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武极宗师 > 第五十九章 心!无!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主战区、苏隆基地城。

    瞬息之间。

    天地改换,日月希声!

    生灵合盟主掌之一、尤雾族老祖、三等法座寒国仁降临,怒喝阐述方成的重度罪孽!

    然而这只是可怕帷幕的开端!

    当方成同样暴怒冲出,一一列举寒国仁的恶意举止后,所有修行者尽皆寒意贯体,如遭寒冷雷霆贯透躯体,思维心神如一腐朽机器,彻底停滞!

    出事了!

    事情非常严峻!如同恒星爆炸!

    上至法座境、下至虚空君主,凡是依然清醒的修行者,全都瞪直了眼睛,死死屏息,望着冲出基地城之外的白衣方成!

    纯白闪耀,那般耀眼。

    狂霸遮空,那般辉煌。

    “你死期已至,纳命来!”

    这一道狂暴断喝,蕴涵暴烈杀机,甚至早已跌倒晕眩的恒主级君主尽皆浑身一颤,昏迷之间,恐怖杀机降临,令他们君主躯自行运转存在能,护御己身!

    “方成他太莽撞了啊!当面吐露这些真相,寒国仁岂能承认?”一位人族法座面色阴沉。

    他同样想冲出去,但脚步仿佛灌了钢铁晶钻,不能抬动。

    寒国仁可是三等法座!

    即使他出手帮助方成,也不是寒国仁一合之敌。哪怕在核心重灾区,三等法座也是强者!

    一位尤雾族法座却咬牙切齿,恶狠狠道:“方成竟敢冲撞老祖!可恶!可恶啊啊!”

    他根本不相信方成的任何话语。

    须知。

    方成年纪尚浅,想必心性也不稳定,容易暴躁鲁莽。况且方成刚刚残忍斩杀了雾绯,更显方成的嚣张跋扈!

    因此他是不信的。

    而也有少部分修行者,将信将疑,面面相觑。不是他们不信,而是方成吐露的真相太可怕了。

    倘若果真如此,只怕无上都要发怒。

    “方成。”

    浅紫衣裙的瑶莲深深吸了口气,仰望基地城之外。她捂住胸口,心灵都已经揪紧,窒息紧张。

    小心啊!

    那可是三等法座!

    她圣洁清冷的脸蛋,也罕见无比地浮现焦灼焦虑的嫣红,纤纤玉手死死捂住玲珑酥胸,似乎这样能缓解一些忧虑。

    ……

    基地城之外、战区虚空。

    哐!

    方成暂时性地挪用了一方永恒虚空,糅杂化作崭新世界,当头砸向寒国仁!

    轰隆隆!

    浩瀚世界宛如一座宇宙,巍峨面世!

    “一派胡言乱语!”

    耀银雾态的寒国仁,显化为一尊银芒人影,当空一瞪,其眸光湛耀出相互缠绕的丝线,凌空击碎浩瀚世界!

    这些丝线,全都是空间!

    丝线形状的空间,简直不可想象!

    “区区一介虚空君主,即便你如何传奇,也万万不该当众污蔑陷害于我,更是不该残忍杀害其他修行者。重度罪孽临身,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等候宣判!”

    寒国仁沉直视方成,沉声道。

    事已至此,他也有些慌了,不知所措。他万万料不到,方成怎能得知这些真相?

    简直犹如当空雷霆,扎入胸膛,麻痹心灵!

    而且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冥魔频现的主战区、且有他的布置,竟然不曾有冥魔寻找到昌书基地城?方成未免也太幸运了!实在让他心生不甘。

    这都不死,该怎么办?

    怎么办!

    无论事态怎么发展,都势必要吸引无上的注意!

    届时。

    人族无上究竟是相信方成,还是相信他寒国仁?他也说不准。但方成已经吐露真相,万一真的有什么证据,他必死无疑!寒国仁深深吸了口气,心情压抑到了极点。

    既然如此,也只能动用最终计划。

    直截了当地击杀方成,然后逃到永恒虚空的偏僻角落,永生永世不再出现露面!

    杀!

    杀了方成!

    心念电转之间,寒国仁的杀机,如若熊熊燃烧的火焰,终于肆无顾忌地填满胸腔。

    寒国仁轻声开口,假装亲善和蔼,一步步靠近方成:“你毕竟还是虚空君主,前途光明万分,何必自己葬送?迷途知返,才不愧你传奇之名。”

    “哈哈!”

    方成酷烈长笑,紧跟着暴喝一声:“谁说我是虚空君主?恩?”

    哗哗哗!

    一圈圈弥蒙色彩,寰绕方成周身,翻飞无尽,鼎沸亿万!其躯体上下里外,尽皆湛耀弥蒙色彩,照耀整片战区虚空!

