怒。

    “嘿嘿,卑微的下等生命。你再怎么愤怒,有何用处呢?倒不如老老实实的说一说。”晨道眼眸一转,猖狂到了极点。

    轰!

    晨道猛然腾空,旋即一个螺旋态的钻轰,仿若巨大宏大、迅疾无比的锋锐锤尖,直指瑶莲俏脸。

    嗤啦。

    螺旋攻击所至之处,空气炸裂。其赫赫声响回荡在寂静无垠的海平面上。

    “哼!”

    瑶莲闷哼一声,勉强偏移俏脸,也被狠狠钻轰在肩头,婀娜绰约的娇躯跌飞数百米。

    惨不忍闻。

    惨不忍见。

    无上纪光第九亲传、瑶莲,被晨道一记钻轰直中香肩,仿若无力般地跌飞。

    清冷典雅气质遭遇击溃。

    飘渺圣洁娇躯悲愤发颤。

    在这么短短瞬息间,瑶莲仿若坠落黑暗寒冰幽冷的无间深渊,寒意贯体,悲凉万分。

    愤怒。

    悲哀。

    她何曾遭遇此等屈辱。

    望着前方继续轰来的星族晨道,眼角余光扫过周围的一位位仿若高居九天之上的凌然星族、以及一个个落寞焦急的修行者们——

    瑶莲心头流淌淡淡的哀伤。

    她能怎么办呢?

    万年修至如此境界,不过一些屈辱罢了,且忍耐着,且等待着,我瑶莲发誓,此生必杀你!

    哗哗哗。

    激战余波绵延至海面,掀起巨浪。海浪捶打海面。

    嗤啦啦。

    空气炸裂,黄昏光线有些明晃晃的,也金灿灿的。

    恍惚间。

    瑶莲想起了曾与师尊纪光作出的约定:师尊您放心啦,总不能因为长得美,故意削减己身姿色,我定当纵横无敌。

    好。

    当时的师尊纪光,淡笑看着她。

    “可惜,我似乎做不到了哎。”瑶莲轻轻一叹,望着视野中越来越近的星族晨道,有些恢复清冷飘渺的气质。

    她,可以被击败、欺辱。

    但绝不会落寞消沉绝望。

    下一瞬间——

    一袭白衣的方成,自遥远高空疾驰狂奔着,面容冷冽酷烈。他长啸一声:“住手!”

    住手?

    无知的卑微人族!

    “嘿!”

    晨道冷笑一声,眼眸转动之间施展光属宇宙律,登时轰撞在瑶莲的腹部——蓬!

    瑶莲娇躯骤然一弯曲,仿若一个弹弓般,随后无力抛飞跌退向狂奔而来的方成。

    嘭。

    方成一把迎上跌飞的瑶莲,手掌连连拍出,轻轻化解力道,准备在不作碰触的前提下,止住瑶莲的娇躯。

    但是。

    瑶莲却一头扎进他怀里,浅紫秀发搭落在方成手臂上,清泉般的秀眸闭阖着,婀娜多姿的娇躯轻轻颤着。

    她简直羞惭欲绝,不想抬头。

    方成微微一怔,手臂停止推开瑶莲的架势。因为在刚才他已经亲眼目睹了晨道的一切作为。

    “恩,很清爽的感觉。”

    瑶莲暗暗嘀咕着,只觉得埋在方成怀里似乎也不错。

    刚刚她一想到即做到,根本无有丝毫犹疑,且在此刻感受着方成胸膛的清凉,她也升起一丝奇异之感。

    那是未曾有过的感触。

    怪怪的。

    涩涩的。

    这是一直专心修行、不曾理会感情的瑶莲,不曾经历过的。

    刹那间。

    她的心绪频频闪烁,最终化作一个松了口气的想法:“重口味的方成,倒也识趣。”

    “如果你敢推开我,我一定会打死你。”瑶莲咬着贝齿。

    “咳。”

    方成轻咳一声,左臂任由瑶莲倚靠,右臂却是缓缓抬起,直指星族晨道。

    海浪翻滚,稀里哗啦地翻滚着。

    黄昏时刻,光线灿灿愈发辉煌。

    “嘿,怎么?”晨道嘿然一乐,纯白眼珠转动,流露出一丝猖然趣味的滋味。

    “我让你住手的。”方成面无表情,淡淡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