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最佳词作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多久,林凯打电话过来汇报徐麒麟的消息,“他来过喻州三次,加上这次是第四次,都是中秋节,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庆市,过年也是,很少去京城徐家。”

    “确定都是中秋节?”

    “确定,还有一个奇怪的情况。”

    林凯道:“从能查到他的出行信息开始显示他只去过喻州和京城,其他的生活轨迹都在庆市,不说他和徐家是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就是一个平常人,一个九零后,天天固守在一个城市的也少,就算工作了出去游玩总也有的,他没有。”

    “我记得之前查他的时候查到他一直是在庆市念书,大学也是在庆市一个二流学校上的。”

    “对,除了喻州和京城有限的几次出行,他没有离开过庆市。”

    夏乐起身在车厢里走动,“你觉得是不能还是不愿?”

    “我在庆市盯他的那段时间发现他身边一直有人,当时我以为是徐家派去保护他的,现在换个方向想,有没有可能那不是保护他,是监控?”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要考虑另一个层面,徐麒麟是知情的吗?

    他愿不愿意被监控?

    他被监控的价值又在哪里?

    还有,监控他的是谁?

    小徐家在这其中又是一个什么角色?

    如果这些都成立,徐麒麟的嚣张狂妄是他的保护色还是本色?

    如果是保护色,那他撞人惹上你,明知道邹家是什么家庭还动他们兄弟,通过他们来惹上我,以及后来的激怒我把事情闹大……他的目的是什么?”

    “队长,如果按照你这个思路这个人藏得可深了点。”

    “对我稍有关注的都知道我最近在喻州。”

    夏乐拉开窗帘,阳光倾洒进来,天晴了,看起来天气还不错,“他如果真是别有用心,那他就该来惹我了,把他从小到大的事都给我刨出来,让人分析他的性格,他现在会藏不代表以前也会。”

    “是。”

    放下手机,夏乐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出来冰在脸上,她和徐麒麟一直没有正面接触过,如果亲眼见过这个人她未必看不出来他有问题,林凯冲锋陷阵没问题,这些细节问题一直就不是他负责的,这是她的疏忽。

    打通施浩然的电话,对方不等她问就汇报道:“和二队三队四队队长都联系上了,二队三队各一百人,随时等候行动命令,四队二十人明天会随剧组车队过来,四队长说他的队长之职只是暂领,会合后四队归入一队,由你领导。”

    “知道了,让他们明天进入喻州后收着些,别让人一眼就看出来是个当兵的,实在不行就装成退伍兵。”

    “是。”

    郑子靖坐在沙发里不打扰她,看着她把事情一点点理顺,又将事情安排到位,将所有情况都掌握在手里,有这个掌控全局的能力,就是给她个大企业,只要给她时间她未必接不住。

    直到晚上十点多结果才给过来,并且是陆春阳亲自打来电话告知,“我让四组人做的分析,答案相同,他在装,这个人问题很大,我让人彻查了他,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不是徐知军的私生子,可他到底是谁家的查不到,时间太久远了,当年就是徐知军把他放到了庆市,这些年又一直照顾有加才会传出那样的传闻。”

    夏乐没有说出来自己那些没有证实的推测,“我会留意他。”

    “固定的时间点去同一个地方,这个值得细究,你看看这根藤能不能顺便摸一摸,不勉强行事。”

    “是。”

    “有任何发现你直接向我汇报。”

    “是。”

    “夏夏。”

    看她挂了电话,郑子靖扬了扬自己的手机,“章惠女士要求通话。”

    夏乐面上神情一松,看郑先生按了免提连忙走过去乖巧喊人,“伯母。”

    章惠声音里带着笑意,“乖,拍戏辛不辛苦?

    我看天气预报喻州下雨了,没有拍什么雨戏吧?”

    “没拍,今天休息。”

    “是该休息,叫你拍都不拍,咱们也耍个大牌。”

    “是,听您的。”

    章惠笑得很开怀,太乖了,太听话了,要是小小的就在身边长大,她一定把她打扮得年画娃娃一样可爱。

    说说笑笑后章惠闲聊一样说起徐家,“徐知军的爷爷是个老革命,念过书,会写会算,后来解放后一直被重用,算得上是步步高升,动乱那些年暗中帮了不少人,到了他父亲那一辈政治资本就已经不低了,但是他父亲本事不大,老爷子看得长远,没将希望放在儿子身上,而是把孙子带在身边精心培养,资本也都攒着给了他,徐知军也没让他失望,把徐家带到现在这个地步,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没有儿子。”

    章惠笑了笑,“都说这徐知军怕老婆,背着老婆在外边有个私生子,夫妻关系不好,其实我觉得他们关系挺不错,两口子关系是不是好不用听那些有的没的,看妻子就知道了,他老婆我见过几次,风风火火的一个女人,眼神却非常平和,脸上纹路上扬,说明她平时很爱笑,生活得开心的人才会常常开怀,夫妻关系不好能让她那么高兴吗?”

    “徐知军是个什么样的人?”

    夏乐问。

    “不让人讨厌的人,据说很有想法,每次的建议都能提在点子上,自控力不错,一路走来不该沾手的半点不沾,比较难得。”

    章惠笑,“不过朋友给了我一张挺有意思的照片,我发到小四儿微信上你们看看。”

    手机震动了一下,夏乐手快的点开图片,年轻的女孩举着酒杯,手指上巨大钻戒瞩目。

    “看到了吗?”

    “钻石戒指很大。”

    “……看她从衣领里跑出来的心型吊坠,我在拍卖名册上看到过,名为‘少女之泪’,我不说它有多好,说了你们也不懂,当时起拍价一亿八千万,后来成交价是三亿多,买家一直没露面,我没想到最后会在徐家长女的脖子上看到。”

    这个信息从侧面能说明许多问题,夏乐多看了一眼吊坠,觉得这个人简直是扛了一屋子钱在身上,“谢谢伯母,您费心了。”

    “自家人不说这个,小乐,万事注意安全,恩?”

    “恩,我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