    通透纯粹。

    永恒真谛。

    此乃智慧生灵永恒?的专属力量、真谛之力!

    “真谛!”“真谛!”

    方成嘴唇呢喃,无情无绪地盯着错愕无比的寒国仁。翻飞亿万的光圈骤然沸腾,汇拢聚合,瞬间化作一柄戳破苍穹、横亘时空的浩瀚长刀!

    铿!

    锵锵锵!

    真谛长刀泛着永恒流传的韵味,悬浮虚空,蕴涵真谛,散发出撼动寰宇虚空的刀鸣之音!

    永恒?!

    显化真谛虚影,他是初心永恒?!

    寒国仁惊呆了,耀银躯体猛地停顿住了。而遥远距离的苏隆基地城内,所有修行者也尽皆木然凝滞,瞳孔都有些扩散。

    方!成!是!永!恒!?!

    “怎么可能?”

    “他凭什么寻成永恒??他不是才一百多年的修行生涯么?”一位尤雾族法座愣愣道。

    他难以置信。

    “好!好啊!永恒?方成,也许能逆战三等法座!”一位人族法座激动畅想,大胆估测。

    他惊喜莫名,但也有忧虑。

    “永恒?方成?第二级别么?他,他也太厉害了。”瑶莲美眸满是诧异,粉唇略微张开,圣洁脸蛋有些落寞。

    她喜悦万分,但也有失落。

    若是早前,她勉强还有希望追上方成的修为境界。但如今,永恒?修为再加上法座级战力,她实在望不到方成的背影。

    “咕咚。”

    寒国仁忽地有些心悸,内心徘徊一丝莫名恐惧,颤颤巍巍地咽了口唾沫,悄然传音:“当时你是在伪装?”

    唿唿。

    战区虚空,混淆不堪。

    心生惊慌的寒国仁,与方成相对而视。

    “寒国仁,时至如今,你何必再遮掩传音。早在你昭显真谛典籍经义前,我已寻成永恒?。”方成悠然轻笑,右掌向前一探,攥紧真谛长刀。

    铿!

    真谛长刀传出刀鸣,响彻方圆近百虚空流年!

    刀鸣之音,清扫一切!

    战区虚空,死寂一般。

    方成淡淡道:“杀你之前,还得感谢你的帮助,你辛苦总结出的真谛经义,着实精辟。”

    “放肆!”

    寒国仁颇有些语无伦次:“你说的这些话,我半点也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臻巅峰,终归是寻常永恒?!你以为初——”

    方成仰首再长笑:“哈哈!”

    既打断了寒国仁欲要吐出的‘初心’词语,也令寒国仁的耀银人影躯体蓦然一颤。

    “你在笑什么?”

    寒国仁吸了口气,凝重问道。开口之间,他暗暗施展自己的空间神则之力,以微不可查的态势,将周围遍布摺叠空间,企图趁方成不在意之时,当场袭杀,一举压死!

    亿万摺叠空间围绕压迫,五等法座也得立即毙命!

    下一刻。

    方成淡淡道:“谁说我是寻常永恒??恩?”

    苍穹定格此刻。

    时空凝固此地。

    方成面带微笑,抬起真谛长刀,直指寒国仁。

    而与此同时,无可形容、无可揣测、无可衡量的雄伟力量,蓦然填满虚空四方,笼罩苍穹内外,辉辉煌煌,浩浩荡荡!

    “真谛!”“真谛!”“真谛!”

    方成的上下四方,登即满溢恢弘浩淼的真谛之力!弥蒙纯粹的通透色彩,映照万古世间,真谛永恒流传!

    浩瀚无穷!伟岸无边!巍峨无际!

    无穷无边无际的真谛之力,即是无限!取之不竭、动之不尽、真谛之力永远无限!

    铿铿铿!

    无限真谛之力,烘托真谛长刀!

    这一刻,世间一切的语言、描述、讯息、记录,也没资格真切描述出此刻壮景的万一,因为此乃永恒?巅峰——心!无!限!

    “真谛之力,当无限。”

    方成慨叹一声,超然物外,屹立虚空,其真谛长刀即是浩瀚真谛之力的核心,其弥蒙颜色仿佛席卷遮蔽虚空的汪洋!

    五十年前的‘心无限难容’关隘,他早已在十年前踏破。而这正是他决意打杀寒国仁的关键所在。因为只有晋级心无限,他才能圆融掩饰‘混沌规则’的存在!

    否则。

    混沌规则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此刻,方成非常耐心地等待了五十年。如今他终于可以昭显己身的心无限修为,再造恢弘传奇!

    “有趣。”

    方成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面容精彩、情绪激荡、似乎思维凝固呆滞的寒国仁。

    寒国仁仿佛怔怔出神的样子。

    基地城之内。

    所有修行者们,无论是尤雾族法座、人族法座,亦或是其他修行者们,脑门一炸,好似其内有炎热火山炙烤、幽邃雷海崩腾、寒冷海啸翻滚,三者同时存在,繁杂混乱无比!

