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嬉游花丛 > 第三十八章 发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八章发泄



    “韩将军,想不到啊,区区一把普通的钢剑,在你的手里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灵性。”说话间,刘峰和黑云飘然落下。黑云手里依旧提着袋子。之前就是因为昏迷的张全福转醒,发出了一点动静,这才使得那到充满杀气的大剑示警。



    “侯爷。怎么是你?”韩介微微一惊。急忙打了一声招呼。



    “韩将军无须担心,本侯前来并无恶意,相反。我是为你送礼来的。”刘峰微微一笑,向韩介示好。



    “送礼?”韩介越发的好奇起来。



    黑云随手将麻袋扔在地上。



    受到撞击。麻袋里的东西一阵扭曲。发出一声呻吟,好在之前黑云已经用烂布头塞住了张全福的嘴巴,否则那家伙估计早就大声喊叫出声了。



    “侯爷,这是……”韩介颇有深意地看着刘峰,指着袋子问道。



    看着韩介疑惑地目光。刘峰撇撇嘴:“这个等会跟你说,我先告诉你一件大事。”



    停了一下,刘峰沉声道:“吴之荣通敌卖国,罪证确凿,我已经得到陛下圣旨,让我将那狗贼拿下。希望能得到将军相助?”



    韩介闻言,身子微微一颤,心中却在思索此事是真是假,反正到目前为止,他是没有收到一点消息。



    退一步讲,如果刘峰说的是真的。陛下没有旨意与他,显然对他也产生了怀疑。



    想到这里,韩介面色一沉,有些心惊:“侯爷。此事滋事体大,我如何能相信你?为何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收到陛下任何的指示?”



    韩介这一问。却是问出了两个意思。其一,你刘峰总得拿出什么证据吧。第二,他是想探探口风,皇帝陛下是不是连他也怀疑了。



    韩介久居福城,对吴之荣通敌卖国的事情其实早有耳闻,只是苦于没证据,所以一直没敢上奏。今日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却是喜忧参半。



    刘峰淡然道:“将军的心思,我自然明白。”



    “这是陛下给我的圣旨。你可以看看,同样地圣旨,翔龙军狂战将军那里也有。所以,你不可不必怀疑此事的真伪。”刘峰说着,就把圣旨递了过去。



    韩介急忙接过圣旨,仔细的查验了真伪,后又双手恭敬的还了回来:“侯爷。这圣旨果然是真的。只是……”



    刘峰笑道:“将军不必担心。你毕竟在福城呆了这么多年。陛下担心你和吴之荣有染,也在情理之中。如今,正是你表明心迹,证明自己的时候。”



    “侯爷,在下的守备军似乎做不了什么大事吧?”韩介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刘峰仍旧能从其中听出一些情绪来。



    对此,刘峰并不放在心上。换做是他如果被陛下怀疑,心里肯定也不是滋味。



    刘峰微微一笑:“神圣军团,加上翔龙军,其实已经可以控制大局了,之所以找到你。不过是想确保万无一失。希望将军能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韩介轻叹一口气:“侯爷。以我看来。若非有周全地计策。你的那些人马未必就能完全控制局面。”



    停了一下。韩介毫不隐瞒地说道:“吴之荣这些年在福城。和土皇帝没什么两样。在你们没有到来之前,他的命运在福城甚至比陛下的圣旨好好使。除了他的直系军队,其余的各部军队也都有他的心腹。就连我的守备军,也有一部分是他的人。所以,不是我推辞,守备军确实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我已经老了,如果陛下真的怀疑我,我会交出兵权归老山林,平静地过完这一生……”在没有绝对地把握之前,韩介也不想太早表态。虽然有皇帝的旨意。但是吴之荣早有反心,逼急了。肯定会彻底的撕破脸皮,到时候万一刘峰控制不了局面,他只有死路一条。韩介不怕死,事实上他本人也早就不想活了。可是,他现在却不能死,爱妻的仇还没有报。所以,他必需的尽量保全自己,直到亲手杀死张全福之后。



    听完韩介的话,刘峰微微一笑,并不着急,而是淡然问道:“将军,你真的甘心归隐山林?怕是只要你交出兵权。你很快就会没命的。而且,你爱妻之仇,也不想报了吗?那可是你做梦都想做的事情啊?”



    韩介闻言,身子轻微地颤了一下,眸子紧紧地逼视着刘峰,道:“你都知道了?”



    “不错。我都知道。”



    刘峰轻笑一声,道:“若非有十足地把握,我又岂会在半夜拜访将军。不瞒你说,之前,我刚刚从总督府张全福那里过来。”



    “张全福?”韩介闻言,情绪明显的有些激动:“那个狗贼。可是吴之荣一伙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已经说服了他?”



    “不——!”



    “我说过,我是来送礼的——!”刘峰微微一笑。



    韩介不笨,反而很聪明。听到这里。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杀了张全福?”



    “你杀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韩介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谢刘峰的意思:“我在爱妻坟前发过血誓,一定要在亲手杀死那狗贼,你……”



    刘峰并没有因为韩介的激动无礼而生气,相反,他很看好韩介,相他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实在是少见啊。



    “将军,先不要激动,我没有杀死张全福……”刘峰淡然一笑,示意黑云将张全福从袋子里放出来。



    黑云拔出佩剑。一剑劈去,麻袋整齐地破开,露出了瑟瑟发抖地张全富。



    “狗贼——!”