    焚烧观念!

    崩塌道理!

    冻结灵魂!

    所谓的思绪与念想,尽皆粉碎。

    “方成是永恒?巅峰!”

    “距离他成就传奇君主,也就区区数十年的岁月?方成居然已经臻至心无限??”

    “人族在上!”

    “此乃空前绝后的传奇,任何修行者都没资格与之媲美!什么宇神职,什么华君主,俱皆比方成差了数筹!”

    这些勉强能动念思考的,皆是法座。

    “他。他。”

    瑶莲的精致脑袋也嗡嗡作响,清冷脸蛋彻底露出惊愕震撼,再也控制不住沸腾心扉。

    方成释放心无限之真谛,威震满城,盖压虚空!

    然而。

    屹立寒国仁对侧的方成,嘴角勾勒轻笑,慢慢悠悠道:“你总归也是三等法座,施展空间神则、架构亿万摺叠空间,应该不算困难,能否快些。”

    寒国仁一愣。

    废话!

    当然不困难!

    但我要隐蔽施展啊!白痴!愚蠢!

    寒国仁下意识地转动想法,却是再次一愣。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面容甚至露出一丝惊骇,不可思议道:“你能察觉到?”

    法座思维,何等敏锐!

    他的惊恐,不是因为方成能察觉他的暗杀秘法。而是因为既然方成能察觉这些摺叠空间,那么五十年前他追踪方成、隐藏在亿万摺叠空间内,方成是否也能察觉?

    霎时间。

    他抬起惊恐目光,与方成的戏谑凛冽目光,相互对视!

    知道!

    方成知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方成知晓真相!

    “死!”

    寒国仁动念杀机,如若篡改日月星空,犹如崩塌宇宙空间,瞬间操纵亿万摺叠空间,以方成为中心,开始无穷尽的剧烈压缩!

    压缩!坍缩!

    轰隆!

    亿万摺叠空间,瞬间坍塌,仿若一方世界由外向内地塌陷。而处于中心的方成,更是首当湮灭的对象。重重叠叠的空间,宛若相互碾压的织布,向内凝缩!

    虚空希声!恐怖无比!

    值此刹那,亿万空间瞬间全数崩塌的力量,哪怕是一丝余波,也能轻易灭杀寻常永恒?!寒国仁可谓是竭尽全力,因为他已经被方成吓到了,不敢再有丝毫轻怠!

    “死吧!”

    寒国仁眼眸泄露杀机,不再遮掩。既然他的筹谋已经败露,方成必须得死!

    铿!

    一道刀鸣,响彻正在崩塌的摺叠空间内部!

    咔咔咔!

    一抹纯粹刀芒,斩断一切有形物质、分割所有无形能量、劈碎亿万摺叠空间!

    “斩!”

    方成断喝一声,擎着真谛长刀,自崩塌空间内生生斩出,紧跟着长刀一抖一颤,劈向寒国仁面门。

    寒国仁乃是三等法座,虽有错愕,但仍立即凝聚空间神则,横亘在其前方,化作重叠无数的空间!这些空间非常广阔,可容纳一切,任何攻击必须经历无数空间,最终才能抵达他躯体上。

    空间神则,殊为恐怖。

    “嘿嘿。”

    寒国仁森冷猖笑,嘲讽道:“方成,你懂不懂什么是空间神则?我站在原地不动,你也奈何不了我一丝一毫!”

    “你不懂!”

    “你不懂啊哈哈哈哈——”

    他的猖笑,倏然而止。

    因为方成擎着真谛长刀,斩在了空间本质上,竟然活生生断裂无数空间,径直斩至他的面门前。

    咔咔咔!

    重叠空间碎裂,宛若空间湮粉,飘洒周遭!

    饶是寒国仁再怎么谨慎也料不到如此情况。

    “你继续站着,千万不要动。”方成冷笑一声,真谛长刀流转弥蒙通透的色彩,宛若世间惟一的存在!但在其内却隐涵混沌规则,融汇本初存在能,与真谛之力相互弥合!

    唰啦!

    一刀劈至,生猛绝伦!

    “概念性秘法?”

    寒国仁脑海中浮现五个字体,紧跟着一刀正中面门,顿时产生无与伦比的剧痛,眼前一黑。而他的灵魂心神、乃至躯体本源,全数疯狂传递出了一个讯号——

    死!

    此刀之下,自己会死!

    死!死!死!

    真正概念上的生死危机,剧烈传荡躯体、心神、灵魂,犹如炙热恒星与暴动黑洞来回交替,诡异凄厉,此乃源自生命最深处的警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