    韩介惊讶得失声叫了出来,手中的大刀顿时就抵在了张全福的胸前:“狗贼,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张全富身子猛地一颤,面如死灰。求救似地看着刘峰:“侯爷,救救我。如果你今天救了我,我会许你三百万两百银作为答谢的报酬。”



    刘峰微微一动,草,三百万两百银啊。数目之大,纵然是刘峰这样的有钱人,也有些惊讶。



    “住嘴。”刘峰哼道:“从现在起,你已经属于韩介将军,是死是生,一切都全凭他的意思。”



    “四百万两?”张全福知道。韩介是做梦都想杀死他的,落在他手里,还哪来地活路。



    沙逼,等你死了,老子接管了总督府。你的不就是我的吗!到时候,金钱,美女一个也不放过。



    “韩介将军,韩介兄弟。求你高抬贵手啊……”张全福似乎也明白了刘峰的心思。急忙向韩介求情。



    韩介脸色铁青一片,没有任何表情,恨恨地看着刘峰,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狗贼。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杀妻之仇,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韩介,看在我昔日是结拜兄弟的分上,放我一条生路吧。其实弟妹是自杀地。这你也知道,不关我的事啊……你放过我,我把我所有的珠宝金银都送给你好吗?对。还有我的妻女。几十房姨太太。都送给你……”张全福满脸的恭谦。不住的哀求。



    刘峰插口问道:“你有多少房姨太太?”



    张全福以为刘峰对自己的女人有兴趣。急忙道:“三十六房,各个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



    “恩。很好,不错。”刘峰嘿嘿一笑:“将来,等你死了,我会安排她们去天上人间上班的。”



    “你……”张全福闻言。顿时面如死灰。敢情刘峰之前那么热心,就是为了这事。



    “韩介兄弟。当初的事情你真的不能怪我,那天我喝了一点酒,再说了,主要是弟妹太漂亮了……我才没能忍住。你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我死了。她们可怎么办啊……求求你,就算看在我那些可怜的家人份上,放过我吧?”张全福抱着韩介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道。



    刘峰暗暗发笑,张全福也够笨地,求情也没你这样的。说了一大堆话,到头来。你还把责任归结到人家亡妻身上了。



    要是老子。早就一刀砍过去,先废了那张令人恶心地狗嘴再说。



    “住嘴。狗贼——!”韩介怒喝一声,道:“狗贼,你那八十岁老母是个什么东西。你比我更清楚,这些年也不知有多少无辜人家被她给害得家破人亡了。至于那那三岁小儿,为了开发智力,不也每天要人血滋润吗?你的那些个姨太太,一个个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谁的手上没有几十条人命……”



    此话一出,张全福顿时哑口无言。



    刘峰微微一惊,敢情这一大家子,没一个好东西啊。



    韩介眼睛死死地盯着张全福。脸上的肌肉却一块块抽动,手中的大刀轻微地颤抖着。随时都有可能无情地收割张全福的性命。



    “韩介,你不能杀我,你我是结拜兄弟,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你杀了我,你也活不成……”张全福知道韩介是个迂腐之人,急忙搬出了结拜的事情。



    韩介闻言,明显的呆了一下,脸上阴晴不定,半晌,他才恢复平静,冷笑一声,道:“张全福,你还记得我们结拜的事情啊?”



    “好兄弟,我怎么能忘记呢,我们是烧了香,磕了头的好兄弟啊……我们发过……”



    “草你妈的。你给我住嘴。”韩介冷冷地打断了张全福带着哭腔的语:“你以为我真是傻子,你***是怎么对我的,那时候你怎么没想到我是你兄弟?”



    刘峰暗暗点头,此人还没愚蠢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好兄弟。好兄弟,你饶我一命吧,我知道错了……”



    “草你妈地,我饶了你,我爱妻怎么办?她在泉下有知,也不会原谅我的……”说到这里,韩介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让我想想。当初你是哪只手先对我爱妻轻薄地……”



    “刷——!”



    的一道玄光,韩介已经出手了,张全福的右臂应声而断。



    “够狠——!”刘峰暗暗赞赏。



    张全福惨叫一声,差点当即就昏死过去。



    刘峰突然走了过去,喂张全福吃下了一颗丹药,随后就把张全福救醒。



    韩介的发泄才刚刚开始,所以他不想让张全福就此昏死过去。



    “谢谢你——!”韩介由衷的对刘峰道了一声谢。



    这么多年的仇与恨,他绝对不会轻易让张全福死去,那么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张全福忍受着剧烈的痛苦,眼睛瞪着刘峰和韩介,恶狠狠地说道:“魔鬼,你们都是魔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草你妈的,你害人的时候,比我还要凶狠百倍,你凭什么说我们是魔鬼,狗贼,今日我要让你偿还这些年的仇恨。”说着,韩介将张全福的另一只胳膊也砍了下来。因为有刘峰的丹药护体,所以说张全福并不是昏死过去,也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快速死亡。



    精彩无限  努力做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